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极品少妇第一次高潮哇哇大/扒开屁股h校草上课

2021-11-13 08:12:4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听了田老爹的叱骂,田耀宗也有些羡慕的附和。

“我主动隔断跟何家的关系,不只是因为何二牛身份变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田老爹眸光深沉,说话的时候,


    听了田老爹的叱骂,田耀宗也有些羡慕的附和。

    “我主动隔断跟何家的关系,不只是因为何二牛身份变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田老爹眸光深沉,说话的时候,心里也在惋惜。

    唉,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舍弃一个侯爷女婿啊。    

    即便女儿和外孙可能都不在了,但他手里握着婚书,他是何二牛的老丈人,那就是平南侯府的长辈。

    但,形势比人强啊,他们田家只是最底层的小老百姓,实在没有资本跟人家权贵硬碰硬。

    “什么原因?”田耀宗好奇的问道。

    田老爹看到自家儿子“单纯”的模样,暗自叹息: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没有遗传到自己的精明呀。

    过去时间里,要不是他殚心竭虑的护着,儿子早就被人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啊。

    现在,儿子也快三十多岁的人了。

    三十而立,但田老爹却觉得自己的儿子似乎“立”不起来。

    没办法,他这个糟老头子只能拖着身子,再多熬几年,等儿子生了儿子,他直接教导孙子,好歹让田家有光耀门楣的机会!

    提到“孙子”,田老爹禁不住想到那个被他无奈舍弃的孙子福贵。

    不是他心狠,实在是逃荒太艰难了,在未成年的孙子和已成年的儿子之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其实,不只是孙子,就连自己的老婆子,还有怀孕的儿媳妇,也都被田老爹卖掉了。

    若不是他足够果决,他和儿子根本就活不到今天。

    老田家也就断了根儿。

    所以,虽然想起这些过往,田老爹会难过、会伤心,却从未后悔。

    哪怕再来一百回,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一切都是为了田家,当年他能卖亲闺女、便宜外孙,逃荒的路上便能卖老伴儿、卖儿媳妇!

    田老爹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

    只是偶尔的时候,回想起老伴儿或是小孙子,忍不住的失落。

    只希望有了田庄和银钱,能够尽快再给儿子娶个媳妇,多给他生几个聪明伶俐的小孙子!

    田老爹默默的想着,嘴上却还不忘回答儿子的问题:“何二牛后娶的媳妇儿,娘家也封了侯爵。”

    人家秦家可不是什么寻常富贵人家,是比何二牛还要受天泰帝宠信的家臣。

    什么是家臣?

    主人造反的时候,家臣明明知道事发后会被诛九族,也要跟着主人一起干!

    天泰帝当年起兵,靠的就是自己的三万部曲和十几位家臣。

    有些事,妻子、儿女都未必知道,但家臣一定是知情人。

    秦氏的父亲,就是天泰帝倚重的家臣。

    何二牛虽然战功更多,但在天泰帝心目中,秦家的分量更重。

    田老爹不主动跟何家隔断姻亲关系,反而舔着脸去侯府充当什么侯府老丈人。

    呵呵,这是公然打镇远侯秦家的脸啊。

    秦家可不是吃素的,手里也有兵马,现在新朝初立,京城也不是那么的安稳。

    万一有个“流寇”,弄死一两个平民,官府都没有什么办法。

    田老爹太精明了,几乎将一切都算计到了骨头里。

    所以,经过他反复衡量,最终忍痛作出决定:放弃何家这门亲戚!

    田老爹仔细将这些利弊揉开了、掰碎了的讲给儿子听。

    “不会吧,他们还真敢杀人不成?”

    田耀宗被吓了一跳,像只惊弓之鸟般左右查看,仿佛在担心会有杀手从某个角落里冲出来。

    田老爹:……真是够蠢!

    “他们敢与不敢,我不能保证,田家就剩咱们两个人了,可不敢有半点闪失!”

    还是那句话,他们父子都是命根子,不能用他们的命去试探某些权贵是否遵纪守法。

    “那些读书人都说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咱们父子俩没有别的本事,也没有太大的野心,有田有钱,好好的在京城活下去,能延续田家的香火就足够了!”

    豪门什么的,他们高攀不起,也就不奢求了。

    “……”听自家老爹说了这么多,就差一个字一个字的讲解给他听,田耀宗总算明白了亲爹的一番苦心。

    “好吧,反正事情已经这样,再后悔也来不及!”

    田耀宗理解过理解,到底有些舍不得,还是嘀嘀咕咕的说了这么一句。

    田老爹只觉得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年纪大了,儿子又不太聪明,他真是连死都不敢呢。

    田耀宗却不知道田老爹的苦闷,听亲爹说道“本事”、“野心”什么的,触动了某根神经,便跟亲爹八卦起来。

    “爹,我刚才去衙门的时候,好像看到韩家坪的那个韩三郎了!”

    田耀宗眼里带着羡慕、嫉妒,“他穿着亮闪闪的盔甲,还骑着高头大马,身后还跟着好些个亲兵,仿佛有了大出息呢。”

    从亲娘韩婆子那边论关系,田耀宗是韩三郎的表舅。

    可惜,三年前韩婆子就被田老爹卖掉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如果亲娘还在,凭借同为韩氏族人的身份,兴许还能跟韩三郎他们攀上关系呢。

    “韩三郎?”

    田老爹却听得心头一震,“韩家坪的韩三郎?你外祖家的族亲?”

    “对啊,咱们当初逃荒的时候,不是还一起搭过伴儿嘛,可惜到了河阴后,韩家人就留在了河阴,而咱们则继续往府城赶。”

    说到这里,田耀宗似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懊恼的说道,“我记得当时魏家大小姐,哦不,是永安长公主殿下就在河阴招募新兵,听说韩家的几个兄弟都去了。”

    田耀宗从未想过投军,但现在看到了风光的韩三郎,他忍不住幻想:如果当时我也投靠了西北王,会不会也像韩家的男人般出人头地?

    “不会!”

    仿佛读懂了田耀宗的眼神,田老爹斩钉截铁的说道。

    虽然在田老爹心中,自家儿子千好万好。

    但他必须承认,有一点自家儿子是做不到的,那就是吃苦耐劳、敢拼敢打!

    他家耀宗,也就是最近这几年吃了些口头,过去在老家的时候,他连锄头都没有拿过。

    这般娇气,别说上战场了,就是下地干活他都不成。

    田耀宗要真投了军,当逃兵都是幸运,弄不好直接就丢了性命。

    田耀宗:……亲爹,我可是您亲儿子,您不带这么瞧不起人哒。

    “行了,不说别人的闲话了,咱们还是赶紧出城,马上就要秋天了,兴许还能收一茬粮食呢!”

    田老爹越看自己这个儿子越心累,不愿废话,更不想因为谈论韩家人而想到被自己亲手卖掉的老婆子。

    他没好气的说了两句,就赶忙催促田耀宗出了城。

    其实,不只是田耀宗发现了韩家人,连终于跟着大公子,哦不,现在是大皇子了。

    天泰帝正式登基,魏松年也一跃变成了皇子。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邱玉莹作为大皇子的侍妾,竟也得了个孺人的诰封。

    是的,你没看错,人家邱玉莹“升职”了,不再是书房的丫鬟,而是正五品的亲王孺人。

    不过,因为大皇子是成年人,且有妻有子,天泰帝直接封他为魏王,让他开牙建府。

    邱玉莹也跟着大皇子搬到了魏王府,并且有了自己的小院,还有侍奉的宫人和内侍。

    邱玉莹容貌不算太出挑,但她是永安长公主送给大皇子的,伺候大皇子好几年,绝对是心腹。

    除了早年的情分,邱玉莹还用做梦的方式,预知了某几件事,成功提升了自己在大皇子心目中的地位。

    另外,邱玉莹还提出了一些改进琉璃工艺、提纯酒水的法子,让大皇子门下的商贾赚了不少钱。

    大皇子愈发器重她,见她故意亲近,便顺水推舟纳她为妾。

    大齐建立后,大皇子得封魏王,妻妾也都有了诰封。

    魏王看重邱玉莹,便让她成为仅次于魏王妃的孺人。

    邱玉莹俨然成了魏王最宠爱的女人,在魏王府连王妃都要退让几分。

    身份的提升,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富贵和尊荣,邱玉莹便有些得意忘形。

    除了魏王,她连王妃也不怎么看在眼里。

    言情小说里常有的桥段,出身高贵却不受宠的正妻,出身卑微却与夫君琴瑟和鸣的宠妾。

    做正妻的需要顾忌规矩、体统,受了委屈也要强颜欢笑,维持所谓的体面。

    而宠妾就不必顾忌这些,嚣张跋扈、任性妄为,哪怕日后没个好下场,人家该享受也都享受了,该放肆的也都放肆过,半点都不冤屈。

    若是魏王能够做到那张椅子上,她兴许还能成为宠冠后宫的妖妃呢。

    想想就有带感。

    邱玉莹整个人都有些膨胀,满心满眼都是对于未来的勃勃野心。

    当然,邱玉莹也没有忘了正经事。

    比如密切关注女主,继续抢夺属于她的机缘。

    再比如,曾经伤害过她、欺辱过她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虽然女主韩冬儿没有欺负过她,反倒是她曾经对人家动过手,但莫名的,邱玉莹就是讨厌韩冬儿。

    过去有心无力,现在嘛,她不再是卑微的丫鬟,而是有品级的亲王孺人,收拾韩家这样的爆发新贵,根本就不费什么力气!

    “……什么?东大街的铺子被地痞给砸了?”

    跟着家人在京城已经待了一段时间,韩冬儿不想做个被困在内宅的娇小姐,她更崇拜永安长公主这样的女强人。

    于是,她征得父母的同意,用自己攒的私房钱,在永安长公主的帮助下,在东大街开了一家铺面。

    韩冬儿在逃难的时候,曾经因为善心而帮助过一个落难的富家小姐。

    这位小姐没能熬过疫病,临终前,感念韩冬儿的恩情,便把自家祖传的几个胭脂方子送给了韩冬儿。

    韩冬儿有秘方,又有一些从永安长公主那儿收拢来的退役、伤残娘子军,便顺势开起了专做女人生意的胭脂铺。

    秘方非常好,韩冬儿用料也实诚,店铺里的伙计、掌柜都是训练有素的女兵,竟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特色。

    又有永安长公主的暗中支持,胭脂铺刚开业就在京城一炮而红。

    生意非常好,不能说日进斗金,却也获利不菲。

    只是,还不等韩冬儿暗自高兴,就有了麻烦。

    “是啊,有人故意跑来闹事,说用了咱们家的胭脂脸都烂了。”

    前来回禀是胭脂铺的伙计,年岁不大,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却已经跟着娘子军打了两年的仗。

    新朝建立,永安长公主不再领兵打仗,她麾下的娘子军只留下了一些主力、老兵。

    似小伙计这样的年轻女子,则被永安长公主想办法进行了安置。

    用长公主魏华年的话来说,“过去是没办法,兵力不足,这才让女人也上了战场。”

    “如今天下大定,小娘子们还是回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这般刀口舔血。”

    虽然成亲生子,不是军中小娘子的归宿,却是这个时代对于女人的要求。

    永安长公主还无法彻底改变所谓的“规矩”,她只能先让自己的部下慢慢适应,少受诟病,有个幸福、安稳的后半生。

    韩冬儿雇佣这些曾经的女兵,让她们回归普通女子的生活,既是为了自己的店铺,也是为永安长公主分忧。

    虽然韩冬儿没有打着长公主的旗号,但明眼人一看店铺里的掌柜、伙计就知道,这家铺子一定跟永安长公主有关系。

    所以,应该不会有人找胭脂铺的麻烦啊。

    就是界面上混迹的地痞流氓,也都非常清楚什么人能欺负,而什么铺子却不能招惹。

    韩冬儿一时有些疑惑,但,事情紧急,也容不得她多想,她赶忙跟着小伙计去了东大街。

    在东大街处理碰瓷的混混时,韩冬儿展现出了她的冷静、镇定与聪慧,只把几个小混混怼得无言以对,只能耍无赖。

    期间,有个年轻俊逸的公子站在人群中,恰巧看到了韩冬儿伶俐机智的一面,禁不住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如果邱玉莹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恨得牙根直痒:“我已经抢先去接触男主了,还用女主的方式展现自我,结果,男主对我不假辞色,却对女生心生好感!”

    是的,男主出现了,虽然被邱玉莹搅合的乱了节奏,但还是跟女主偶遇,然后相互欣赏、暗生情愫……

    小说真正的剧情,正式展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