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口述我和邻居作爱全过程(h人妻)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6 08:30: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哪只脚?”

水祖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回道:“大帝您难道不知,瑶池位于九重天深处,从来都无路可走。我是直接划破太虚进来参加蟠桃宴的。”

   “哪只脚?”

    水祖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的回道:“大帝您难道不知,瑶池位于九重天深处,从来都无路可走。我是直接划破太虚进来参加蟠桃宴的。”

    至高九重天,乃是诸天至高点,邈邈无限,不知深远。        

    而瑶池更在九重天深处。

    水祖若真是一路走过来,估计下个纪元的蟠桃宴上的桃子他都吃不到!

    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水祖还真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实诚人”。

    更何况自己才刚刚诽谤完黑帝,然后马上黑帝就问了自己这个问题,不论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水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多长一个“心眼”?

    自己都不用脚走路,也就无所谓是哪只脚先踏进瑶池的了,这你总不能再有意见了吧?

    水祖,(/ω\)害羞?

    可谁想,他算是个“实诚人”,但对面的那位是不是“人”,这就很难说了。

    只见林青眉头一皱:“水祖今日竟然敢不用脚就进瑶池,这实乃是对我们诸位大帝的大不敬!!”

    “来啊,将水祖叉出去,压去天罚门!”

    天罚门,分剐龙台、斩妖台、铡魔台、吊神台与谪仙池。

    自九天天庭开辟伊始,无数强横妖物、邪魔与仙神被斩杀于此,精气贯穿长空,意念久存,咒骂、反抗和求饶的执意难消。

    到了天罚之门,天罚九重,一重胜过一重,任凭你是彼岸后裔,造化跟脚,受了那一击,也是立刻根基具削,生不如死!

    至于反抗……

    也许其他人还有些许侥幸,但任何一个彼岸皆是知晓,天罚门乃是诸天万界攻击第一的“天诛斧”所化。

    是实打实的彼岸级绝世神兵!

    九天孕育,金母执掌,象征天道诛罚,即便是即将登临彼岸者,受了一击,也亦可能直接陨落!

    天罚门中的刑罚,你老老实实收着也罢,若是胆敢有丝毫反抗,顷刻间“天诛斧”显化。

    到那时一斧下来,诸天万界每一条时间线,每一个时间点,每一方宙光世界的你都直接毙命,甚至连骨灰都给你扬了!

    不是开玩笑,就水祖这样的货色,就算再强千倍万倍,也不够天诛斧一斧扬的!

    水祖:?((???))?

    刹那间,水祖原本就靛蓝的老粗脸直接变得雪白粉嫩,哼哼唧唧的半天,一口气没喘的上来。

    我可能不是人,但你真得狗啊!

    你这是要下死手啊!

    黑帝一言,诸天感应,大道回响。

    只见重重虚空之外,一座若隐若现的门扉在无穷宏大的轰鸣声中缓缓打开。

    只是张开一丝缝隙的门扉内,九种恐怖到极致的毁灭之源交织纵横,混沌茫茫一片,一切有无之事物皆被完全泯灭,化作可怕的毁灭之力,滚滚地火风水似乎将要重炼,要再塑天地万象!

    所有在瑶池内的大神通者,见此一幕都顿时有种岌岌可危之感,皆是噤若寒蝉,张口闭眼,不敢言语。

    一缕缕混沌鸿蒙之气从门扉中探出,化成一根根锁链捆住水祖,刹那间门扉中雷光大作,天罚终至,浩浩荡荡,将要毁灭一切!

    “我不服,我不服!我为天庭流过血,我为天庭立过功,我要见天帝,我要见天帝!!”

    水祖被锁链捆绑要被拖拽进天罚门内,自然疯狂挣扎。

    他十指深深插进瑶池的仙金地板上,重重水纹凸现,浮动虚空,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只能无力的在地上生生犁出十道豁大的深沟。

    “呵呵呵,水祖你喝酒喝糊涂了啦?天帝不就好端端地做在上面吗?你若是有什么想法,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讲出来嘛。”

    林青毫不在乎的摆摆手,指指旁边默不作声,只顾着看戏的天帝,如此说道。

    “呃……”水祖抬起头来,以一种无比殷切的目光看向天帝。

    。。。

    一旁冷漠如端坐时光之上的天帝闻言,不由撇了撇嘴。

    今天这里,从导演、到编剧、裁判、观众,甚至连演员都是他的人,水祖那厮什么和黑帝争?

    靠水祖他的头铁吗?

    至于自己,在这个时间点上自己最多就是一看客,一尊泥塑木像都比自己来的好,更何况平白无故谁愿意为水祖这个杂鱼得罪一位彼岸?

    想要他来救命,还不如指望旁边的那两个正在勾心斗角的“娘们”看在水祖可爱多汁的份上施展援手。

    当然戏看够了,也需要有谁来给个台阶下的。

    毕竟水祖这厮在未来时间线上还有戏份,而且戏份还不少。现在若把他鲨了,未来的时间线上必有波澜。

    若再遇上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屑彼岸,直接导致时间线崩裂,也不是不可能。

    以防万一,水祖的狗命还是要留下的。

    而显然林青也是和天帝一样的想法,只需要有谁站出来求他一求,林青自然而然是可以借着台阶下来,然后保水祖一条狗命。

    可是谁来呢?

    这是一个问题。

    能要一尊彼岸者面子的,自然只可能是另一尊彼岸者。

    但还是那句话,在场的众多彼岸,有谁会愿意为了区区一水祖的狗命,而落了自己的面子?

    这一点都不值得!

    想都没想,天帝就已经将视线落在了下手边某个正在笑嘻嘻吃桃子的雷神身上。

    “嗨,三弟,戏也看够了,你也该出来洗地了吧,毕竟说到底水祖可是你的小弟,你不出面,谁出面?”

    雷神心虚的把脸撇到一旁,故意不去看自家大哥。

    但不约而同地,随着天帝的视线,林青还有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某人的身上。

    “呵呵呵……”大家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形。

    然后……

    砰砰砰,啪……

    一直在底下看戏的“九天雷神”突然间只感觉屁股上突如其来好几阵疼痛传来,还没反应过来,正一手捧着桃子,一手端着酒杯的自己就已是保持着笔直的坐姿,直扑扑的顺着瑶池白玉台阶一路“啪啪啪”地呲下来。

    顺着余劲,又在地上弹起了两三次,然后吧唧一下,雷神保持着坐姿,不偏不倚正好滑到了水祖的面前。

    两位面面相窥。

    水祖:“(o′艸`)”

    九天雷神:(*`へ′*)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