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别蹭了直接进来吧

2021-11-22 08:10:2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他笑道:“不止麻烦,还很挑剔!”

雨霏道:“不止麻烦挑剔,还很贫嘴!”

他笑笑,又问:“我一睁眼睛,就看见个好心的仙女,不知道这仙女叫什么名字?&

    他笑道:“不止麻烦,还很挑剔!”

    雨霏道:“不止麻烦挑剔,还很贫嘴!”

    他笑笑,又问:“我一睁眼睛,就看见个好心的仙女,不知道这仙女叫什么名字?”

    雨霏又被逗笑:“仙女?在哪里?”    

    他笑嘻嘻地看着她不做声,雨霏瞪他一眼:“下一次可不许这样,让教主知道,我可就没命了。我叫雨霏,你呢?”

    “祁澈。”

    “祁澈。”雨霏抿嘴一笑,“我记住了!”

    祁澈躺在床上,四处看了看,说道:“这里就是飞凤宫?”

    “你又不是教中的人,你怎么知道的?”雨霏问。

    祁澈笑而不答,突然看了一眼门外,雨霏也马上在一旁站好,门开了,一个红衣女子带着人从外面走进来。虽然都穿着红色,她身上的红就显得格外艳丽些,身份定然高出其他人。

    窗外尽是艳阳,那阳光透过窗纱,穿过红色的罗幔,映得满殿都是耀眼的红。那女子命其他人守在门口,她慢慢融进这红色里,白皙的脸庞也因为镀上这红光而显得格外妖艳。

    雨霏道:“倾霜姑娘。”

    那女子点点头,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祁澈。她看见祁澈肩头的伤,难过地垂下了头,她捂着自己的胸口,颤声问道:“这是谁把你伤成这样?这人的心怎么这样狠啊?”

    祁澈躺在那儿,突然笑了:“你是叶倾风什么人?”

    她睁大眼睛,又低下头,说道:“我是她妹妹,叶倾霜。”说完,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连连摆手:“我........我可不是她那样的人,你千万不要误会。”

    祁澈笑笑:“那倾霜姑娘是什么样的人呢?”

    叶倾霜又垂下头,眼里泛着泪光:“我最见不得别人受伤了。”

    祁澈问道:“是吗?你们红衣教也会有见不得别人受伤的堂主吗?”

    叶倾霜委屈地看他一眼,说道:“当然有,我不就是一个?还有我汉铁大哥,还不是见不得你受伤,关键时刻救出了你,不然,你哪里还有命在?”

    祁澈微微一笑:“原来那个驼子叫汉铁。”

    叶倾霜马上变得很高兴,抓着祁澈的手说:“原来,你知道是他救的你!”

    祁澈笑嘻嘻的,眼睛向手上扫了一眼,叶倾霜连忙松手,把头垂得更低:“公子,我不是有意的,您别见怪。”

    祁澈笑着问道:“那个汉铁是早就隐藏在锦衣卫中的吧?他扮驼子扮得十分像,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十三太保中的老三,最擅长易容的东篱。”

    雨霏忍不住在旁边说:“你还什么都知道!”

    祁澈道:“他在红衣教叫做汉铁,在锦衣卫就叫东篱,他总是易容出现,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那个真正的驼子,恐怕是早已经死了。”

    叶倾霜脸上现出敬佩的神色:“你说的对,那个驼子就是汉铁暗中除掉的,这样的话,他在锦衣卫里想扮成驼子就扮驼子,想做东篱就做东篱。只是,你怎么猜得这样准啊?”

    祁澈说:“不是猜的,是第一次看见他时,就觉得他背驼得有点儿奇怪。能和锦衣卫作对的也就只有红衣教,所以我赌他一定会救我!”

    叶倾霜嫣然道:“所以你就冲他笑?”

    祁澈道:“结果他真的救了我。”

    雨霏问道:“汉铁大哥是怎么救你的?”

    “他装作咳嗽,却把一颗药丸塞进我嘴里,想必是诈死用的。救我虽冒了风险,不过他也不怕吧?如果被发现,那可都是驼子干的;如果成功,他也不担心以后我会认出他,因为我根本就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叶倾霜低下头,声音小得可怜:“你........你好聪明啊,我........我也想救你出去。我这里也有一颗药丸,可以帮人恢复功力的,你吃下去吧。等你过些天恢复了功力,我和雨霏就护送你下山。”

    祁澈嘿嘿一笑,说道:“不吃!”

    叶倾霜又是一脸委屈,她使劲儿绞着手指,问道:“为什么不吃?”

    “因为不信你。”

    大滴的眼泪从叶倾霜脸颊滚落:“公子不信我?这又为什么?”

    “因为以前有个朋友告诉过我,女人越是心如蛇蝎,就越会装作楚楚可怜。以前我不信的,可是见到你之后,一下子就想起了这句话。”

    叶倾霜听了这话,突然妩媚一笑,这眉眼间的风情,绝不输于她的姐姐叶倾风!她咯咯笑道:“既然公子认定了我是蛇蝎,我总不能让公子失望不是?”

    说完她坐在床边,伸出一根手指头,戳戳祁澈的肩膀,媚笑道:“还疼吗?”祁澈笑着说:“当然疼。”

    “不要紧,”叶倾霜慢慢俯下身,对着祁澈的耳朵吹气:“吃了我的药丸,就不疼了!”她托起祁澈的下巴,手上一个用力,祁澈张开嘴巴,一颗药丸进了喉咙,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雨霏急道:“叶倾霜!佛母不让随便给他用药,你给他吃了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给他吃了颗迷心丹,这人可刚醒,我可不敢把他弄死了。”叶倾霜得意极了,她的手指慢慢抚上祁澈的脸:“瞧,你现在乖乖听我的话了,一定会把瓶子的下落告诉我,是不是?”

    祁澈闭着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仿佛漫步云端,又仿佛坠入深渊。叶倾霜咯咯地笑着,对着祁澈的耳朵轻声说道:“现在,你心里空了吧?”

    祁澈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只剩下一件最重要的东西了吧?”

    祁澈又点头。

    “你这个坏家伙,一定把它藏得很隐蔽,告诉我,它是什么?”

    祁澈的脸上,出现了幸福的笑容:“卫子卿!”

    一听卫子卿两个字,叶倾霜的脸都绿了,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祁澈,大声问道:“怎么?你心里最重要的不是那个瓶子?”

    雨霏在一旁悠悠的说道:“倾霜姑娘,我们都不是他,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心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别蹭了直接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