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她们怎么发出的水声(嫣然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5 08:54:0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刘裕笑道:“这练了几年,十几年的作战方式,怎么可能说变就变,我也不用考虑改变之事,不过,荆州将士如果立了功,以后只要封他们的地在吴地,江北,甚至是荆州,多跟北府将士的地分

    刘裕笑道:“这练了几年,十几年的作战方式,怎么可能说变就变,我也不用考虑改变之事,不过,荆州将士如果立了功,以后只要封他们的地在吴地,江北,甚至是荆州,多跟北府将士的地分在一起,那慢慢地就会融合在一起,所谓荆州之分,更多的是因为长期的隔绝,我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隔绝。”

    刘穆之勾了勾嘴角:“现在各地军旅加入你军府的不少,以前北府军的训练是统一的标准,甚至连装备也是统一,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有了变化,吴地轻兵,荆楚剑士与弓箭手,就跟老北府军有很大不同,你是不是要考虑统一军制,设置同样的军吏来训练和指挥呢?”

    刘裕的眉头微微一皱:“暂时先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当时他们也是成建制地加入,而且还是在各自的军事将官的带领下加入,正是考虑到了这点,我们才保留了原来的编制不动,现在贸然改变,有吞并别人部众的嫌疑,既然我说了大家都是大晋的兵,不分什么老北府,楚军,吴兵,那就不要落人口实。”

    刘穆之淡然道:“可是你以后想要彻底掌权,实现你的理想,那就得有一支完全听命于你的军队,号令统不统一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带兵将校,是不是完全忠于你。哪怕是你夺了他们的兵权,派他人来掌握他们现在的部队,他们也会听命于你吗?”

    刘裕点了点头:“我相信绝大部分这次随我出征的兄弟,都会如此,尤其是后辈的将校,对我还是非常尊敬和认可的,倒是长民和阿藩他们…………”

    说到这里,刘裕的眉头微皱,欲言又止。

    刘穆之微微一笑:“刘藩就不说了,他一直是希乐的弟弟和副将,就如同道规跟你的关系,至于长民,他其实对军权没这么看重,你可以给他升个高官,让他到朝中掌权,最好是给个吴地的郡守,内史之职的肥缺,让他可以上任给自己捞钱,那我想,诸葛长民会非常乐意地交出现在手中的军队,去上任州郡官员的。”

    刘裕叹了口气:“长民性贪,这是你我都知道的事,以前在北青州这种边境时都对边民多所搜刮,向我们弹劾他的奏折从没断过,若不是看他是建义元老,多年兄弟,我早就以国法对他治罪了,把他扔到吴地,那不是苦了吴地百姓吗?”

    刘穆之淡然道:“两害相权取其轻,让他带着兵,无论驻防哪里,都会祸害当地的百姓,但贸然夺他兵权,又不给他官做,人家会说你翻脸无情,何况,道怜在这方面,也不比长民好多少啊。”

    刘裕咬了咬牙:“是你跟我建言要用自己人来控制州郡的,现在我很后悔听你的这个建议,道怜既蠢又贪,给他那帮身边的小人所蛊惑,所在之地横征暴敛,连我名声都要给他败坏了!”

    刘穆之摇了摇头:“可你当时如果不把道怜放在彭城内史,领徐州刺史的位置上,这江北六郡的大权,只怕要落到世家高门手中了,道怜只是贪点财,可要是让世家大族控制了江北,那你再也不可能拿回手中了,这回打下了青州,可以趁机再作一次人事调整,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让道怜回朝任个闲职,当个富家翁,而把这彭城内史,徐州刺史之职,交给诸葛长民。”

    “现在江北是安全之地,必然引来各方势力的争夺,诸葛长民也肯定会大肆收取多方的贿赂,中饱私囊,贿赂他的世家高门未必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一旦不满意,肯定会上表弹劾他,到时候我们就有罢免他的理由。如此一来,长民的军队归了你所控制,而他也不能再为害一方,既不伤和气也解决了麻烦,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刘裕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话虽如此,但这样算计自己的建义兄弟,多年同袍,是不是不太好,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刘穆之淡然道:“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这才是人主所为,就算是兄弟,按功劳给了你该有的爵位官位,可不代表着就允许你凌驾于国法之上,欺压百姓的,如果诸葛长民能守法,尽职尽责,那他也是一方守宰,大州刺史,但若是他当官只为了肥自己,富家族,那就罢官削职,你对刘道怜如果这样处理,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理诸葛长民。没人会觉得不对。”

    刘裕点了点头:“这事等打完了再议,诸葛长民所部也是跟随他多年的旧部,很多是刘牢之大帅时期的那些悍匪,因为他作战后允许掳掠,所以一直在军中,但如果我把这部队收回来,肯定不可能还允许象以前一样了。那恐怕多数人会选择拿了赏赐和爵位后解甲归田。”

    刘穆之笑道:“这不也比这些人落在跟你不对付的其他大将手中,以后借之与你为敌要强吗?如果真的要让这些人离开军队,最好也是把他们分封在不同的地区,从荆州到青州,从吴地到江州,分散授田,避免他们形成合力。”

    刘裕叹了口气:“我以前还从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要这样对待我自己的将士们,胖子,你说的这些,就是为了防止军中各部将帅们形成自己的势力,不听我的号令吗?”

    刘穆之淡然道:“你如果不想北伐,只想守城,只想带着昔日北府兄弟们一起保个富贵,那自然不用这样做。但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同了,内有天道盟和世家高门,在北府内部也有希乐与你相争,外有北方诸胡,你要想大业得创,并且在后面能保持住,不人亡政息,那就得首先确保大权在手,而这个大权,说白了就是天下的军权,如果军队不听命于你个人,你的大权就谈不上稳固。所以,这些事情,不得不做。”

    刘裕咬了咬牙:“你刚才提到了沈田子,王镇恶,甚至朱龄石兄弟,他们还不象长民这样功成名就的老将,现在还是上升期的年轻将帅,难道我也要夺他们的部队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