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黄到湿的小黄文细节描述(摧花校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0 08:07: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四个老头像是自家领地遭到了入侵的防守者,开始主动地发起了防守反击。

当然,更可能的原因大概是太闲了。

地球上之所以有“无事生非”这个词语,就因为

   四个老头像是自家领地遭到了入侵的防守者,开始主动地发起了防守反击。

    当然,更可能的原因大概是太闲了。

    地球上之所以有“无事生非”这个词语,就因为无事确实容易找事做,找一些本来没必要的事做,然后就让行为脱离了日常正常的轨道。

    几个老头此时的行为倒谈不上无事生非,也谈不上倚老卖老,但多多少少带着些这两者的意味。

    “许医师?那麻烦你看看老头子我,身上有些啥毛病?”

    最先开口盘问的老头,又从头到脚地扫视了许广陵一眼,然后似笑非笑似嘲非嘲地问道。

    许广陵有样学样,也从头到脚地把他扫视了一下。

    其他三个老头没啥反应,正兴致勃勃地等着看热闹呢。

    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头的热闹。

    但被扫视的老头,直接毛了。

    毛骨悚然的那个毛。

    如果不是还有那么几分定力,又兼在光天化日之下、无比熟悉的自家地盘上,以及几个老伙计的相伴之中,老头差点就要两脚离地,蹦起来了!

    而且是瞬间起飞的那种!

    无它,本能感觉。

    大概是身体认为只有“瞬间起飞”,才能逃脱那种可怕至极的危险感觉吧。

    当然,老头起飞失败。

    他的两只手臂本能地向两侧张开,两脚的后跟处也本能地踮起,但手臂只张到一半,两脚也只踮起一半的样子,就被他强行定住了。

    然后老头用一种骇然混合着茫然、惊悚夹杂着失措的目光或者说神情,看着对面的许广陵。

    许广陵真没想吓他。

    一丝丝、一丁点儿的意思都没有。

    但无奈两边段位相差太大,而且对面好歹也是个修者,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些关于自身的本能感觉,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么一种情况。

    心脏狂跳。

    四肢以及大脑瞬间充血。

    全身汗出。

    生命光环急速地扩张又陡然向内收缩。

    ……

    对面老者一系列的生命反应,俱都纤毫无隐地呈现在许广陵眼中。

    许广陵微微摇头,歉然一笑,心里也确实是向对面的老者说了声抱歉,看来是把人家给吓着了。

    这到底是天眼的问题还是阶位差本身的问题,又或是两者都有,还有待细察,不过道化之后天眼还是第一次这般地对人使用,然后就出现了这么一丢丢小问题。

    对面老头刚才的反应有点突然和剧烈。

    本来等着看热闹的其他三个老头,在这瞬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伙计这是咋了?

    怎么一副受到惊吓然后炸毛的样子。

    还没待他们作出进一步反应呢,对面的小年轻已经说话了。

    “老哥,你的身体大体没问题。”

    “倒是你的修行,”说到这里,许广陵微微摇头,“你修行的法诀挺好的,中正平和。你的资质也是挺不错的。大概就是入门晚了点?所以最后功亏一篑,差些些,没能突破凝元境的桎梏。”

    “如果当时有灵药的辅助,你现在应该是个开窍境的修士了。”

    “可惜。”

    “可惜了。”

    许广陵是真的可惜。

    因为这样的修士为数不少。

    本身资质不错,然后又得师、得法,自身修炼也没啥大问题,够正,但就因为这样那样的小问题,导致最终没能进行关键性的一跃。

    没有完成蜕变。

    没能走向应有的海阔天空。

    反而是,在原有的桎梏中,随着年华渐老,原本的修为也不断衰退,再无向上之机。

    简单来说,被命运扼住了喉咙。

    要是本来没机会也就罢了,没啥好说的。

    但这种情况,就像是本来600分的录取线,考了599、598分。

    不管是本人还是其它方,对这种情况都会挺惋惜的。

    对许广陵的这番话,其他三个老者第一时间也没能作出啥反应,一副莫名其妙不知道啥情况的样子。

    但当事人老头,却是又一次毛了。

    还是毛骨悚然的那个毛。

    老头用一种极度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许广陵,那神情中,既有极度的匪夷所思,也有极度的骇然,或者说敬畏。

    老头不笨。

    不止不笨,还很聪明。

    往高一点说,修行再加上世事的磨砺,还给他加了些智慧点。

    到这会儿,虽然时间还是很短,但老头已经彻底反应过来了,对面具体是什么存在他不知道,但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位绝对够他仰望和尊重以及敬畏的存在。

    至于年龄,在修行的世界,年龄是个什么东西。

    一前一后,这短短片刻间,连续两度的毛骨悚然,让老者彻底明白了对面的分量。

    意识到这点,老头的态度也立即转变,本来挺得笔直的腰身,极自然地变成了带着恭谨的躬身向,老头两手合拱,对许广陵恭声道:“许医师。”

    称呼不再是“小哥儿”了。

    变成了极正经也极为明显地带着尊重意味的“许医师”。

    “许医师,不知道您此刻是否有暇,能否借一步说话?”

    他此时的姿态,像极了晚辈对待尊重的长辈,像极了后辈对待敬仰的前辈。

    其余的那三个老头此时也模糊地意识到了些什么,一时之间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用他们自己可能也意味难明的神情,看看自家这边的老伙计老大哥,又看看对面的小年轻儿。

    “好啊,老哥,请!”

    许广陵微微点头,轻笑道。

    接下来,几人移步到了一处独门独院的阁楼中。

    在这过程中,老头只是沉默着引路,而其他三个老头也是一体地沉默,默不作声地跟在老头和许广陵两人身后,做足了隐身人的态势。

    而等到了阁楼中,双方落座下来之后,就更是如此。

    三个老头显然是把交流权完全地交了出来,交给了他们的老大哥。

    老大哥姓云。

    “许医师,云某冒昧请问,您刚才说的那些?”

    云老头的心神还处于不可思议和震惊敬畏的混杂之中。

    而其他三个老头,这时,也渐渐回过神来了,真正意识到对面的这位“许医师”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了。

    细思极恐!

    当真是细思极恐!

    其实根本也都不需要细思,只是把之前双方的对话简单地回想一下,几个老头就全都不可思议之余,心中被震惊和骇然给充满。

    “你修行的法诀挺好的,中正平和。”

    “你的资质也是挺不错的。”

    “大概就是入门晚了点?”

    “最后功亏一篑,差些些,没能突破凝元境的桎梏。”

    连头带尾,其实也就是短短的一段话。

    但就是这短短的一段话里,藏着多少内容?而这些内容,又有哪一点哪一项,是随便看上一眼,就能知道的东西?

    退一万步,要说资质等这些东西,修行层次高的人是能作出大概的判断不假,但入门早晚这种事,这种事过境迁早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事,他到底是如何知道的?是怎么能够一眼就看出来的?

    三个老头对自家云老大过去的情况也略有知悉。

    其实就算不知悉也无所谓,只看云老大从刚才到现在的态度和表现,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所说大抵是半点也不差!

    这……

    岂止是毛骨悚然。

    简直是肝胆俱裂!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