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沉下去自己动

2021-11-12 08:19:2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黄战不发一言,不断地挖掘着碎石山壁,想要找出那个孩子,哪怕只是尸体,可他心中总会抱有一丝幻想。

双手不断刨着地面,直到凝聚着内劲的双手都血肉模糊仍不停止。


    黄战不发一言,不断地挖掘着碎石山壁,想要找出那个孩子,哪怕只是尸体,可他心中总会抱有一丝幻想。

    双手不断刨着地面,直到凝聚着内劲的双手都血肉模糊仍不停止。

    眼中没有一滴泪,那是因为死在绝地异动中便是英雄,不该为英雄哭泣。

    可是他的内心早已破碎不堪,曾经是为了倒在他怀里的女子,如今是为了那个寄予毕生希望的后辈。      

    挖掘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才清理到坑洞的底部,找到那柄早已断裂只剩剑尖的木剑。

    三天三夜挖掘的修士轮流交换,唯有黄战一人不吃不喝不顾早已没有一丝完好的双手。

    身旁三个少年在挖掘的第二日加入进来,同样挖了整整两天,坑洞外更有一位中年人伛偻着脊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已经站了两日仅凭手中烈酒取暖。

    有些人不知为何去挖掘坑洞,有些人为了挖掘坑洞不顾一切。

    第三日日暮时分,挖掘已经准备停止,知道原因的人全部心情沉重无比。

    李琦这三日不知进入坑洞了多少次,而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进入,去拎着黄战和那三个孩子出去。

    他将精神力施展到极限,观察着坑洞中的一切,想要记住这里。

    记住这个危害了风火公国无数年,现已失去诡异气息的绝地,记住这个被自己看好更胜外甥女的少年的埋骨地。

    降落数百丈还未到坑洞底时,他突然发现身后的墙壁竟是只有薄薄半丈,里面似乎另有乾坤。

    风系元素之力稍稍爆发,直接击碎了掩盖裂缝的碎石,这才发现里面真有一道裂缝,只通过精神力一看便知这条裂缝是撞出来的!

    而裂缝由于大地震动挤压,原本足以三人并肩的道路只剩一半大小,可即便如此也让李琦生出无限希望。

    精神力瞬间席卷整个坑洞,将自己的话音传至洞底也传至洞口。

    “这里又发现,似乎有着裂缝。黄战,上来瞧瞧。”

    听到李琦的呼唤,跪在坑地濒临崩溃的黄战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浑浊的双眼出现一丝光亮,双手上的鲜血早已凝固却死死握着那根断裂的木剑,站起的身体摇摇晃晃不断颤抖。

    此刻的黄战比起守安城外轮番死战后都要更加接近崩溃。

    大武术家的气势突然升起,附在洞壁之上冲向李琦发出声音的地方。

    马明耀、铁木生、周铭三人也紧跟其后向上攀爬,只是速度却慢了不少。

    本来能容三人并肩的裂缝,已经狭窄了一倍有余,仅堪一人通过,整整走了五十丈,到最后裂缝已经封闭,还是黄战硬生生轰出来的道路。

    这条裂缝几人走得很慢,只怕刚刚寻找到的希望还没有来得及捂暖内心便要失去。

    终于走入密闭的空间内,阴森的气息还未完全散去。残余的龙气,冰冷的死气以及暴虐的雷电气息似乎还在厮杀一般。

    地面上无数的数尺深的沟壑,一看便是强大的身躯撞击出来的,乱石嶙峋到处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打碎堆积下来的破碎石块。

    特别是看到宛若龙形的碎石,几人的内心全部揪到了极点,外面那些石头人石头怪都如此恐怖,这条石龙又该是何等恐怖?

    就算龙石仅是五阶六阶的实力,难道伊然便能够敌得过吗?

    黄战刚出现灵光的眼神再次变得浑浊,整个人变得如丧尸一般毫无意识地向深处走出。

    又是一条石蛟被打碎之后散落的石块。

    走到这里,黄战甚至想要迈开步伐都难以做到,人生大喜大悲不过如此,让他的心神已经乱到崩溃。

    或许伊然早已被这石龙杀死,石龙石蛟便是因为斩杀了那般妖孽才被天地震怒给打杀了。

    这时李琦来到黄战身侧,脸色难看到极致。他没想到在坑洞中出现了两个半步灵阶石头怪后,这里还能隐藏着两条似乎更加恐怖的存在。

    这时他似乎也相信了那些传言,是天地震怒降下雷劫毁掉了这个绝地。

    否则同时出现四个半步灵阶的怪物,怕是前国主唐宗都得饮恨当场,这让他又想起了斩灭乌云的那一击。

    思量之下却自迷糊起来,雷柱击杀怪物,那又是什么斩破了雷云?

    苦思之下没有结果,李琦也只能感叹天地间万物的神奇。

    走到这里似乎也没有继续深入的必要了,就当他准备回头时,精神力一扫而过,却是发现一个少年躺在远处。

    元素翅膀骤现,整个人飘飞出去,黄战瞬间反应过来激射而出。

    那个想法从来难以捉摸,却经常给人带来惊喜的少年,静静地躺在那里。

    李琦用精神力仔细地观察着伊然,心跳呼吸脉搏全部正常,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还活着!”

    三个字一出,黄战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泪中竟含着丝丝红线。

    能让英雄伤心泣血泪,唯有世间最真情,这情便像是父子情。

    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突然地松弛下来,黄战身体摇晃一下便摔倒在地。

    马明耀三人同样疲惫到极致,伊然对他们而言像兄长也像导师,给了他们无数帮助。

    给他们心法帮他们炼制药液,为他们讲解招式。

    虽然那段时光只有短暂的一年,却为他们打下了最扎实的基础,只要对他们说上句伊然有难,他们必当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马明耀眼疾手快,伸出手抱向昏迷过去的黄战导师,却是连自己都站立不稳一起摔倒,同样昏迷过去。

    李琦心中竟是感叹:“哎,都是出彩的少年人。”

    这句少年人同样包括了黄战,曾经他也是极度看好黄战这个如今也已双鬓将白的中年人。

    既然已经找到伊然还没有生命危险,铁木生与周铭两人盘膝而坐休息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稍稍恢复,背起黄战和马明耀。李琦则是背上伊然,六人从裂缝中走出,在坑洞中攀爬向上而去。

    在他们走后,密闭的空间内,突然石蛟头颅出的碎石突然动了一下。

    随即那根独角裂开,一条毛毛虫大小的白色虫子爬了出来,身上散发着莹莹光芒,眼中尽是迷茫和无助。

    它紧紧盯着化为碎石的石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用自己小脑袋上几乎肉眼难见的独角,轻轻触碰刚刚裂开的独角,似乎把石蛟当作了母亲。

    见化为碎块的石蛟毫无反应,小虫子眼中落下两滴眼泪,泪中竟是浓郁到极致已经液化的龙气。

    在眼泪落入地面之后,坑坑洼洼乱石嶙峋的地面缓缓变得平整起来。

    小虫子尾巴一动,整个身体飞了起来,朝着密闭的空间更深处飞去,融入了大地之中。

    死龙脉被雷劫摧毁,却又因雷劫凝聚出了真正的肉身,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当伊然醒来时已是十天之后,一醒过来发现自己体内的金丹完好无损,身体更没有少掉什么部位便开始傻笑。

    这让坐在一旁的赵天明开始惊疑,害怕伊然经历了什么可怕得到事情伤到了脑子。

    刚要起身道床榻前观察伊然,却发现伊然已经到了自己身侧,速度快到难以想象,随后耳边传来伊然的声音。

    “赵天明导师,我昏睡了很久吧,似乎做了个很长的梦,我们出去走走。”

    迷茫中的赵天明被伊然半推半拉着朝外走去。

    “你昏睡了又十三日了吧,都接近一旬了。”

    “赵天明导师,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在发现我的那里面还找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在洞口守了两天,坑洞太深我修为尽失下不去,是黄战导师在下了挖了三天三夜,最后李琦前辈发现那个裂缝救出你的。”

    “至于发现倒是没有听说,就把你人带回来了。”

    伊然听罢心中尽是感动,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寻找自己,不是亲人更似亲人,这份情当以一生去报。

    伊然看着漫天的飞雪,以及屋顶树上厚达一尺的积雪,回头问道:

    “那黄战导师呢,我们去看看他吧。”

    赵天明裹了裹身上的兽皮大衣,双颊仍被冻得通红,对双手呵了呵热气,对伊然说道:

    “黄战被他家主唤了回去,似乎是对于他突破了大武术家之后有着其他安排,可能不会再任其留在第一武道学院了,不过马上就应该会回来。”

    每个修士都应该担起对应自己实力的职责,黄战呆在第一武道学院中担任导师始终是一种懈怠,根本不如镇守边境斩杀几只魔兽来得实在,而能顺着提升修为。

    伊然没有在多说什么,这般世道下,强者本该尽到强者的责任,就当前往边疆要么死亡要么变得更强。

    安居一隅就算能够活得更久却也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走到一处空间宽泛些的广场,伊然突然端起拳架,练习起来。

    赫然是张三与李静都与伊然一起练过的,天心玄体锻体法淬炼无漏体的拳架。

    随着伊然端起拳架,漫天飞雪再难近伊然身半丈,一身拳意在周身挥洒。

    一拳出空间震荡,一拳出飞雪乱舞,几拳出周围百丈内左右树上房地上的积雪全部重重地砸下来。

    “赵天明导师,跟我一起学学这拳架,对身体有很大好处。”

    赵天明默然,一招一式跟伊然学了起来。

    他们待伊然亲如子侄保护呵护他,伊然敬他们也如父,两道身影在白雪中纷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