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拔萝卜阅读*11一14泑女

2021-11-26 08:29:5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我去看看吧!”她说。

小祖宗神色淡淡,但也跟着起身,没有表示反对。

朝廷派来的这一批人都被安置在中军帐的西面。

花笺会被顺利带走,一是因为


    “我去看看吧!”她说。

    小祖宗神色淡淡,但也跟着起身,没有表示反对。

    朝廷派来的这一批人都被安置在中军帐的西面。

    花笺会被顺利带走,一是因为那少年闹得太凶,摆出了以命相抗的姿态,二是秦容颇有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给放了行。    

    人虽然被带走了,但带去哪里清清楚楚。

    他们直接被领到了那少年居住的帐篷外。

    帐篷很小,是分给那些没有品级的小吏住的,站在外面,就能听见里面温柔的哄声:“冷不冷?先暖暖手,他们、他们怎么敢这么对你!”语气骤然愤怒。

    这声音……很陌生啊?

    唐小白有些意外。

    领路的士兵已经不客气地掀开了门帘。

    “什么人!”里面一声厉喝,随即窜出一个人影。

    唐小白一看,愣住。

    少年看到她,也愣了愣,回头往帐篷里看了一眼,又转回看她,一脸的不敢置信。

    “裴、裴十一郎?”唐小白也挺不敢置信的。

    这少年,赫然是裴宣的堂弟,曾经差点跟她订亲的裴宽!

    她和裴宽有过一面之缘,但不太熟。

    这就难怪裴宽会把花笺错认成她了。

    但现在正主一出现,裴宽也立即认清了。

    大概是羞愧,白白净净的一张脸“唰”的一下就熟透了,说话都结巴起来:“唐、唐二、二、二、二——”

    “嘘——”唐小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立即抿住了嘴。

    唐小白眨了眨眼,有点被萌到。

    突然被往后一拉,拉到了小祖宗身后。

    “带回去!”他冷冷地吩咐。

    ……

    花笺被带回去,裴宽也被带到了李穆营帐中说话。

    坐定后,裴宽又忍不住打量起唐小白。

    一样是圆圆的娇俏的眸子,一对比,差别顿时明显起来。

    唐二小姐的目光温柔宽和,虽生得娇俏,眉目间自有一股将门千金的英气。

    比他去年见时又耀眼了几分。

    怎么会认错呢?

    裴宽懊恼地低下头。

    唐小白见状,笑着安慰道:“十一郎与我不过一面之缘,又许久不见,我的容貌也变了许多,会认错很正常。”

    裴宽摇头:“不是一面之缘。”

    “嗯?”唐小白意外。

    难道她和裴宽还在其他场合见过?

    “去年四月,二小姐与唐大小姐骑马出城,恰好我与九哥路过。”

    唐小白仔细回忆了下,没回忆起来。

    骑马出城这个说法太普通了。

    不过就算如此,也只是多了半面而已。

    “刚才那位姑娘——”

    “那是我们从突厥军中救下的汉女。”唐小白简单解释了一下。

    名门世家出来的,都不是傻白甜。

    裴宽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突厥军中救下的汉女,与唐二小姐容貌相似,针对的是谁?

    谁都知道,这次河东军的实际统帅是秦宵,而秦宵出自燕国公府,曾于唐二小姐身侧为奴。

    如此安排,仿佛窥见了什么阴私。

    裴宽不由看了一眼秦宵。

    一般人在屋里待客,设席位时,会在北面上首设一席,往下左右依次设席。

    落座时,按照地位尊卑排序。

    但秦宵的帐内,在北面中央摆了一张宽大的案几。

    秦宵自己坐在北席,唐二小姐就坐在他身侧,也是坐北面南。

    反倒是秦宵的长姐秦容,只坐了西席。

    至于他,进来后就被引到了远离案几的席位。

    他抬头看秦宵时,秦宵恰也在同一时看过来,青玉面具下,瞳眸漆黑,冷锐不善。

    裴宽突然心中敞亮,下意识挺直身板,不避不让地直视回去。

    唐小白尚未察觉两人暗潮汹涌,犹自不失礼貌地寒暄:“裴师兄近来可好?”

    裴宽精神顿时一振,朗声道:“家兄一切都好,只是常常念叨二小姐游学在外,可有懈怠?”

    唐小白忍俊不禁:“不敢懈怠,我每日都有读书写字,就怕回到京城被师兄考校呢!”

    裴宽也心有戚戚:“我也是,出门在外,功课一日也不敢落下,家里常说,家兄应该去做个夫子才是!”

    唐小白心中一动,道:“凭裴师兄的学识,去国子监讲学也绰绰有余。”

    国子监是最高学府,又以贵族子弟居多,以后多半都是要入朝为官的。

    所以国子监的老师就很重要。

    从前国子监上下全是郑师道一派的青州学派文人,教出来的学生也大多受青学熏陶。

    直到前两年唐子谦被诬陷杀人事件中,国子监生不分黑白宫门请愿,被政敌抓住把柄一顿攻讦,成功罢免了国子监的最高长官国子祭酒。

    继任国子祭酒的,是唐小白的二舅、普安长公主的驸马顾冰。

    不过,虽然国子祭酒换人了,但青州学派在国子监根基颇深,想要夺取这块思想教育阵地,还得从基层老师抓起。

    像裴宣这种就很合适。

    裴宽显然也明白她的意思,目光微闪,道:“家兄深沐皇恩,当鞠躬尽瘁。”

    唐小白有些遗憾。

    裴宣刚走上仕途,就被皇帝召到身边当小秘书,想换部门没那么简单。

    丢开这茬,又问起:“十一郎怎么会来这里?是在兵部任职了?”

    裴宽脸上疑似红了一点,道:“是……只是个小小主事,听家兄提起二小姐在此参与筑城,不觉心向往之,便自请随行,想历练一番。”

    对于有志向为祖国边防作贡献的少年,唐小白好感度“噌噌噌”直往上冒:“十一郎年少才俊——”

    “啪!”

    是笔敲在笔搁上的声音。

    引起一众侧目。

    大家都是体面人,都讲究轻拿轻放,谁能放支笔还放出这么大的动静?

    当然只有心情不太愉快的小祖宗了。

    唐小白瞥向那支笔,目光略收,落在小祖宗面前的纸上。

    刚才没留意到,她跟裴宽说话的时候,小祖宗动了纸笔。

    秦容正托腮看得起劲,见他搁笔,还意犹未尽:“完了?这什么意思?”

    李穆不语,看唐小白,一副要她解答的样子。

    唐小白默了片刻,朝裴宽笑道:“既是裴师兄的从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让人过来说一声。”

    话到这里,相当于送客了。

    裴宽识趣地起身告辞。

    临走时,往案几上瞄了一眼。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拔萝卜阅读*11一14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