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周生辰时宜续write/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

2021-11-24 08:06:3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而阿莲……

徐浩自然是把刚租的房间,单独给了她住。

有师父林风在身边,肯定是不允许,侄女阿莲和他住一个房间的。

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完全白给吗?


  而阿莲……

    徐浩自然是把刚租的房间,单独给了她住。

    有师父林风在身边,肯定是不允许,侄女阿莲和他住一个房间的。

    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完全白给吗?      

    徐浩只能委屈一下,和师父林风住在一个房间。

    竖日一早。

    打着呵欠,有着重重黑眼圈的周星星,开车来到枫林大厦楼下,接准备好做法用具的徐浩师徒。

    “阿星,这两天看你精神好像不太好?”

    徐浩和林风上车,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精神不太好,但是忍着倦困,不停打呵欠的周星星,徐浩明知故问。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而已。”

    周星星当然不会承认。

    “双目无神,一脸困倦,乏力气短,再加上有黑眼圈,这是肾虚的表现,阿星,年轻人房事要节制。”

    林风听到徐浩的话,仔细观察了周星星神色片刻,语重心长地叮嘱周星星。

    “谁肾虚了?师父,你看错了,我周星星身为前飞虎队队长,是肾虚的人吗?”

    周星星死鸭子嘴硬,绝不承认,梗着脖子反对道。

    身为男人说他什么都可以,绝对不能说他不行。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看周星星死不承认,林风神色平静道。

    “阿星,刚好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中药师父,要不要介绍给你,让他给你抓两幅补药吃吃?”

    徐浩随口一提道。

    他想起了师叔林正好像是开中药铺的,找他配两幅壮阳的补药,估计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呃……”

    周星星听到还有这种好事,本来是想答应的。

    但是话出口才发觉,自己若是这样答应了,不就变相地承认了自己肾虚。

    “不用了,我很强的,不用补。”

    周星星正襟危坐地拒绝道。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要不要随你。”

    徐浩看周星星拒绝无所谓道。

    看徐浩这么说,周星星只能决定,这件事情以后可以没人的时候,找徐浩私下问问。

    很快林风让周星星把车开到一块空地停下,看周围没什么人,就让徐浩提着装着做法器具的箱子。

    “做法需要一个人来帮忙,你们谁来?”

    来到空地上,林风目光看向周星星和徐浩。

    徐浩想都没想,就把周星星给推了出来,兄弟不就是在关键时刻,拿来出卖的吗?

    “师父,让阿星来吧,我做法经验不足,你做法我在旁边看着,正好可以学习增长经验。”

    徐浩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那就麻烦你了,阿星。”

    林风闻言觉得徐浩说得有理,目光看向周星星道。

    “好吧。”

    看徐浩和林风,都让他来帮忙,周星星只能一脸苦色的自认倒霉,开口答应了。

    反正他身为警察,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相信鬼怪,更不相信道术什么的。

    既然被推出来了,就做做样子吧。

    “那好,拿着。”

    看周星星答应,林风从旁边的手提箱里拿出一个托盘,托盘里盛放着一层薄薄的香灰,让周星星双手捧在胸前,并且指导周星星右手掐了一个三清指诀。

    周星星依言照做,林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根短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周星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将那根短香木头的一方,扎入了周星星的右手食指中。

    “忍着。”

    十指连心,却被硬生生扎入了一根短香,周星星正想大声呼痛,却被林风呵斥一声,生生给憋了回去。

    然后林风又拿出一个透明玻璃杯,丢入一张符纸点燃,把周星星右手食指的血液挤落两滴掉进去,然后又拿出昨天从安迪身上获得的一丝血肉,丢入玻璃杯中。

    等杯子里的符纸烧完,无论是周星星的血液,还是安迪的血肉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了一团白烟,林风把杯口对准周星星的口鼻。

    白烟瞬间被吸入周星星体内,周星星顿时失去意识,脑袋耸拉下来。

    林风又将那只短香,从周星星右手食指取出,放入周星星的口中,周星星的脑袋随即跟着晃动,在双手所捧的拖盘烟灰上,画出一幅线路图来。

    “这种以血肉追踪对方的方法,在古代叫做扶乩,我们茅山也有自己的扶乩之法,伏击追踪法。”

    林风一边拿出纸笔,用纸笔在纸上,以八卦四方方位,推算周星星在烟灰上,所画的路线图。

    没要多久就在纸上,推算出了具体位置。

    不过就在林风推算出具体位置,要徐浩把周星星的气泄了的同时,周星星就像着了魔时,突然丢掉手里的托盘,起身直接把林风抱在了怀里。

    此时的周星星,看上去好像力大无穷,轻而易举把林风抱起到半空不说,只听周星星把林风的全身勒的咔咔直响,就要对林风来一个怀中抱妹杀。

    “快拔掉他嘴里的香。”

    林风脸色大变,对徐浩道。

    徐浩一看周星星的情况不对劲,直接伸手把周星星嘴里的长香拔了出来。

    噗~

    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后,周星星醒了过来,他一脸疑惑地看着被自己抱在半空的林风连忙松开,疑惑道:“我这是怎么了?”

    林风闻言活动了一下,自己快要散架的身子:“没怎么,你刚刚被对方控制了。”

    说话间,林风捡起刚刚掉在地上,他所推算出来,那幕后之人的藏身之地。

    把它递给周星星道:“走,我们去这里。”

    周星星答应道:“好。”

    上车启动车子的时候,周星星一阵龇牙咧嘴道:“奇怪,怎么全身都很酸痛,感觉被人打了一顿似得。”

    林风坐在后座,面不改色道:“没事,这是施法的后遗症,休息几天就好了。”

    话其实他没说全,这其实是周星星在最后突然被对方施法控制,攻击他时因为用力过猛,爆发了太大潜力的后遗症,想要恢复过来的话,最起码得半个月时间才行。

    然后林风神色郑重的对周星星和徐浩道:“我怀疑安迪已经死了,对方可能已经知道我们的到来,接下来会十分危险,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徐浩点头道:“师父,你放心吧,找到那个幕后之人,就算我帮不了你,自保我还是可以的。”

    周星星虽然感到刚刚失去意识的事情有点邪门,但是他还是不太相信鬼怪道术之事。

    再加上他还带了警枪,是飞虎队前队长,觉得不管什么情况自己都应付得来,也点头道:“我也没问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周生辰时宜续write/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