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旅游新闻

么公要了我一晚林娟|全文

2021-01-20 10:28:44【旅游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一年前我在树上摘果子掉了下来,虽然命保住了,可是眼睛却瞎了,医生说是血液阻塞了神经。为了治病,爸妈把我送到城里,寄宿在表哥胡刚家。 这天半夜,我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隔壁的动

一年前我在树上摘果子掉了下来,虽然命保住了,可是眼睛却瞎了,医生说是血液阻塞了神经。

为了治病,爸妈把我送到城里,寄宿在表哥胡刚家。

 

这天半夜,我正睡的迷迷糊糊,突然被隔壁的动静惊醒了。

 

“小刚,你慢点……”

 

一道夹杂着异样的喘息声从隔壁传来,我听得清清楚楚,那声音仿佛带着一股魔力,让我差点就起了反应。

 

我知道声音是表哥的女朋友唐柔的,她身材前凸后翘,尤其很会打扮,记得第一此见面的时候,她胸前那两团鼓鼓的雪白大雪球就深深的吸引着我。

 

原本唐柔不同意让我住进来的,后来表哥说我是个瞎子,唐柔这才没有反对。

 

其实治疗一年多,我的眼睛其实已经好了,可是有一次在看到唐柔毫无顾忌的在我面前换衣服之后,我就没有吱声。

 

“怕什么,都这么晚了,小北肯定睡了。”表哥压低声音说了句,随后隔壁的声音更加激烈起来。

 

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呻轻吟吟让我口干舌燥,想象着唐柔被表哥压在身下的画面,我下面立刻有了反应支起帐篷,涨的很是难受。

 

心里对表哥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找了唐柔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只是没过一会儿,隔壁的响动就停了,显然是完事了。

 

“废物,每次都那么快。”

 

那边,唐柔不满的骂了一声,听起来很是不满意。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身下的肿胀更让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我以为是表哥,毕竟每天晚上他都要帮我换药,可等打开门后,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顿时就懵逼了。

 

只见唐柔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站在门口,下面居然是真空的,我一眼看去,立马就看到那片神秘的里地方。

 

可能是刚完事,那黑色的地方看起来湿漉漉的,带着一点水渍,看着这副诱人的画面,我的脑袋顿时嗡嗡作响,下面瞬间翘上了天。

 

唐柔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应,而是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见我没有反应,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因为我眼睛瞎了,她才敢这么穿的过来。

 

随后唐柔道:“小北,我们房间的淋浴坏了,我用你房间洗个澡,然后帮你换药。”

 

“啊,柔柔姐,你用吧。”

 

我露出了然的样子,眼睛却死死盯着眼前那两团饱满。

 

又大又圆,我估计一手都掌握不住,因为睡衣是透明的,连顶端的嫣红我都看的清清楚楚,鼻血顿时差点喷出来。

 

唐柔又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心中冷笑,这女人还挺警惕的,表面却一脸茫然。

 

确认我真的看不见,唐柔这才走到浴室门口,开始脱睡衣。

 

那雪白的裸背光滑细嫩,没有一点瑕疵,纤细的小蛮腰盈盈一握,再往下,是浑圆的臀部两瓣又大又白的屁股,因为她弯着腰,中间那条缝隙更是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眼前。

 

那一刻,我全身的血液都往下涌,恨不得冲过去把唐柔抱住,狠狠的弄她一次。

 

但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她可是我未来的表嫂。

 

唐柔脱掉睡衣后,转身就进了浴室,没多久,里头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我恍然若失的向床上走去,身下涨的厉害,可刚走了没几步,唐柔的声音就传来,“小北,你这有干净的毛巾吗?”

 

“有!”

 

我拿了一块新毛巾,想了想直接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可刚走进浴室,抬头一看,我就惊呆了。

 

第2章

 

唐柔张着浑圆的大长腿,坐在马桶上面,一只手正在两腿间活动。

 

我看的格外清楚,那片神秘地方完全打开了,两片肥美的软肉嫣红可爱,在那顶端,还有一个圆润的凸起。

 

我的天!

 

看着如此刺激的一幕,我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下身涌。

 

看样子,应该是刚才表哥在床上不行,所以不满足的唐柔选择到洗澡间偷偷自我安慰弄。

 

要是我我是表哥,我一定能让唐柔下不了地!

 

刚冒出这个念头,我就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下。

 

“小北。”

 

看到我进来,唐柔才依依不舍的停下动作,喊了一声。

 

我以极大的毅力才保证没露马脚,慢吞吞的开口:“啊,柔柔姐,毛巾放在哪?”

 

要是让唐柔知道我眼睛已经恢复了,还看到她自摸,把我赶出去都是轻的。

 

尽管我极力掩饰,但身下还是鼓起了一大团,唐柔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她咬了咬牙,忽然道:“小北,你知道我在干嘛吗?”

 

还能在干嘛,自摸呗!

 

尽管心里清楚的很,表面上我却是摇摇头:“柔柔姐,我又看不见,哪知道你在干嘛,要我帮忙吗?”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我清楚的看见唐柔眼睛一亮,她犹豫了几秒道:“那小北,你能帮姐姐一个忙吗?”

 

说着,她竟站了起来,向我走来。

 

因为她没穿衣服,那两个圆润的饱满轻轻摇晃着,上面两颗粉色的樱桃让我看直了眼。

 

她走到我面前,轻轻的抓起我的手,转身坐到马桶上,然后将毛巾盖到沼泽缝隙上,拉着我的手按上去。

 

刚刚触碰到的一瞬间,我就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柔柔姐,这……这是什么?”

 

唐柔竟然让我碰她的下面,我激动的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唐柔也是呼吸急促,“姐姐的腿有点酸,小北,你隔着毛巾帮我按一按。”

 

说着,小腹一挺,那片柔软在我手掌上蹭了蹭。

 

轰!

 

尽管隔着一层毛巾,我依然感受到那里的柔软,脑子当即一炸,彻底失去了理智。

 

况且,这又是唐柔主动要求的,我又怕什么呢。

 

我一把按住毛巾,不停的揉弄起来。

 

唐柔闭着眼,身体不停的颤抖,口中发出闷哼声:“对,就是这样,再快一点。”

 

我兴奋的不行,要不是担心被唐柔发现我眼睛已经好了,当场就冲上去把她扑倒,狠狠的弄她。

 

很快,唐柔的身体就剧烈的哆嗦起来,她死死咬着唇,于此是同时,我发现毛巾不知什么时候都湿了。

 

她一脸的满足,轻轻对我道:“好了,小北,谢谢你。”

 

你倒是好了,我却难受的很呢,我心里很是不舍,但唐柔没说话,我只好慢慢的回了房间。

 

我把手拿在鼻子上闻了闻,腥腥的,却那么的迷人,忽然我想到唐柔等会还要帮我换药,我肯定还有机会。

 

第3章

 

没一会儿,唐柔从浴室里出来了。

 

她一边搓着头发,一边向我走过来,“小北,你药放在哪儿?”

 

我指指了床头的抽屉。

 

唐柔将药拿了出来,“好了,你快躺好,我这就帮你换药。”

 

但此刻我下面还有着不小的反应的帐篷还没消,这要是躺下来,唐柔肯定能看见。

 

我咬了咬牙,还是躺了下去,裤子裆高高隆起,仿佛变形金刚里的擎天柱。

 

唐柔一下子呆了,她愣了好几秒,眼睛里异彩连连。

 

我心里紧张到极点,却又有那么一丝小得意,嘿嘿,看傻了吧?!

 

“小北,我开始帮你换药了,要是不舒服,你跟我说。”

 

好一会儿,唐柔才开口道。

 

下一秒,唐柔拿着药片坐在了我的身上,不仅如此,她的臀部还好巧不巧的坐在我的裤裆裤子上面,那正昂首挺胸的地方一下子就顶到了她的下面。

 

哪怕隔着两层衣服,但是我那活儿还是一下子感受到了那娇嫩的柔软,硕大的巨龙甚至陷进去了一部分。

 

我大脑一片空白,我竟然顶到了她的下面,但是,好舒服爽!

 

“小北,是这样吗?”

 

唐柔的身体也是一颤,随后轻轻的将药片贴在我的眼皮上,问道。

 

“嗯!”

 

我喉咙干涩,声音沙哑的厉害。

 

因为紧张,我手动了动,却一下子碰到了唐柔的大腿,那光滑的肌肤让我差点起鸡皮疙瘩,太滑了,而且还能嫩。

 

唐柔简直是我见过的女人当众最性感的一个,要是能得到弄她一次,少活几年我都愿意。

 

好在唐柔接下来没有其他的动作,很快,我的两只眼睛都贴了上了药片。

 

本来贴好药片唐柔就可以从我身上下来的,但她却没有下来的意思,还问道:“小北,姐姐的腿还有点酸,你不介意让我坐一会儿吧?”

 

说话的时候,她还动了动,仿佛腿真的很酸一样。

 

感觉到胯下在那柔软的地带顶来顶去,这下子差点要了我的老命,玛德,她绝对是故意的。

 

我强忍着顶上去的冲动,“没……没事,柔柔姐你帮我换药,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

 

“嘻嘻,姐姐没白疼你!”唐柔嘻嘻一笑,屁股又动了一下。

 

这时,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要不,柔柔姐,我像刚才那样再帮你揉一下?”

 

“好呀!”

 

唐柔一口答应,拿着我的手又放在了双腿之间。

 

刚才在浴室,我太紧张,所以只是毫无章法的乱揉一通,这次我却是按照看过的小电影里的情节,大手缓慢的在那上面研磨起来,是不是还曲起食指在那道缝隙里顶了顶。

 

“啊……”

 

才刚刚揉顶了一下,唐柔就叫了起来。

 

“柔柔姐,怎么了,是我按得不舒服吗?”我故意装傻的问道,心里却坏笑。,小骚货,爽吧?!

 

“没……没事,小北,你继续按!”

 

唐柔的声音都变了,我感觉到她大腿死死的夹着我的腰,估计要不是怕被我发现,早就放声浪叫了。

 

手中按着那道裂缝,慢慢的,我心底的邪火也越来越旺,看着唐柔满脸酡红的样子,我真想把她推到,用自己的那活儿代替双手给她按。

 

但是,我又不敢,表哥好心收留我,我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

 

可心里马上又有一个声音在说,都这样了还不上,你连禽兽都不如。

 

纠结中,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唐柔虽然咬着牙,但强烈颤抖的娇躯说明了她此刻就快要到了。

 

第4章

 

“柔柔,小北的药换好了吗?”

 

可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道声音。

 

是表哥醒了,同时门外响起脚步声。

 

我浑身一激灵。

 

唐柔也是身体一颤,迅速的从我身上爬下来,说:“换好了!”

 

表哥出现在门口,他冲里面看了看,我连忙装作睡着的样子。

 

“小北睡着了,走吧,我们回房间。”这时,唐柔也道。

 

似乎担心表哥看出什么来,说着她就把门关上了。

 

不过表哥好像没有走,我听到表哥道:“柔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不过你放心,忙完这一阵,我就去医院做检查。”

 

“不要碰我,每次都是两分钟,我告诉你,胡刚,我受够了,如果以后还是这样,你都别想碰我。”

 

唐柔冷冷的声音传来。

 

随后脚步声慢慢远去,显然唐柔回房了。

 

确认他们走了,我才翻身起来,低头看着顶起来的裤裆裤子,一脸的欲哭无泪。

 

要是表哥刚才没过来,我感觉今晚一定能和唐柔发生点什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果不其然我裤子衩里黏黏的,梦遗了。

 

继续这么下去,我就算不变成阳痿,迟早也会成为变态。

 

摇头苦笑了一声,我赶紧去卫生间换了一条新内裤。

 

但是刚走进卫生间,我却愣住了,洗手台上面居然有一条黑色丝袜,很显然是唐柔的。

 

是了,肯定是她昨晚洗完澡之后没有带走。

 

看着那条丝袜,我像着了魔一样拿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上面仿佛残留着唐柔身上的香气。

 

反正唐柔也不知道去哪了,就算做点什么她也不知道,想到这,我忍不住将丝袜套在了下面。

 

一面幻想着昨晚用手给唐柔按摩的场景,我手中快速的活动,最后释放了出来数的子孙全部喷在了丝袜上。

 

不过看着被我蹂躏的不成样子的丝袜,我心里忽然有点心虚,赶紧将丝袜塞到了自己的枕头底下。

 

来到客厅,桌上摆着早点,却看不到唐柔的身影,我看了看时间,这个点表哥应该上班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早餐,唐柔还是没有回来,我估计她是和表哥一起出去了。

 

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敢太随意,老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表哥和唐柔知道我眼睛恢复了,他们一定会把我撵出去。

 

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我干脆给自己的眼睛做起了按摩,虽然现在我看见了,但阳光太强烈,依然会有些影响。

 

晚上十一点了,表哥依然没回来,不过他每天早出晚归的,我倒是不担心,尤其是前两天我听说他的的物流公司接到了一个大单,估计是太忙了。

 

但是唐柔也没回来,我却有些奇怪了,要知道她现在基本算是全职太太,难道真是陪表哥出去应酬去了。

 

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我心中一喜,是唐柔回来了。

 

果然门开之后,唐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不过还有一个人,不是表哥,而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唐柔好像喝醉了,那胖子就扶着唐柔。

 

因为我没开灯,所以两人都没注意到我。

 

我眯起眼睛仔细一看,唐柔穿着一套黑色短裙,腿上是黑色的丝袜,刚好到大腿根,看起来性感极了。

 

“马老板,谢谢你送我回来。”

 

唐柔醉醺醺的的说了一句。

 

显然她今天是跟表哥生意上的朋友喝酒去了。

 

黑暗中,马老板一只手放在唐柔腿上不停的抚摸着,呼吸急促。

 

“没事,别人想送还没有这个机会呢,对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马老板舔了舔嘴唇,眼睛却闪过一丝邪念。

 

可惜唐柔不知道喝了多少,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胖子打算对自己图谋不轨。

 

第5章

 

“嗯……”

 

唐柔趴在沙发上,背对着马老板,鼻子里面哼了声。

 

听见她销魂的一哼,我心想完蛋了。

 

是个男人都会被引爆,果不其然,马老板愣了一下,直接不淡定了。我看见马老板摆弄一下唐柔的位置,把她的一条修长大腿扛到肩头上,一只手上下抚弄着唐柔的身体。

 

这种动作,唐柔的性感顿时展露无遗。

 

“柔柔,你好性感,我做梦都想得到弄死你。”

 

马老板再也克制不住,嘴里淫言秽语,一只手抓住唐柔的臀部屁股,不停的揉。

 

唐柔哼声越来越大:“讨厌。”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唐柔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马老板故意把她喝醉,然后想要趁这个机会得到弄她。

 

黑暗中,马老板一只手穿过衣服,握住了唐柔的胸部,整个人趴在她的背上,不停用自己的身子磨蹭唐柔:“柔柔,你的胸脯白兔好大好白好有弹性,爽死我了。”

 

唐柔媚眼如丝:“马老板,想不想得到弄死我?”

 

她嗲声嗲气的问了一句,这时候我才发现,唐柔漂亮妩媚的脸蛋上红扑扑的。我瞬间想到,马老板应该给她下药了,否则唐柔不会这样。

 

我心里决定,只要那个死胖子敢欺负柔柔姐,我就弄死他。

 

接下来,马老板把手深入唐柔的裙底,不怀好意的笑道:“哼,外表这么纯洁,内心却这么放荡骚。老子还没有往死里弄你呢,你就湿了。”

 

唐柔眯着眼睛,不停扭动身子,鼻子里面哼哼唧唧的。

 

下一刻,我看见过胖子两只手抬起唐柔的双腿,低头闻了闻丝袜上面的气息,接着解开皮带,露出一个狰狞的物体,对准了唐柔的早已泥泞的沼泽。

 

我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不少,身子宛如一个大火炉,下面更是难受无比。的那活儿硬成了铁棒

 

周围光线不好,眼前的场景半遮半掩,惹人遐想。马老板的一只大手,从唐柔的脚裸抚摸到大腿。

 

喝多的唐柔,就像一只猫咪发出呼噜呼噜的呻吟轻吟声。

 

“好滑。”

 

马老板咽了一口,火急火燎的抱紧唐柔的双腿。

 

我发现他就是一个老变态,居然用那玩意去蹭唐柔被丝袜包裹的长腿,脸上全是享受的表情。

 

“胡刚应该满足不了你吧?你肯定不知道,上次我和胡刚去会所,他没坚持三分钟就出来了。”

 

马老板嘿嘿笑着,吭哧吭哧的喘着气,像一头发情的驴似的。

 

被下药的唐柔,根本听不清马老板的话。可我却目瞪口呆,表哥去会所找小姐?在印象中,表哥和唐柔一直很恩爱,两人都快到了结婚的地步。

 

不过转眼一想,不管多极品的女人,面对的时间长了,总有腻歪的一天。站在男人的角度,出去偷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继续看向对面的马老板,他从公文包里面掏出一颗药,放到嘴里面吃下去了,没过几分钟,便有了不小的反应那家伙大的恐怖。

 

“今晚弄死你这个小妖精,可把我馋死了。”

 

马老板放下唐柔的双腿,抱着她走到客厅的卫生间,准备......

 

进去后,马老板把唐柔放到洗漱台上,下面的家伙,刚好对准了唐柔泛滥的芳地。

 

我瞪大眼睛,舍不得眨一下。今晚的唐柔,太诱惑了,两条黑色美腿夹住马老板的腰,一只手摸到自己衣服里面。

 

“好痒,我要。”

 

现在的唐柔,已经没有一丝理智了。

 

马老板没有关门,我悄悄的去厨房里面找了一根擀面杖,提在手里,心里也踏实不少。

 

慢慢摸到门口,我小心注视着里面的情况。

 

马老板已经一把扯掉了唐柔的蕾丝小内内,而且还是纱质透明的,缝隙中,正在流淌着清泉。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自己如果还不出手,唐柔就被眼前这个死胖子侮辱了。

 

就在他准备扶着那丑东西进入唐柔的身体时,我两步大跨进卫生间里面,照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咣!咣!

 

两棒子全部抡到马老板的后脑勺。

 

他抱着头像狗一样哀嚎出来,手指缝隙里面全是血液。

 

“滚!”我大吼了一声,大棒子又往马老板身上抡了几下,没敢砸头了,害怕把人打死。

 

做这种事,玩别人家的老婆,本来就心虚,被我撞见,马老板连忙提起裤子,拿着公文包跑了。

 

跑出表哥家的时候,这个胖子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要记住我长什么样子。

 

我一直追了出去,看见马老板上了一辆宝马X6狼狈离开,这才提着擀面杖回到家里。

 

唐柔依然坐在洗漱台上,只不过我进来时,看见她把手放到了下面,嘴里开始嘤咛出来,我亲眼看着她的手指,一寸一寸的被吞没。

 

亲眼看着她自己弄,那种场面别提多带感了。

 

“小刚,是你吗?”

 

唐柔迷离的双眼半睁半闭的,这下真的没有一丁点理智了。

 

她想要从洗漱台上下来,接过两腿一软,往地面摔去。

 

还好我眼疾手快把她抱在了怀里,这一下,感觉到怀里充满弹性的柔软身躯,心里大为来火,下面的那活儿,隔着裤子顶在唐柔的要害上。

 

唐柔就像一条八爪章鱼,用力的抱着我,不断用下面磨蹭我。

 

“柔柔姐,别这样。”

 

我口干舌燥,内心犹豫到了极点。

 

说实话,此刻我恨不得把她按在地上,狠狠抱着她的双腿弄一回,可是仅剩的理智告诉我,唐柔是表哥的女朋友,我不能对她有非分之想。

 

而唐柔的举动,一点点蚕食着我的理智。

 

她拿着我的手从领口放进去,顿时抓住了一个白兔,大的一只手都握不住。上面是惊人的弹性,那种感觉无法形容,好像电流流过我的全身。

 

“小刚,快点弄我,我受不了了。这是什么酒?后劲儿好大。”

 

唐柔抱住我,她的小手隔着自己的衣服,抓住我握着大白兔的手,用力的揉。

 

我从来没有见过唐柔这么一面。

 

她火辣的身体,惹的我血脉喷张,理智逐渐的消失。

 

紧跟着,一只冰凉的小手,深入我的裤子,一把握住了我的下面。

 

她轻轻的套弄起来,双眼水汪汪的:“小刚,你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我绷紧身体,嗓子快冒烟,满脑袋里面只剩下唐柔的娇躯,以及那两条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大长腿。

 

“柔柔姐,不要。”

 

我还在做着最后的抗争。

 

要是真和她发生关系了,以后我该怎么面对表哥,该怎么面对她?

 

这样做,是趁人之危。

 

在我苦苦挣扎的时候,唐柔一把落下我的运动裤,下面的兄弟立刻暴露出来。唐柔看呆了,我清楚看见她眼里闪过精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