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游泳教练把摸出水了(不要不要)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8 09:02: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巨山化作的世界浮现,演化日月,树木生长,生命诞生,恐怖的力量落下,如九天银河,下一秒,恐怖的碰撞传来,夹着是闷哼和微弱的惨叫,充满痛苦。

“神山开世经!”刘危安脸

    巨山化作的世界浮现,演化日月,树木生长,生命诞生,恐怖的力量落下,如九天银河,下一秒,恐怖的碰撞传来,夹着是闷哼和微弱的惨叫,充满痛苦。

    “神山开世经!”刘危安脸色一变,丢下一句话:“你们后面来!”化作一道轻烟飘射出去,树木朝着身后极速移动,十几个呼吸,已经到了埋伏的地点。

    身边人影一晃,是卢燕,几乎是前脚之差,也到了。卢燕的天赋并不差,有了《平安军》的资源之后,实力进步极快。        

    山林之中,《黑龙商会》的人和《平安军》的战士厮杀在一起,本来应该是埋伏战的,如今变成了混战。

    《平安军》人数占优势,但是现场的局面反而是处于下风,被《黑龙商会》压着打。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绿色皮肤的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身形消瘦,眼中射出妖异的光芒,周围的树木、花草动起来了。一条树枝突然缠着《平安军》的一个弓箭手,弓箭手已经瞄准了敌人,因为这一干扰,射偏了,没有射中敌人,反而射中了自己人。

    弓箭手又是后悔又是愤怒,就在这时,一支利箭破空射来。弓箭手要避开,但是因为树枝的缠绕,动作失灵,眼睁睁被射杀。

    一个平安战士冷不丁脚上一紧,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已经动不了了,一片刀光闪过,他失去了意识。

    蘑菇被树枝和树根同时缠绕了手脚,蘑菇天生神力,虽然第一时间挣断了树枝和树根,但是刹那的迟缓也让他挨了敌人一拳,拳头正中胸口,恐怖的力量席卷而入。

    咔嚓——

    蘑菇如炮弹抛飞出去,半空中,喷射出一大口鲜血,落地之后,差点憋过气了,缓了几秒钟才从衣服里面掏出一堆金属碎片。

    碎片组合在一起,是一个圆形盾牌,幸亏这面盾牌,要不然,此刻他已经是一具尸体躺在地上了。

    ……

    绿色皮肤的男子拥有操控植物的能力,树林,就是他的世界。虽然《平安军》反应很快,第一时间把周围的大树、草木都砍掉了,但是地面上的树木能砍掉,地底下的根系却没办法。

    在绿色皮肤男子的操控下,树木是会移动的,树枝可以无限延伸。轻松能砍断的藤蔓在此人的操控下,坚如钢铁,能把人的手脚勒断。

    刘危安刚一出现,绿色皮肤男子就发现了他,此人能操控植物,所有植物为他所用,也获得了植物的部分感官。

    刘危安能避开高手的感应,但是避不开植物的感应。

    两条树枝激射而来,地底下,刘危安不用看就知道,有三条根系钻地而来。对于这些,他仿佛不知道,冬雷弓出现在手上,根本看不见他是如何开弓的,能看见的只有一束银色的长虹划破长空。

    这一束长虹是残影,箭矢的本体已经射中了绿色皮肤男子,解尸咒的力量爆发。

    砰——

    绿色皮肤男子身后的一株巨树突然爆炸,炸开一个洞,巨树拦腰而断,绿色皮肤男子身上的伤口在一瞬间痊愈。

    伤口转移到了巨树上!

    刘危安震惊了,世间还有这样的能力?连致命伤口都能转移,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心中惊骇,动作未停,弓弦震动之音扩散。

    嗡——

    一束长的离谱的银色光芒穿透虚空,快如闪电。绿色皮肤男子做出了闪避的动作,但是根本来不及,箭矢太快了。

    树叶组成的盾牌在一瞬间粉碎,后面的箭矢接连而至。绿色皮肤男子双目异芒大盛,树叶从四面八方飞来,在瞬息之间,组合了三面盾牌,挡下了三支箭矢,但是刘危安射出的是‘连珠箭术’,足足一十八支箭矢。

    砰,砰,砰……

    十五棵巨树突然炸开,树干出现一个大洞,仅剩下的边缘的树皮无力支撑五六十米高的巨木,缓缓倒下。

    绿色皮肤男子完好无损,一滴血都没有流,他是刘危安箭术大成之后,第一个正面接下‘连珠箭术’而不受伤的人。

    “这这里,我是王!”绿色皮肤男子看着刘危安,眼神带着戏谑。

    泥土裂开,三条根系冲出地面,分明是植物的根系,但是这一刻,它们看起来更像是毒蛇和恶蟒,可怕无比。

    两条树枝也到了身边,一瞬间,刘危安陷入了天上地下的可怕包围。厮杀中的《平安军》无不捏了一把冷汗,刘危安却是不慌不忙,轻轻吐出了两个字:“镇魂!”

    古老而神秘的力量骤然席卷整个战场,所有的人和物都停滞了刹那,就在这几乎可以忽略的短暂时间中,刘危安射出了一支箭。

    咻——

    箭矢从绿色皮肤男子的眉心射入,从后脑勺穿出,带着一蓬脑浆飞出二十多米,深深扎入一株巨树的树干中,只露出箭尾。

    砰!

    绿色皮肤男子直挺挺倒下,死的不能再死了,他一

    死,被他操控的植物恢复正常,树枝缩回原来的长度,地上的根系无力地躺在地上,犹如被击中了七寸的蛇,再没半点凶劲。

    绿色皮肤男子一死,《平安军》的压力大减,不用担心神出鬼没的攻击,他们可以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战斗力暴涨,他们的对手感受明显,压力骤增。

    最重要的是,弓箭手解放出来了。弓箭手攻击犀利,防御很弱,被绿色皮肤男子一个人挡住了所有的弓箭手,不仅没办法协助,反而自己需要帮助,而现在,他们可以尽情的攻击了。

    箭矢破空,惨叫声不断响起。

    之前的《平安军》除了要对付眼前的敌人,还得警惕四面八方,现在的角色转换,《平安军》的战士全力攻伐,《黑龙商会》的成员需要警惕周围了,注意力分成几份,战斗力只能发挥七八成。

    刘危安瞄准了一个使剑高手。这是一个很年轻的高手,大约二十六七的样子,年纪小,实力却强大的可怕,已经是黄金巅峰之境了。把赵奇锐打的无还手之力,若非双重盾牌挡了一次,他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年轻高手的灵觉敏锐,被刘危安的目光注视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但是还是迟了。剑芒暴涨,劈碎了第一支箭,对第二支箭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箭矢洞穿心脏,带走了一身的力量还有生机。

    能让刘危安用‘连环箭’招呼,他死的也值了。

    刘危安射杀的第二个高手是一个使用木枪的高手,一般来说,兵器是越锋利越好,铁器比木器好,绝世神兵比普通兵刃要好,此人却反倒其行,使用一根木枪,枪头磨损严重。并非是此人哗众取宠,而是此人已经进入了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境界,木枪和铁枪对此人已经没有差别了。

    不足五十岁便进入如此境界,天赋高的吓人。

    刘危安对使用木制兵器的人,感官很差,这是被竹剑追杀的心理阴影。一记‘连环箭’让木枪高手步入了年轻高手的后尘,惨叫声袅袅,充满震惊与后悔。

    无脸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感激地看了刘危安一眼。无脸的天赋一般,家境也差,练武基本上没有希望,但是他有一颗够狠的心,对自己狠,对着本已是伤痕累累的脸,一刀下去,削掉了自己的脸,以逼迫自己心无旁骛,专心练剑。

    以普通的天赋,在数十年之内,达到人剑合一之境,成为了少有的高手,但是碰上更加变态的枪客,他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不过,这些年的苦练还是有效果的,要不然,也撑不到刘危安的到来。

    第三个目标是刺客,神出鬼没,已经杀死了《平安军》十几个成员,黑无常被他刺伤,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愤怒的白无常追在他屁股后面,却怎么也追不上。

    刺客聪明被聪明误,想以‘移形换影’欺骗刘危安,却不料刘危安的‘魔神之眼’看破了一切,刺客直到剧痛传遍全身,才猛然发现自己被射中,低头一看,眼中全是震惊和不能置信,还有一丝后悔。

    应该重视刘危安才对。

    匕首无力坠落,童小小听见声音回头,看见倒下的刺客和寒芒闪烁的匕首,惊出了一声冷汗。

    咻——

    咻——

    咻——

    ……

    刘危安目光如电,黑夜对他没有任何阻碍,‘连环箭’接连射出,一箭一个,没有任何列外,不管是横练高手还是身法敏捷之辈,在‘连环箭’下只有一种结果,死亡。

    眨眼间,二十多个高手喋血倒下,《平安军》压力大减,开始反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骆驼祥子、虎跃山、山顶洞人、侏儒抛飞出去,落地之后,大口大口喷血,除了侏儒吕老,其他三人都失去了战斗力。

    “幸亏老夫来了,不然就没人能治得了你了!”身材矮小、比侏儒吕老高不了多少的老者出现在刘危安面前,他就是那个施展《神山开世经》的人。

    以一敌四,依然大占上风。

    “你是魔教之人?”刘危安收起了冬雷弓。

    “能认出《神山开世经》,你也算一号人物,报上你的名来,老夫手上不杀无名之辈。”老者的口气很大,不知道是斗鸡眼还是太骄傲了,说话的时候,不正眼瞧人。

    “刘危安见过前辈!”刘危安双手抱歉,很有礼貌。

    “原来你便是正主,去死吧!”老者突然出手,一出手便是山崩地裂,神山浮现在夜空,但是,不是之前的光芒闪烁,祥和神圣,而是散发着可怕的黑气,显得邪恶、阴森,只是看一眼,已经让人心中发寒。

    魔山之上,出现了一些世间不曾听闻,也不成记载过的可怕的生物,造型吓人,青面獠牙、面目狰狞,每一只生物都强大的离谱。

    《神山开世经》另类成道,起点极高,直接从领域开始,号称创世主。正邪全在一念之间,正义的时候,光

    芒万丈,邪恶的时候,魔气滔天。

    两种极端的力量,也不知他们是如何融会贯通的。普通人如此修炼,立刻便要爆体而亡。

    《神山开世经》以创世为起源,天生压制其他功法,这也是侏儒境界不在此人之下,但是集合山顶洞人、虎跃山、骆驼祥子四人之力也被打的吐血倒地的原因。

    老者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刘危安,不是他小看刘危安,而是刘危安的年龄太具有欺骗性了,二十多岁,从娘胎里开始练习,也才二十多年的功力,遇上《神山开世经》除了压制,还能如何?

    说话要有礼貌,做事就不需要了。既然动手了,刘危安就没了尊老爱幼的想法了。

    “黑暗帝经!”

    “镇魂符!”

    “大审判拳!”

    三大神功一出,老者脸色大变,《神山开世经》的运行停滞了刹那,这是从未有过的,他不敢想象,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功法能压制《神山开世经》。刹那的停顿,几乎不易察觉,对高手来说,却足以分出胜负。

    拳头无限在眼中扩大,老者岂能看不出‘大审判拳’的厉害,那种至刚至猛的力量,仿佛要击碎山川,贯穿大地,他不愿意硬挡,但是已经错过了避开的时机,只能出拳相迎。

    轰——

    第一拳,魔山剧颤,魔气被震散了不知道多少。第二拳,魔气完全被震散,魔山上的生物七窍溢血,全部倒在地上,眼红射出恐惧。第三拳,魔山四分五裂,老者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抛飞数十米,撞在一颗大树上,才遏制了身形,眼中全是震惊,还有一丝惊恐。

    刘危安三拳相连,几乎没有间隙,打的他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但是这不是让他惊恐的地方,出手快的人,他见得多了,他惊恐的是刘危安的功法,全部压制《神山开世经》,这才是他无力躲避的原因。

    他近百年的人生经历,能修炼《神山开世经》已经是天大的福运了,刘危安才多大,怎么可能学习三种不弱于《神山开世经》的心法武功,感觉荒谬的同时,还有一丝嫉妒。

    不过,这些情绪出现的瞬间就被逃生欲占据了,身体变虚,刹那消失不见,再次出现,已经在半里之外了,这是魔教是逃生之术,也是魔教弟子赖以保命的绝技。

    “等老夫把师兄叫来,你就算再逆天也——”老者心中发狠,忽然感觉不对劲,一低头,双目瞬间爆睁,下一瞬,全身力气潮水般褪去,软软倒下。在他心脏的位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杯口大小的窟窿眼,汩汩地冒着鲜血,何时中箭的,他一点也没有察觉。

    老者逃跑,《黑龙商会》的高手士气严重受挫,刘危安手持冬雷弓,连续射杀二十多个高手的时候,《黑龙商会》崩溃,一个个放弃对手四下逃跑。

    “追!”黑面神大叫着冲入树林,之前被压制的厉害,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他哪里舍得这样放过敌人。

    一盏茶的时间后,战斗结束,。《黑龙商会》来的人大约500,逃走的人,不足50,《平安军》大获全胜,不过,《平安军》的伤亡也不小,接近200,其中绿色皮肤男子一人就造成了近一半的伤亡。

    留下少部分的人打扫战场,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动作。每一具尸体都是一笔财富,装备、武器都是很值钱的,特别是高手大多戴了空间戒指,空间戒指是硬通货,更不用提,空间戒指里面很可能装有不少宝贝。

    其余还能动手的人跟着刘危安赶扑第二个战场,《黑龙商会》为了对《平安军》一击绝杀,出动了两支队伍,一明一暗。以为能瞒过《平安军》的耳目,但是《平安军》早已经在方圆数十里布下了耳目,《黑龙商会》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提前知道了。

    如今暗中的队伍被灭了,下面就是明面上的队伍了,明面上的队伍是吸引注意力的,速度比较慢,这会儿赶过去,刚刚好。

    还有七八公里抵达目标点的时候,极速奔跑中的刘危安突然生出警兆,汗毛乍起,他脑海中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脸色大变,大喝一声:“停下,有埋伏——”话音未落。

    嗤——

    嗤——

    嗤——

    ……

    如雨般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射来,又急又快,布满了每一寸空间,也不知道周围埋伏了多少敌人,无数枝叶粉碎,飞扬在空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惨烈气息。

    令人不安的是密密麻麻的箭矢之中还夹杂着不少火箭,这个时候,刘危安才闻到空气中淡淡的油脂的气味,一时间无法分辨采集的是何种树木的树脂,一颗心直直下沉。《平安军》的成员们急速刹车,但是出了黑面神、童小小这等高手,其他人做不到说停就停,惯性让他们又前冲了一段距离才停下。

    地面突然下沉,露出了布满倒刺的陷阱,与此同时,火星溅射在油脂上。

    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