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直通花心/被肉到失禁潮喷

2021-11-19 08:11: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他为什么要对父亲有所期待?

他早就该认清了啊!

他在王满成眼中永远都是那个扶不上墙的阿斗。

可能......

连阿斗都不如吧。

王满成越想越气,指

  他为什么要对父亲有所期待?

    他早就该认清了啊!

    他在王满成眼中永远都是那个扶不上墙的阿斗。

    可能......

    连阿斗都不如吧。    

    王满成越想越气,指着王登峰道:“从今天开始,不许你用家里的一分钱!”

    眼看势头不对,王登岳适时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爸。”

    “登岳,”王满成抬手,“这件事不用你管。”

    事到如今,他这个父亲要是再不出手管束王登峰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瞒着王登峰把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给败完了。

    王登峰笑了下,“爸,您是不是忘了,我早就不花家里的一分钱了。”

    王登峰在电竞上小有成就,18岁以后他就不伸手朝家里要钱了。

    但这一切,王满成似乎并看不见。

    可能在王满成看来,电竞就是沉迷游戏吧。

    闻言,王满成更加愤怒,王登峰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也就罢了,反而还要狡辩!

    简直无药可救!

    “你妈的钱就不是家里的钱了?王登峰!我是不是对你太过放纵了!”

    “我再说一遍。我没找我妈要钱!我也没花过家里的一分钱!”想到近些年发生的事情,王登峰眼眶微红,越想越难受,指着王登岳道:“是不是在您心里,我永远都比不上这个私生子?”

    私生子这三个字,宛如一把利剑,直接戳破了王满成身上的最后一层遮羞布。

    当年,他和王登岳的生母是真心相爱,他和魏玫本就是商业联姻,如果不是顾着两家的面子,他早就离婚了。

    可现在。

    他最心爱的女人生的儿子,被人指着鼻子骂是私生子。

    王满成的心脏本就不好,此时被气得差点晕倒,连连倒退,幸好王登岳站起来,及时扶住了他,“爸,哥只是一时在气头上,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先扶您上楼休息。”

    都什么时候了,王登岳还在帮着王登峰说话。

    王登峰呢?

    他眼里究竟还有没有他这个父亲!

    王满成捂着胸口,几乎上气不接下气。

    魏玫购物回来,就看到家里两父子剑拔弩张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魏玫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微笑着问道。

    “你自己问问你的好儿子!”

    “子不教,父之过!”王登峰字字诛心,“你也不想想我小时候你都干了些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妈?”

    自王登峰记事以来,脑海中就鲜少有父亲的身影。

    十岁以后,父亲回家的日子的确是多了,但同时,他也多了个弟弟。

    语落,王登峰便转身往楼上卧室的方向走去。

    王登峰的这句话成功的让王满成红了眼,就算他做得在不好,也轮不到王登峰这个儿子来指手画脚,王满成恼羞成怒,直接抓起边上的一个古董花瓶,就朝他的方向砸过去。

    “你疯了!”魏玫立即抓住王满成的手,瞪大眼睛看着他,

    “慈母多败儿!”

    王满成挥开魏玫的手,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魏玫愣在原地。

    王登岳走到魏玫身边,压低声音道:“妈,您别担心,我去劝劝爸。您去看看哥。”

    ......

    北桥高中。

    宋婳来到教师办公室。

    “马老师您好。”

    马老师正在办公桌前批改作业,闻言,抬头看向宋婳。

    这一看,先是有些微楞,然后笑着道:“你就是校长说的宋婳宋同学吧?”

    刚开始看到这个学生时,马老师就觉得她是个美人坯子,没想到,真人比证件照上更漂亮。

    希望她的成绩跟她本人一样漂亮!

    “是的。”宋婳微微点头。

    “好,”马老师将试卷合上,“你跟我去班级吧。咱们班是重点班,你刚转过来,要是有什么跟不上的课程,就多问问老师和同学们。”

    “嗯。”

    刚走到重点班的门口,宋婳就被班里浓重的学习氛围所感染。

    每个人的课桌上都堆着一摞高高的书。

    《三年高考五年模拟》、黄冈试卷......

    一瞬间,就把宋婳的记忆拉到了从前。

    网上有这么一句话:

    [曾经以为自己离开的是炼狱,现在才知道,那时我们所拥有的时光,是回不去的天堂。]

    宋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讲台的,她很庆幸能重新踏进天堂。

    “大家好,我是宋婳。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我将和大家一起度过,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一句话说完,台下响起一阵掌声。

    学生们交头接耳。

    “新同学好高啊。”

    “她比明星还好看!”

    “......”

    宋婳的出现宛如朝一个平静湖面上扔了一枚巨石,在这个班级里掀起惊涛骇浪。

    马老师指着教室里唯一的一个空位,“宋同学,你先跟云诗瑶坐一起吧。”

    “好的。”宋婳微微点头,走到云诗瑶身边坐下,主动打招呼,“你好,我是宋婳。”

    同桌云诗瑶戴着口罩,只能看到一双好看的眼睛,低着头,声音也有些低,“......云、云诗瑶。”

    “我以后叫你瑶瑶?”

    瑶瑶?

    听到这个称呼,云诗瑶立即抬头看向宋婳,眼底全是惊讶的神色。

    在学校里,从没有同学这么叫过她。

    也从没有人愿意跟她同桌超过一天,更没有人愿意跟她做朋友......

    她一向独来独往,要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坐一个位置。

    知道她是个丑女之后,这个新来的同学肯定也会和大家一样,对她避而远之!

    思及此,云诗瑶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去。

    她这样的人,不敢奢望除了亲情以外的东西。

    宋婳熟读心理学,一眼便看出这个同桌跟其他同学不同。

    她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眼神躲闪、说话声音小、不善交流、说明她敏感又自卑。

    “大家都叫我婳哥,你也可以这么叫。”宋婳道。

    云诗瑶楞了下,没说话。

    “瑶瑶,下节是什么课?”宋婳接着问道。

    新同桌好像有那个什么社交流弊症,让云诗瑶有些不知所措,“化......化、化学。”

    宋婳拿出化学书,翻了几页道:“瑶瑶,我们学到第几页了?”

    “36。”云诗瑶回答。

    宋婳把书翻到36页,“你笔记本可以借我一下吗?”

    云诗瑶拿出笔记递给她。

    “瑶瑶,你的字真好看。”笔记本上是非常漂亮的正楷。

    云诗瑶没说话。

    因为她知道最后的结果。

    就在这时,一个短发女生走到二人面前,双手抱胸,挺嚣张,“喂!新来的,知道云诗瑶为什么戴着口罩吗?因为她是咱们学校的第一丑女!我让你见识见识咱们学校的第一丑女!”

    短发女生一边说着一边发出怪笑,还一边伸手去揭云诗瑶脸上的口罩。

    云诗瑶紧紧咬着唇,浑身都在颤抖,却无力反抗。

    就在这时,一只手捏住了短发女生伸过来的手。

    云诗瑶抬头看向宋婳,愣住了。

    新同学不仅有社交流弊症,还是个大力士!

    短发女生疼得龇牙咧嘴的,“你给我松开!你怎么打人!”

    “我不打人,只教训没教养的狗。”宋婳就这么捏着短发女生的手腕,“给你两个选择,一给我同桌道歉,二这只手别要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