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随着车子的晃动深入^双性上课含着攻的尿

2021-11-12 08:17:2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斐许和同学们顶着大雪来到了第三温室,一进温室,大家就开始拍打起身上的雪花,门口处迅速积起了一滩雪水。

“清理一新。”

斯普劳特在大伙儿拍打完雪


    斐许和同学们顶着大雪来到了第三温室,一进温室,大家就开始拍打起身上的雪花,门口处迅速积起了一滩雪水。

    “清理一新。”

    斯普劳特在大伙儿拍打完雪花后,将积水给清除干净,然后拍打着手掌,喊道:“好了,大家都聚集过来,我们今天的任务很重要!”

    格兰芬多和一起上课的赫奇帕奇都向她靠了过去,在斯普劳特教授面前围成一个半圈。    

    “因为气温骤降的缘故,所以我们今天得尽快给曼德拉草们穿上袜子、戴上围巾,以保证它们不会因为天气的原因停止生长,甚至因此冻死。”

    斯普劳特教授一脸严肃地提醒道:“我们有斐许在,曼德拉草也会比平时要安分许多,但这不是你们可以粗心大意的借口,所以在给它们穿戴衣物的时候,需要谨慎谨慎再谨慎!并且,戴好耳套!”

    如果没有斐许的话,斯普劳特教授根本不会把这项重要的工作交给学生们来做,但有了斐许又不一样了,困难程度直接下降了两三个等级。

    再加上还有斯普劳特教授在一旁看护,这件事就完全可以让学生们去上手操作,这对学生们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体验。

    “请牢记,只有在我竖起两根拇指的时候,你们才能摘下耳套,”斯普劳特教授一边将耳套发放下去,一边再一次严肃地强调着,“曼德拉草已经成长了不少,现在再听到它们的哭声,是真的会有生命危险的!”

    然后她又看向斐许,“特别是你,斐许!在其他人没有戴上耳套的时候,千万不要将曼德拉草拔出来!”

    “知道了喵~”

    ??(●ΦωΦ●)??

    斐许抖了抖耳朵,应声道。

    在见识过哈利因为恶婆鸟的叫声,突然就将自己给扒光这件事后,斐许在这方面就已经开始注意了起来,上次带赫敏去禁林,他就特地嘱咐过那些声音有特殊能力的朋友,不要随便开口。

    “很好,”斯普劳特教授点了点头,“现在——戴上耳套。”

    除了斐许外的所有人都迅速地将耳套戴了起来,然后斯普劳特教授拿起一盆曼德拉草,将它给拔了出来。

    在斐许的影响下,曼德拉草挣扎得并不厉害,但却表现出了一副被冻得瑟瑟发抖的状态。

    斯普劳特教授快速地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号袜子和围巾,给曼德拉草娃娃给穿戴上,然后再将它重新塞回到花盆里。

    做完示范后的斯普劳特教授竖起两根拇指,让大家摘下耳套,又说了一些在给曼德拉草穿戴衣物时的注意事项,才将一套套小号的袜子和围巾发放了下去。

    接下来,整个上午的时间,斐许都待在温室里,和同学们一起给曼德拉草娃娃穿袜子和戴围巾,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随便找个空花盆钻进去睡觉。

    毕竟曼德拉草的成熟和救治洛丽丝夫人有关,斐许也想要尽一份力。

    因为曼德拉草娃娃在斐许手中完全不挣扎,甚至十分配合,所以他是所有人中处理得最快,也是处理得最多的一个,格兰芬多还因此得到了斯普劳特教授的加分——这对斐许来说可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忙碌了一个上午后,大家又顶着大风雪回到了城堡中,换下了被雪弄湿的衣服后,聚集到大礼堂中享用午餐。

    因为天气寒冷,小精灵们准备的食物也多以热汤为主,并加了不少辣味的食物,吃得大家浑身冒汗。

    满头大汗地吃完一盘麻婆豆腐,斐许正吐着舌头灌着饮料时,邓布利多突然找上了他。

    “斐许,福克斯的时间快到了,要去看看么?”

    “当然喵!”

    ??(●ΦωΦ●)??

    斐许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邓布利多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他丢下手中的杯子,倏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反客为主地拽着邓布利多就往校长室跑。

    “慢点慢点,不用着急,我这一把老骨头可跑不了太快。”

    邓布利多乐呵呵地被斐许拽着,嘴里说着斐许根本不会相信的谎话。

    “放心吧,是福克斯让我来通知你的,你不到,它是不会开始涅槃的。”

    凤凰在进入涅槃的最后阶段时,是可以稍微控制一下涅槃的时间的,大概能提前或者押后三四天,福克斯会选择今天,也是因为突然降温,年迈的它有些受不了了,干脆就直接选择了涅槃。

    不过在这之前,它和邓布利多都答应过,涅槃的时候要通知斐许的,所以才拖到了中午。

    就算邓布利多这么和斐许解释了,但被引动了好奇心的小猫咪还是拽着邓布利多一路小跑着上了八楼。

    邓布利多的体力倒是没有问题,但一直绕着旋转楼梯跑,让他的脑袋有一点晕。

    “不行,我得缓一缓。”

    走进办公室后,邓布利多就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还在晕乎的脑袋说道。

    斐许才懒得管他,自己凑到了门后那个镀金的栖枝旁边,盯着身上的羽毛已经快要掉光了的福克斯。

    “福克斯,你还好喵?”

    按照惯例,斐许先给福克斯拍了个安抚术,只不过这时候就算是安抚术,对福克斯的效用也几乎没有多少了,也就是让它那黯淡无光的眼睛中,稍稍多了一丝神采。

    “唳……”

    福克斯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声,听起来就好像窒息了一样,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紧接着,福克斯的涅槃就开始了。

    火焰从福克斯身体的各处冒了出来,瞬间就将它变成了一个火球,掀起的热浪让斐许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可是他的目光却依旧死死地盯在福克斯的身上。

    此时在斐许的感知中,福克斯本就微弱的生命力伴随着火焰的出现,突然暴涨了一大截,但是很快又消退了下去,等到栖枝上的火焰熄灭,福克斯的生命气息也随之完全消失。

    斐许低下头去,看向地板上那堆福克斯自焚后形成的灰烬,一股崭新但又令他熟悉的生命气息正在灰烬中快速壮大。

    然后,一只小小的,浑身皱巴巴的小雏鸟从灰烬中探出了脑袋。

    “福克斯?是你喵?”

    (●??ω??●)

    斐许蹲下身子,两眼放光地看着从灰烬中钻出来的雏鸟。

    虽然从生命气息上来看,对方就是福克斯无疑,但斐许还是再一次确认道。

    “唳——”

    小雏鸟扬起脑袋,用脆生生的声音回答了斐许的问题,和之前老鸟的叫声相比,福克斯现在的声音就要中气十足得多了。

    “真是神奇喵,你真的变小了……”

    斐许用双手将福克斯捧到自己的面前,左右打量着它,刚重生的凤凰身上只有一层稀疏的红色绒毛,看起来不比老年时的凤凰好看到哪里去。

    “阿不思,我们是不是要喂福克斯吃点东西喵?”

    ??(●ΦωΦ??)

    斐许捧着福克斯跑到邓布利多的办公桌前。

    “当然,涅槃可是要消耗不少力气的,我早就替它准备好了。”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打开抽屉,取出几片叶子,递给了斐许。

    “你来喂给福克斯吃吧。”

    斐许接过叶子,放到鼻子下嗅了嗅,“是白鲜啊。”他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就将叶子放到了福克斯的嘴边,让它啄食着。

    认识了福克斯这么久,他早就知道了凤凰只吃草药的习性。

    “嗯,”邓布利多点了点头,“白鲜的叶子比较好保存,而且有着良好的恢复性,用来喂刚刚涅槃后的凤凰再合适不过了。”

    “阿不思,你能把福克斯交给斐许一段时间喵?”

    斐许一边喂着福克斯白鲜叶子,一边说道:“斐许的宿舍里有很多新鲜的草药,都是黄老鼠学院的同学去年圣诞节送我的喵。”

    邓布利多沉默了片刻……

    “那是獾。”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