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你下面好多水夹得好紧-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

2021-11-22 08:12:2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鬼依然会死。

数只恶鬼将零余子压制,然后一遍一遍的啃食她的身体,咀嚼她的血肉。

零余子的哀嚎声在山林间响了一个多时辰,吓得虫不敢鸣,兽不敢叫。


    鬼依然会死。

    数只恶鬼将零余子压制,然后一遍一遍的啃食她的身体,咀嚼她的血肉。

    零余子的哀嚎声在山林间响了一个多时辰,吓得虫不敢鸣,兽不敢叫。    

    这几只鬼一直吃到她再没有力气恢复,只剩下一具干净白骨为止,才脸上,身上满是鲜血的起身。

    这些鬼中,有一开始被她转化的村民,也有第一批被转化的军人。

    还有之前被她逼得喊出鬼舞辻无惨姓名的鬼。

    若是换做黑死牟或者猗窝座,情况肯定不会这样。

    谁让零余子她不长于战斗呢?

    ……

    数日后,一封信通过军方渠道转交到军部,然后被拿到嘉仁面前进行探讨。

    内阁和军方被召集起来,却特意没有通知产屋敷耀哉。

    看过这封信,他们密谋了很久,最后做出一个决定。

    但他们没想到,自己等人的议论被人听在耳中。

    产屋敷耀哉居住的地方,宇随天元的妻子悄悄回来。

    原本音柱重伤后,产屋敷耀哉让他的妻子之一,同样是忍者的槙於暗中对嘉仁进行保护。

    却没想到,自己的一份善意得到了丰厚回报。

    “这下糟糕了。”

    槙於慌慌张张的来到产屋敷耀哉面前,向他汇报道。

    “主公大人,那些人决定和鬼合作!”

    “什么?”

    产屋敷耀哉吃了一惊。

    他向来是不低估这个国家的当权者的下限的。

    可因为变成鬼后就会成为鬼舞辻无惨的奴隶,所以他相信,那些锦衣玉食的家伙绝对不会同意。

    但情况怎么突然就转变了?

    “把事情具体告诉我吧。”

    于是,槙於把自己偷听到的关于鬼舞辻无惨已经无法控制其他鬼,鬼们起了内讧,一些鬼决定和大正官方合作的消息说了出来。

    “这可真是个坏消息!为了获得抵抗并取代鬼舞辻无惨的力量,这些鬼一定会更疯狂的将人类变成鬼!”

    产屋敷耀哉的神情极为严峻。

    “如果鬼舞辻无惨已经无法控制手下的鬼,恐怕刚刚的房间里,已经有不少人真的动了变成鬼的心思。无法在白天出现,要吃人肉这些缺点和长生不老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嘉仁还患有极为严重的头疼病。即使他年纪不大,却如同鬼舞辻无惨般恐惧着死亡。

    这代表他极有可能会回答下来!

    对鬼杀队而言,这么多历代的柱和成员死在鬼手上,怎么可能与鬼合作!

    而且鬼可是要吃人的!

    宇随天元的另一个妻子,雏鹤目露凶光。

    “主公大人,不如我们先发制人,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那这个国家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产屋敷耀哉缓缓摇头,表情无比的悲伤与彷徨。

    “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这个国家的未来,人类的未来到底在何方?”

    半小时后,当大正高层派人去“请”产屋敷耀哉时,才发现他早已带领幸存的鬼杀队成员离开,人去楼空。

    同时,在医院进行治疗的音柱与恋柱也被带走。

    ……

    逃离东京的一行人回到了鬼杀队本部。

    产屋敷耀哉之前就很小心,所以这里并未暴露。

    总部内,得到消息的水柱富刚义勇和霞柱时透无一郎也回来了。

    之前他们联手斩杀了上弦之伍的半天狗。

    “这是最近唯一的一个好消息。”

    产屋敷耀哉脸上不见笑意。

    除了现任水柱和霞柱,总部内还多了好几人。

    比如以鳞泷左近次,炼狱槇寿郎为代表的前任柱们。

    因为时局的严重性,这些退休的柱们都被召集起来。

    回到总部没多久,产屋敷耀哉又接到“隐”的消息。

    “主公大人!鬼杀队被大正官方列为通缉犯了!很多成员都上了通缉令!”

    “果然。他们还是选择了投向鬼的一方。”

    产屋敷耀哉沉默了一会儿,做出决定。

    “这一次藤袭山选拔不是出现意外了吗?让那些孩子带上日轮刀,离开这个国家吧。鬼杀队不能在我手里终止,至少能对抗鬼的呼吸法一定要流传下去。”

    所有人都能看出产屋敷耀哉那虚弱脸庞上的坚定之色。

    原本蝴蝶忍在是虫柱的同时,也负责医治产屋敷耀哉的身体,所以才会离开蝶屋,和他一起前往东京。

    如今蝴蝶忍一死,产屋敷耀哉的身体情况急转直下。

    “想要离开这个国家的成员们就和他们一起走吧!现在欧洲的大战刚刚结束,大正的势力还没办法延伸到其他国家。你们去欧洲,去漂亮国,去神州!总有一天,鬼会从这个国家蔓延到全世界!你们要把对抗鬼的希望,把人类的希望延续下去!”

    “这不是逃避与鬼的战斗,而是播撒人类关于希望的种子!诸君,只要呼吸法还在,鬼杀队就还在!人类的希望就还在!咳咳,咳咳咳……”

    慷慨激昂说完一大段话,产屋敷耀哉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

    他吐出一大口血,令所有人都面露悲恸之色。

    他们都知道,以产屋敷耀哉这副产屋敷家历代都会收到病魔诅咒的身体,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本部内,带着灶门碳治郎和祢豆子一起过来的鳞泷左近次,以极为严肃的神情对他嘱咐道。

    “离开这里,碳治郎!你的妹妹是鬼!之前鬼杀队还能接纳你,但现在却不行了!”

    “离开吧。现在的鬼杀队已经容不下你了。”

    灶门碳治郎万分不解。

    “师傅!这是为什么?”

    但在鳞泷左近次的坚持下,灶门碳治郎背起装着祢豆子的小木箱。

    他接过鳞泷左近次给的船票,流着泪离开了。

    看着弟子离去的身影,鳞泷左近次摘下脸上的天狗面具,苍老的脸上由衷的露出一抹祝福。

    “要好好活下去啊,碳治郎。”

    不过有件事鳞泷左近次不知道。

    为了防止鬼离开这个国家,夏至令赤光剑游弋在这座岛国的海边。

    他时刻监视着由鬼血组成的网络,如果有鬼准备出海,就让赤光剑将其拦截并杀死。

    他们的血肉和灵魂归赤光剑自己打牙祭。

    虽然像祢豆子,珠世和愈史郎这样的鬼脱离了鬼舞辻无惨的控制,但他们体内流淌的依然是鬼舞辻无惨这一脉的鬼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你下面好多水夹得好紧-被章鱼鱼玩弄下面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