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i(新兰8cj)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5 08:17: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威克里夫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严肃而郑重,显然他的决心已下,而且绝非出于冲动——甚至可能早在皮特曼到来之前,在他当日刚从那位白骑士口中听到塞西尔的“

    威克里夫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严肃而郑重,显然他的决心已下,而且绝非出于冲动——甚至可能早在皮特曼到来之前,在他当日刚从那位白骑士口中听到塞西尔的“医疗技术”的时候,这份决心就已经在这位人类国王的胸膛中生根发芽了。

    连皮特曼这样性格玩世不恭的人在面对这样一位作出决断的国王时也会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以认真的态度对待。          

    “好,既然这是你的决定——但我仍然要提醒你一句,这是我作为这座医疗舰负责人的责任,”身形佝偻的老德鲁伊走上前来,在病床旁与威克里夫对视着,“机械义体是一项新技术,它是德鲁伊法术、魔导机械以及塔尔隆德植入体技术的融合产物,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成功经验,但也有不成熟之处。作为这项技术的主要研发者之一,我有自信可以在你身上完成这项手术,但未来的某一天,这条手臂可能会出问题,甚至最糟糕的情况下……”

    老德鲁伊停了下来,似乎在斟酌着词汇,片刻之后才委婉地说道:“义体可能会失效,你可能会需要再次手术,而考虑到技术更新迭代的问题,我们或许需要重新挖开你的断臂,更换里面的人造神经和合金骨骼接驳点——这个过程可能不会那么愉快。”

    “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在最短时间内复原——我从照料我的医师那里听到一句话,联盟现在需要每一分力量,是么?”威克里夫表情平静地说道,“为我准备一条机械义肢吧,说真的……我现在甚至有点期待它了。”

    “好吧,一条机械义肢,”皮特曼叹了口气摆摆手,紧接着又好像想起什么,突然又问了一句,“对了,一条够使么?”

    威克里夫:“……啊?”

    皮特曼乐了起来,一边比划着一边跟威克里夫解释;“反正也折腾一回,你要不够用我可以给你加两根,反正机械义体这种东西也不是原生肢体,改个接口还算比较简单……”

    威克里夫目瞪口呆,前一秒他还觉得自己接受能力颇为强悍,在面对塞西尔人不可思议的新技术的时候也能处之泰然,甚至为此颇有点自豪,结果这时他立刻便意识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认知还是过于粗浅——塞西尔人鼓捣出来的玩意儿对一般人类而言可能还为时尚早了点……

    “额……这个……我看还是算了,”这位人类国王一脸尴尬地摆着手,努力想让自己的表情显得镇定一点,“正常手臂就挺好的,多了感觉用不过来……”

    “那行吧,一般人也确实不太适应这个——毕竟咱们还没发展到当年塔尔隆德的那种高度,”皮特曼倒是挺看得开,听到对方拒绝便随口说道,“反正我给你把接口留着,哪天你要是嫌不够用了我就再给你加几根……”

    这话题眼看着越来越古怪,威克里夫逐渐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便只能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努力敷衍,但幸好眼前这位老德鲁伊并没有在这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上纠缠太长时间,一番脑洞大开的畅想之后,皮特曼便抬头看了一眼病房墙上挂着的机械钟,接着站起身来:“行了,我在你这儿待的时间不短了,就不打扰你了——正好你还有一朋友在外面等着,我去把她叫进来。”

    “朋友?”威克里夫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想到自己在这漂浮于天空的堡垒中养伤时竟还会有朋友来访,“谁啊?”

    “她进来你就知道了,”皮特曼摆摆手,转身朝门口走去,“反正是个看上去毛茸茸的姑娘,在外面等半天了……”

    “毛茸茸?”威克里夫有点发愣,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但很快他心中的疑惑便得到解释——在皮特曼离开之后不过片刻,病房的门便被人从外推开了,一位头上绑着绷带、身上穿着宽松“病号服”,身材高大而体型匀称的兽人女士出现在他面前。

    在窗外洒进的灿烂阳光中,这位兽人女士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那覆盖着绒毛的、带有三分猫科动物特征和七分人类女性轮廓的面孔看起来格外亲切:“嘿!威克里夫!看到你的脑袋还长在身体上真是件好事儿——前两天我都做好准备以后要每年去帮你的坟墓除草了……”

    听着这位兽人女士嗓音洪亮而愉快的声音,威克里夫脸上顿时忍不住露出些许无奈:“卡米拉你这张嘴……算了,反正你这么多年都这样……”

    “你夸奖人的方式还是这么委婉,”卡米拉面带笑容地来到了威克里夫的病床前,随手拿起旁边小桌上的水果便塞进嘴里啃了起来,一边啃着一边含混不清地说道,“你可以啊,我听说你一直在法尔姆要塞坚持到圣洁残阳战团抵达,看看你现在这身伤……啧啧,你现在终于像个勇猛的战士了。说真的,我以前一直觉得你挺娘炮……”

    这位兽人大酋长一边随口说着一边打量着威克里夫目前仍然空荡荡的手臂,后者则只是满脸无奈地撇了撇嘴,同时目光也扫过卡米拉身上——

    这位大酋长显然也曾经历了地狱般的战场,在那大大咧咧精神十足的表象下,是掩饰不住——或者说压根没有掩饰的各种伤口,她头上缠着绷带,原本两只很有精神的耳朵现在只有一只立在头顶,另一只也被绷带仔细地缠绕了起来,此外目光所能看到的手臂、领口以及随着其大大咧咧的动作而露出来的几乎每一寸身体上,露出来的也都是累累伤痕。

    甚至连那条毛茸茸的尾巴末端都有一节被绷带缠绕了起来——这显然不怎么舒服,卡米拉一直在下意识地让尾巴扭来扭去。

    “你看样子也够凄惨的,”威克里夫若有所思,似乎猜到了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所以你现在也住在这座‘医疗舰’上?”

    “住的离你不远,但其实我不想上来的——我了解自己的身体,这点伤势还不至于要了命,专门找个地方调养伤势就是浪费时间,”卡米拉撇了撇嘴,语气不爽地念叨起来,“可惜塞西尔的医生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说我继续折腾下去起码得少活十年,为了将来的寿命考虑,最好是老老实实接受治疗……”

    “那我仍然挺惊讶的——你可不像是会因为这种‘劝说’就老老实实去养伤的人,”威克里夫耸耸肩,“尤其是如今这个局面下,你更有可能把劝你休息的医生暴揍一顿——然后给他们赔礼道歉。”

    “……主要是没打过那几个医生,”卡米拉表情尴尬了一瞬间,“那些白骑士‘讲道理’的本事比我想的厉害,刚才那番道理都是他们把我打趴下之后才讲给我听的……”

    说到这她突然又瞪起眼睛,紧跟着便辩解起来:“当然主要原因是我大意了,而且状态不好,我赤手空拳跟那种铁罐头打怎么打得过嘛!再说了,谁能想到一群‘医生’会那么能打,下次我带上斩斧肯定……算了,不说了。”

    威克里夫嘴角抽抽着听这位女酋长念念叨叨了半天,这时候才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那群白骑士自称是‘医生’,你还真敢信啊?”

    “……大意了,”卡米拉一声长叹,“上了塞西尔人的当。”

    威克里夫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至少在这片刻,他终于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熟悉的气氛。

    但他并没有在这种放松中沉浸太久,几秒种后,这位人类国王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看着卡米拉的眼睛问道:“现在的局势怎样了?”

    “整体上都是好消息,我们正在收复失地,从北到南的防线漏洞正在被那些空中堡垒和塞西尔人带来的地面部队逐一修复,而敌人的主力部队在尘世黎明号投入战斗的那一日遭遇了沉重打击,它们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再组织起像之前那样大规模的攻势了——目前主战场正在向南部转移,斯度尔的部队和一部分空中堡垒正在巩固南方防线。

    “史黛拉和她的魔像军团在圣山,妖精们正在配合塞西尔人建设一个新的通讯网络,技术方面我就不太懂了……

    “雯娜现在在红玉城,就在咱们正下方——她和柏德文公爵在一起,正在谋划夺回群山屏障的事情。现在仍然有相当多的畸变体占据着东边的群山屏障,那些是有人指挥的‘正规军’,和目前山林里落单的失控怪物不一样,而且它们已经让大片区域‘废土化’,夺回那片地区可能需要一场硬仗,但只要尘世黎明号向东方移动,问题就会解决……”

    卡米拉慢慢说着,表情有些复杂,嗓音也显得低沉:“……打到今天,我们死了很多人,城市与乡村被夷为平地,良田和水源被污染,森林化作焦炭,但我们也活下来很多人……威克里夫,你是个乐观的人,这时候不需要我劝了,对吧?”

    “是的,我们也活下来很多人,”威克里夫轻声说道,目光慢慢投向了窗外,而尘世黎明号巍峨的巨影正从云层深处上浮,反射着淡金色的阳光,“活着真好。”

    “……确实,活着真好,活着才能替死去的人做他们未能实现的事情。”

    病房中一时间安静下来,两位部族首领都在各自陷入思考之中,直到一个声音突然从不远处桌面上的一台通讯装置中传来,才打破了房间中的寂静——一位留着金色单马尾的年轻女性指挥官浮现在装置上空的全息投影中,表情严肃地看向威克里夫:“很抱歉打断您和友人相叙,威克里夫陛下,我是塞西尔空中部队最高指挥官金娜·普林斯,我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您了解,是关于之前法尔姆战役中的一些细节……”

    ……

    两小时后,狼脊山北方,一度被畸变体军团攻破并夷为平地的法尔姆要塞废墟前,巍峨的钢铁教堂伫立在化为焦土的大地上,圣光形成的能量屏障覆盖着原本的要塞城墙,钢铁战车大教堂的能量覆盖范围内形成了交错的火力据点,一片紧急修筑起来的防御工事则堵上了之前被冲开的山口区域,从防御工事中延伸出来的炮口警惕地指向山脉东侧的大片沦陷区域。

    大片大片仿佛黑曜石结晶般的熔融物质从附近的山体上流淌下来,在山口区域形成了层层叠叠的起伏障碍——炼狱燃烧弹的火焰早已熄灭,但它所留下的恐怖痕迹仍然在震慑着所有胆敢挑战这片战场的生物。

    而在法尔姆要塞的上空,另外一座钢铁教堂仍然漂浮在天空,与整个空中作战编队一同维持着这一地区的制空。

    飞行教堂内部,修女玛丽安正站在钢铁铸造的布道台前,一幕全息投影浮现在祈祷书造型的铁铸平台上空,上面清晰地呈现着法尔姆要塞某处废墟的景象,从拍摄视角判断,这景象显然来自某个设置在地面的通讯终端。

    一名身穿厚重白骑士甲胄的神官出现在投影前,他对着布道台上的修女行礼后开口:“玛丽安修女,我们已经抵达北塔楼废墟,这里应该就是威克里夫国王向金娜指挥官描述的那个地方。”

    玛丽安皱着眉头:“有发现什么吗?”

    “暂时还没有,这里的所有痕迹都被破坏了,哪怕有什么线索,恐怕也已经被掩埋在废墟最深处——但这里还残留着一些魔法波动,我们正在采集环境中的魔能干扰读数。”

    “认真搜查,这里肯定发生过不对劲的事情,”玛丽安沉声说道,“畸变体曾经用多的不正常的兵力强攻防御最为坚固的法尔姆北塔,并在彻底摧毁北塔之后又这里盘踞了很长时间,这不符合它们一般的行动规律……那些怪物或许已经抹掉了很多线索,但在阿迈尔战团长的雷霆攻势下,它们应该来不及抹掉所有痕迹。”

    “是,玛丽安修女!”

    白骑士沉声应答,但过了两秒钟,这位年轻的神官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修女,我们到底要找什么啊?”

    “……我们的前线学者们在狼脊山上发现了废土军团真正目的的线索,我们要找的可能是一种边长在一到两米的黑色立方体,被称作符文石,那些黑暗神官在尝试利用这种装置达成一些不可告人的险恶目的……”

    金发的玛丽安修女表情严肃地说着,她看了一眼附近另外一组全息投影上所呈现出来的空中俯瞰景象,看着满目疮痍的奥古雷大地以及把守着山口要道的战团战士们,轻轻吸了口气。

    或许,战团的勇士们在这片土地上的行动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胜利,那些怪物表面上的退却背后是它们可怕阴谋得逞的真相。

    但是……那些怪物终究是露出了马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