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放在她里面顶着上楼梯.小东西你欠g

2021-11-11 08:11:2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罗南微怔,一方面是因为正在操作投影画面,有所分心;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是不明白欧阳辰问这句话的目的何在——话说今天欧阳辰带他到十三楼来,感觉就怪怪的,一


    罗南微怔,一方面是因为正在操作投影画面,有所分心;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是不明白欧阳辰问这句话的目的何在——话说今天欧阳辰带他到十三楼来,感觉就怪怪的,一开始还不是这样来着。

    疑惑在罗南心头盘绕,一个未消,又堆上一个。

    既然不明白,只能就事论事:单纯就灵波网设计的评价……

    “那当然是太漂亮了。”    

    罗南正好将界面切到了数据库里,那里呈现出从灵波网出现,一直到现在,所有节点设立的时间、区域、依托的能源站等等基础信息。

    他的视线定在了88年末某个时间点上,然后又晕了开来,浮光掠影般在连串数据行上一扫而过。

    他下意识叹了口气。

    单调枯燥的数据,只是工作记录,远不能说明这项宏伟又奇妙工程的价值。

    眼光见识越是增加,罗南就越能感觉到,这个架设在夏城的、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超凡力量之网,其设计理念是多么的惊才绝艳,在具体的工程建造上,又是多么精妙、可靠且高效……

    呃,当然,“可靠”这个属性有时候值得商榷,由于过载形成的“自我保护”未免太多了些。

    但就目前来看,灵波网正变得更加灵敏,在夏城各个节点处激发的灵波,在空气中往来穿梭。

    大多数时候,就是正常的电磁波。可在需要用到的情境中,只一两个中间节点的转化,便与无意识汇聚的精神海洋相互作用,在精神与物质层面之间,形成了密织的网络,使原本发散的能量渐次汇聚,往来流转,体现出非凡的秩序。

    所谓的“中间节点”,轴心当然是配带“六耳”的能力者,通过他们可以实现快速的性质转换。

    可也要看到,在一些相对平稳的情境中,灵波网已经可以通过世俗世界的普通人,利用他们身上辐射的微弱灵魂力量,以及周边的信号增幅设备,在多次流转后,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转化。

    以至于在一定量的蓄积后,足以打通物质与精神层面,能够与渊区实现干涉对接。

    在罗南看来,从部分效果上,灵波网甚至有了些天渊灵网的影子……

    啧!

    罗南本人都让自家的评价给惊了一记。

    当然,灵波网距离天渊灵网,仍然是遥不可及的,且不说完全不具有可比性的覆盖范围,单就是在作用力最强的夏城区域,灵波网也未能完全搭建起从“普通”到“超凡”的跃升天梯,仍要通过能力者和“六耳”进行必要的中转。

    就像罗南上个月底,在那艘走私货轮上,提出的“无芯流”燃烧者方案,看上去再怎么神奇,关键部分仍需要灵魂力量反向干涉的“补丁”……

    在最根本的层面上,这大约等同于“作弊”,并不是真正的“跃升”。但在一个普遍未能实现基因优化的遗传种群体中,还能要求更多吗?

    当然也不要忘了,那一套已经能够解析超凡种层次力量的“语义系统”。至少在思维上,灵波网和它的建造者、维护者们,已经无限趋近于一次质的“跃升”。

    也是因为罗南从中看到了太多深层东西,一时间反而不好开口了。以至于早先说的那句,更像是场面上的“漂亮话”。

    然而欧阳辰也不需要他多说什么,轻声道:“是吧,很漂亮!漂亮到有时连我自己都怀疑,我真是它的创造者吗?”

    罗南手心掂着未开封的桃干,视线仍不自觉往数据序列上瞥,但听到欧阳辰如此表述,多少有些惊讶,抬头看他:

    “为什么会这么想?”

    “当你完成一件特别复杂作品的时候,特别是这个过程格外漫长,期间不可避免,要不断吸取外来的养分。它可以是各种渠道,包括但不限于学术交流、他人的论文,甚至是论坛讨论……这些也发生在酝酿阶段。

    “所以每当有人说,‘灵波网是你的伟大发明’,我便难免惶恐。”

    欧阳辰稍稍扶正眼镜,再点点头,确认自己的说法:

    “是的,涉及到这样一个大项目,已经没有了‘发明者’的概念,它需要的是一个脑子清楚的设计师团队,一群可以信赖的工程师,长期稳定持续的投资,当然还有一定的造血能力……哦,对内对外协调沟通的分量也很重,如果没有夏城政府的支持,这个项目就算启动了,多半也是个短命鬼。”

    欧阳辰说话感觉像在打官腔,但罗南听出了他言语中的真诚。

    “这种时候,最有价值的,也是你最需要的,是让整个项目,说白了就是让你脑子里的思路,一步步地成为现实的能力,是一种在现实世界落实思维建构的建造力。”

    欧阳辰的言语,向来比较缺乏鼓动人心的激情。虽然他一直想这么做,可再强烈的情绪,都抵不过他习惯性的事实逻辑:

    “灵波网的建构,是我提出‘自我逻辑’的说法后,希望再接再厉,用‘自我逻辑’干涉现实世界的试验,希望对物质世界做更深刻的影响……”

    罗南下意识笑起来:“那这个思路和实际的差别,还真的挺大。”

    “是吗?”欧阳辰虽是反问,眼底却在笑。

    罗南实话实说:“我觉得,现在灵波网更像是反过来,测试人们所能够利用的物质资源,能够对这个趋向‘高能’的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唔,是不是相对于天下掉下来的不知来路的馅饼,还是自己种粮食比较可靠些?”

    高天师嚼着桃干,吹了声高难度的口哨。

    欧阳辰则真的笑了起来:罗南的表述就证明,他确实是看懂了灵波网的底层逻辑……还有他们这类人的心理。

    “没错,最初只是想让自己更强大,但到最后,却只是想走到回不去的起点,多问一句‘为什么’。”

    欧阳辰视线也投向了数据页面:“这个过程中,想法确实一直在变,所以我自己都不知道:‘灵波网’究竟是我的发明,还是某个瞬间由其他某个渠道,注入到我脑子里的灵光种子……但最终,事实证明,只有我才能有这份建造力,让它们从概念到图纸,再到现实。”

    稍稍一顿,欧阳辰再次强调:“建造力很重要,至关重要。”

    罗南脸上的笑容微敛,这一刻他想到了别处,确切地说是“格式论”与“原型格式”。

    在欧阳辰面前,没必要隐瞒心思,他想到什么说什么:“会长,我感觉你在为严氏父子洗白。”

    “严……哦。”欧阳辰怔了下才想到是哪个。

    高天师则已经嗤之以鼻:“他们哪称得上什么建造力。就算是那个严宏声名远播的80年代中后期,他手底下的实验室,也没有什么特别靠谱的成就,所有的成果,几乎都来自深蓝实验室。

    “现在看来,他也不过就是深蓝项目启动的一个理论皮囊,方便写论文检索、吸引风投的时候讲故事,仅此而已。”

    “在机芯和燃烧者这条路线上,李维确实不需要别人提供支持。”罗南承认高天师的判断。天渊帝国的经典路线,就算是经过魔改,其深厚内蕴和海量的工程细节,也不是严宏这种“理论家”能够触及的。

    这种近些年,他在深蓝实验室日益边缘化的窘迫境遇中,就能看出来。

    对此,罗南并无触动。

    想想真是奇妙,不到一年的时间,罗南就对两个曾经咬牙切齿的仇人,几乎丧失了情绪上的对应关系,强要说有,也只是按部就班走流程而已。

    欧阳辰接回了话题:“我和严宏倒见过两面,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什么‘建造力’,最典型的就是他缺乏对项目的掌控力……”

    高天师继续呵呵:“他本来就是傀儡好吧,唯一的成就是把自己儿子变成燃烧者……都不确定是他还是他儿子出的力更多些。”

    欧阳辰则道:“掌控一个项目并不容易,灵波网从立项到现在,我也有很多次,几乎失去了对项目的主导权。有很多次必须适当放出利益,游走在权钱漩涡的边缘。这并不会因为你是一个超凡种,而得到豁免。你要在物质世界、人类社会中建造,就必然如此……”

    罗南正想说话,已经让高天师抢先一步吐槽:“你不要误导年轻人啊,这种局面,还不是怪你脾气好,守规矩?换了我那个湖城的本家,你看他豁免不?”

    说着,高天师又瞥了眼罗南:“我觉得罗五杀先生,要比你通透多了。”

    显然,高天师指的是湖城事实上的“执政官”高文福。

    对这个人,欧阳辰不予置评,倒是对罗南,他又笑道:“权力和金钱的力量,是没有边际的,在一个村落、一个城市、一个星球,甚至……我觉得,它总会冲破个人力量可以掌控的极限。

    “当然,畸变时代之后,我们可以和它们较量,但总会有一个消长过程。建造的项目规模,往往会引来权钱力量的强烈反应。预先有个准备总是没错的……说到规模,现在夏城有多少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