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求你使劲再深点我想要-日本漫少画女邪恶无翼全彩全集

2021-11-20 08:06: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明英宗把皇室赖以震慑天下的禁军差不多嚯嚯光了。

要是皇帝手里还有十多万禁军精锐,谁敢动不动就夺权,谁敢动不动就弑君?

一开始,这些人


    至于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明英宗把皇室赖以震慑天下的禁军差不多嚯嚯光了。

    要是皇帝手里还有十多万禁军精锐,谁敢动不动就夺权,谁敢动不动就弑君?

    一开始,这些人还不敢太张狂,就算想弑君,那也是偷偷摸摸来,生怕被人知道。    

    但是,到了万历朝之后,这些人胆子就大到欺天了,因为万历在国本之争中没斗过文官集团,干脆就自暴自弃,不上朝了!

    大明皇帝都如此窝囊了,各种狠人还不肆无忌惮啊!

    万历一死,郑贵妃干脆就联合文官集团把泰昌给做了!

    结果,还真一点事没。

    西李也胆肥了,竟然把天启捏手里,不让人家见朝臣。

    李选侍,说白了就是个宫女身份,她都敢如此胆大包天,更助长了其他人的嚣张气焰。

    所以,天启就做了七年有名无实的皇帝,闹了个“天下只知有九千岁不知有皇上”的笑话,然后就被人稀里糊涂的弄死了。

    崇祯其实是想重振皇室声威的,奈何能力有限,再加上内忧外患,天灾不断,他也无力回天。

    至于后面的什么弘光帝,隆武帝,永历帝,那基本都是捏在文臣武将手里的傀儡,没一点权力。

    历史一幕幕在泰昌脑海闪过,他的眼神是越来越冷,越来越狠,冷的都有点渗人,狠得都有点吓人。

    你们这帮狗东西,还不把朕放眼里是吧?

    来,今天朕就看看,有多少胆大包天的!

    邵辅忠被拖下去之后,他直接头一转,冷冷的看着魏国公徐弘基。

    陪都南京小朝廷若是想调动屯卫干什么,那就得镇守太监、守备勋贵和南京兵部尚书一起签字画押才行,这是规矩。

    现在,镇守太监陈增和南京兵部尚书邵辅忠都被揪出来了,就剩下南京守备勋贵徐弘基了。

    这个人,诛他九族是不可能的。

    因为永乐帝的皇后徐氏就是中山王徐达的长女,也是仁宗朱高炽的亲生母亲。

    也就是说,永乐帝以后的皇帝其实都有徐家的血脉。

    而且皇亲国戚就算是造反也不可能诛九族的,因为九族里面就包括皇帝自己。

    所以,亲王就算是造反也只是贬为庶民去凤阳守陵,不会杀头。

    这点,自洪武朝开始就是如此。

    至于其他皇亲国戚,谋逆造反,一般也不会杀头,最多软禁至死。

    六亲不认,自古就是大忌,明朝的皇帝虽狠,杀自己人的却不多。

    老朱家内部闹的最凶的一次也就是燕王靖难了,明成祖之所以对允文帝发狠那也是因为削藩,两叔侄变成了仇人,双方都不把对方当自己人看了。

    其实,明成祖对自己人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好比魏国公这一系的老祖宗徐辉祖,这家伙,几次大败燕军,害得成祖朱棣差点靖难失败,就这,成祖最后也只是将他削了爵位,软禁起来。

    这魏国公徐弘基泰昌原本也是不准备杀的,因为一直杀也不行,他总不能把金陵所有官员全杀光,然后,一直杀,一直杀,杀光金陵的杀京城的,杀光京城的杀地方的,那就纯属脑子有病了。

    他总得给人看到点希望不是,要不然,人家怎么敢主动认罪,万一主动认罪也是杀呢?

    正好,按祖宗规矩来说,这个徐弘基是可以饶过一回的。

    所以,泰昌准备给他个机会,让他做个从轻发落的榜样。

    当然,如果徐弘基不识趣,那就没办法了,还是一个字,杀!

    既然你们狗胆包天,那就杀破你们的狗胆!

    徐弘基看着泰昌那冷的渗人的眼神扫过来,顿时肝胆俱寒。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踉踉跄跄的走出班列,趴御道上颤声道:“微臣该死,意图谋害皇上,微臣认罪,求皇上从轻发落。“

    算你识相。

    泰昌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冷冷的道:“朕不能食言,你既然主动认罪,朕就从轻发落,你自己回去面壁思过,此生不得踏出府邸半步,传旨,削去魏国公爵位,徐弘基一脉全部贬为庶民。”

    徐弘基闻言,不由趴在地上痛哭道:“微臣该死啊,微臣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举,微臣对不起皇上啊,微臣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搁这哭什么呢,没见朕在办正事吗?

    泰昌无奈挥手道:“拖下去。”

    两个锦衣卫立马上前架着徐弘基就走。

    接下来,这些人会不会老实交待呢?

    这杀鸡都杀了两窝了,从轻发落也做了次示范了,这些人该识趣了吧?

    泰昌故意停了约莫一盏茶功夫没吭气,结果,竟然还没有人站出来认罪!

    难道,朕做了个错误的示范吗?

    那行,朕就继续做正确的示范,继续杀!

    他忍不住冷哼道:“朕给你们机会了,你们既然不知道珍惜,那行,咱就继续,下一个,李弘济。”

    “叭叽”一声,公侯勋贵队列里有一人突然瘫软在地,不用问,自然是临淮侯李弘济。

    泰昌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两个锦衣卫上前把李弘济拖到中间的御道上。

    紧接着,他便冷冷的道:“李弘济,朕的行踪是你暴露的吧?”

    李弘济哆嗦道:“皇上,冤枉啊!”

    泰昌嘲讽道:“冤枉?那你为什么这副模样?”

    李弘济无语,这个怎么解释啊?

    泰昌冷哼一声,随即大喝道:“拖下去,砍了!”

    啊!

    这也能行?

    没有任何证据,直接砍了个侯爵!

    皇上莫不是疯了吧?

    这还不够呢。

    泰昌紧接着又冷冷的道:“传旨,削去临淮侯爵位,李弘济一脉全部贬为庶民,李祖述斩首示众,其余人等发配三千里戌边!”

    啊?

    这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发颤了,皇上直接不管证据,逮着就杀,这谁受得了!

    问题,这会儿他们还没办法,外面上万禁军守着呢,谁敢反抗?

    不过,大家还是心存侥幸,没有人站出来认罪,因为皇上处置的都是意图谋逆弑君的人,而这种事主谋之人不可能找太多人参与谋划,因为人多了就容易泄露消息。

    所以,除了陈增、邵辅忠和徐弘基,其他人基本不知道,甚至,就连临淮侯李弘济都不知道,他也就提供了一个情报而已。

    至于其他人,不知道自然就没参与,所以,大家还在心存侥幸。

    这些人,胆还真肥啊,看朕今天不杀破你们的胆!

    泰昌冷哼一声,随即点名道:“下一个,范济世。”

    “叭叽”一声,六部班列前面又一个人瘫倒了,正是南京户部尚书范济世。

    这次都不用泰昌使眼色了,两个锦衣卫直接就上去把他拖到了御道中间。

    泰昌盯着他冷冷的道:“你不错啊,带头贪腐,把盐科税赋给贪了一半!”

    范济世吓得哭喊道:“皇上,冤枉啊!”

    冤枉?

    泰昌直接下令道:“拖下去,砍了!”

    他也不停歇,紧接着便继续道:“下一个,张朴。”

    “叭叽”一声,六部班列前面又倒了一个,真是南京刑部尚书张朴。

    很快,他便被拖到了御道中间。

    泰昌盯着他冷冷的道:“朕问你,刑部是干什么的?”

    张朴哆嗦道:“刑部主管刑罚律令及审核刑名,同时与都察院管稽察、大理寺掌重大案件审理和复核。”

    泰昌不由嘲讽道:“你还知道刑部是干什么的啊,朕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你厉害啊,正事不管,专门利用手中的职权构陷好人,敲诈勒索!”

    张朴连冤枉都不好意思喊了,因为他就是这么捞钱的。

    泰昌见状,毫不犹豫道:“拖下去,砍了!”

    这下,有些人终于撑不住了,六部尚书都砍了三个了,皇上还会手软吗?

    还不赶紧认罪,下一个可能就轮到自己了!

    他们的胆真被杀破了!

    所以,泰昌才刚一抬头,便有人从班列里疾步走出来,跪到御道中间惶恐道:“皇上饶命,微臣认罪!”

    这一有人带头,接下来就不得了了,不知道多少人从班列里窜出来,跪到御道中间认罪。

    泰昌见状,不由冷哼一声。

    哼,当朕真治不了你们啊!

    这下知道怕了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