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嫖妓嫖到下岗女厂长小说-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2021-11-27 08:07:4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一进小院,三个人坐在院子里,齐刷刷地扭头看过来。

江茕星一僵。

“这黑灯瞎火的,怎么都坐在院子里……”她回身掩上门。

居然连上官桃

 一进小院,三个人坐在院子里,齐刷刷地扭头看过来。

    江茕星一僵。

    “这黑灯瞎火的,怎么都坐在院子里……”她回身掩上门。

    居然连上官桃都在。

    难不成出什么事了?    

    “来,坐。”姬彻羽示意她坐到石桌旁的最后一个空位上。

    石桌边的四个凳子东南西北各一,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江茕星刚坐下来,对上面前这三个人的视线,莫名有种被三堂会审的感觉。

    桌上空空荡荡,只有一盏光芒微弱的灵珠灯。

    “发生什么事了?”她小心翼翼地问。

    上官桃迫不及待地第一个开口:“我今天听见铄金的人说你是杂灵根,是不是他们造谣?”

    她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像是只要江茕星一点头,就冲出门去屠了铄金满门。

    “我确实是杂灵根啊,”江茕星茫然道,“他们想说就让他们说去呗。”

    她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是,自从你是杂灵根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试炼大会的赌局里,你的赔率就一直在涨,今天已经涨到八了。”梁蔚笙心痛道。

    之前打擂台时看好她的人一下子全跑光了。

    没有人相信一个杂灵根可以在几万人的试炼大会里夺得前百名。

    “多少?”江茕星听见他的话,不由得大喜,“那岂不是说,我押出去一颗灵石,可以赚回来八颗?”

    还有这等好事?

    炒股都没这么快的。

    没想到她的重点会是这个,三个人一时无言。

    “所以,”姬彻羽终于开口,声音凉飕飕的,“你杂灵根的秘密,为什么会暴露?”

    “呃……”

    灵珠灯后面,姬彻羽沉默地看着江茕星,大有你不回答,今天大家都别想走的架势。

    江茕星低头抠石桌的边缘:“哎呀……我就是,出去玩了一下,一不小心说出去了……”

    “还顺便把你使用符箓的习惯也说出去了吗?”姬彻羽道。

    啊这……

    江茕星偷偷看他一眼,没在对方眼中发现什么情绪,心里却更加心虚了,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玩的时候,顺便打了个擂台……”

    这回不等姬彻羽开口,她就急急地补充道:“我心里有数,看那家的擂台很正规才上去的,就算万一出事,最多也就受一点皮肉伤,问题不大……”

    姬彻羽冷笑一声。

    江茕星咽了口唾沫,不敢说了。

    “很正规?”姬彻羽慢悠悠地道,“傻子,你想没想过,为什么他们要在离试炼大会只剩下一个月的时候开这个擂台?报酬还那么丰厚?”

    “为什么?”被冠上傻子之名的江茕星敢怒不敢言。

    “他们就是为了测试出你们这些之前没什么名气,却也有一定实力的参赛者的实力,以及招式习惯。”姬彻羽道,“历年有多少修仙者是因为招式被人猜透而惜败?你倒好,本来没什么人注意到,还非要凑上去展示一番。”

    江茕星的脑袋埋到胸口:“我错了……”

    她哪里能想到这一层。

    人间真是太险恶了。

    姬彻羽叹了口气。

    梁蔚笙左右看看,心虚地劝道:“算了算了,事已至此,说这些也没用了。”

    “接下来不准再去那种地方。”姬彻羽道。

    江茕星毫不犹豫地点头:“好,试炼开始之前我一定乖乖在家修炼,绝不乱跑。”

    姬彻羽神情稍缓。

    上官桃托着自己的下巴:“让铄金扩散你是杂灵根这一消息的幕后主使是展鹏那小子,你何时得罪了他?”

    “原来是他啊。”江茕星豁然开朗。

    果然,她就知道那家伙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我是怎么得罪他的,可能是因为我揭穿了他的真实实力?”她委婉道。

    上官桃听懂了,乐不可支道:“放心,等下次见到,我帮你揍他!”

    眼看气氛逐渐轻松,江茕星悄悄松了口气,劝道:“这么晚了,大家都回屋修炼吧。”

    不要再审问她啦!

    梁蔚笙帮腔:“是啊,八月份这个天气还是挺热的,院子里又没画恒温阵法,回屋吧。”

    姬彻羽起身,看了一眼江茕星:“你过来一下。”

    说完径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还没完?

    江茕星眼前一黑,求助抬眼,却发现剩下两个人都露出“你自求多福”的眼神,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她咬咬牙,跟了上去。

    姬彻羽打开房门,他的房间堪称清贫。

    屋子里除了一套桌椅,就只剩下一个蒲团,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就算是修仙者,偶尔也会偷懒不想修炼,不管用不用得上,总会在房间里放一张床。

    简单到姬彻羽这样的,江茕星是真没见过。

    就好像整个人的人生里只剩下修炼了一样。

    那多寂寞呀。

    这个人明明只比自己大两岁,却不知经历过什么,老成到连比他大的梁蔚笙都有些怕他。

    江茕星突然想起当年石跃人随口提到自己为了帮故人救孩子,损耗大量寿元的事情,对姬彻羽的童年隐约有了几分猜测。

    那必然不是什么能随意提及的回忆。

    “今天去哪儿了?”姬彻羽问。

    “去集市的拍卖会买了件法器。”江茕星不知其意,乖乖回答。

    “什么法器?”姬彻羽又问。

    江茕星将短刀拿出来给他看。

    她的乖巧似乎取悦了姬彻羽,他唇角微弯,接过来看了一眼:“还不错,只买了这一件?”

    “没钱了。”江茕星叹息。

    姬彻羽低笑出声,将短刀还给她,来到桌前拿起一个盒子,转身递过来。

    “给我?”江茕星不确定地问。

    姬彻羽点头:“打开看看。”

    江茕星不明所以地打开那长条状的盒子。

    里面是一卷画轴。

    “这是什么?”她问。

    “一件法器。”

    姬彻羽将画轴展开。

    这是一幅竖轴山水画,山水隐在云雾之间,宛如仙境。

    江茕星第一次见到这种类型的法器:“这个要怎么用?”

    姬彻羽松开手,这副画轴轻盈地悬停在半空:“你一试便知。”

    外观再如何奇怪的法器,用法也都大同小异,江茕星试探着伸出手,用灵力催动它。

    那画面上的山水突然从纸上跃出,山、水、云雾,尽数环绕四周,画面变成了空白,而她却本能地觉得,这些都能够随心所欲地任她调遣。

    “山主防御,水可以用来攻击,而云雾则是迷阵。”姬彻羽一一讲解,“还有那张空白的卷轴,若是真有人突破这重重防御来到你的面前,你大可以将人关进这幅画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嫖妓嫖到下岗女厂长小说-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