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生姜扩张惩罚-催眠校花成性奴呆滞服从主人

2021-11-15 08:05:1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小心点儿!”

清扶着阿依的手,给她当拐杖,走了一段极难行走的斜坡。

“谢谢!”

阿依终于走到平稳的地面上,对清道谢,然后接着往四处寻


    “小心点儿!”

    清扶着阿依的手,给她当拐杖,走了一段极难行走的斜坡。

    “谢谢!”

    阿依终于走到平稳的地面上,对清道谢,然后接着往四处寻找着需要的三七。他们此行收获还是不错的,找到了好几株三七,目测再找一些也够用些时日了。

    几人干活忙得不亦乐乎,完全不知道刚才的那一幕,落在某些醋坛子的眼里,可是刺眼极了。

    三七多是晒干研成粉来用,找来了这些也只捣碎了一部分,给伤员们敷了一些。    

    忙完了,阿依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打算回去睡一个午觉。

    “呀!你把胡子给刮了?”

    阿依刚走进山洞,就看到一脸阴沉斜靠在自己卧室门口的男人。往日长长的胡子不知何时被割了,留下长短不一的胡茬,视觉冲击有点大。

    “你们去了哪里?”男人把你们两个字咬得极重,眼中积蓄着骇人的风暴。

    “我们?什么我们?”阿依有一瞬间的怔愣,然后满不在意的说,“刚才巫让我带人去找三七……就是一种止血的药材……你不是在……啊!!!!”

    男人一把拉过叽叽喳喳就是不提清那个小白脸的女人,觉得她就是在为他找补!在保护那小子!

    胸腔里的那股子酸涩直往全身冒去。在女人惊慌失措的叫喊声让他越加难以自制,刚才清那小子牵着她手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

    “干嘛!!?唔!!!??”

    女人收势不及,撞在了男人虬结坚硬的肌肉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女人下意识地一声大吼,话音还未落就已经被男人堵住了嘴。

    笨拙的动作,硬硬的胡茬实在算不得什么好的体验。可是那种铺天盖地的男性气息笼罩着,一股奇怪的酥麻如小小的一道电流迅速地从身体里划过。

    更要命的是心里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渴望!阿依感觉身体瞬间变得提不起劲儿来!如果不是意识还算清醒的话,估计早就已经顺从地瘫软在男人的怀里,任凭他为所欲为了!

    那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一闪而过,阿依贪恋地想要那种感觉的再次降临。遂把搁在两人中间的双手也改推为揪,似乎打算顺从身体就这样任事态发展了!

    “我应该闭上眼吧?”阿依不确定地想,看着眼前笨拙而又小心的大狮子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男人柔软的唇似乎又趁机接近了几分!但感觉更深切的却是他满脸的胡茬子!扎得脸真他娘地疼!阿依忍耐再三还是一把把男人推开了……

    阿依伸手摸了摸,又换手背按了按温度吓人的脸,她猜想此刻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了,只是不知是羞的还是被胡茬给扎的。

    脸上的疼痛还没有完全消除,阿依有些忿忿地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

    只这一眼实在是称得上一句双目含情,眉梢带春。因此也属实是没有多少威慑力,反而越加撩动某个心怀不轨的男人的心。

    果不其然,原本呆愣愣看着女人的男人瞬间调转了脑袋,然后在阿依的目光中先是耳朵,再是耳朵尖,最后整个脸,甚至脖颈都红透了。

    他周身的气息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地变化,一改先前阴沉,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那还在不断滑动的喉结。

    “哼!”阿依娇哼一声,蹬蹬地几步跨到男人的面前,在男人身形有些微微颤抖的瞬间,毫不留情地踩在了他的脚背上面。

    满意地看到男人有些龟裂继而越发涨红的脖颈,阿依趾高气昂地阔步走回了房间,“哗”的一声一把把草帘子放下!

    确定男人再看不到自己了,才小心翼翼地扑进被窝里,咬着唇,傻笑着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

    阿慕的侧耳听着屋里的动静,听着女人时而暗笑,时而冷哼,心也随之上上下下,没个安定。

    刚才女人踩在脚背上的那种软乎乎的感觉还没有完全消散,阿慕低头看了又看,继而把手放在了胸腔上,那里刚才好像也是软乎乎的……

    最后脑海里便一直无限循环着阿依媚眼一蹬的那个画面,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念复又生机勃勃,阿慕咽了咽口水,又看了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里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向山洞外走去。

    部落的西边有一条河,部落世代赖之以生存。燥热的时候去洗一个凉水澡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男人的脚步声阿依也听到了,确定男人已经走远了,她才又起了身,稍稍掀开帘子看了看,又往山洞四周瞅了瞅,再三确定男人确确实实出去了,才颇有些失落地放好草帘子,坐在木墩子上。

    这山洞里并没有窗户,只有阿慕费劲打通的一个小小的洞里射进来一根圆柱形的光束,正好射在床中央的位置,很有味道。

    阿依看着那光柱,不由得发起了呆,如果刚才一切不可控制地发生了,那么……

    虽然几度避开,阿依脑海中还是出现了一个几乎是肯定的猜测:

    “那么我会怀孕吧?”

    “怀孕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还回得去吗?”

    ……

    阿依越想越骇人,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在这样一个落后的时代!也不想和那个男人共度一生!她想回去!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回到那个自己忽略已久却温暖异常的家!

    “我得走!得离开这里!立刻!马上!”心中某种危险的警告在唆使着她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阿依在房间里,接着光柱看了一圈,最终什么也没拿,就跑出了山洞,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选择往密林深处而去。

    阿依凭着心中的一股子气,走出了很远,直到粗喘的呼吸声突破大脑的防线,在后脑勺处不停地跳跃回响,这才慢慢放缓了脚步。

    看着周围已经完全陌生的环境,阿依心里终于咯噔一下,然后立刻停下了脚步。静谧繁茂的山林蕴藏着危险的气息,要命的是自己什么防身的武器都没有带。

    壮着胆子从地上捡了一根粗壮的木头,阿依有感受到了那久违的全身的细胞集体战抖的感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