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驾车教练摸得我好爽(摧花校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6 08:10: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在白色的辉光世界中漂浮着大大小小的黑洞。

无意识漂浮的黄极,与冷酷状态的草帽主宰,相隔一百七十万公里,一动一静。

黄极的声音,星群同步。

   在白色的辉光世界中漂浮着大大小小的黑洞。

    无意识漂浮的黄极,与冷酷状态的草帽主宰,相隔一百七十万公里,一动一静。

    黄极的声音,星群同步。                

    无可计数之生灵,观想着紫微重瞳,万众一念。

    草帽主宰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颤栗,尽管心态冷静至极,也知晓大事不妙。

    他万万也想不到,有人可以在不省人事的状态下,依旧聚合整个星系群的神识力。

    嗡!

    草帽主宰身子晃了一晃,然后……

    他反击了!

    时空一阵轰鸣,划出扭曲的时空轨迹,如同犁车在土地中驰骋。

    亚克率先反应过来,率先斩出一剑,微型黑洞飞逝而去。

    偶然奇怪也掏出大家伙,黑洞子弹激射,直接形成了弹幕!

    然而没有意义,质量太低了,再多的微粒黑洞,也阻止不了草帽主宰。

    还没有射到对方,统一物质之体就轻松将那些小的可怜的黑洞,蒸发成能量。

    这也完全说明,黄极是真的不省人事了。

    如此状态下的他,是无法做到黑洞暴涨的。

    “神识力合击失败了!”瑞姬目眦欲裂。

    所有人心神俱震,黄极一连串的操作,绝佳的节奏把握,把一切都算到了,创造了可以一击制胜的机会,连昏迷都要打出的这一击,竟然失败了?

    那……岂不是完了?

    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只见草帽主宰于突进之余,从头部分离出飞碟状的小草帽,这是他的原初人格载体。

    也是草帽主宰第一个‘一线人格’,当年毁灭自己文明的那名天才。

    至此,可以将他瞬间击败的机会过去了。眼下,需要合击两次,才能让他彻底丧失战斗力!

    “真是好险,原来你们有神识力共振技术。”

    “不仅如此,还已经高维串联了如此数量磅礴的个体……难以想象的数据库,就像是那不可理喻的黑洞暴涨一样。”

    “可惜,就差一点,我就要沦丧在你们这片蛮荒的世界里。”

    草帽主宰冷漠而庆幸的话,令所有人绝望。

    别看面对九万大质量黑洞碰撞,他第一时间选择撤离,但那并不是因为打不赢。

    相反,正常推算,是怎么都输不了的。只不过是因为黄极屡次打破他的推演,继而选择维稳。

    单纯的保险机制罢了,毕竟他不是以战斗著称的飞升体,他不想和未知的敌人硬碰硬,反正脸面是无所谓的东西。

    客观上,他依旧是这片星群最强的战力,‘统一不朽’之躯,堪称无敌。

    此刻被逼的留下来战斗,还是有着很强的信心杀死黄极。

    理论上来说,在他率先使出神识力打击的刹那,已经赢了,黄极不省人事下还能反杀,简直把草帽主宰‘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那波神识力冲击,离散、混乱而软绵无力!

    “轰!”

    黄极忽然动了,将身边众人推开,与此同时操控周围的一百二十黑洞,向头顶缓缓飘去。

    几乎是下一飞秒,一大团不朽死光凭空降临!

    没有任何弹道路径,仿佛原地刷新出来似的,擦着黄极的鼻尖掠过。

    高维降临型打击,又称超距攻击。打破光速限制,令能量好似突然传送到目标区域。

    这种技术,真理社之前也用过,但前摇很大,并且虽然超距,但其实范围还是有限制,往往也就是轰在几光秒之外而已。

    显然,同样的技术在草帽主宰手中,效率高得惊人。

    “知道自己会失败吗?”

    草帽主宰略有些惊讶,可随后就是接连不断地超距攻击。

    黄极全部预判,并且利用黑洞的极端扭曲,偏转了本该杀死他的超距攻击。

    凭空降临归凭空降临,背后的技术与数据精度,是非常严谨的。草帽主宰要对黄极所站的这片时空极度了解,数据若错了一点,那么打击区域就会有误差!

    此刻,黄极就在利用这种误差,飞转腾挪,闪躲没有弹道的,原地刷新式的不朽死光。

    一边尽可能地扩大误差,一边朝着误差相反的方向高速移动。

    最终的结果就是,擦肩而过!

    每一次打击,都完美地规避了!

    以梦游姿态,令草帽主宰频频失手!

    “真是不可思议的对手,在失去意识前,就对现在的战斗,完全预判到了吗?”

    “怎么做到的?仿佛拥有高维之眼,看穿了我在高维尺度上的所有扰动。”

    “而且还是……提前看到?”

    草帽主宰此刻虽然压着黄极打,可却把自己打得怀疑人生。

    不过,失去意识的黄极,此刻也没有任何手段能够反击。

    此刻的战斗,唯一打动的就是剩下的人,给予一丝士气的回升。

    “竟然……还能战斗吗……”瑞姬大喜过望。

    妙尊智王佛伸出巨掌,托住众人,拉开距离,以免拖累黄极:“黄极预料到了现在的战斗!”

    黄极还在战斗,也就是说他预料到了神识力合击会失败,此刻在执行B计划。

    银澜语气怆然:“可他终究不省人事了,又能坚持多久?此刻也不过是被压着打。”

    “现在无法使用黑洞暴涨,神识力合击的时机也过了,好像……已经没有办法了。”

    林立茫然道:“为什么会失败?发生了什么?”

    “大哥不可能失误的!”

    他对黄极有着盲目自信。

    瑞姬也很快想到了什么:“直到此刻,黄极依旧维持着高维通讯网络。”

    “那承载着亿兆斯民的可怕计算力,依旧稳定运行……连这最难的操作,他都提前设定好了,简单的合击不可能失败的!”

    “所以……”

    瑞姬的脸上闪烁出愤怒:“所以……是大家……是大家没有把神识力借给他!”

    “什么!”此刻在现场的所有人,都气疯了!

    黄极没有问题,平台没有问题,问题只会是出在各个‘客户端’上。

    所有的条件,黄极都准备好了,大家只需要观想着重瞳就行了,那是何等简单的举手之劳!

    然而,有人没做。

    甚至是……很多人没做!

    死伤无数,深谋远虑,一切的操作就为了那绝佳时刻,黄极把所有的事都做了。

    唯独不能代替别人思考。

    尽管已经很多人齐心出力,然而总有一些人,反应迟钝;总有一些人,胡思乱想;总有一些人,自以为是;总有一些人,浑水摸鱼。

    有的人看呆了现场的战斗,导致需要他们的时刻,有一种看电影的心态,脑子里没有迸发出‘这是在和我说话’的意识。

    有的人纯粹是懒得听话,站在干岸上,丝毫没有任何紧迫感,觉得少了自己也没关系。

    还有的人,疑神疑鬼,因为对未知感到忌惮和恐惧,向大家以清醒者的口吻,述说着这背后有何等的阴谋,其‘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更甚者,意识到这是天赐良机,在大家关注这场星群命运之战时,趁机犯法,达成目的。

    就这,还是黄极没有串联原始种族,否则只会更乱。

    团结本星系群所有的星际公民,何等艰难。而神识力共振,顾名思义,它是需要非常高精度的‘纪律性’,倘若有人滥竽充数,浑水摸鱼,协调的共振波就会乱成一锅粥,继而软绵无力。

    大家骤然面对这命运之战,而其中夹杂着各种种族,各种文明,难以因为黄极一声号令就齐心协力。

    纵然有各个政府提前宣传,再加上黄极对草帽主宰恐怖力量的直播,那一击,也还是失败了。

    其实,黄极完全有能力,串联真正的清醒者,把还在犯糊涂的人,从一开始就剔除出共振序列。

    如此,神识力强度还是够的,足以击败草帽主宰。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混蛋!你们都在干什么,给我清醒点!”

    “三角座文明三千年积累一朝丧尽!太微华文明浮尸十亿!但这并不只是高等文明的战争,整个星群,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置身事外!”

    所有文明,都被之前的失败气疯了,有铁血激进的种族,甚至开始内部肃清动乱分子。

    尤其是银河系的文明,最为拖后腿。

    三千文明,过万种族,百花齐放的文化,也代表着最难以共振。

    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强有力的政府,能站出来。

    绝望……这一刻大家才明白,黄极所谓万众一念,根本就不可实现。

    草帽主宰也意识到这一点,他说话了:“这就是社会,由无数个体构成,拥有无数个‘我’。”

    “纵然以共同的文化,形成所谓文明,好似团结一心,但依旧改变不了‘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想法’,这件事实。”

    “以虚构的概念,文化的概念撮合,只能让你们在面对原始自然生命时,有着所谓‘文明’的优越感,可在我眼中……你们是蛮夷!”

    “虚构着宇宙不存在的东西,欺骗着自己。”

    “竟然还在行使着所谓的法律,运行着所谓的监狱……竟然还在行使着所谓的政策,运作着所谓的宣传……竟然还在行使着所谓的文化,凝聚着所谓的种族……”

    “这些看似维系着你们的社会,实则脆弱不堪。个体与个体的意志,并不相通,人与人也不可能真正的公平。依靠认同感、共情心,去维系这脆弱的平衡,何其落后蛮荒!”

    “唯有以物理形式,统一所有生命的物质,统一所有生命的意志,才能在真理之路上走得更远。”

    飞升体们认为,他们是文明的高级形式。

    把社会给‘进化’掉了,以物理形式,缔造了绝对的团结。

    “把杀戮说的这样冠冕堂皇,那这种邪恶的升华不要也罢!”瑞姬爆吼着,鬃毛如同燃烧的雪花般摇曳。

    龙族文化,是集体认同感的巅峰,自然无法接受这种消灭社会的言论。

    草帽主宰用怜悯地语气说道:“邪恶?”

    “无所谓残忍,亦不存在善恶。虚无的概念只能欺骗自己,欺骗不了宇宙。”

    他甚至觉得眼前落后的所谓文明,非常可怜。

    是的,一个统治星群无数种族百万年的飞升体,丝毫没有任何怜悯之心的神,不怜悯死亡,不怜悯痛苦,反而可怜他们还在阐述着所谓的善恶。

    或者说,他认为这才是值得怜悯的事情。

    用善恶来衡量飞升体,只是社会型文明的一厢情愿。

    “该结束了。”草帽主宰已经杀到了黄极面前。

    统一场,完全覆盖了黄极,瞬间镇压住它。

    以两人的量级差距,黄极会被轻而易举地吞噬掉!

    “嗡!”

    他们碰撞在一起!那金色的凤凰,如金色的雪,融入那惨绿色的身影中。

    “完了!”全星群震怖!他们感受到高维通讯网络的波动,仿佛这串联所有人心灵的平台,随时都会消失。

    黄极已经是他们最强的个体,他若并入飞升体,星群的败亡就注定了。

    “加入飞升吧,黄极,无论你有什么秘密,都随我一起踏上真正的求道之路!”草帽主宰温柔道。

    所有人的人格相融合,不同思维模式间相互冲突,总要有个轴心吧?不然就是混乱的思维。

    那个轴心,就是‘求道’。

    所有的意志,以物理的形式,无论‘生前’是怎样的人,在被吞噬后,思维都强行服务于这条求道之路。

    不需要文化,不需要认同,不需要法律。除了个别非主流型的以外,飞升体都是‘求道机器统合体’。

    然而就在两者融合之际,草帽主宰僵住了。

    他卡了。

    黄极此刻的大脑里,隐藏了微型黑洞!

    不仅仅是大脑,他全身上下,以古怪的阵列,安置着看不见的黑洞。

    在融合的时候,黄极自己就好像无数根针一样,扎进了草帽主宰无数的特定位置。

    针灸……把针先扎进自己体内的终极预判流黑洞针灸……

    “万物皆有其生,有其死。飞升体也不例外……”黄极说话了。

    草帽主宰一怔,黄极并没有醒,此刻竟然是预判地说话?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现在被体内无数的微型黑洞,巧妙地破坏了统一场的运行。

    沉重的身体,一下子成了负担,统一物质之间相互锁定,无法动弹。

    黄极与草帽主宰,以融合一半的姿态,飘向另一片庞大的黑暗!

    “什么!”

    原来黄极之前身体周围那一百二十颗黑洞,已经融为一体,化身为一颗巨大的黑洞。

    他们距离太近,正以加速度坠落。

    高维画面急剧的闪烁,断断续续,让看到这一幕的人神情呆滞。

    嗤!草帽主宰一侧的身体,触碰到了事件视界!

    那就像是个橡皮擦一样,不断吞没着他们。

    不仅仅是他们在坠落,同时这黑洞还在变大,因为周围的物质太多,而且草帽主宰的身体本身也是大质量天体。

    被吞没一个小指头也相当于给黑洞增加了几个地球的质量!倘若一条手臂进去,直接相当于吞了个太阳。

    黑洞越吞越大,而他们还在不断地跌落。

    “你怎么可能如此了解我的身体?”草帽主宰意识到,他再这样僵直下去,会和黄极一起被黑洞吞噬的。

    好在,他之前分裂出去了一个飞碟小草帽,那是他的原初人格载体。

    也就是说,这不是同归于尽。黄极会死,而他只是被打回原初状态。

    不过,他并不想放弃这具昂贵的身体。

    他立即将分裂出去的飞碟小草帽,也拉了回来。一边给身体施加逃逸的速度,一边蒸发、剔除被扎进体内的各种小黑洞。

    其僵死住的吞噬程序,也在不断恢复。

    “如果你死了,那么你所谓‘物理团结’的亿万生灵,会如何呢?”黄极忽然问道。

    “当然也死了!”草帽主宰觉得他在问废话。

    “所以……为何要盲目地认定,容错率为零的体系,可以追逐到宇宙的真理?”黄极再度反问。

    “探索真理的道路,充满坎坷与未知。尽可能地靠近它,死在路上亦是价值。”草帽主宰没有任何自我怀疑,依旧在有条不紊地吞噬黄极。

    黄极竟然反过来产生了怜悯:“死在路上没有价值。唯有死在路上的先行者,被后来者所继承,接力前行……才是前者死去的价值。”

    “死去一个,还有另一个,失败一次,还有第二次。千千万万并不相同的个体,前仆后继,总有一个会成功。”

    草帽主宰淡漠道:“又是这种无数人共同去相信、认同的虚假,何等落后而不可靠的脆弱体系。”

    “你本可以战胜我,但你却败给了自己人,这即是社会的局限。”

    诸多文明无数人神情呆滞,时来天地皆同力,命去英雄不自由,黄极已做到了个体所能做到的极限,但结果还是失败,这真是非战之罪。

    黄极感慨道:“确实很脆弱……无数的个体所共同维系的世界里,可能你珍惜的东西,别人就是不珍惜……你爱的人,他就是不爱你……你相信的人,就是不相信你……你付出所有努力所渴望的成功,它就是不成功……你施以善意的对象,他就是要生出恶意……你希望认同自己的人,他就是不接受你……这些又有什么法子呢?”

    “但这正是集体的无限可能,对比死亡就全部死亡、失败就彻底失败的你,集体可以不断地试错。”

    草帽主宰无动于衷道:“所以你就是被试错的牺牲品。”

    黄极认可地说:“成为被牺牲品,对于整个社会也是一种价值。相互的剥夺,相互的成全,跌跌撞撞地前进。”

    “倘若有一天,有生命成功掌控宇宙所有规则。那么祂的前方,一定是拥有无数的试错者。”

    “这其中,也包括你们,所谓消灭社会的飞升体……你们又何尝不是宇宙生命社会的一份子,你们又为何要遵守兰天的秩序?社会是不可能真正消失的。”

    “你若不是相信着自己可以执掌真理,你也不会走到今日。”

    草帽主宰说道:“难得你在昏迷之前,就准备了这么多说辞,可惜你说破天,奇迹也不会发生的。”

    梦游的黄极仿佛能听到他的话:“只要相信我,我就是奇迹。”

    ……

    在各大星系的成年公民眼中,高维通讯网络,已达到了波动的极限。

    就好像一个显示屏,不断地闪烁画面,即将消失一样。

    一阵剧烈闪烁后,他们看到,草帽主宰几乎完全吞噬了黄极,那金色的凤凰,仅剩下最后一只翅膀。

    此时此刻无数的人,都在疯狂观想着那重瞳,因为一旦通讯网络彻底消失,失去串联,他们再想合击也没有平台了。

    越来越多的人举起双手,倒不是说合击一定要巨手,而是证明自己在观想,以免被人以为是在发呆而干掉……

    哪怕没有手的种族,也不停地发送电磁波或者引力波,以呼吁的形式来证明自己。

    各大星河本就拥有着强有力的统一政权,已经全部在观想了。

    多元化的银河,也在妙尊的金刚怒目下,纷纷清醒过来。

    是的,银河最终能站出来的,竟然是妙尊智王佛……她的虚拟宇宙,是所有文明都使用的……

    画面中,妙尊正在怒骂着,号称在删除体内的数据。

    某些生死存亡关头还在家里打单机的麻木之人,一想着妙尊死亡会销毁所有客户资料,删除所有个人虚拟宇宙,虚拟财产会统统报销……便连忙从屋内跑出来,加入共振。

    “要没了!要没了!”看着断断续续的高维画面,各大星系伫立在街头,或者仰望星空的人,绝望惊呼。

    “共振啊!快放啊!我已经观想了,怎么敌人没事?还有谁特么没举手?”

    “不是我们观想了就有用的,共振器在紫微大帝身上,他若不统筹释放合击,我们把手举烂了都没用!”

    “那糟了,黄极没有预判到第二击?亦或者……此刻的他已经无力释放了……”

    总是要消失了才会珍惜。

    人们效率最高的时候,往往是倒计时的时候……

    不到残血不会拼命,不到截止日期不会认真赶工,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赌上一切。

    感受着即将消失的画面,无数人把手都快举烂了,奈何黄极没有任何反击,似乎已经无法释放共振打击。

    黄极甚至还那画面中感慨:“我没有创造奇迹,意味着奇迹在剩下的人之中。”

    “会是谁呢?太微华人?还是龙族?亦或者天心文明?大概存在于原始种族中……也可能还没出生?”

    “亦或者是某个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我,而期盼着世界毁灭的人……”

    “我很期待啊,期待有人在我死后站出来,完成不可思议的逆转。”

    摇摇欲坠的高维信号,传递着这最后一句话。

    随后信号消失了。

    现在轮到亿兆众生快急疯了,催促黄极怎么不释放第二次合击?

    黄极为什么不最后再拼一下?而选择相信剩下活着的人能创造奇迹?

    大家没想到最后黄极说什么奇迹在他们这里,这不是毒鸡汤吗?

    黄极已经做到极致,古往今来,从未有过的凝聚了大家,就这……合击还失败了。

    那黄极死后,还能指望谁啊?

    此刻极个别还没有加入共振,存在抑郁厌世情绪的人,都愣住了。

    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黄极竟然还觉得他们之中,可能会有人崛起,反抗草帽主宰?

    “就我这样的废柴,也要相信吗?可是,我现在就算举手又能怎样呢?”

    一些抑郁之人,缓缓加入了共振。

    “指望连自由都没有的……被永困于这蟹状星云地狱中,被人诬陷直到死的我,去为了那些上位者而站出来?”

    “可笑,他人即是地狱,被高等文明欺压和被飞升体折磨,又有什么区别?”

    “信号已经断了,我现在就算借给你又怎样?没有意义,累了……毁灭吧!”

    看着消失的画面,也有人狞笑着举起手。

    可就在他观想重瞳文化的瞬间,整个世界唰得一下变了。

    他茫然地瞪大眼睛,因为他看到整个世界在刹那之间化为虚无。

    不仅仅是他,所有人……所有在这一刻举手的智慧生物,眼前都是一片深邃的黑暗。

    渊暗之中,只有一个人影,那就是草帽主宰,他只剩下半截身体。

    几乎也就剩下宏伟身躯头上那顶惨绿色草帽。

    时间仿佛凝固了。

    渊暗裂开一条缝隙,随后……睁开了眼。

    重瞳,这一幕,同时也是草帽主宰所能看到的全部。

    他失去了意识,他不可置信黄极只剩下一片羽毛,竟然都释放出了这一击。

    原来共振器,就在那最后一片羽毛中吗?可是他怎么知道最后剩下的,会是那片羽毛呢?

    为什么这么一点处理器,还能串联无数人,他的数据到底存在哪里?

    这些,草帽主宰都无法知道了。

    在仙女星群众生意志冲击下,他停止了思考。

    当神识力强度足够高时,就会有这种异象,所有参与合击的人,思维同步,集体陷入幻象,仿佛世界都消失了,一起看到同一个事物。

    不过仅仅一刹那而已。

    紧接着,各大星系的公民,就恢复了正常。

    他们待在各自的地方,茫然四顾。

    “赢了?”

    “怎么回事?”

    “放出去了?”

    很多人不知道怎么赢的,而那宁死也想看着世界毁灭的人,就更懵逼了。他一直克制自己不观想重瞳,就是想报复社会。

    直到看到信号中断之后,才因为嘲弄黄极的遗言,而去研究了一下重瞳,结果就成功了?

    大家想知道前线到底怎么样了,然而等待良久,前线也没有一点消息传回。

    毕竟除了黄极的高维网络,现场也不可能有什么东西,能跨越浩荡的时空传到各地。

    这一等,就等了三十二年。

    ……

    太微华文明境内一角,九万黑洞漂浮的那片星空,充满了危险的死光与伽马射线暴。

    在这片危险的星空中,一群幸存者,正在以亚光速逃逸这片地区。

    其中妙尊智王佛一掌托着众人,一手拉着昏迷的草帽主宰。

    在黄极与草帽主宰撞向黑洞时,众人就扑了上去。

    然而彼此却有很大的时间差,等他们赶到时,草帽主宰已经不省人事了。

    不仅如此,黄极也同样没醒来,毕竟很早开始,他就是梦游状态……

    草帽半截身子都陷入在黑洞中,进去的部分都没救了,只能拉出上半截。

    百万吨不朽物质啊,还有大量的统一物质。

    吞入黑洞太浪费了,既然不省人事,那就拖出来拆掉。

    不过想逃离黑洞可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大质量物体,必须得留下点什么。

    最终他们牺牲下了草帽主宰全部的统一物质,外加妙尊的一般质量,才将所有人都加速带了回来。

    整个过程,折腾了四个多小时。

    这才来到了时间流速较为正常的地带。

    是的,时间。

    他们逃出来后,在平坦的时空中思考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意识到黄极拖着草帽主宰坠入黑洞的操作,不仅仅逼着草帽主宰收回外放的原初人格,还成功拖慢了自己的时间。

    那大质量黑洞周边的时间流速极慢,过去一秒,则外界普通星球上的人,就过去六万秒了……

    “所谓的高维画面……恐怕不是直播,而是录播!”瑞姬忍不住笑了。

    妙尊肯定道:“不是恐怕,一定是录播。虽然高维通讯网络,无视时空尺度,但是身处其中的人,却是会受到影响。”

    “如果要实时直播,那么无数星际公民所看到的,就不是那么流畅的画面了,而是放慢六万倍的缓慢战斗。”

    “所以,大家看到的,其实是黄极昏迷前就提前准备好的……浓缩预判影像!”

    银澜激动道:“这也能解释他为何能预判未来这么多操作。”

    “在昏迷之后,梦游战斗就已经很夸张了,同时还要维持全星群无数公民的高维通讯网络,这负荷量实在是太大。”

    “我之前还在想他怎么做到昏迷后,还能对所有人直播,原来他放的是自己制作好的虚拟影像!”

    “这样他只要预判到几个大事件就行了。”

    林立挠挠头,他知道黄极是能直接预知的,就算是真实直播,也是能做到的。

    他想了想说道:“录播么?不过既然是录播,为何画面总是剧烈闪烁,信号断断续续呢?”

    阿兰诧异地看着林立:“因为黄极制作的就是一段‘闪烁影像’啊!反正是做出来的,他想闪就闪啊。”

    “还能因此省略不少内容……比如一阵闪烁后,忽然就被吞噬得只剩下一只翅膀。”

    林立看着一旁黄极大体尚存的身体,若有所思。

    菲斯看着他说道:“哼哼,无数星际公民,也是第一次经历高维通讯网络这种技术,还以为信号要断了,实际上稳得很……你算一下……”

    “现在地球2045年了,而实际上早在2013年,全星群就已经完成了合击。”

    “他们看了一场几十分钟的录像数据包,在以为信号要断掉时,草帽主宰才刚和黄极一块撞上黑洞不久呢。”

    所谓信号中断,只是黄极没传递画面了而已……

    画面,与高维串联并没有直接联系。在录像结束之后,大家反而完成了共振。

    妙尊感慨万千:“草帽主宰融合黄极时,被黄极利用体内隐藏的无数微型黑洞干扰僵直,于是把外放的原初人格连了回去。”

    “殊不知这一刻,大家已经完成了神识力共振,黄极就是在等他融合。”

    “再之后,什么吞噬得只剩下一只翅膀,什么只剩下一根羽毛的画面,统统都是假的。”

    “黄极至少有一半的身体残存了下来。”

    林立又看向昏迷的草帽主宰,问道:“他会不知道吗?为什么不选择放弃那具身体?这样大哥会被黑洞杀死,而他还剩下一截飞升体。”

    妙尊智王佛说道:“他大约是不相信黄极能精准反杀吧?毕竟黄极不省人事,要刚好在所有人共振的一刻精准释放,简直奇迹……”

    瑞姬看了眼妙尊,摇头道:“草帽主宰想挽回那大部分的身体,更想吞噬黄极。当然不想看着这两大‘珍贵之物’,就那么吞没于黑洞。”

    “他那个举动想救的不只是自己,也有黄极。”

    众人仔细一想,的确如此。

    草帽主宰只是短暂僵直,任由坠入黑洞,损失过半身体后,自然就能行动了。

    剩下还能有不少残留逃出,如此黄极是必死的。

    他急于在第一时间把原初人格连回去,为的是尽快恢复吞噬程序,融合黄极。

    无论是反杀率,还是损失比,都迫使草帽主宰那么做了……

    不过这终究是从结果反推,站在黄极的角度,风险简直巨大,根本就是玩命。

    有一环错了,或者草帽的选择出乎意料,结果都不是这样。

    看着依旧没有醒来的黄极,银澜都觉得这种赌徒是怪物。

    “睡梦中的黄极,把命运交给了所有人……”

    “他最后的遗言,其实是真心觉得自己会死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