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新闻旅游新闻

男人碰到紧的什么感觉&坐到桌上 腿张开 h

2021-04-09 08:54:13【旅游新闻】人次阅读

摘要“咯咯咯——!”一直跟在墨非脚边,充当护卫模样的怒晴鸡,立即引吭一声,然后冲了上去。听到怒晴鸡的叫声,那些密密麻麻的蜈蚣就僵硬了一阵。等到怒晴鸡冲上去

“咯咯咯——!”

一直跟在墨非脚边,充当护卫模样的怒晴鸡,立即引吭一声,然后冲了上去。

听到怒晴鸡的叫声,那些密密麻麻的蜈蚣就僵硬了一阵。

等到怒晴鸡冲上去,不停的吞噬,抓取蜈蚣的时候,这些在瓶山安逸了几百年的毒虫终于遇到了天敌,知道了后退。

“嘿,这鸡真神了!”红姑娘眼睛一亮,说道。

“世间万物,总是一物降一物,对我们人类而言,很难对付的毒虫蜈蚣,对怒晴鸡而言,就是食物罢了。”鹧鸪哨道:“而如果我们拿着枪械对着怒晴鸡齐发的话,那怒晴鸡即便是再强,也逃不过败亡一途。”

“就像那女儿国的蝎子精,倒马毒桩连佛祖都吃了一亏,结果却轻而易举的让昴日星官的杀死了吧!”陈玉楼笑了笑道。

“确是如此!只不过……”鹧鸪哨看向墨非道:“我实在想不明白,墨兄是如何让这怒晴鸡这么驯服的?”

“卸岭靠力,搬山靠术,但是搬山之术出自奇门遁甲,却并非真正的修行中人,所以鹧鸪哨兄不明白,一个修行中人的主人对这些灵兽的意义。”墨非笑着说道:“趋利避害,万物本性,若是跟着你没有好处,什么灵兽愿意心甘情愿的跟着你?你要有本事带着灵兽一同进步才行!”

“就好像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观音菩萨的赛太岁,南极仙翁的白鹿……便是牛魔王,都还有一只避水金睛兽呢!”

怒晴鸡昂首顾视,振翅怒啼,精神显得格外振奋。

一时之间,那寂静的地宫里鸡鸣四起,到处都是追赶蜈蚣的怒晴鸡,顷刻就有数千条蜈蚣死于非命。

大多数蜈蚣听得这阵怒晴鸡鸣,全被吓得全身一颤,好像忽然失了魂魄一般,纷纷行将就木,步足脚爪发麻,只能闭目待死。

世上物种相克,乃是上天造化,故称天敌。

在怒晴鸡的横扫下,没死的蜈蚣等毒虫都没命般地往山缝深处钻,以求离这天敌越远越好。

地宫暂时安全了下来。

众人才有闲心去打量这偌大建筑群落。

地宫内部的岩层中有石烟升腾,使灿如天河的宫殿里香烟缭绕,透着一派难以形容的幽远神秘,与洞天福地里的人间仙境无异。但在山腹里显得格外阴森,又被云烟笼罩着,看上去让人感觉极不真实,缥缥缈缈的似是水中幻象。

瓶山山腹无疑是块风水宝地,生气涌动不绝,藏在山里的古物历久如新,楼台殿阁间的万年烛、琉璃盏,完全按照星宫布局安置,繁而不乱,气象严谨。

此地本是皇家藏丹炼药所供奉的“仙宫”,自秦汉之际就开始经营建造,其中许多古迹年代都不尽相同,但处处都有皇室气象。那些琉璃盏内都是珍贵的千年烛万年灯,些许微弱的灯引就可以燃烧千年不灭,在时隔几百年后,大部分灯烛依旧亮着,尤其是那些八宝琉璃盏,兀自被烛火照得流光溢彩。

卸岭群盗跟在鹧鸪哨身边,见了这一片瓶中仙境般的宫阙,都不禁惊得呆了,看得双眼发直,饶是他们胃口够大,却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冥殿,单是那些古老的灯盏就取之不尽了。

花灵出山不到半年,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见识尚浅,只觉那宫殿深处阴气笼罩,心里不禁有些发颤,拽住鹧鸪哨的胳膊躲在他身后:“师兄,这宫殿我怎么瞧着有些不对劲啊?”

鹧鸪哨十三岁开始跟着前代搬山道人盗墓,规模宏大的帝陵和诸侯王古墓也盗过,山陵里的地宫虽然奢华壮丽,也绝无眼前这等仙境般的气象。这简直就是把一整座道教名山里的建筑全搬进了山洞里,但这山里阴气沉重如同鬼宫,哪有半点仙气。

此时被花灵一问,鹧鸪哨便随口答道:“服食求神仙,长生不老?不过是皇帝们的一场春梦,修筑了这瓶山炼丹制药,可后来山河破碎,这仙宫金殿自然就被个元代的大将军改造当了坟墓,自然看着有些不对劲。我倒是想去瞧瞧仙宫里面在外界流传甚就的湘西尸王……看看它究竟是三头六臂,是不是满身的铜皮铁甲。”

地宫已经探索得差不多,陈玉楼当即吩咐下去,先让一百名工兵营的弟兄,带着鸡禽过去,把那一重重的殿阁大门洞开,要是没有意外,再起大队进去搜刮宝货;另拨两百名工兵,分头在山根的积水淤泥里架设竹桥,并且挖宽盗洞,准备往外运输墓中宝货。

墨非对地宫里面的器物没什么兴趣,径直带着怒晴鸡就来到了处于地宫核心地段的无量殿。

陈玉楼和鹧鸪哨等人也跟着来了,收取宝货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他们,而他们又好奇所谓的湘西尸王传说,便跟着来了。

他们一开始也就听墨非说了,墨非来瓶山的目的,就是为了这里的湘西尸王,能够帮助他炼的僵尸更上一层楼。

墨非控制着皇族僵尸走在最前面,眼见无量殿的门上被一把硕大的黄金之锁给锁住了,皇族僵尸伸手随意一扯,就将金锁撕成了两半,扔在了一边。

自有卸岭群盗收拾了起来。

墨非跟在皇族僵尸后,进入了无量殿,而鹧鸪哨和陈玉楼等人,也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无量殿。

“这不是棺椁的所在地?”

陈玉楼一进入无量殿,就发觉了不对劲。

大殿堂内供着一尊赤足玉像,应该是仙道中的药王,神像不高,大约只有两尺,却是通体莹润。

鹧鸪哨道:“的确不是,不过这里的阴气和怨气浓重异常,我都差点误会……想来,那些炼丹之人,一定拿这里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炼制了什么邪丹!”

“你们俩说得不错,这里有尸油的气息,说不定那些炼丹师,还拿过活人来炼丹。”墨非耸了耸鼻子,道:“权贵为了长生不老嘛,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吗?”

“尸油?”红姑娘好奇道:“那是什么东西?”

“红姑娘,你吃过猪油吗?”墨非嘿嘿笑了一声,问道。

红姑娘:“当然吃过,你问这个干什么……”

说着话,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闻着无量殿空气里面的怪异气味:

“呕——!!!”

她控制不住,跑到一边,扶着铜柱,呕吐了起来。

尸油这种东西,的确挺挑战人类认知极限的。

“那些皇帝知道那丹药是尸油炼出来的,吃得下去吗?”即便是罗老歪这种军阀,都感觉到一阵恶心。

“为了长生不老,哪怕一点恶心,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啊!”陈玉楼摇了摇头道。

“既然这里的丹房,这里大概或许还存留着什么有价值的古籍、药材之类的,大家可以小心四处探看,或许收获不会小。”墨非笑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