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圣僧不可以太大了(夫妻乐园)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3 08:19:4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呜~”

一间不大的库房之中,存放着数十台赌博的游戏机,黄百灵蹲在一台大型赌机上,哭哭啼啼的叼着个烟灰缸,还有个跟她差不多岁数的女孩,只穿着背心和内裤跪在

   “呜~”

    一间不大的库房之中,存放着数十台赌博的游戏机,黄百灵蹲在一台大型赌机上,哭哭啼啼的叼着个烟灰缸,还有个跟她差不多岁数的女孩,只穿着背心和内裤跪在地上哭泣。

    “小婊子!老子告诉你,今晚没人拿钱,老子轮了你们俩……”          

    一个头上有疤的大光头拿着拖鞋,挨个在小姐妹俩头上狠狠抽了一下,周围还有七八个纹龙纹凤的小伙子,叼着香烟哈哈大笑,一副咱们就是法外狂徒的嚣张模样。

    “大哥!外面来了个穿西装的家伙,说是来赎人的……”

    库房的大门忽然被人打开了,等疤头男招了招手之后,很快就看赵官仁单独走了进来,黄百灵立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吐出烟灰缸哭喊道:“赵大哥,快救救我们啊!”

    “你是谁?谁让你来的……”

    疤头男惊愕的打量着赵官仁,赵官仁左右看了看几个小流氓,点上一根香烟笑道:“你们这是要账啊,还是寻仇啊,交钱还得挑人吗,百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姐去哪了?”

    “我姐去借钱了……”

    “闭嘴!这两个小婊子在我这打游戏,前后借了十六万八没还……”

    疤头男揪住两个女孩的头发,狠声道:“还不上钱老子也没催,可她们反手就把老子给举报了,现在关店罚款加上下打点的费用,一共六十八万,少一个子我剁她们一只手!”

    “不是我举报的,不关我的事啊……”

    黄百灵哭喊道:“赵大哥!我把手机借给朋友打电话,他拿我电话把游戏厅举报了,他们就认为是我干的,而且我跟我同学都只借了五千块,他们就不停的利滚利,我们哪能还得上啊!”

    “光头!派出所离你这三百米吧……”

    赵官仁吐了口烟气,蔑笑道:“要是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举报了,你还开什么游戏厅啊,杀猪局就杀猪局,规矩是不能打人,现在姐妹俩给你打成这样,医药费一人一百万,少一个子剁你一条腿!”

    “呀喝~”

    疤头松开黄百灵抄起一把西瓜刀,撸起袖子瞪眼道:“嗑瓜子磕出你这么个臭虫来,你他妈是哪条道上的,敢跟疤爷我这么说话,信不信老子现在就让你横着出去?”

    “我也不跟你报字号了……”

    赵官仁抖了抖身上的羊毛西装,傲然道:“咱穿了西装就得装绅士,但你要是不识抬举,我撕了这件意大利进口货,黑普桑,白捷达,十台黄大发,咱们俩拼一把,如何?”

    “……”

    疤头顿时不说话了,正所谓黑普桑,白捷达,后备箱里全是枪,而十台大发面包车,至少能装六七十人。

    “五万八本钱,人带走……”

    疤头满脸晦气的摆了摆手,但赵官仁却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冷笑道:“你他妈还敢问我要钱,我两个小媳妇脸上的鞋印,全都是你抽的吧,没有两百万你今晚别想走出去!”

    “你他妈给脸……”

    疤头愤怒的举起了西瓜刀,他小弟们也全都抄起了家伙,可话没说完就通通愣住了,只看七八条汉子蒙着脸进来了,手里全都拎着削尖的钢管,还有人在锁院子里的大门。

    “哎哎!兄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有话好好说嘛……”

    疤头立马惊慌的退了半步,怎知脖子上突然一凉,一把东洋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身后居然又出现两个蒙面人,姐妹俩连忙蹲到了窗户边上,一脸激动的搂抱着。

    “你他妈还敢举刀……”

    一个沙雕青年猛地被汉子踹飞,有人下意识的想要挥刀反抗,结果一眨眼全被放倒了,疤头

    更是挨了一记封眼锤,惨叫着摔在游戏机上,手里的西瓜刀更是被砸成了弯刀。

    “嗯哼~”

    赵官仁连忙咳嗽了一声,伽蓝人和收尸人才是亡命狂徒,一旦动手都是冲着要命去的,最轻也得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生怕他们习惯成自然,一不小心弄死了这些小混混。

    “不要打了!我赔钱,我赔钱……”

    疤头哀嚎着抹了一把鼻血,可怜道:“可我真的没有两百万啊,你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我拿五万八出来给兄弟们喝茶,你看行不行?”

    “百灵!他抽了你们多少下……”

    赵官仁猛地把烟头弹在对方脸上,黄百灵立马跳进来叫道:“好多下!他抽了我两个大嘴巴,还用鞋底抽我们俩的头,最少抽了十几下,还……还摸我们俩的胸胸了!”

    “没摸!真没摸,大哥我跟您说实话吧……”

    疤头哀声说道:“黄百灵家里有钱,有个小白脸要跟我联手宰她一刀,但三五万块钱就算到头了,今晚搞这么狠是有人指使,点名要睡她姐,我也是帮道上的大哥办事啊!”

    黄百灵吃惊道:“我姐?谁这么坏啊?”

    “白老板!他在你姐身上砸了不少钱,但你姐却不给脸……”

    疤头连忙说道:“豪门歌厅的水哥让我做的局,他让我把你绑在这,你姐自然会去找白老板帮忙平事,到时候只要来人提水哥的名字,我就把你给放了,我他妈真是无妄之灾啊!”

    赵官仁惊讶道:“白老板,难道是白沐风?”

    “对!好像是叫这个名……”

    疤头想了想才说道:“我在歌厅见过他两次,长的倒是挺斯文,可私底下玩的很疯,每次都找十几个小姐陪他,进门必须得脱光光,而且他沾毒,歌厅的头牌会陪他一起吸!”

    “黄百灵!”

    赵官仁皱眉道:“你姐什么时候认识的白沐风,有没有拿过他的钱?”

    “没有!今天第一次见,一万块汤药费也不是她要的呀……”

    黄百灵气愤的跺脚道:“我姐对他印象不错的,下午打电话约我姐吃饭,可我妈说他不像正经人,硬让我姐说你是她男朋友,拒绝跟他出去吃饭,肯定是因为这事记恨上了!”

    “……”

    赵官仁一阵无语,他没想到看似温文尔雅的白沐风,居然是个小心眼和假大方,不过这场无妄之灾他也有责任,要不是他讹了四万块的汤药费,白沐风恐怕也不会翻脸。

    “兄弟!冤有头债有主,我也是让人拉下水了……”

    疤头又说道:“你看这样行不行,让两位嫂子往我脸上使劲抽,抽到解气了为止,我再拿十五万幸苦费给诸位,我只能拿出这么多钱了!”

    “白老板和水哥在哪,电话多少……”

    赵官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疤头连忙把电话和地址说了出来,他便让赵飞睇等人押着疤头去拿幸苦费,然后带着两个小妹子出了院子,上了一台临时租来的破面包车。

    “黄百灵!你不是说你姐被抓走了吗……”

    赵官仁坐到中排点了根烟,陌生妹子被冻的瑟瑟发抖,钻到后排就把抱着的衣服往身上套,黄百灵也急忙关上了车门,惊魂未定的坐到赵官仁身边。

    “没有!疤子想再弄点钱,逼我打电话找钱……”

    黄百灵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不敢打电话给我爸,只好说你是大老板,愿意花十万块跟我……那个,我以为你会报警的,没想到你亲自来了,哥!你快救救我姐吧,不要让她被人渣祸害了!”

    “肯定得救啊!以后少跟不三不四的人一起混,害人害己……”

    赵官仁回头看了看她同学,问道:“你们俩都在传销公司上过课吧,我外地朋友托我打听个女孩,说在咱们东江失踪了,怀疑被传销组织给拐骗了,孙初雪你们听过没有?”

    “没有!”

    两个姑娘茫然的对视了一眼,但女同学却说道:“我小姨是个警察,我可以让她帮你去查,你把大哥大给我用一下,她应该还没睡呢!”

    “你小姨是警察,你怎么还让人扒光了……”

    赵官仁诧异的掏出了手机,女同学的脸颊一红,嗫喏道:“光头说的小白脸是我……男朋友,他拍了我好多没穿衣服的照片,逼我引诱百灵借钱,我不敢跟家里人说!”

    “张瑞瑞!你居然卖我,还装可怜……”

    黄百灵惊怒的抡起了巴掌,可赵官仁却一把抓住她手臂,说道:“人家也是被要挟了,张瑞瑞你先打电话,我会替你把照片要回来的,女孩叫孙初雪,远极山逾好,晴初雪更寒的初雪!”

    “谢谢大哥!你真好……”

    张瑞瑞激动的亲了他一口,黄百灵也是一脸崇拜道:“才哥!你真的好有才哦,出口成诗呐,而且你穿上西装真的帅惨了,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我还有两年就能嫁人了!”

    “嘘~打电话……”

    赵官仁哭笑不得的做了个手势,等一通电话打完了之后,赵飞睇打开车门递上来一包钱,还有一大叠的照片,冲着张瑞瑞努嘴说道:“这丫头被人拍了照,设局她也有份!”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啊!你不要看嘛……”

    张瑞瑞一看赵官仁翻起了照片,她立马满脸通红的去抢,怎知赵官仁只还了一半给她,收起另一半笑道:“这么多人都看了,也不差我一个了,等我欣赏完就还给你!”

    “切~没胸没屁股,有什么好看的……”

    黄百灵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等弟兄们陆续出来之后,赵官仁掏出几万块扔给赵飞睇,直接让他们打车去歌舞厅,他单独带着两个姑娘前往。

    “豪门夜总会,真是老字号啊……”

    赵官仁熟门熟路的来到了一家夜总会外,尽管这年代还叫歌舞厅,不过在十几年后依然鼎鼎有名,而他一眼就看到了白沐风的虎头奔,非常嚣张的顶在歌厅大门口。

    “你们俩就在这等着,不要乱跑……”

    赵官仁下车吩咐了弟兄们一声,独自往歌舞厅里走去,可他刚来到二楼手机就响了,他连忙走到角落里接了起来,一个女人疑惑道:“请问你是谁,我们家瑞瑞呢?”

    “你好!我是瑞瑞同学的哥哥,就是我拜托她帮我找人的……”

    赵官仁知道对方是女警了,但女警却反问道:“你为什么要打听孙初雪,你怎么确定她在我们东江失踪的?”

    “我并不认识孙初雪……”

    赵官仁听出事情不简单了,说道:“我有个工作上的朋友跟她认识,偶遇时他让我帮忙打听,说孙初雪失踪挺久了,但有人看到她在东江出现过,那个女孩不会出事了吧?”

    “孙初雪失踪一年半了,他家人早就报过警了……”

    “一年半?这么久了……”

    赵官仁吃了一惊,可女警又说道:“孙家人动用了许多关系,始终查不出什么头绪,但出现在东江我们是头一次听说,我们领导对此很关注,请问你在什么地方,我想立刻见你一面?”

    “我可以问一下吗,孙初雪的父亲叫什么,他是大领导吗……”

    “孙初雪的父亲叫孙楚辞,据说能量不小,我们还是见面再说吧……”

    “好吧!我在豪门歌舞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