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18发女生下面长什么样(公与熄大战小莹)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9 08:01: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在场大部分,根本就没有在意那根,撞击在头顶冰壁上的长枪。

只有少数几个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们的注意力被牢牢的吸引住了。只是这些人所关注的是,在那次撞击以后,所

   在场大部分,根本就没有在意那根,撞击在头顶冰壁上的长枪。

    只有少数几个人,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他们的注意力被牢牢的吸引住了。只是这些人所关注的是,在那次撞击以后,所产生的一系列能量波动。

    除了这些人之外,倒是有一个人,关注着的是那根在撞击后,缓缓落下的那根长枪。          

    当那长枪在撞击之后, 扭曲的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在空中翻翻滚滚的落下,马上便有人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去,一把将其抓住。

    “你还有脸去捡这根垃圾,我真是怀疑你在门派里的名气,都是怎么混出来的,我更怀疑自己当初的判断,怎么会带着你这头猪来极北冰原。”

    一个愤怒到了极点的声音,突然就爆发了出来,看得出来他是压着自己怒火,直到此时才爆发出来的。

    那个始终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长枪上的男子,自然就是那长枪原本的主人幻枫了。对于别人来说,那不过是一柄品质还算不错的武器,不过对于夺天山这种门派来说,这根长枪倒还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这根长枪,对于幻枫来说,却更像是一位共患难的战友。如今却是亲眼目睹,自己的战友被“击杀”掉,他又如何能保持平静。

    本来已经非常悲痛的幻枫,此刻面对暴怒的幻枭,他其实也有着抑制不住的怒火,很想要向外宣泄。

    不过这幻枫到底不是无脑之人,即便是如今这般愤怒,他却并未有任何冲动之举。不过他整个人的身体,此时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

    这可以看做是他,还处于刚刚偷袭后,遭遇重击后身体未能够恢复状态下。可实际上他是因为压抑着怒火,甚至是极力掩饰着,自己对于幻枭的那份憎恨,才会让身体表现出这种模样来。

    “那个家伙很不简单。”努力的调整之后,幻枫判断能够正常说话以后,他这才缓缓的开口。

    “哼”幻枭双眼凶芒闪烁,看那样子恨不得,动手直接给幻枫来点教训,不过最后他还没有出手,只是冷冷的道。

    “不简单,御念期的强者,有一个是简单的么!在冰山之外的是时候就交过手,你能够活下来,就应该感谢老天,更应该感谢我,而不是在这里放这没味的屁,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评价那家伙。”

    胸膛微微的起伏着,幻枫先做了两次深呼吸,然后他这才传音道:“我说的并不是那老家伙,我的目标从一开始也不是他。”

    听到幻枫这样说,幻枭却是一下子被气笑了,然后故意带着调侃意味的道:“那么按照你的意思,那个不简单的人是他了,他就是你口中不简单的……强者喽!”

    幻枭在说话的同时,故意抬起手中的武器,朝着幻空所在处指去,并且他在最后提到“强者”两个字的时候,还故意的拖长了声音,那种嘲讽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幻枫的脸上微微浮现出一抹红润,其实如果要是在宗门之内,幻枫可能早就愤怒的拂袖离开,根本不与幻枭多理论什么。

    可是现在的处境,他根本就不敢这样做,如果在这里与幻枭撕破脸,那对方最大的可能,是不让自己有机会活着离开冰山。

    “这人让我感到熟悉,他的来历很可能不简单。”幻枫控制着情绪,然后将自己的猜测继续说了出来。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幻枭虽然对幻枫充满了不满,到了现在对方依旧客客气气,反倒让他不好太过分。

    “能够深入到极北冰原的势力,有哪一个是简单的,能进入冰山之内,又一路来到此地的,怎么可能简单。”

    幻枫毫不犹豫的开口道:“能够进入这里的人肯定不简单,可问题是这个不简单的人,很可能来自于古荒之地,偏偏我又搞不清楚他到底属于那个宗门,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有怎样的背景。”

    听到这里的时候,幻枭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只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仍然并不放在心上。

    “他们一个是冰原一族的强者,虽然身份有些神秘,可是却也不过是当年叶林围剿中,意外存活下来的丧家犬而已。

    另外那两个实力的确不俗,也就是来自大草原而已,若是说到其背景,就算是酋首又能如何。”

    幻枭这番话倒也不是托大,毕竟身为夺天山的强者,别说是大草原的酋首,就算是几大部族联合起来,他也丝毫不会惧怕。

    然而幻枫却是紧跟着道:“我所在意的就是这些人,明明来自不同的地方,根本就不该有任何交集,却偏偏能够凑到一起,相互间更是能够毫无嫌隙,配合成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

    还有我之前针对的家伙,我怀疑他是来自古荒之地,这家伙能够与这些人走在一起,这难道还不能引起你的注意么。”

    本来一脸不屑的幻枭,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渐渐沉了下来。很明显他也终于,从幻枫的分析中看出了,问题似乎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其实幻枫之前都不想多解释什么,可是这是自己目前唯一的重要队友,所以幻枫还必须要耐着性子继续道。

    “我想你不可能忘记,我们之前与鬼魈阁同时偷袭的时候,对方是怎样化解我们攻击的。”

    看着幻枭眼中惊疑不定的神情,幻枫平静的继续道:“我不仅从没有见过,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夺天山的手段,能够被人这样克制,甚至连一点反击的手段都施展不出来。”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幻枭还仍然继续看不起暴雪和幻空他们,那他别说不配成为夺天山的长老之一,甚至就是个白痴了。

    幻枫给时间让幻枭去反应,片刻后才道:“还有刚刚我偷袭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可问题是我当时从他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到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反而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复杂情绪。”

    幻枭缓缓抬头,深深的看了幻枫一眼,而这一眼中,幻枫分明读出了一些特殊的味道。

    如果说之前自己说的话,对方是听进去了,甚至是已经有了触动,那么此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又多出了一丝怀疑的味道。

    幻枫也不是傻瓜,他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对方开始怀疑自己的用心和目的。

    虽然自己所说的都是事实,偏偏这个事实,让他太过难以接受了。别说是这样一名中年人,就算是在场的这些老家伙,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能够做到,面对死亡时没有恐惧坦然接受。

    本来想要将自己所见,一切反常的事情都说出来,却不想最后竟然适得其反。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幻枫知道自己既不能解释,也不能说之前可能眼花了,因为那样反而会让对方怀疑的更深。

    幻枭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就那样自然而然的收回目光,然后以一种平静的声音吩咐道:“盯紧这群人的一举一动,他们若不动,我们也不动。”

    “如果他们有行动了呢?”虽然幻枭是向着所有夺天山强者吩咐的,不过幻枫还是忍不住问道。

    他其实想要问的是,“对方可能已经行动了,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只是在面对这幻枭,那望向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时,他到最后还是改变了自己的问题。

    幻枭眉梢轻轻挑了挑,沉声道:“我就是要让他们有所行动,这样我们才好加以利用。只是我们对付起来会有些吃力,可是加上他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顺着幻枭的目光望去,幻枫立刻就看到了流云阁的一帮人。他差一点就要骂出口,因为幻枭这种应对方式,完全就是养虎为患,到最后都有可能会玩火自焚。

    如果真的等到最后暴雪等人动手时,流云阁被逼着参与进来,先不说自己一方处于被动,真的能够对付得了暴雪他们,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如果最初幻枫也不会这么消极,然而他发现自己越是关注那被同伴称为“孔欢”的男子,自己就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消极的情绪。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幻枫也想不到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按照幻枭的吩咐行动了。

    他先是看了一眼幻空,然后便默默的转身,向着流云阁的队伍走去。他倒是没有靠近王小鱼,而是非常明智的朝着王振江走去。

    在对方看向自己的时候,幻空故意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对方转身离开,幻空才望了一眼。

    他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幻枫那握在手中,早就已经扭曲变形废掉的长枪,眼神中除了惋惜,还多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不过他的目光只是稍微停留,然后就挪开,并且向着左风传音道。

    “对方的偷袭着实吓了我一大跳,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到底还是冰原一族的手段特别,暴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布置的冰障,不光是我,恐怕这里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也就是在冰障为我挡住那攻击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死不了了,而我当时也是偶然间灵光一闪,故意借助了这里的规则之力,悄然间融入到那冰壁当中。

    不是为了帮助我防御,而是为了让暴雪,在全力出手时将冰障中的能量,纳入身体的同时,也将那部分规则之力一并融入。

    后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我的尝试得到了惊人的效果,那也算是我期盼的最好一种结果了。”v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