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往下边塞水果^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

2021-11-22 08:18:5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微笑的招呼声传入大蛇丸的耳中,大蛇丸瞬间紧张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的心神就被缓解,因为他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很显然这个人是夏彦!

抬起头看去,此时的夏彦并

    微笑的招呼声传入大蛇丸的耳中,大蛇丸瞬间紧张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的心神就被缓解,因为他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很显然这个人是夏彦!

    抬起头看去,此时的夏彦并没有和刚才一样的装扮,他的面具已经摘掉,那双湛蓝的双眼也变成了黑色。

    此时的他看上去是那么的温和,如同让人沐浴春风一般,这样的态度也让大蛇丸狠狠的松了口气。    

    “嗯,确实有些晚。”

    大蛇丸舔了舔舌头,他停下了脚步看着树梢上的夏彦,随后目光隐晦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树丛。

    “夏彦部长来的也不算快吗,不然我也不会那么狼狈。”

    “不,万事靠自己,你需要自己想办法逃出来。”

    夏彦轻轻的从树上跳了下来,他缓步朝着大蛇丸走去,而他的目光也锁定在了宇智波鼬身上。

    “如果你逃出来了,那么我们就是合作者,我们之前的一切都会交接。

    但是假如大蛇丸大人没有逃出来,那么作为暗部部长,我必然也要履行作为部长的义务了。”

    夏彦的话说的及残酷又现实,不过大蛇丸到没有任何反驳的想法,因为他也猜得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夏彦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残酷的家伙,他做的任何选择都是一个极其偏向他自己。

    有价值的东西他会出手帮助,没有价值的东西他即便不会干掉你,也绝对不会在出手帮你了。

    所以说和夏彦合作,只要你有足够的价值,那么你就绝对能得到他的帮助。

    但是你一旦没有价值,那么你的未来就需要自己保护自己了。

    夏彦或许会给你或多或少的同情,但是这样的同情对于一个骄傲的人而言,真的还不如不给呢!

    摇了摇头,大蛇丸也懒得在想这些东西了,他直接把宇智波鼬放在地上,随后整个人向后慢慢退去。

    “我和部长大人经过了一番对抗,最终认清了现实无法战胜部长大人,并且继续带着这个小鬼我也没有办法快速离开。”

    大蛇丸舔了舔舌头,他已经退后到了大概有十多米的距离,这才双手快速的结印起来。

    他体内的查克拉疯狂的涌动,紧接着一条巨蛇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而这条巨蛇在他的操控之下狠狠的在他们不远处的位置疯狂的扫动着,四周的树木在他的摧残之下直接断裂开来。

    而大蛇丸也没有任何的停歇,他双手再一次结印,霎时间大地也开始震荡了起来,无数土遁的忍术在这里交错,直接让地面都换了个样!

    这样的破坏看上去格外的吓人,但也格外的显得真实,就好像是因为高强度的战斗而造成这样的情况一般。

    夏彦满意的点了点头,大蛇丸这个家伙还真是上道,这个家伙的一番做法其实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们已经战斗过了。

    夏彦自然也万分的配合,他体内的仙术查克拉快速涌动了起来,随后他也双手完成了一个结印。

    “木遁·树界降临!”

    高级仙术他还真是第一次开启,这个力量他得到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尝试去用过。

    因为对现在的他来说,很多的战斗真的用不着那么的伤脑筋。

    在他的实力上来之后,他单独凭借着净眼就能够解决非常多的麻烦了,何况净眼还有查克拉模式。

    这让夏彦的手段变得更多,也变得更加的从容去应对各种各样的麻烦。

    不过仙术的力量他是不会忘记,更加不会不去使用的,到底这可是能击伤血继网罗的力量,这是站在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之一了!

    当那咆哮的巨木拔地而起,将四周的一切事物重重覆盖,大蛇丸的那条巨蛇也悄然的消失在了原地。

    大地之上,无数的树木被吞噬,而后又有新的充斥着夏彦查克拉的树木生长而出。

    夏彦平静的看着远处的一切,随后他才轻轻拍了拍手,很快一个带着眼镜的看上去大概十岁左右的孩子走了出来。

    “这个孩子负责我们之间的联络,而你也要负责把他教导好。”夏彦平静的开口说道,而大蛇丸也转头看向了这个小鬼。

    有那么一刻,大蛇丸真的以为这个小鬼是不是和夏彦有些什么关系。

    毕竟这两人的发色都是一样的,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会去随意评论,他要做的就是按照夏彦的说法去做,大家都相安无事就行。

    “我知道了。”大蛇丸点了点头,他笑着说道:“我会教导好他的,毕竟他可是夏彦部长看好的人呐。”

    夏彦点了点头,他没有理会大蛇丸的话,他转头再一次看向了兜,而兜也已经有些害怕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知道你内心有恐惧。”

    夏彦开口说道,他掏出了一把苦无递给了兜。

    “但是这样的恐惧你最好克服,我看好你,同样也希望你能出一些成就。

    我相信你会做好的,毕竟你做好了孤儿院那边也有会不菲的收获。

    或许你现在看不到,但是等你回到木叶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你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多么的有意义了。

    这把苦无是飞雷神苦无,大蛇丸如果有什么麻烦,你可以凭借他找到我,记住只有你可以哦。”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交代完毕,夏彦这才站起身来随后走到了宇智波鼬的身边。

    看着倒在地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宇智波鼬,夏彦直接把他抄了起来随后转身离去。

    大蛇丸的事件基本走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只要夏彦把这个小鬼带回去,那么他就是真正的名利双收的人!

    布置了那么久等待了那么久,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这对夏彦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转过身,夏彦看了一眼已经转身离开的大蛇丸和兜,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木叶以后可没有所谓的三忍了,因为这三忍已经彻底被拆开了,有的只会是一个全新的木叶,以及一个全新的暗部啊。”

    想到这里,夏彦体内的查克拉微微一荡,下一刻他也消失在了原地......

    .....

    木叶村中,火影大楼的小会议室内,掌控着村子最高权利的三人围绕着方形桌子而坐。

    这是一场闭门会议,并没有邀请木叶村的其他族长前来,因为接下来的话题不适合他们听到。

    猿飞日斩看着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这一次的会议团藏也不在,因为现在的团藏可没有资格参与。

    无奈的摇了摇头,猿飞日斩现在内心实在不太好受,大蛇丸的事情真的给了他巨大的冲击,哪怕到现在他都还有些没有缓过神来。

    “日斩,你心软了。”转寝小春无奈的叹息道:“虽然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真不应该这样做的。”

    “我也是这样认为,即便是你的弟子,但是他已经做出了不可饶恕之事。”

    水户门炎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他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但是却也带着些许的无奈。

    “其实如果你跟狠辣一些,或许效果会更好,至少不会让那小子捡那么大的便宜。”

    猿飞日斩沉默的听着他们两人的话,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有给出答案,不过他却也在认真的思考,自己之前的考虑到底是不是对的了。

    在木叶村中,他们三人算是掌控着最高的权利。

    当然,把波风水门这个暂时无法履行火影职责的人排除在外,外加上掌握了暗部的夏彦。

    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受到他们三人的牵制和管辖,像水户门炎和转寝小春两人,在原著中虽着墨不多,却无人能改变他们最高层的身份。

    他们身为二代火影的老部下,现在所掌握的是木叶外交与后勤方面,甚至包括财政。

    虽然他们有些职责本质是政务部的事情,但是奈良鹿久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在什么方面自己可以插手,在什么方面自己最好别废话。

    因此像是对其他村子的政策、发言,都是要经过他们的同意,但是他们又算不上是第一负责人。

    可以说他们拿到了权利,同时又非常合理的规避了一些不必要的责任。

    除此之外,后勤与财政也在一定程度上掌握在他们手里,这可是村子的根本,重中之重啊。

    或许对他们来说,他们唯一一次吃了大亏还是在夏彦手里,他们被夏彦狠狠的扒了一层皮去,那可是无比的痛苦啊。

    总的来说,他们的权利覆盖木叶的各个角落之中,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木叶掌控者!

    “说起来,日斩你在这件事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

    转寝小春看着猿飞日斩沉默不言,她不由得摇了摇头开口问道。

    “这件事如果没有你的允诺,恐怕大蛇丸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可是袭击宇智波这就太过分了,这里面.....”

    “我不知道。”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他这一刻也只能开口了。

    “说真的,我现在脑海中的问题只会比你多,不会比你少,我也不知道大蛇丸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这个家伙,真的太过分了!”

    猿飞日斩现在真是一肚子火,这件事他真的就算有心理准备,但是当他真正爆发出来的时候,还是让猿飞日斩吃惊。

    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去袭击了宇智波,而且他还不满足甚至去袭击了宇智波富岳!

    这是什么意思?

    这小子根本就没有把木叶放在眼里,没有把木叶的制度放在眼里,更没有把他这个老师放在眼里啊!

    不过事已至此,猿飞日斩还能怎么办,何况人他都已经放走了,哪怕他心理确实感觉到大蛇丸这件事,和团藏绝对逃不了干系。

    但是他想不通团藏到底存在着什么心思,难不成他和大蛇丸一样疯了吗?

    “大蛇丸这件事,我觉得还是到此为止吧,给予关注但不要在过多的深入了。”

    水户门炎插了一句嘴,现在确实不太好继续去深究这件事了,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讨论。

    “说说看吧,那个千手家的小鬼我们要怎么应对,他这一次可真是大出风头啊。”

    一说到夏彦,他们三个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了下来,他们内心现在都非常的无奈,因为这一次他们真的亏大了。

    猿飞日斩因为自己内心的考量,最终放走了大蛇丸,甚至还默许了大蛇丸把宇智波鼬给带走。

    他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村子所有人传达一个自己‘念旧’的信息同时,也狠狠的给夏彦这个暗部部长扣口黑锅。

    要知道在前期的追捕之中,暗部可是根本就没有出动的,大蛇丸跑了还把宇智波一族的少族长一起带走,那么夏彦就要和他们一起承担责任。

    而他们只要在舆论方面做得好一些,那么暗部负全责都不是什么问题,这算是他们的一种报复手段。

    然而让他们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暗部确实没有来得及完全出动,但是夏彦却出动了!

    他凭借一己之力抢回了宇智波鼬,并且按照他的说法是他击伤了大蛇丸,但大蛇丸却还是通过秘术跑路了。

    正常来说,他这种单方面的说辞真的很难会让人完全相信。

    可是当其他人看到夏彦口中他们交战的地方后,基本也没有在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了。

    可以说夏彦的做法是狠狠的给暗部拉了一波分,而这样的结果就是猿飞日斩吃了闷亏。

    他原本的想法是好的,但现在对比起来就显得他老了,他无法保护好村子的居民了,这对他来说真的是致命的!

    要知道他只是一个代火影,真正的火影严格来说是波风水门,甚至是一个年轻人啊。

    “确实需要腾出手来防范他了。”

    转寝小春也点了点头,她对夏彦其实没有太多恶感,但同样也没有丝毫的好感。

    这是立场的问题,他们归属于不同的立场之上。

    “他掌握了暗部,但是现在暗部在疯狂的扩张,暗部的权力哪怕是日斩你想限制,恐怕也很难做到。”

    “所以我们只能想办法制衡。”

    水户门炎点了点头,他认真的看着猿飞日斩,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

    “我承认,团藏这家伙确实之前太过分了,但是现在他已经离职半年多了,我想他也得到了教训了。

    非常时期我们要用非常手段,而这个非常手段自然就是根部。

    日斩,现在的你恐怕也没有办法很好的,并且有精力去掌控他不是吗?”

    猿飞日斩沉默的听着两位老同学的话,虽然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但是他也必须要承认自己确实心动了。

    其实早在夏彦扩编暗部的时候他就有了想法,但是那会儿出了暗杀事件,这让他对团藏心灰意冷了。

    只是他们到底那么多年的友谊放在那里,而且团藏也确实是最好的根部掌控者,因此猿飞日斩动了心思也不奇怪。

    只是他需要一个台阶,一个能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台阶。

    现在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都有这样的想法,并且都给出了自己这个台阶了,那么猿飞日斩也可以尝试大度一些。

    毕竟……

    “何况让团藏回来还能展现出你的宽容。”

    女人的心思是细腻的,转寝小春再一次开口说道。

    “一个宽容的念旧情的火影,或许能挽回更多的东西,不是吗?”

    “那就这么定了。”

    猿个日斩点了点头,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了什么。

    “根部也跟着暗部扩编,但是团藏需要受到限制。”

    “那就把他做的某些事情透露出去就好了。”

    水户门炎轻声说道,他的眼镜似乎微微有些反光。

    “就比如,他疑似是因为袭击了火影大人,而导致他被解职的。

    你看这样如何,火影大人?”

    ………

    雨之国内,在一个房间内,长门正紧闭着双眼感受着外面的一切。

    雨之国的雨水早就变成了他的侦测手段,他每天都会在定时在这里仔细观察村子里的一切。

    这是他的村子,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他正常的地方,更是埋葬了他挚友的地方。

    他从半藏手里把这个村子抢下来后,他就在认真的管理着这个村子,认真的让这个村子变得更好。

    对他来说,看着村子里的居民们脸上都带着笑容,一起享受着这样和平安定的生活,确实比什么都要显得有意义。

    “长门。”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观察,他也微微张开了双眼。

    只见一双淡紫色的,带着一圈一圈波纹,宛若一道一道轮回的眼睛缓缓浮现。

    轮回眼,这个世界最为顶级也是最为致命的眼睛。

    这双眼睛给长门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但也在悄无声息的吞噬着他的生命。

    可惜这些东西长门并不知道,他的目光看向了朝着他走来的小南,冷峻的目光中出现了丝丝的温柔。

    在这个世界上还能让他内心动容的人已经不多了,而小南绝对是占据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位置。

    当年的三个相依为命小孩,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了啊。

    “小南,你回来了?”

    长门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他的身躯已经非常瘦弱了,就连说话都有些费劲了。

    “你的身体还没有彻底康复,没有必要亲自跑出去的。”

    “其实已经好了不少了,组织现在也缺人,放心好了我没事的。”

    小南轻轻摇了摇头,她的目光中全是坚定。

    她却是受了伤,而且还伤的不轻,不仅是她就连蝎情况也算不上好。

    要知道蝎都已经基本化身为傀儡了,可是却依旧被打了个神智不清。

    除此之外,他们晓组织内活的时间最长,基本上算是初代火影同一时期的人,那个叫做角都的家伙更是死在了原地!

    小南至今都难以忘记那一天所发生的一切,那个巨大的黑色查克拉球体,那让窒息和绝望的破坏力。

    更加没办法忘记那个疑似掌握了九尾的力量,实力强大到让人不可思议的家伙。

    小南坚持做任务其实也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她希望能打探到一些那个家伙的信息。

    如此可怕的家伙,尤其这个家伙很可能不是单独一个个体,他们很可能还有一个组织存在。

    这样的人要么不要招惹,一旦招惹了就不需要做好一切的准备,尤其是他们还那么的恐怖和可怕。

    “好吧,只要你没事就行。”

    长门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难说服小南,因此他也不想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他当然也知道小南他们之前的遭遇,这件事也让他异常的愤怒,因为那个家伙差点让这个世界最为在意的与世长辞。

    可是生气过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了,因为他本体的行动力真的不行,他没有办法满世界的找人。

    至于小南他们说的这个家伙的危险性,长门还真没有过于放在眼里。

    毕竟他是轮回眼的拥有者,他就是人间的神!

    如果有机会,他必然要和这个家伙好好动动手,算是为了小南还有角都报仇。

    “对了,这一次出去有什么收获吗?”

    摇了摇头,长门把自己的心思彻底隐藏了下来,他平静地开口问道。

    “如果是那个家伙,暂时没有,因为他实在太神秘了。”

    小南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过很快她就提供了一个更加有趣的情报。

    “不过我听说,木叶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叛逃了木叶,他似乎袭击了宇智波一族的人,最终事情暴露。

    而他逃离的时候虽然躲开了三代火影的追捕,不过最终他遇到了木叶夜莺,那位千手一族的暗部部长,而他也被击败了。”

    “哦,和自来也老师齐名的大蛇丸吗?”

    这个消息倒是让长门忽然有了不少兴趣,到底是个自己幼年时的老师关系匪浅的人。

    并且这个家伙还叛逃了木叶,他如何不感兴趣呢?

    “这还真是一个有趣的消息啊。”

    “那么,你有什么想法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找到他的位置吧,我们去见见他。

    并且,有机会的话把他拉进我们的组织吧!”

    ………

    “终于复出了嘛,我可是等你好久了,团藏。”

    看着手中的报告,夏彦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微笑。

    距离大蛇丸的叛逃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而在这段时间内夏彦没有乱跑,他一直都留在木叶之内。

    即便是那片独属于他的种植园,他也没有过去去看过。

    因为这段时间麻烦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他必须要坐镇木叶之中才行。

    大蛇丸的叛逃带来的影响和他所预料的一样,这对木叶而言是一次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冲击。

    他的离开也象征着那让木叶骄傲的三忍,彻底的分崩离析了。

    最致命的是,他的离开和纲手还有自来也不同,前者他们都是有着各种‘相对合适’的借口离开的。

    而大蛇丸则是彻底的钉在了木叶的耻辱柱上,他是用同村居民做实验并且还袭击了村子中的高层人员,并且强行掳走了别人的孩子!

    这个家伙的手段之残忍,造成的影响之恶劣难以表述,而他更是成为了木叶的一位叛忍。

    三忍之一成了叛忍,并且这个家伙曾经还是战场上的指挥官之一,更是火影的候选人。

    愿意追随的他的忍者在木叶真的多的数不胜数,如果不是四代火影选拔时他就传出了流言,外加上波风水门横空出世。

    恐怕四代火影的位置,真的要落在大蛇丸的身上了。

    因此他的离开在木叶引起了巨大的震动,这也让暗部的忍者们立刻进入到了二级的戒备状态之中。

    木叶内发生震荡,各种牛鬼蛇神都会出来,就比如一些隐藏在木叶中他国间谍门,显然就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可想而知暗部这段时间到底有多累,木叶监狱的人数在这段时间可是翻了倍啊。

    与此同时,似乎有些人开始引导舆论来谴责暗部在这一次事情中的表现。

    这些事情都让夏彦不得不认真处理,毕竟出事了甩锅的人总会有一大堆的。

    不过大蛇丸的离开,也让不少人‘吃饱喝足’了。

    就比如夏彦,他就算在这一次行动中赚的最多的人!

    大蛇丸袭击了宇智波,并且还挟持了别人的孩子逃脱,暗部在这一次的反应速度确实让人诟病。

    可是夏彦的表现却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因为他独自一人找到了大蛇丸。

    他还击溃了这位三忍之一的天才忍者,并且还把宇智波鼬这个小鬼给带了回来,这立刻让暗部的口碑得到了些许的反转。

    尤其是夏彦个人,他的口碑更是直冲云霄,再加上他是千手一族的身份,更是让人们在看到火影岩时,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初代目和二代目!

    木叶夜莺,暗部部长,千手一族的后裔,一瞬间夏彦成为了木叶最值得瞩目和骄傲的人。

    选举制度,哪怕是名义上的全民选举制度,本质就是一种讨好所有选民的活动。

    或者说是一种取悦所有人的,让所有人看到你厉害的曝光行为,简单来说正面曝光的越多,你能得到的支持也越多。

    其实这种手段在夏彦看来,某些意义上定义为作秀似乎也不是不可以,除了有时候夏彦是否是真的在拼命了。

    本质上夏彦对这些东西算不上熟悉,因为前世他的国家才不搞这一套。

    而且夏彦自己也不觉得这样的选举,真的像传说中的一样那么好。

    这种根据‘作秀’而选举出来的人,他真的懂得治理国家吗——反正大洋彼岸出来了一个很不靠谱的老兄后,夏彦就开始不信邪了。

    除此之外,这种选举还有一个很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每一个人代表的利益集团,其实也不见得一样。

    还是夏彦前世大洋彼岸的自由灯塔,他们的利益集团一个是烟草商,一个是军火商。

    而这两个利益集团出来的人自然会大力的反对前任的一切政策,不然也不会有那个著名的‘ABC’(anything  but  Clinton)了。

    在夏彦看来,这种全盘否定的做法,真的是极大的打断了某些政策的延续性。

    就好比一些大战略的方针,短时间是没办法见效的,而资源力量全部倾斜了过来。

    结果新任一上台直接给你断了,白白浪费了钱,民众们的生活也必然会因为政策的修改而发生巨大的改变。

    夏彦可记得,汉弗莱爵士是多么看不起那些所谓的议员、大臣之类的人,某些方面就是厌恶他们把一些政策改来改去的。

    木叶这个地方也搞选举,即便这个选举有时候只是给忍者们看看的,但是现在被夏彦逼到这种程度,这个选举还真有那么一些意思了。

    夏彦在大蛇丸的事件中,他的表现狠狠的给他加了一波分,而这些分在未来必然也有反馈。

    至于现在,虽然反馈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在猿飞日斩那边却也凸显出来了。

    团藏的回归就是最好的一个反馈,这说明猿飞日斩已经有些着急了,他必须要想办法夺取夏彦手中的一部分权力了。

    “回来的好,就怕你不回来啊。”

    随手将手中的文件丢到了一旁,夏彦微微的伸了个懒腰,大蛇丸的事情到现在可以说是比较圆满的结束了。

    夏彦自己拿到了一切他想要的东西,甚至他还得到了不少的意外收获。

    一颗万花筒写轮眼,这绝对是夏彦就目前而言最大的一个收获之一。

    而这样的收获,很可能不比他在千手柱间尸块中得到的好处要少呢!

    “只是有些可惜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去把它给种了。”

    宇智波富岳的那颗万花筒写轮眼现在还在夏彦的卷轴中封印着,他打算等这段风波稍微停息一下在去好好处理。

    至于宇智波富岳,这个家伙基本已经恢复了过来,当初的夏彦可没有下狠手。

    这个家伙虽然损失了一只眼睛,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的生活,虽然他现在的精神状态算不上多好就对了。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换做是任何一个宇智波,眼睛被人强行取走内心都不会好受的。

    “除了这家伙之外,君麻吕也已经瞬间的被‘捡回来了’,现在也已经进入了暗部了啊。”

    君麻吕被带回木叶也算是夏彦的剧本之一,这个小鬼回来的时候正好是大蛇丸风波的高潮,他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

    不过这样也好,说到底君麻吕可是一个尸骨脉的幸存者内。

    夏彦可是万分的期待,这个小鬼把自己的血脉不断开发上去。

    这样夏彦说不定真的可以得到,属于大筒木的最基础的力量了啊。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前进,未来还真是一片光明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往下边塞水果^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