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体育生厕所bl调教(攵女合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14 10:26: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墨将没有食言,他跟重兽的两块拼图,都交给了飘雨之零。

“谢过。”,零微微的颔首,就准备离开。

“零爷。”,墨将突然开口问道“在你的眼中

   墨将没有食言,他跟重兽的两块拼图,都交给了飘雨之零。

    “谢过。”,零微微的颔首,就准备离开。

    “零爷。”,墨将突然开口问道“在你的眼中,我们其实很弱小吧?”          

    零脚步止住,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只是淡淡的说道

    “学人说话的时候,没必要时时刻刻带着谄媚的尊称,闪灵也好,人也罢,大家都是平等的,仇恨吞噬着仇恨,以繁衍更为浓郁的仇恨,强与弱,心中自知,你弱,你处处低三下四,你强,你自天下无敌。”

    你弱,你在一群矬子里面也只是矬子。

    你强,一亩瓜田,你也是手握钢叉找猹的将军。

    墨将面露痛苦,因为他根本无法理解,但是觉得很有道理。

    呵呵,这个世界上所有有道理的句子…你说不出它到底有什么狗屁道理。

    只不过有点或诗意、或深意、或寓意、能够自我渲染和武装罢了。

    不过,零倒是回头,饶有兴趣的问它

    “你们闪灵来到我们的家园,不可能每一头都是一个目的吧,说说你,有什么理想。”

    墨将看着身后的尾巴道

    “我也想和这里的在座各位一样,成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城镇者。”

    哦。

    零点点头问道“那你想当怎样的人?”

    “聪明、凌锐的人。”,墨将很快的回答。

    零微微的思考了一下,便道

    “往往那样的人都看透了一切的人性、规则,然后他们首先利用规则,然后更改规则,最后漠视规则;对人性,他们亦是如此,首先懂得人性、其次给予人性,可是他们本身,却并没有什么情感与人性。”

    墨将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样聪明的人,多吗?”

    “自作聪明的,倒是不少。”,零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告辞了。

    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一股极其不容易察觉的‘挑衅之气’从观众席上面传来。

    一旦进入到战斗中,零脸上哪怕连微笑,都会在转瞬之间直接消失,多年来的经验,让他的手中,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握紧了一把刀,寒刀在手,给予的安全感,也大幅度的提升,零的眼眸愈发的犀利,他先是让墨将走,而后一步步的后退,靠在了一个石柱上。

    能够让零有这种警觉的家伙:

    高手!

    而且是一流高手。

    孤霞,亦是亚特兰蒂斯刺客团六人众的哪位,手背上面用龙骨刺青着圆船舵的哪位,动了,他的身体先是从观众席的最高层,闪烁到最底层,而后站起身。

    “刷…”,他站起身的瞬间,已经前进了数十米。

    “刷刷刷…”,他身如鬼魅般,不断的闪来闪去。

    再一看,已经到了斗竞场上面,斗笠下的白色面纱随风轻舞。

    零目光垂落,下意识的看他的手,全是厚厚的茧壳。

    茧壳上面,甚至有一道道深深的裂痕,看的出来,千锤百炼!

    “神皇零,久仰大名了。”,他开口。

    “没带武器啊?”,零问他。

    “没有那条律文规定,出来做事,必须得带武器吧?”

    那看来做的不是“夜黑风高杀人夜”的勾当。

    是,零点点头承认他说得对,接着问道“习惯用刀还是用剑?”

    他道“都可以。”

    零反手一甩,手中的尖刀“嗖”的一声朝着前方飙射过去,他一把抓住后,前方的零身体一个瞬闪,刀光,将他斗笠上面的白色面纱“刷刷刷”的绞断成了一片一片,随后,当两把尖刀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的同时,一大股的火花碰撞而起。

    “孤霞,吴撼。”

    “滋滋滋…”两人的刀刃狠狠的一个拉扯,只看到一股股的火花不断的溅洒而出的同时,两人右手同时握着刀,挥舞前刺。

    双刀撞击的同时,两人同时收手,而后左手同时碰撞出去。

    左手五指,同时从对方的指缝中钻出来。

    “嘭…”,一大股的气浪随着双掌交锋,狠狠的爆发出来。

    下一秒,快速的拉开,双臂带着“噗噗噗…”的闷响不断的撞击在一起。

    零的手掌钳制住他的手腕,但是下一刻,吴撼以气震开,反手抓住零的手腕。

    刀锋闪烁,零的手腕上面镀上一层刀刃的瞬间,吴撼迅速的松开手。

    “咚…”,而后,两人的右脚狠狠的冲击了一下。

    同时后退两三米后,又同时冲向彼此。

    “当当当…”,刀锋碰撞中,两人一边打一边移动着。

    “呼呼呼…”,只见两人同时在天空中卷动着,双刀依然不断的碰撞到一起。

    落地的瞬间,零的刀锋抵在了吴撼的咽喉上。

    吴撼的刀,则是放在了零的心脏上。

    “呼…”,一股萧瑟的杀意随风吹过,瞬间…

    零一刀割喉的瞬间,吴撼一脚踏地退后,顺势将手中的战刀投掷出去。

    刀子贴着零的肩飞舞过去,将他的衣服割裂开。

    而吴撼的脖颈上,多出了一条细微的伤口。

    他伸出手,用手指,将渗出来的几滴鲜血一扫而过,抱拳“厉害。”

    “你是用长柄武器的,我讨巧而已。”,零淡淡的说道。

    “我说过,任何武器都可以。”,吴撼道“说的话要负责,所以,你还是厉害。”

    哼,零将两把刀放在了刀锋披风上,转身离去。

    他来到这里就是来完成任务的,既然此时此刻任务已经完成,那就没有停留的理由,吴撼的实力,零没有把握能够瞬间秒杀他,更何况手上还有两块异度拼图,墨将有风骨,但是闪灵之神凝渊可就不见的了,万一一生气,叫来一大群人围攻自己,东西可就带不回去了。

    而墨将之所以没有杀他,也跟这里的城镇者们有关系。

    很显然,它是这里的秩序者。

    也很显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得到庇护的。

    时代有它的规矩,大家,也是要吃饭的。

    零已经走动了外面,火桶上面,之前放着的哪把尖刀,已经被烧得通红,再过一会儿,就肯定会直接变成碎铁融化了。

    这把刀的承受极限是六分钟,这也是零给自己的任务完成时限。

    没什么别的,一种自我要求罢了。

    而这个时候,吴撼凝望着零离开的背影,说了声“好潇洒的家伙,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够像他这样潇洒,那就好了。”,说完,他看向了墨将“你们的后台监牢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叫做云瑶的人。”

    女人?墨将点点头,有印象,而后问道“你是谁?”

    吴撼只是一个眼神,墨将顿时抱着脑袋,剧痛难耐的低吼起来。

    “如果不想要继续饱受伤痛,就带我去找她。”

    “是,是。”,墨将道“我知道了,请跟我来。”

    ——

    龙潮歌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的时候,刚好听到了典褚的声音:

    “打败七匠需要找到了什么匠心,那打败九流不会需要找到什么牛头吧?”

    他面露不悦。

    太阳区,能源大楼,偌大的会议室里面,空调很足,跟冰窖似的。

    “小龙来了。”,太阳区的总负责人台风道“能够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得到的情报吗?”

    会议室里面,替天、群英殿、灰雾、白昼、武士、十三一些代表都在,龙潮歌将磁盘放入,然后投屏说道“这份资料,是我找世界政府的金表组要来的,众所周知,金表组的组长龙晨曦,跟我是一同长大的关系,但是我们为各自的势力效力,所以不要多想。”

    之前夜宴调查九流,得到的是九个问号。

    这就说明这些家伙非常的神秘,但是夜宴没有,不代表其他的组织就没有,金表组可是世界级老牌的情报组织,尤其是针对这些坏家伙们。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九流也只有三个人的资料而已。

    替天的左手骨魔道“这也才三分之一嘛。”

    龙潮歌看了一眼战屠,后者指着会议桌后面的一排排椅子道“谁让你上桌的,后面贴墙坐着去,嫌少啊?你去搞,行么?”

    不是,我就吐槽一下,我得罪谁了?骨魔摊开双手,一脸无语。

    “是啊,得罪谁了?”,龙潮歌点燃了一根香烟,冷眼看着他“在第九大道上面,放跑了天劫的重犯吞吞,还被人打的声都不敢出,要不是零过来救场,我估计那几头神魔偶,你们都够呛,这次,虽然只是天哥的一次声势的爆发,将战场带到太阳区这边而已,没让你们死守…”

    但谁让你们,把弱小,当成理所当然了?

    剑红颜、纳兰流沙、铁扇姬几个人,全部都羞愧难当的低下头。

    龙潮歌调开资料道“晟本来就是一个很少的姓氏,这个家伙,是白夜国出身,正统王室血脉,白夜国的七皇子,能够操控目前世界已知的所有魔偶,并且,随着能力的愈发强大,能够影响周围的事物,也变成魔偶,二十三岁,除了这些外,还有着非常隐秘的实力。”

    这么年轻?连台风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白夜国,根据对外资料,千禧年,它就已经灭掉了。”,台风道。

    “都说了,是对外嘛,如果不覆灭,它又为什么在世界政府的隐藏名单之中呢?这个地方很不简单,而且资料说的是消失,不是覆灭,我估计这些家伙背后,牵扯着一个非常庞大的故事。”,龙潮歌说完道

    “鬼杀,白夜国出身,五十八岁,九流中的平三流,家族就是白夜国制造木偶的,这些木偶,有很多的功能,不单单只是杀戮,还有许愿、过阴阳这些奇妙功效。”

    “萤宁,十七岁,垃圾堆里面长大的少女,长到十七岁,她的身体和年龄就会停止生长了,永恒不变,动物系-变异种·渡魂鸟血统,渡魂的少女。”

    当然,资料很多,但是龙潮歌只是挑重点讲,最后总结:

    君麒麟应该是总调,晟狱主战,鬼杀掩护,萤宁交通。

    说完,继续道“各位,你们见过比邪帝组还要成熟的组织吗?从五花到七匠,再到现在的九流,邪帝组,就如同一张巨网般,笼络着一些极其稀有的人才,每个人单独拎出来,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这个萤宁,你们别看不起眼,从七匠到现在,她的每一次出现,都十分精确,一个只是负责交通的小姑娘,都能够尽职尽责的完成自己所有的责任…”

    说完,又朝着左手骨魔这边看了一眼。

    “龙大哥,您别看了,再看我们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骨魔等人更加羞耻了。

    坏消息是九流的人,只有三个不会武功,那就是下九流。

    好消息是,他们是正常人,不像七匠,还要找匠心。

    不过,也不算正常。

    “这里,就是九流的营地。”,台风在太阳区的地图上面,标红一个点。

    “明月寺。”,典褚摸了摸脑袋“我有印象呀,这个寺庙,不是早就荒废了嘛,他们就住这些山间野外?风总,我们群英殿请战,一鼓作气,搞死九流。”

    战屠道“还是让我们替天来吧?”

    “小唐不在,你们群英殿确定可以吗?”,台风斟酌了一下问道。

    没问题,剑红颜、典褚、狞王三大副殿长纷纷的站起身说道。

    “但是九流的人,会在这里吗?”,典褚问道。

    “根据敌联盟的内线透露,在的。”,龙潮歌说道。

    好,台风点点头,示意群英殿行动。

    而这个时候,会议室天花板夹层中,一只狸猫悄无声息的从通风管道里面跳跃出去,而后,阿金跳跃到另外一个楼层的天台上面,拿起了脖子上面的哨子,发出一股特殊的空气波动,下一秒,一股渡魂漩涡出现,萤宁从里面出现。

    接过录音笔,萤宁消失。

    明月寺,睡佛旁边,萤宁降落,“啪…”她用手掌拍了拍睡佛,然后又拍了两下,从睡佛空心的体内,脑袋上面全是泥土的晟狱探出头“有任务?”

    ↓

    世界,某空域。

    一艘豪华双层飞机中,一个男人打开阅读灯,正在翻阅着齐麟死亡后,圣辉岛的一些动向,身边走来仆从问道“我们还有半夜就到达南吴城,要通知缔崎吗?”

    “不必。”,他说道

    “立场不同,不相为谋。”

    他的手腕上面,戴着一块墨金色的手表,表框内,十二个数字,被雕刻成十二个握着剑的骑士像,剑指时针、分针、秒针,这块“圆桌骑士表”,全世界只有两个人有资格佩戴,一个是圣剑骑士团的殿长,另外一位,就是他。

    “玄英大人,还需要什么吩咐吗?”

    “帮我倒杯红酒。”,他拿起杯子,然后关上电脑。

    揉了揉太阳穴,又打开手机,看着壁纸:他和东皇逆鳞的合影。

    陷入沉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