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旅游新闻

我一晚上接5个客人好爽/全文

2021-01-20 10:11:38【旅游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皮肤白皙,水灵灵的眼睛好像会说话,简直比明星还好看,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稀罕上她了。表哥表嫂结婚一年,嫂子就怀上了,生下宝宝后,我表哥为了挣奶粉钱就出去打工了,让嫂子到乡下

皮肤白皙,水灵灵的眼睛好像会说话,简直比明星还好看,自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稀罕上她了。

表哥表嫂结婚一年,嫂子就怀上了,生下宝宝后,我表哥为了挣奶粉钱就出去打工了,让嫂子到乡下来坐月子。

 

自从嫂子来了村里,村里头的光棍没少往我家跑,一双贼眼见到嫂子就发光,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小虎,我去洗澡了,你帮忙照看下芽芽。”嫂子爱干净,尤其是夏天天热,每天吃完晚饭都要先洗澡再上床。

 

“好。”我连忙应了一声。

 

嫂子叮嘱完我,把大门一关,然后到井里打了一桶水。

 

看着她扭着小蛮腰进了厕所,我心里一动。

 

走到里屋,我看到嫂子的娃儿睡得正香,想起嫂子那动人的背影,小腹一阵邪火直窜脑门,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

 

家里厕所上有个小洞,只有我知道。我悄悄地搬开了几块小碎石,把眼睛缓缓凑了上去。

 

“嘶——”

 

我倒吸了一口热气,心火瞬间旺盛起来。

 

嫂子的身材真好,皮肤嫩白嫩白的,一点也看不出是刚刚生过娃儿的,看得我呼吸都急促起来,那里就跟充了气一样,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嫂子此刻正在给身体上打肥皂,那双白嫩嫩的小手正托着自己的雪白,香皂滑溜溜的,我看傻了眼,原来嫂子的那里这么大,跟村头的王寡妇差不多。

 

那王寡妇总是神气极了,媒人介绍来的男人谁都看不上。

 

而且见了我就使唤我,夏天在河里洗澡的时候,总是让我给她洗头发,有时候还非让我给她搓澡,有次我还不小心摸到了她的胸口。

 

我以前眼瞎看不到她那里有多大,但是村里男人都说她的那里又大又圆,说话的时候眼里一片向往。

 

不过和嫂子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嫂子的。

 

我心里痒痒的很,看着嫂子的手从胸口移开。

 

肥皂打出来了好多泡沫,看起来滑腻腻的,嫂子的小手在那里抚摸着。

 

她特别爱干净,洗了好久。

 

我恨不得冲进去。

 

我正想入非非的时候,她转过了身来,用臀部对着我,看得我眼睛发直,不由得向前走了几步,结果咔嚓一声踩到了地上的落叶。

 

“谁!”嫂子一下子转过身来。

 

糟糕,被发现了。

 

我脑袋冒汗,现在跑已经来不及了。

 

“嫂子,是我。”我急忙出声,扯了一个谎道:“我,我憋不住了,想尿尿。”

 

嫂子脸色缓了下来。

 

然后拉开了卫生间的帘子,撒娇一般的抱怨道:“小虎,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进来吧。”

 

她毫不避讳也不遮一下,那白嫩嫩的身体就这样展现在我面前,胸前的雪白高耸又饱满,修长的玉腿诱人极了。

 

我也正好借机大饱眼福。

 

嫂子为啥不避开我,因为村里人都以为我是个瞎子。

 

我瞎了十几年,要不是最近得了个偏方,稀里糊涂地把眼睛治好了,指不定这眼睛要瞎一辈子呢。

 

不过我恢复视力的事情,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说,没想居然能享受到这样的美事。

 

“嫂子,我晚饭粥喝多了,想尿尿。”我差点就看直了眼睛,急忙低下了头,装作以往瞎了的样子缓缓地摸索进来。

 

“你先尿吧,我待会儿在洗。”

 

她嫣然一笑,看我走的缓慢拉了我一下,顿时我的手就不小心直接摸到了她的饱满上,那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我的身体差点儿就酥了。

 

我那里反应剧烈,看着跟憋极了没什么两样。

 

她低头无意间瞥了一眼,顿时就愣住了,直直的看着我的宝贝发起呆来。

 

“小虎,我帮你扶一扶,你看得清吗?”她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口水,帮我把裤子扒了下来。

 

嫂子迫不及待的下手摸了过去,一双玉手迫不及待的伸到了我的宝贝上,随即就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大。”

 

听见她的自言自语我心里得意极了,我知道,我从小就天赋异禀,村里人都说我这宝贝儿很雄厚。

 

那村头的王寡妇每次看到我那宝贝儿就眼馋,一副要吃了我的样子。

 

“嫂子,你说啥?”我装作没听清,故意问她。

 

她的脸蛋一红,手恋恋不舍的在我那里上摸了一把。

 

“没事儿小虎,你刚刚听错了,你快点撒尿吧我给你扶好了。”

 

我嘘嘘乐一会儿,眼神总是往她身上瞟。

 

幸好她的目光全都被我的大宝贝给迷住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我。

 

等我撒完尿,她更是失落了,眼里的渴望几乎要溢出来。

 

我知道,表哥好久不回家,嫂子她一定是寂寞了。

 

我系好裤腰带,因为没有继续理由待,只好恋恋不舍的走了出去。

 

回去后我就听到了芽芽在哇哇大哭,这时嫂子也洗好了,走了出来。

 

“嫂子,芽芽哭了,是不是饿了?”我急忙道。

 

嫂子心疼极了,把芽芽抱了起来,居然当着我的面就喂起奶来。

 

看得我咕咚一声。

 

第二章

 

芽芽饿得快吃的也快,很快就饱了,之后闭上眼睛要睡觉。

 

我躺在炕上辗转反侧,心里头总是想着嫂子,那修长的玉腿和胸前的饱满让我怎么也睡不着。

 

就当我翻来覆去快要睡着的时候,嫂子的一声呼喊把我吵醒了。

 

“小虎,你睡了吗?”她敲了敲门。

 

我一个咕噜爬了起来,扯着嗓子道:“没,没呢,嫂子你快进来。”

 

嫂子扭扭捏捏的走了进来,坐到了我的床头上,一双眼睛落到了我的下半身。

 

我心里得意极了,又使劲的挺了一下。

 

“嫂子,这么晚了你找我来啥事儿啊。”

 

嫂子为难的咬了一下下唇,扭捏的道:“小虎,你是不是学过按摩?能给嫂子按一下吗?”

 

“好啊。”我迫不及待的应了下来,心里头窃喜,“嫂子你哪里不舒服?”

 

顿时嫂子的脸蛋就红成了番茄,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然后就拉着我的手到了她的大馒头上,“小虎…嫂子,嫂子这里涨的不舒服,有点疼,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我脑袋轰隆一声,那销魂的触感刺激着我,让我差点儿就炸了。

 

嫂子肯定是以为我是个盲人,所以让我按几下也无所谓,这城里头不是有个专门的叫盲人按摩嘛?

 

“好,好。”我傻乎乎的应了一句,然后就使劲的抓了一下。

 

“啊…”嫂子的檀口发出了一声轻吟,喊的我身体都酥了,“小虎,你轻点儿,抓的嫂子疼。”

 

“嫂子,你把衣服脱了吧,反正我也看不见。”我故意道。

 

果不其然,嫂子毫无防备,一点儿也没怀疑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

 

顿时那片雪白就暴露在我的眼前,晃得我一阵眼晕。

 

“小虎,可以开始了吗?”她催促我。

 

我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揉捏了起来,按照老中医说的方法,轻揉慢捻。

 

那绸缎一般的触感让我心里头一阵暗爽,摸着摸着嫂子就有了反应,舒爽的呼了一声。

 

还没到更刺激的时候呢,我的手往下,摸到了她的大腿上,缓缓朝着内侧伸去。

 

嫂子情迷意乱,心痒难耐的一把夹紧了我的一只手,睁开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喘着粗气问我,“小虎,你…你怎么往那里摸?”

 

她脸蛋红的要滴血了,大眼睛里水雾迷蒙透露着无声的渴望。

 

“嫂子,这是人体的穴位,按到后身体会舒服许多。”我解释道。

 

她脸蛋红红的,缓缓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然后小声道:“那,那你小心一点,不要摸到别的地方。”

 

我心里头就跟明镜一样,点了点头然后就伸到了她的大腿内侧,轻轻的一按。

 

顿时嫂子的身体就僵了一下,猛地一挺,身体差点就酥了。

 

突然之间,我的手感觉到了一阵湿滑。

 

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那是什么,惹得我动作有些失控,手指滑到了她那里。

 

“小虎…”嫂子叫了我一声,我这才回过神来,抑制住了滑进去的冲动。

 

“嫂子,你放心,我可是专业的,保准让你舒服。”我再接再厉,又按了一下,嫂子檀口舒了一口气,难受的轻吟了一声,“小虎,好了吗?”

 

我恋恋不舍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我心里头满足极了,“嫂子,你好些了没有?”

 

嫂子点了点头,想到我看不到又柔声道:“好了,嫂子舒服多了。”

 

“哎呦。”她突然之间捂住了胸口,难耐的轻吟了一声。

 

我低头一看,她胸部居然溢出了奶水来,看得我眼睛都发直了。

 

“嫂子,你咋了?怎么有一个奶味儿。”我明知故问。

 

嫂子难受的轻吟了一声,捂紧了胸口难耐的看着我,突然之间挺起了身体,顿时饱满的柔软就贴到了我的嘴边。

 

只要稍微一张嘴我就能触碰到那里,我傻了眼,心里头一阵冲动。

 

“小虎,你帮帮嫂子,嫂子这里涨的厉害。”嫂子哭泣着哀求我道。

 

我一听顿时就渴望的长大了嘴巴。

 

我咕咚咕咚的吞着,迫不及待的往下咽。

 

“好喝吗?小虎。”嫂子脸蛋红红的看着我。

 

“好喝。”我舔了一下嘴角,忍不住道:“嫂子,以后我还想喝可以吗?”

 

她脸蛋上顿时就浮现了迷人的红晕,瞥了我一眼,“你这个混小子,可真会得寸进尺。”

 

说完她就摇着挺翘的丰臀走了。

 

这是啥意思?我摸了摸脑袋,随即就狂喜起来,她没有拒绝是不是就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嫂子收拾屋子的声音唤醒了,农村里人都勤快,嫂子她早早的做好了早饭。

 

走到我屋前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敲了敲门,“小虎,你醒了吗?起来吃饭了。”

 

“哎,好。”我一骨碌爬了起来,穿戴好了衣服就出去了。

 

嫂子正弯着腰摆桌子,她穿着宽松的居家服,由于姿势的缘故我一下就看到她那雪白的饱满。

 

第三章

 

这也太刺激了,我差点摔一个屁股蹲急忙摸索着坐到了桌子上。

 

早餐是小米粥和包子,我喝了个底朝天,正打算起来的时候嫂子一把把给拉住了。

 

“等一下,小虎。我有个东西要给你。”嫂子转身去了卧室里,然后捧着一杯东西走了过来。

 

“来,喝了它。”嫂子衣服有些不整,脸蛋也红红的。

 

我接过来以后一饮而尽,居然还是热的。

 

“嫂子,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明知故问。

 

她脸蛋顿时就更红了,咬了一下薄唇,“牛奶,好喝吗小虎。”

 

“这牛奶怎么这么腥呢。”我捏了捏鼻子,然后对着嫂子嘿嘿笑道:“嫂子,这牛奶还是热的呢,还有吗?小虎还要喝。”

 

“好,嫂子这就去倒。”听到我说好喝她眼睛一亮,从我的手里结过了杯子然后就去了卧室。

 

我嘿嘿一笑,爬到了门口朝里面看去。

 

果不其然嫂子解开了衣服,那杯子正被她随意放到梳妆台上,她弯着腰,一双细白的小手在自己胸部上挤了一下。

 

我看的心潮澎湃,想到刚刚喝进去的滋味顿时就有些迷醉起来。

 

很快一个杯子就满了,嫂子苦恼的皱了皱眉头,显然她还没有完全的释放出来。

 

喝完了第二杯以后我舔了一下唇边,“嫂子,以后我可以每天都喝吗,这牛奶真好喝,我还从来没喝过城里的稀罕玩意。”

 

“好,嫂子答应你。”她脸蛋红扑扑的,“小虎,你赶紧上班吧,要不要我送你。”

 

我就在一个老中医那里当学徒,平时就分辨一下药材,由于失明的缘故,我的鼻子特别灵。

 

而最近那老中医刚刚教授了我怎么找穴位,让我平日里多帮乡亲们按摩,找一下穴位。

 

这日我正在看那老头留下的医术呢,门就被人推开了。

 

“老陈他不在,店里就我一个人。”我随口道。

 

“小虎,姐姐就是来找你的。”只听到咯咯的一阵笑声,然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就席卷了过来。

 

我一看,这不是村头的王寡妇呢,她到这里来干嘛?

 

我不动声色,眼神失焦的看着前方实际上余光却在打量这娘们儿。

 

王寡妇虽然说年纪大了,但是那皮肉却是一顶一的好,就跟嫂子一样细皮嫩肉的。

 

外面热,她额头出了一层汗,看起来白里透着红,那身段也是好极了,腰肢细细的,一张狐媚子的脸蛋。

 

怪不得她虽然是个寡妇,但是提亲的人还是踏破了门槛呢。

 

“王姐,你咋到这里来了?”我故作不解的问道。

 

这女人天天使唤我,尤其是最近,更是缠我缠得紧,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好像是有天我憋尿憋的厉害了,实在是忍不住了然后就找了个大树随地解决,然后就被她给看到了。

 

从那天以后这娘们儿就缠死我了。

 

“这里是诊所我当然是来看病的了。”她笑眯眯的凑近我,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小医生,你给我摸摸看,我这心里最近闷得慌,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说着就贴到了她的胸口上,我顿时就傻了眼,感受着那柔软又饱满的触感条件反射的抓了一下。

 

“哎呦。”她呼了一声,气就吹到了我的耳朵上,身体就跟没骨头一样贴了上来坐到了我的怀里。

 

刚刚这瞎子那粗糙的大手抚摸她饱满的时候,顿时就把她心里积压的渴望一下子撩拨了出来。

 

她老公死的早,还没享受那男人的宝贝人就去了,害的她只能生生的守活寡。

 

她是个开了荤的女人,如今年龄又大了不像青涩小姑娘了,到了如狼似虎的阶段。

 

本来想找个那方面厉害的男人嫁了,生儿育女抱个大胖小子,谁知道这厉害的男人可真是难找。

 

她那些相亲对象长的倒是高高大大的,谁知道居然是个不中用的,要不然就是那东西小的出奇,要不然就是个萎男,坚持不了三分钟。

 

这下子她可就不乐意了,她想要的可是“幸福”,那些男人压根就满足不了她,跟守活寡又有啥两样。

 

这一来二去,倒是让她发现了个大宝贝,这村里的瞎子张小虎本钱居然那么雄厚。

 

那天那男人在树底下撒尿,王寡妇看的身体都酥了,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小虎,你可得好好的给我看看,我这病是不是太厉害了。”王寡妇娇笑了一声,手握着那瞎子的手就伸进去了自己的衣服。

 

那粗糙的掌心滚烫,把她撩拨的身体发软。

 

“王姐,你这是哪里闷,我找不到。”我被她勾引的也是难受的很。

 

说话间她居然把里衣都脱了,挂到了我的脖子上,顿时那丰盈的饱满就紧紧的贴到我的脸上。

 

我可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被她这么一挑逗,我瞬间就有了反应,紧紧的贴着她的屁股。

 

“哟,这是什么东西啊。”她向下一抓,我顿时就兴奋了起来,一只手灵巧极了,上下把玩起来。

 

“王姐,你,你做啥呢?”我故作惶恐,实际上心里舒服的快要飞起来了。

 

“小虎,你别怕,你这是再给姐姐治病呢,姐姐难受死了,只有你才能帮到姐姐。”。

 

我任由她把把玩着,她是个少妇,对男人那儿熟悉的很,比我自己用手要舒服多了,不多一会儿我那里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王寡妇脸蛋通红,兴奋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就半跪了下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