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汉服宿舍白丝自慰.美女董事长的屈辱调教

2021-11-20 08:04: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启禀侯爷,是新安世子!”

侍卫口中的新安世子正是季无渊。三王的封地便在新安,他早年便被人称作新安王,只不过后来被皇帝召入怀梁以后大家都叫他三王了。


    “启禀侯爷,是新安世子!”

    侍卫口中的新安世子正是季无渊。三王的封地便在新安,他早年便被人称作新安王,只不过后来被皇帝召入怀梁以后大家都叫他三王了。

    季无渊现在的身份是三王长子,他这个长子回来了,世子自然也是他的。    

    迟延章眉头一皱,示意再探。

    “侯爷,还有一口气!”

    迟延章这才点头下马,人没死便好。

    “新安世子?”陈傥有些好奇。

    陈傥实在是闲得慌,迟延章便让他跟在自己身边了,就当是检验检验他这些年学习的成果了。

    他围着季无渊转了一圈,倒是没什么好奇的了,只是在看到地上残留的白沫时,若有所思。

    地上还有些许季无渊算计萧齐时留下的药粉,在火光的照耀下倒不是很醒目,但能看得出来,季无渊没有故意遮掩这件事,特别是对于迟延章这样的人来说,瞧出其中蹊跷并非是一件难事。

    这样一来,迟延章看季无渊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深意。

    故意看着季无渊多流了一会儿的血,他才发话: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些将世子送回三王府?”

    到底是三王的儿子,迟延章自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

    “是!卑职明白!”

    侍卫的手脚倒是麻利,得了命令便将人抬回去了。

    “那舅舅我们还要不要去抓人?”陈傥闻着血腥味便锁定了萧齐逃跑的方向了。

    季无渊这局做得太明显了,借刀杀人这种事也根本不加掩饰,就是有一点,他对自己太狠了。

    受伤可不是装出来的。

    迟延章想了一下,便点了点头:“他们既是想让王爷收尾,那我们便如了他们的意又何妨?萧齐便交给你了,务必不能让他逃出城去!”

    再说了,如今他们最大的敌人是大夏,自然不能让萧齐跑了。

    说完,迟延章又小声加了一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在说到“尸”时,他的语气咬得格外的重。

    陈傥很快会意,同时也夸下了海口,说罢他便重新打马扬鞭而去了。

    “侯爷,不知陈公子一人能对付得了萧齐吗?要不卑职还是带人去帮帮他吧。”魏霆江有些不放心。

    毕竟他是和萧齐交过手的,萧齐的厉害他也见识过了,他真不信陈傥能奈何得了萧齐。

    交手失利是小,放走萧齐事大,孰轻孰重一眼明了。

    迟延章却是摇了摇头:“不必了。”

    季无渊已经出过手了,陈傥出马,萧齐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当然,就算萧齐没有中毒,陈傥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对于自己的侄子迟延章还是足够相信的。

    说罢,他又回过头看了魏霆江一眼,温声道:“你的伤刚好,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王爷那里我会去交待。”

    这个准女婿是他满意的,迟延章还怜惜他呢。

    马上两个孩子便要大婚了,迟延章可不想再出什么差错。

    他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魏霆江也只有颔首了。

    两队人兵分两头,各自走了一边。

    迟延章要将此事告知平南王,可没有功夫回迟家,转身便带人去了平南王府。

    ……

    闻着血腥味追了一道,陈傥却是追到了迟家。

    这样没有月光的夜晚,迟家也只有几盏微弱的灯还亮着。

    守夜的下人也是瞌睡连连,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一道黑影摇摇晃晃的跳进了迟玉莞的院子。

    迟玉莞早就休息了,只不过她的睡意极浅,窗口的寒风灌进了屋子里,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听着屋子里的动静她一下子便睁开了眼睛。

    “是谁?梅儿,是你吗?”她轻轻唤了两声,却无人应答。

    她的嗅觉颇为灵敏,在寒风的吹拂下,也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迟玉莞不由得害怕了起来,她将藏在枕头下的匕首拿了出来,握在手中。

    自从阿七事件过后,妹妹卿卿便送了她一把匕首,让她用来防身。

    她平时都是带在身上的,睡觉时也会放在枕头下以防万一,没想到今晚竟然真的派上用场了。

    “是谁在那?”她又轻斥了一声,慢慢扶着床帷站了起来。

    那人没说话,但她明显听着脚步越来越近了。

    她的心扑通直跳,正打算张口喊人,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黑影便扑了上来。

    她急忙抓着匕首刺了过去,却是扑了个空。

    萧齐在夜里的视力自是比她要好,即便是黑灯瞎火他也能找准她的位置。

    他虽然中了毒,不过对付一个弱女子还是不在话下的。

    迟玉莞听着耳边的喘息声,一阵毛骨悚然。

    “你是……萧齐!”

    她很害怕他,但此时又格外的大胆,她知道,她猜中了他的身份。

    “是我。”萧齐反而很高兴,高兴她认出了自己。

    欺负她看不见,他将她手里的匕首夺过,又粗暴的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迟玉莞惊呼着,一边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可却是动不得他半分。

    “你想做什么!你就不怕我喊人过来,到时候你跑也跑不掉吗?”

    她挣扎过猛,也动到了他身上的伤,她耳边沉重的闷哼声做不了假。

    迟玉莞是聪明人,一下子便看出了端倪。

    “只要我想,这世上便没有人能阻我!我要带你回大夏,做我萧齐的女人!”

    他看上的人,又怎会让她嫁给别人?他只恨当时没有杀掉那个不堪一击的男人。

    “你做梦!”迟玉莞怒斥道。

    她宁愿死,也不会做他的女人。

    她的反抗让萧齐感到无比烦躁,也让萧齐眸色黯然了几分。

    到底是怕麻烦,他还是狠下心来,将她给拍晕了。

    陈傥来时,迟玉莞便已经被劫走了。

    他晚来一步自是懊恼,他只当萧齐不是他的对手,可萧齐在这怀梁当惯了老鼠,要躲起来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

    不敢惊动了他母亲大人和老太太,他赶忙出去找人了。

    光靠他一人没那么简单,他想了一下便去了魏家。

    舅舅在王府和平南王议事,迟卿卿也不在,他也只有找阿莞的未婚夫了,对于怀梁各处,还是魏霆江比较熟悉。

    陈傥将此事告知魏霆江后,两人不敢耽搁,马不停蹄的找起了萧齐的藏身之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