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官场熟妇的欲火*人妻视频边上边打电话

2021-11-18 08:11: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陛下。”

天及城之战在落日的余晖中终于落下了帷幕。

沙沙...

韦赛里斯的身影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着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陛下。”

    天及城之战在落日的余晖中终于落下了帷幕。

    沙沙...

    韦赛里斯的身影出现在了战场上,他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着这边缓缓走了过来。

    哗啦——    

    他肩膀上用金属龙头勋章固定的黑色的披风微微随风飘动,发出了声响。

    轰——

    而他的伙伴黑龙贝勒里恩则是重重地落在了天及城破碎的城墙边缘上,掀起了滚滚气浪和沙尘。

    它扬起了巨大狰狞的头颅,一双恐惧猩红的眼眸俯瞰着下方的小不点们。

    随后张开了深渊巨口猛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出去了很远。

    它能够感受到韦赛里斯内心的怒火。

    “吼——”

    哗啦——

    而巨龙一吼在场为韦赛里斯让开了去路的王军士兵以及河湾地贵族全都心惊胆寒,马上单膝跪地,密密麻麻跪倒了一大片。

    他们当中有人见过韦赛里斯,而有人也没有见过。

    他们本来以为国王陛下只是派出了他的坐骑出战,但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御驾亲征,亲自乘骑着巨龙来到了多恩平定叛乱。

    而刚刚内心的忐忑到了如今更是心惊肉跳,因为没有人知道当韦赛里斯知道自己的御前首相死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如今的天及城已经破败,城中的火焰还没有熄灭,浓郁的硝烟仍然飘荡,地面上横七竖八到处倒伏着多恩士兵的尸体。

    然而在场的王军士兵以及河湾地的骑士就这样单膝跪倒在尸体的中央,全都不敢抬起头来,看着身下焦黑的土地,喉咙滚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吐沫。

    河湾地骑士让开的通道通向的尽头是一具摆放在门板上的尸体。

    这里没有担架,更没有棺材,仅仅只有从废墟中找来了一块门板,先行把尸体放在了上面,甚至连蒙尸体的白布都找不到,仅有一块旗帜的一角遮挡住了脸颊。

    尸体的胸口佩戴着金色的国王之手勋章,在落日的余晖下本应该反射着耀眼的光芒,然而这枚勋章上已经染上了自家主人大片的血污,失去了金子带来的光泽和荣耀。

    韦赛里斯缓步走到了尸体的面前,山顶的烈风微微吹拂着他的发丝。

    银发年轻人的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其他的情绪,或许也是他把所有的情绪都隐藏了起来。

    “嗯。”

    随后他对着身旁的一名首相塔护卫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是,陛下。”

    对方单膝跪地赶忙爬了起来替韦赛里斯摘去了琼恩·克林顿脸上的蒙布,露出来了他的脸颊。

    此刻他的双眸微闭,灰红色的胡须上还沾染着血污,然而脸色却已经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身体也已然冰冷。

    琼恩·克林顿的火焰已经熄灭。

    韦赛里斯从预言中已经看到了这个结果,他的预言能力充满了太多的不可控制,往往只有一些支离破碎的碎片。

    如果他早知道如此...绝对不会让琼恩·克林顿来到多恩。

    然而现在说这些已经为时已晚,他只是抱有最后的幻想,但琼恩·克林顿确实已经死去,纵然是黑雾也无法挽救。

    “琼恩。”

    韦赛里斯的眼眸微凝,带着皮质手套的五指紧握了一下。

    谁能够想到大势已定之后,琼恩·克林顿竟然会在这条小阴沟里翻了船?

    然而这个世界意外总是来的猝不及防。

    琼恩·克林顿当初压下奥柏伦,亲自带兵出征,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他的绝唱,从此之后再也回不到君临了。

    而另一边。

    “过来!”

    “快点!”

    战争落下了帷幕,王军彻底攻占了天及城,城堡中再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士兵从废墟中找到了幸存的多恩贵族们,他们当中已经死伤大半,仅有少数还在存活,然而却都已经被龙焰烤了个半死,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包括天及城的主人福兰克林·佛勒。

    “陛下!”

    “陛下!”

    王军士兵押送着这些俘虏来到了韦赛里斯的身前,然后按着他们的肩膀让他们全都跪倒在地。

    “陛下,凶手就是这个人!”

    王军士兵找到了暗箭伤人的罪魁祸首,一个头发和皮甲都被烧焦,脸上也是红一块黑一块的年轻人,他正是沙石城的继承人古利安·科格尔。

    古利安·科格尔在龙焰轰塌了城堡大殿房顶时侥幸没有被砸中,然后看到了杀害他兄弟的凶手琼恩·克林顿。

    随即便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为了给自己的弟弟复仇,便暗中张弓搭箭用冷箭射杀了琼恩·克林顿。

    然而此刻他清醒了过来,看着躺在地面上的琼恩·克林顿的尸体,同样也被后悔和恐惧笼罩了全身。

    “陛下饶命!”

    “陛下饶命!”

    其他被押送过来的多恩贵族看到了韦赛里斯浑身一颤宛若看到了魔鬼一般,赶忙磕头如同捣蒜,想要祈求饶命。

    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在君临的公审时亲眼见过韦赛里斯,然而没有想到时隔仅一年又再一次见到了,但这一次他们是在下方等待审判的囚犯。

    “陛下,我愿意认罪!”

    “我愿意认罪!”

    而这群多恩贵族中,头发和胡须都花白的老隼鹰,这一次事件的主角天及城伯爵福兰克林·佛勒,他满脸都是血污,自知道见到了韦赛里斯他的罪责肯定是逃不过了,如今他只求能够活命。

    “陛下,我愿意认罪!”

    “我愿意披上黑衣去长城戍边!”

    福兰克林·佛勒如今已经不奢求逃脱罪责,只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披上黑衣的资格。

    然而如今这件事情已经不是重点了,御前首相死在了战场上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作为杀人凶手的古利安·科格尔脸色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与地上躺着琼恩·克林顿相当。

    “我...”

    他张了张嘴很想要祈求饶命或是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然而却不知道因为恐惧还是其他的原因,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沙石城的科格尔家族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父亲昆廷·科格尔已经在刚刚被龙焰给活活烧死了。

    如果他再一死,沙石城的科格尔家族也就算是正式灭亡,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都杀了吧。”

    然而韦赛里斯仅仅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随即轻飘飘的落下了这样一句话,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陛下!”

    “陛下!”

    所有被俘虏的多恩贵族全都是一片惊慌,但韦赛里斯没有理会他们转身离去。

    然而正在这时,在旁人看不到的视野中,从琼恩·克林顿的身上钻出来了一道黑雾。

    它似乎被韦赛里斯身上的某种特质吸引,直接钻入到了他的身体中。

    “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