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旅游新闻

憋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尿出来|全文

2021-01-22 16:11:39【旅游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 第一章 觉醒 "某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房间内。 床垫上,秦天懵懵懂懂睁开双眼。 顿时,一张娇俏可人的美丽容颜映入眼帘。 “是林祖儿!” 秦天一惊,目光飞快往四周一扫,从

 

第一章 觉醒

 

"某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房间内。

 

床垫上,秦天懵懵懂懂睁开双眼。

 

顿时,一张娇俏可人的美丽容颜映入眼帘。

 

“是林祖儿!”

 

秦天一惊,目光飞快往四周一扫,从这个房间的装扮来看,应该是酒店。

 

“自己怎么会在酒店,还和她睡在一起?”

 

秦天下意识想要揉揉隐隐作疼的脑仁,刚伸手却发现右手正被林祖儿压在身上,手掌更是紧紧握住那柔软的所在。

 

一时,秦天动作一滞。

 

额头上不由有细密的冷汗冒出,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惊慌。

 

林祖儿不止生得漂亮,学习成绩也是极好,乃是江城二中的校花之一,被无数人暗恋。

 

按理说,把校花给“睡了”。

 

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秦天是半天炫耀的心思都没有,反而感到很是慌乱和害怕。

 

因为林祖儿的父亲林成天乃是江城市的首富,据说还是黑白通吃的那种,最主要的是,他还是个护女狂魔。

 

凡是敢追求他女儿的人,都会被各种警告或者教训。

 

有一次,校外的一个混混想要调戏林祖儿。

 

结果,隐藏在周围的保镖直接跳出,将那名混混的手脚全部打断,被扔入一辆车里拖走。

 

至于那名混混最后怎样了,秦天也不知道,但他敢肯定对方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林成天知道,他把他女儿给睡了。

 

绝对不会把他当做未来的女婿!

 

其下场,应该会比那个调戏林祖儿的小混混还要惨。

 

“妈蛋,该怎么办?要不,还是先溜!”

 

“不行,不能再留在这里,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秦天小心翼翼的将手从林祖儿身下抽出,双眼却紧紧盯着对方的熟睡的脸颊,生怕对方醒来。

 

眼看就要成功之际,林祖儿突然翻身,又一次将他手掌给压在身下,使得他半边身子都悬在床沿外。

 

但秦天偏偏不敢动弹,生怕惊醒林祖儿。

 

过了几分钟。

 

秦天感觉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再次轻轻的将自己的手往外抽。

 

眼看又要成功,林祖儿居然又一次转身。

 

“尼玛,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天暗呼一声,猛的将手完全抽出,却忘记了自己的半边身子还悬在床沿外,动作过猛之下,不由仰着摔倒在地面,而且还是后脑勺坐地,即使是木地板,也让他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眩晕。

 

“嗯!”

 

秦天发出一声闷哼。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使得他头疼欲裂!

 

他担心惊醒了林祖儿,不由紧咬牙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消散,而在秦天脑海中却多了许多记忆。

 

他再次睁开双眼,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他的眼神沧桑而深邃,完全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能够拥有的。

 

“百世么?也是最后一世!”

 

他从地上站起,看了眼有不少身体裸露在被子外的林祖儿,眼中已经没有丝毫慌乱。

 

一市首富而已,在他眼里不过也是蝼蚁。

 

因为他是个轮回了百世之人。

 

身上的衣衫俱在,只是起了褶皱。

 

看来,他并没有与林祖儿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他脑海中闪过昨晚的某些片段,并很快就串连了起来,面色不由微微一黑,因为他记起,是林祖儿配合两位闺蜜将他灌醉。

 

然后弄到这个酒店来。

 

不过,秦天并没有太过计较此事,觉醒前九十九世的记忆前,这件事会危及他的性命,但现在么……

 

下一刻。

 

秦天直接盘坐在地,熟练的运转起《玄天经》。

 

随着功法的运转,周遭的天地元气受到牵引,不断向他的身躯汇聚而来……

 

一个小时后。

 

秦天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嘴角也浮现出一抹微笑。

 

每轮回一世,他的神魂都会变强不少。

 

这次修成炼气一层。

 

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很是神效!

 

要知道,上一世他觉醒重修,可是用了三个小时,方才修成炼气一层。

 

他是个受到诅咒之人。

 

每世都只能活二十二岁,这已经是他第百世轮回。

 

 

 

每一世觉醒后。

 

他都在寻找打破诅咒的办法。

 

直到,某一世,他修行境界达到合道后期,产生了一种玄妙的感应,如果突破合道,渡过天劫,成为仙人,就能打破体内诅咒。

 

可惜,那一世,他已经没有时间。

 

从那一世开始,他就一直在做准备,准备在百世成功渡劫成仙,打破诅咒!

 

因为他那世还感应到,如果百世不能打破诅咒,他就会真正的烟消云散,连轮回的资格都会失去。

 

忽然,一股恶臭味传来。

 

秦天并不意外,引气入体,相应会有杂质排泄出来。

 

此刻。

 

他皮肤上已经糊上一层油腻腻的黑色杂质。

 

看了眼卧室内的洗手间。

 

他起身走了进去,脱掉衣服打开花洒一番冲洗。

 

同时,也将沾上污垢的衣衫全部清洗了一遍。

 

就在这时,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传来。

 

“啪嗒!”

 

浴室门被推开,一丝不挂的林祖儿打着哈欠走了进来。

 

但马上,她的眼神就直了,因为浴室内站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

 

没有想象中的尖叫。

 

一双眼睛贼兮兮的在秦天身上移动,最后下移,落在了某个地方,林祖儿的脸颊陡然变得酡红,心中唾骂:“好丑!”

 

“看够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看够了就出去!”

 

半刻钟后,卧室内。

 

穿戴整齐的林祖儿脸颊粉红,目含娇羞,但马上,她眼眸间就多了一层雾气,捂住脸颊轻声哭泣起来。

 

秦天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他觉醒前世记忆的他又怎么会被林祖儿的这点演技所蒙蔽。

 

过了半晌。

 

林祖儿感觉有些不对劲,那个家伙怎么没有安慰我,悄悄打开一道指缝,发现那家伙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目光中隐隐透着几分戏虐。

 

顿时,林祖儿一愣。

 

这家伙怎么是这个态度,随即,一股怒火涌上心头:“秦天,你把我睡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想我怎么办?”

 

秦天反问道。

 

“我要你当我男朋友!”

 

林祖儿把心一横道,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老是避着她,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呵呵!”

 

秦天笑了笑。

 

“你什么意思?”

 

林祖儿被秦天的这声“呵呵”给刺激到了,有些恼怒。

 

“好了,我该走了,没时间赔你在这里胡闹!”

 

丢下一句话,秦天向房间外走去。

 

林祖儿却是一急,跳起来拉住了他的手臂:“混蛋不准走,你都把人家那样了,难道你想不认账!”

 

“昨晚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有数,还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

 

林祖儿差点被气疯:“你都把本小姐的身体给看光了,还什么都没有做,你以为本小姐的身体是谁都能看的!”

 

“貌似你也看了我的身体,扯平了!”

 

话音一落,秦天就挣开了林祖儿的手臂,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嘭!”

 

关门声响起,林祖儿却是气得跺脚。

 

 

 

随即她却是噗嗤笑了,眼中透出一股狡黠:“秦天,你给本姑娘等着,早晚一天你逃不过本姑娘的手掌心。”

 

 

 

 

 

第二章 前世宝库

 

"秦天,十八岁。

 

江城一中高三一班的学生,生得高大帅气,而且成绩极好,长期霸占年级前三,乃是当之无愧的学霸,校草。

 

因此,很受女生追捧,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女生的情书。

 

林祖儿也是他的追求者之一,不过,因为畏惧林成天的权势,秦天一直有意避着她,没想到对方在昨天趁机将他灌醉,弄到了酒店里……!

 

半个小时后。

 

秦天回到了这世的家中。

 

他这世的父亲叫秦朝阳。

 

是一家中小型公司的老板,资产大概在两千万左右。

 

这世母亲叫做周小云,在某家慈善机构任职。

 

家里有车,居住的也是一座小别墅。

 

父母很少回家,所以在零花钱上也没有亏待他,他勉强称得上一个富二代。

 

正如他所料,父母都没有在家里。

 

秦朝阳的公司最近正准备融资,扩大规模。

 

已经有两天没有归家。

 

母亲周小云则下乡去考察去了。

 

换了身衣服……

 

从秦朝阳书房内找出一盒茶叶泡了杯茶,秦天舒适的躺在椅子上,思考着他的未来。

 

这一世他觉醒得比任何一世都要晚。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只有区区四年。

 

要在四年时间渡劫成仙……

 

即使他在前世有诸多的布置和准备,也是颇为困难。

 

但他已经没有选择,要么彻底湮灭,要么全力成仙。

 

所以,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容不得半点浪费。

 

想到这里,秦天拿起浓茶喝了口,眯着眼暗道:“那么,得尽早将修行计划提上日程!”

 

江城乃是江北省的一个普通地级城市。

 

前世。

 

他在江北境内也留下了一座修行宝库。

 

虽说那座宝库颇为隐秘,他也在宝库外布置了数重阵法,毕竟已经过去六十八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现。

 

不管如何,他都要去宝库查探一番。

 

拿出手机,打开手机地图,输入了宝库所在的地名,然后进行导航,共有三百多公里。

 

今天和明天都不上课。

 

正好可以去宝库内将那些修行资源给取出。

 

他从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

 

找出一个旅行包,塞进去一些必需品后,拿着手机,他就出了门。

 

数个小时后。

 

秦天付钱下车,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六十八年过去了,这里的地形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那座山峰看着不远,秦天的速度更是不慢,也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山峰下。

 

没有丝毫犹豫,他往山上大步而上。

 

最终,他登上了这座山峰,来到了一座悬崖前,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他能感应到,他当年布置的阵法还在,也就是说,这座宝库并没有被人发现。

 

稍作调息,让自身的精神气回归巅峰,他双手飞快翻飞,将一连串繁复的法诀打出。

 

随着法诀的打出,悬崖前方的虚空居然诡异的扭曲,一个黑色的虚空洞口凭空出现。

 

“嗖!”

 

毫不犹豫,秦天直接投身而入。

 

场景变化。

 

秦天出现在一座山洞内。

 

洞内比较干爽,山壁上镶嵌着不少萤石,散发出淡淡光辉,让整座山洞清晰可见。

 

山洞并不大。

 

最多百余个平方,空荡荡的洞内除了一张石床外,就只有一张石桌,石桌之上放着三个形状大小不一的盒子。

 

迈步向前,在接近石桌一米时,秦天再次顿步。

 

随着一连串的法诀打下,石桌周遭的空间一阵扭曲,随即“啵”的声,扭曲的空间恢复正常。

 

看着石桌上的盒子,秦天的目光也变得明亮起来。

 

探手间,他抓起了其中一个盒子。

 

将其打开,一枚古朴的戒指映入眼帘。

 

拿出一柄水果刀,割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入雕刻着神秘画面的戒面上,诡异的是,戒面居然将那滴鲜血给吸收了。

 

顿时,秦天就与这枚古朴的戒指产生了一种联系。

 

随即,他又相继将另外两个盒子打开。

 

一个盒子内装的是一柄没有剑柄,两头都是剑尖的短剑,这是一柄修仙者使用的飞剑,叫做银霜剑,是件顶级法器。

 

 

 

另外个盒子里装的是一枚青铜小钟,这枚小钟叫摄魂钟,专伤人神魂,同样为顶级法器。

 

挤压伤口,将鲜血滴入银霜剑和摄魂钟上。

 

接着,他与二者都产生了一层联系。

 

秦天将戒指戴到手指上后,又将银霜剑和摄魂钟给收了起来,然后沟通了储物戒指,一枚散发出温润之气的玉瓶出现在他手上。

 

不错,这枚戒指正是修仙者的储物装置,传说中的储物戒。

 

这枚储物戒最多算下品法器,而短剑和青铜小钟都是顶级法器,所以,无法将其收入其中。

 

至于玉瓶内装的则是聚气丹,最为适合入门修仙者使用,秦天修炼的《玄天经》是一门修仙功法。

 

破掉丹药瓶上的禁制,秦天从中倒出一枚碧绿色散发着芬香味的丹药丢入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

 

化为一股温和的力量,瞬间散发至他的四肢百骸,让他身躯变得暖洋洋。

 

秦天不敢怠慢,盘坐石床上,运转功法。

 

一个时辰后。

 

秦天身躯微微一震,体内更是发出一声轻响。

 

他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炼气二层,成了!”

 

不过。

 

从江城到这里,加上修行一个时辰,已经过去差不多六个小时,所以,他已经饥肠辘辘。

 

于是,他从储物戒内取出另外种丹药服下,顿时,饥饿感消失不见。

 

这种丹药叫辟谷丹,服用一枚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解决了肚子问题,秦天又继续服下一枚聚气丹修炼。

 

修炼不知岁月。

 

不知不觉,秦天已经在山洞内修炼了整整三十多个小时,而他的修为也顺利晋升到了炼气三层巅峰。

 

只差一步就能晋升炼气四层。

 

但他的经脉承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必须停止修炼,否则,经脉会出现损伤。

 

他起身来到山洞一角。

 

开启了留在洞内的短程传送阵,嗖的声,他的身影消失在山洞内。

 

再次出现,秦天的身影出现在山脚下某个隐秘地方。

 

掐了个御风诀,秦天飞速向国道而去。

 

等重新回到江城市,已经是深夜。

 

好在父母依旧没有回来,不然,倒要被一番逼问。

 

次日清晨。

 

秦天如同往常般来到了江城一中。

 

刚踏入高三一班的教室,秦天敏锐的感应到,班上的同学的目光明显带着异样,有震惊、有惊叹,有羡慕、还有幸灾乐祸。

 

他微微皱了皱眉,迈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秦天,你是这个,你牛!”

 

刚落座,同桌的一个猥琐男生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第三章 护女狂魔

 

"闻言,秦天不由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嘿嘿!”

 

赵鹏发出一声怪笑:“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和校花林祖儿开房的事已经传遍整个学校,说实话,以前哥们只佩服你的学习成绩,现在,还佩服你的胆量,连林祖儿都敢睡!”

 

“这事谁说的?”

 

秦天眉头皱得更深,难道是林祖儿自己传开的,想要造成既定事实。

 

不过,他马上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就算林祖儿想要逼他当男友,也不会将这件事传得路人皆知。

 

赵鹏没有说话,而是拿出手机登录上了校园论坛,并打开一张帖子,递给秦天:“你自己看吧,有图有真相!”

 

 

 

说着话,赵鹏拍了拍秦天的肩膀:“你啊,自求多福吧!”

 

江城一中谁不知道,林祖儿有个“护女狂魔”的老爹,秦天睡了他女儿,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肯定会很惨。

 

帖子中有三张照片,第一张拍摄的是他和林祖儿居住房间的门牌号,第二张则是拍摄他走出房间的照片,第三张拍摄的是林祖儿走出房间的照片。

 

“给你!”

 

秦天将手机还给了赵鹏,却也没有太过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一天中,秦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迎来异样的眼神,以及指指点点。

 

放学铃声响起。

 

秦天收拾书包,向学校外走去。

 

刚来到校门口,他步伐微微一顿,却是有两名黑衣大汉朝他走来。

 

“秦天是吧,我们老板要见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当中一人,语气生硬的道。

 

“好!”

 

秦天平静的点点头,跟着二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

 

这一幕,被不少学生看到,引来阵阵哗然和议论。

 

“嘿嘿,我敢说,那两个黑衣人肯定是林祖儿老爹派来的!”

 

“是啊,这个秦天要倒霉了,睡谁不好,偏偏去睡林祖儿,真是嫌命长!”

 

“不知道秦天明天还能不能来学校!”

 

“估计够呛!”

 

…………

 

奔驰车启动,秦天被两名黑衣大汉一左一右架在后座。

 

倒是两名黑衣大汉有些意外,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叫秦天的学生实在太平静了,倒有几分大将之风。

 

不过马上他们都暗自摇摇头,千不该万不该,这小子睡了小姐。

 

他们虽然见过老板发怒,却从来没有见过老板这般愤怒的,连最为喜欢的名贵瓷器都摔碎了好几个。

 

所以,这小子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

 

半个小时后。

 

奔驰SUV驶进了郊区的一座大型别墅内。

 

“下车!”

 

其中一个黑衣壮汉先一步下车,并冷声催促道。

 

秦天默然走下车,目光扫了扫四周,发现别墅的大厅外站在两排黑衣壮汉,各个气息精悍,显然都不是普通的保镖。

 

抬眼间,秦天看到了宽阔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个面色阴沉,眼神阴翳的中年男子,他一下车,对方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带他进来!”

 

下一刻,中年男子开口,语气中夹杂着一股浓浓的怒气。

 

“进去!”

 

两名黑衣壮汉伸手推向秦天,但他却突然一步迈前,使得二人的动作落空。

 

接着,他们就见到秦天大步穿过人形通道,来到了客厅内,驻足于林成天一米前,平静的注视他。

 

见状,林成天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他已经将秦天的身份背景给调查了个通透,一个小富之家的子弟,在自己摆下这等阵仗之下,还能保持镇定。

 

不过马上,他心头又涌出一股滔天怒火。

 

他正准备在这个暑假带女儿去张家,如果能与张家结为亲家,在张家的支持下,不说更进一步,他在江城的地位必定会更加的稳固。

 

可惜,这一切都被这个小王八蛋给破坏了。

 

想到这点,他就恨不得宰掉这个小崽子。

 

下一刻。

 

林成天缓缓开口:“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多少猜到了点!”

 

秦天淡淡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

 

林成天冷声问,这小子的态度令他很是不爽。

 

“我和你女儿是清白的,并没有发生什么!”

 

秦天想了想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否则,你以为能站着和我说话!”林成天恼怒吼道。

 

不过,这小崽子虽然没有和女儿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在一个房间共度一夜,始终是个污点,张家那样的家族,又怎么会娶一个有污点的女子?

 

好在这事还有挽救的余地!

 

只要让这个小子消失,再凭借他的影响力,这件事自然能够平息下来。

 

就在这时,又有两辆车驶入别墅。

 

接着,先后有两名中年男女被押解下来。

 

见到这两人,秦天双眼微微一缩,他们正是他这世的父母秦朝阳和周小云,好在二人都没有受到伤害,否则,他不介意灭了林成天。

 

“把他们带进来!”

 

林成天沉声喝道。

 

“小天,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站在客厅内的秦天,秦朝阳周小云夫妇都是心中一沉。

 

随即,秦朝阳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慌乱的朝林成天道:“林总,是不是小天这孩子得罪了您?”

 

周小云脸色一变,连忙道:“林总您大人有大量,如果小天得罪了您,有什么火,您可以冲我们夫妇来,千万不要伤害了小天!”

 

听到父母的话,秦天脸上的表情微微动容。

 

“闭嘴!”

 

林成天轻喝,使得秦朝阳夫妇身躯微微一颤。

 

“我林成天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你们家的儿子,做错了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们一家人必须离开华夏,永世不得归来,否则,就别怪……!”

 

林成天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说话间,他挥手招来一个秘书般的青年。

 

对方取出一个文件放到桌上,对秦朝阳道:“秦先生,这是一份收购合约,你只需签了这份合约,就会获得两千四百万的支票!”

 

“这……?”

 

秦朝阳面上浮现出犹豫和纠结之色,他的公司现在的确只有两千多万的规模,但却处于迅速上升期。

 

而且最近要正要进行融资,一旦融资成功,公司的资产必定倍增。

 

不过,他也知道眼前林成天的能力,要对付他们一家实在太容易不过。

 

这份收购合约,他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签了他们一家还能平安,不签恐怕……

 

“好,我签!”

 

秦朝阳重重吐出三个字,随着这三个字的出口,他整个人似乎成为了一个泄气的皮球,就算身形都委顿了不少,公司能够达到今天的地步,可是他多年的心血。

 

闻言,林成天微微抬了抬眼,似乎在说,算你识趣。

 

就在秦朝阳接过签字笔打算在收购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大名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捉住了他的手腕。

 

“爸,如果不想签,就不要勉强!”"

 

 

 

第四章 谁也不能逼迫他们

 

"一时。

 

别墅大厅内的气氛陡然陷入凝滞。

 

林成天的脸色更是变得格外的阴冷,他冷冷盯着秦天,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如果不是自家的宝贝女儿苦苦哀求,他早就将他打断手脚丢进白江中喂鱼。

 

“小天,放开吧!”

 

半晌后,秦朝阳苦涩道:“其实去国外生活也挺好的。”

 

秦天的声音再次响起,显得很是镇定:“没关系的,爸不想签,没有人能逼迫你!”

 

听到这话,林成天不由气笑了:“姓秦的小崽子,你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林总,小天还小,不懂事,你千万和他计较!”

 

周小云慌忙解释,生怕激怒林成天,随即又看着秦天道:“小天,你爸说得对,国外的生活也挺好的,不要再任性好吗?”

 

秦天皱了皱眉,他看得出,秦朝阳对这家公司很在乎。

 

下一刻,秦天的目光转移到了林成天身上:“林总,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的父母?”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奇异的节奏,落在林成天的耳朵里,他心中却生不起半点违背的念头,于是道:“好,既然秦先生不想签,就不签,是林某人冒昧了,来啊,派人送秦先生和周女士离开!”

 

顿时。

 

四个保镖走了进来,打算将秦朝阳和周小云请走。

 

“林总,不要生气,我这就签,求你千万不要为难小天!”

 

听到林成天的话,夫妇二人脸色大变,还以为林成天在说反话。

 

林成天微笑着起身:“两位,不要误会,我可以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令公子一根汗毛,二位请先回,我还有一些事和令公子谈!”

 

这时,秦天也扭头对二人道:“爸妈,林总不会伤害我的,你们先回去吧!”

 

“这?”

 

秦朝阳和周小云一脸的狐疑,目光不断在林成天和秦天身上扫过,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主要是林成天的态度变得太过突兀,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相信我,我等会就回家!”

 

秦天再次道。

 

“好吧,我们回家等你,记住,不要冲动!”

 

夫妻二人终于妥协。

 

在保镖的护送下,登车而去。

 

也在秦家夫妇离开的瞬间,林成天浑身打了个激灵,苏醒了过来,他有些惊骇的盯着秦天:“小崽子,刚才你对我做了什么?”

 

在刚才,他的所做所为,完全不受自身思想的操控,就好似自己的身体被他人掌控了般,而他则成为了一个牵线木偶,完全不能自主。

 

这时,秦天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林总,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尽管来报复我,但如果你再敢打我父母的主意,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林成天被气笑了:“小崽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讨厌这个称呼,所以……!”

 

说话间,秦天抬了抬手,顿时,“啪”的声,林成天直接被扇飞,摔落在沙发上。

 

捂住刺疼的脸颊,林成天不由心中大惊。

 

那名男秘书也惊呆了,马上喊道:“保护老板!”

 

顿时,大厅外的数十名保镖,全部朝大厅内冲来,一部分将林成天保护了起来,一部分则将秦天给包围了起来。

 

“拿下,死活不论!”

 

林成天怒吼。

 

顿时。

 

十多名保镖齐齐动了,从四面八方朝秦天攻杀而来。

 

这些保镖都是训练有素,任何一人都能轻松战胜七八个普通人,齐齐出手,就算普通的武者都不可能是对手。

 

但在下一刻,林成天和男秘书都陷入了呆滞当中。

 

十余道拳脚密集的轰击在秦天身上。

 

但他身上却浮现出一层淡淡的乳白色光罩,轰击在光罩上的拳脚,根本就不能撼动其半分,反而那些出手的保镖全部被反震了回去,狼狈跌落在地板上。

 

“真气外放!先天高手!”

 

林成天惊骇喊道,声音却微微发颤。

 

眼看那些被震飞的保镖,纷纷爬起,拿出身上的武器就要继续扑上去,林成天下意识喊道:“住手,统统都给我住手!”

 

先天武者,何等高贵?

 

别看他林成天乃江城市首富,黑白通吃,但在先天高手眼里,也不过是普通人一个,连拜见的资格都不够。

 

而张家之所以尊贵,就因为在张家有一位先天高手坐镇。

 

眼前这个秦天才十八岁,就已经是先天高手。

 

未来岂不是能成长为超越先天的存在。

 

如果能够将其招为女婿,有他支持,在江城市谁还敢和他作对。

 

“你们都出去,我要和秦先生单独谈谈!”

 

林成天挥手喝退众人,有些局促的站起:“秦先生,之前都是林某不对,还请您看在祖儿的份上,原谅在下一次!”

 

“记住,这件事没有下次,否则……!”

 

说话间,秦天抬脚往地面轻轻一跺,顿时,咔嚓声接连响起,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脚下地板出现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裂缝。

 

看到这一幕,林成天不由打了个冷颤,如果这一脚跺在人身上?

 

 

 

于是,他连忙道:“秦先生请放心,以后,我绝对不敢伤害您父母半根毫毛,同时,在江城内其他人也休想动他们!”

 

“好!”

 

秦天点点头,转身向别墅外走去,他没有心思和林成天多费口舌。

 

林成天嘴巴张了张,最后也只能任由秦天离去,因为就算要拉关系,现在的时机也不对。

 

忽然,他想到自家女儿曾和秦天在酒店房间内待了一夜,就算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也算是一种亲近。

 

想到这点,他不由咧嘴一笑:“看来祖儿的眼光,比我这个当爹的厉害多了!”

 

当秦天回到自家的小别墅,发现父母正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

 

见到他归来,都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

 

“小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得罪林成天!”

 

周小云一脸关切的问道。

 

“一点小误会而已,说开就没事了!”

 

秦天轻笑着摆摆手。

 

闻言,夫妻二人都狐疑的盯着秦天,身为父母,他们如何感应不出,儿子似乎在这短短几日,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从父母的表情,秦天洞悉了他们的内心,于是继续道:“我身上的确发生了一些事,不过,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是你们的儿子!”

 

“不错!”

 

秦朝阳点点头:“你身上有秘密,不想告诉我们,我们当父母的不会逼你,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谢谢爸!”

 

秦天点点头。

 

周小云笑了:“好了,本来我要过两日才会回来,既然回来了,我们一家子就好好聚聚,我去做饭,好好犒劳你们父子!”

 

“你妈说得对,小天来陪爸下盘棋!”

 

秦朝阳点头附和道。

 

“好,我去拿棋盘!”秦天道。"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