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不断地撞开宫口未来.高H禁伦

2021-11-17 08:03: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你说什么?”

“嘿嘿,老爷,奴才办事是不是比郑管家靠谱多了,郑管家老了,您还是把他辞了,让奴才来伺候您吧……”

那管事的没发


    “你说什么?”

    “嘿嘿,老爷,奴才办事是不是比郑管家靠谱多了,郑管家老了,您还是把他辞了,让奴才来伺候您吧……”

    那管事的没发现高睿达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还在那自卖自夸。    

    话没说完,只见一个大耳瓜子扇了过来,直接就将他扇的原地转了两圈。

    “来人,把这个畜生给我拉下去轮棍打死!”

    “备马,快给我备马!快啊……”

    高睿达要疯了。

    别出事,千万别出事啊……

    不然高家就要完犊子了!

    下人们备了马车,被高睿达狠狠训斥一番。

    “我要快马,你他妈的给我备什么马车!”

    下人赶紧又换了快马来。

    高睿达骑上快马,赶紧就去追了。

    好在,前去抓林馨儿的人用的是马车,在半路上就被高睿达给拦住了。

    “全都他妈的给我滚回去!”

    如释重负的高睿达甚至想哭。

    妈的,鬼知道他这一路上心情有多忐忑,真切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心都悬到嗓子眼的感觉。

    ……

    “馨儿,我刚才本来准备去高家帮你说情的,意外发现你的名额已经被取消了。”

    解决完高家的事情,苏衍就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林馨儿。

    林馨儿一下子来了精神,“真的吗?”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见你的画像给取下来的,而且我还拿回来了呢,你看。”

    苏衍说着,将林馨儿的画像递给她。

    心情豁然开朗的林馨儿竟还有心思欣赏起那副画像来,“这画画像的人挺厉害的嘛,把我画的这么好看。”

    “苏木,人家为什么突然把我的名额取消了啊?”

    “因为你已经成亲了啊。”苏衍说。

    林馨儿长舒一口气,“取消了就好,这样,娘就没理由逼着我再去了。”

    林馨儿心情好了,苏衍也跟着高兴。

    苏衍没让林馨儿急着把这件事告诉高素芬,省的她再出事端。

    等到第三天高素芬找来的时候,林馨儿才吧事情的原委说了。

    “啥?被取消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就这么没了?啊……”

    “都怪苏木,你要是和他合离了的话,怎么会被取消?”

    高素芬恨恨地瞪着苏衍,越发地讨厌这个家伙了。

    苏衍懒得搭理她,“现在馨儿的资格已经被取消了,你还不走干嘛?”

    “我想走就走不想走就不走,你管的着吗你?”高素芬一屁股坐在椅子里。

    林馨儿推了推苏衍,示意他先去忙。

    苏衍白了高素芬一眼,转身离开。

    高素芬不走,一来是因为林馨儿资格没取消的事情,二则是因为她身上的银子快花没了,客栈也住不了几天了。

    “娘,那可是两千多两银子啊,这才几天时间你就花没了?”

    林馨儿万分不可思议。

    高素芬说,“哎呀,那客栈一天的吃住什么的少说要十两银子,那我不还得给我买点衣服啊、胭脂水粉什么的嘛。”

    那也不至于不到十天时间就花了两千多两吧,平均一天两百两,土豪也不带这样的吧。

    “娘,我把钱都投资在作坊上了,手头上也没多少钱的。”

    林馨儿说的是实话,提前这样说,免得高素芬问她张口要钱。

    高素芬这次倒是通情达理起来,“这个我知道,我也没打算问你要钱。”

    林馨儿开心不已,觉得高素芬已经变了,“娘,要实在不行,你跟爹搬我这来住吧。咱们在那边再架一张床,一家人挤一挤,还是能住下的。”

    高素芬才不愿意呢,住惯了大房子和客栈的她一秒钟都不想住这种巴掌大的地方。

    她不问林馨儿要钱,是因为她知道林馨儿也没什么钱,她要的是很多很多银子。

    本来她是指望林馨儿嫁入高家后能要一笔彩礼钱,现在这个计划落空了,她不得不重新想办法。

    但不管想什么办法,林馨儿都必须先和苏衍离婚,不然人家以打听林馨儿已经成亲了,肯定又要把她的资格取消了。

    可问题是,林馨儿说什么也不肯跟苏衍合离啊,这可把高素芬愁的不行。

    对了!

    高素芬突然想到什么,也没和林馨儿告别,就急匆匆离开。

    高素芬一路跑回客栈。

    她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来到柳涟的房间。

    “咚咚咚。”

    “谁啊?”

    柳涟将房门打开,看到站在门口的高素芬,心里惶恐不已。

    “伯母。”

    柳涟以为高素芬是来给自己找事的,人家可是北凉战将的岳母,她害怕啊。

    高素芬却是一脸笑嘻嘻地说,“柳姑娘,你是姓柳的对吧,那天我听你爹好像叫你柳涟。”

    柳涟懵逼地点点头,“对,我是叫柳涟。”

    “柳姑娘,我能进去跟你说说话吗?”

    柳涟让开身子,高素芬进入。

    “柳姑娘,你觉得苏衍咋样啊?”高素芬单刀直入。

    这可把柳涟吓的不轻,“伯母,我和苏公子没什么的,那天的事情是个误会。”

    “哎呀,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还巴不得你们有点什么呢。”

    “啊?”柳涟更懵了。

    高素芬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柳姑娘,实不相瞒,我女儿女婿的关系很不好,我巴不得他们早点合离,还我女儿自由身呢。那天我见你看苏木的眼神充满了爱意,你要是真喜欢他的话,我就帮你把他追到手。”

    “噗……”

    柳涟一口口水喷了出来,弄的高素芬满脸都是。

    “啊,伯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高素芬强忍着心中的不快说。

    柳涟帮高素芬擦了口水后,半晌都冷静不下来。

    那位可是北凉军,位高权重的北凉军啊,这女人的女儿多大的福气啊,才能成为北凉军的妻子。

    而如今,她竟然还要让人家合离,人家不愿意,还用这种方式逼着人家。

    柳涟简直哭笑不得。

    自己想攀附苏衍没这个资格,高素芬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哎,人比人,气死人啊。

    “伯母,你真的误会了,我对苏相公没有感情的。”

    柳涟可不敢配合高素芬胡来,万一惹恼了苏衍,把他们风云门给端了怎么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