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陈妙怡的脚下奴^女主软糯但胸大h

2021-12-01 08:15:3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亿万生灵哀嚎着坠入了大地的裂缝之中,死亡。

天空震荡!!

空间破裂,在天空之中化抹无数虚无的伤痕!!

远在仙灵界外,整个宇宙的虚空都在震动之中,一声紧似一声。

  亿万生灵哀嚎着坠入了大地的裂缝之中,死亡。

    天空震荡!!

    空间破裂,在天空之中化抹无数虚无的伤痕!!

    远在仙灵界外,整个宇宙的虚空都在震动之中,一声紧似一声。    

    就好似有什么庞大无比的东西在撞击着什么!

    砰砰砰!!!

    在宇宙深处,源海在疯狂的激荡着。

    时而内掀起仿佛能够湮灭世界的巨浪,时而又断裂显露出光秃秃,黑黝黝的源海海底。

    就在源海的最深处,一个庞大的不可描述的存在,不断的在重击着一个闪烁着阴阳俩色闪光的类似城门楼一样的小建筑。

    这个小建筑深深的扎根如源海的海底,无论某个庞然大物怎么撞击都没有撼动它一下。

    那个大家伙愤怒着,甚至演化出一张巨大的,长满了锐利獠牙的大嘴,咔擦咔擦的不断去撕咬小建筑。

    小建筑似乎很是无奈,小城墙门楼上还修着一个二层的飞檐斗拱的小殿。小殿之中忽然激发出一股灰色的细光,细光一下子就没入了庞然大物的脑门。

    嗷嗷嗷!!!

    无形无声的凄厉惨嚎随即响了起来。

    周围的源海在声波毁灭下,成片成片的被抹灭。

    好一会儿,那个大家伙才疼完,然后不甘心又有点胆怯的看了看小殿,祂暂时不甘心的走了。

    小殿似乎叹息了一口气,然后把小殿二层的某个诡异的清灰蒙蒙的圆珠子给点亮了。

    珠子一点亮,云婧和秦无殇等人就纷纷有了感应了。

    “等等,怎么回事?”

    云婧惊愕无比的抬头望天。

    紧跟着秦无殇等人纷纷抬头望天。

    无数拥有神族血脉的神裔和凡人们这一个刻都收到了某种信息。就连一些刚刚被改造成了虫子的神血者只要他们的神血还没有离体,就收到了某种信息。

    “怎么回事?”银子再次显化在云婧的身边,一脸的严肃。

    “这是呼唤。”云婧脸色极为不好。

    “呼唤?”

    “告诉我们时间到了,该走了。”

    “谁,谁告诉你们?”银子脸色大变的惊问。

    “道标,或者说祖先留下的最后的后手。”云婧道。她有想过离开这里,也在不断的坐着准备。但是实在没想到,这一刻来的这样突然。

    啊啊,小殿四散消息的同时,某个大个子也感应到了。它非常仇恨的睁开了它那堪比星球还要巨大的眼睛。

    再次无声的怒吼起来。

    随着它的怒吼,它周围的源海再次被大量的抹掉。

    宇宙之中的无数大小世界,再次震荡。一些脆弱一些的小世界,中型世界甚至直接他的怒吼震荡成了宇宙齑粉。几乎是一瞬间,就有无数的中小世界,残破星辰崩灭。

    往日挤得满当当的宇宙空域,再次减员。从原本的大半空,彻底变成了半空。

    某个大家伙这才不甘不愿的停止了怒吼了。

    它可不想自己体内的世界减少到最后没剩下几个。

    就在一个个世界崩灭的时候,原本与这些世界相连,或者在这些崩灭世界附近的连同的界外通道一个个显露出来。绝大多数的界外通道都是残破的,断绝的。只有开头连接着这方宇宙的一小段了。

    也有极少的一部分界外通道仍旧可用。

    这些仍旧可用的界外通道却诡异的好似某种动物的脐带一样的勾连着宇宙,污染着,渗透着某个宇宙跟它们互相连接的部分。

    从宇宙外面整体来看,宇宙就像是一椭圆形的蛋,虚浮在周围一片虚无之中。然后就是诡异黑红色的管子从莫名处延伸过来,化作界外通道然后深深的扎入了某处宇宙的体内。

    连带这某宇宙的从原本多姿多彩的色泽,变成一片幽绿色。

    随着宇宙自己不自觉的蠕动,整个宇宙身上幽绿色越来越多,反而彩色越发的暗淡,逐渐消失。

    宇宙界内,但是是能够感应到那位疯批宇宙大意志的生灵,都感觉到了它的愤怒和疯狂。

    大家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应到它无所不在的意志!!

    “杀死神族!!”

    众多生灵有的被它影响开始举起刀剑屠杀起身边的神血者,有的惊惧胆寒,恨不得找个深坑把自己埋起来。

    原本还打算互相携手抵挡一下虫子们的入侵的凡人和神裔们顿时从盟友变成敌人。

    局势在各个世界一发不可收拾,一路滑落入深渊。

    对于神族和神血者来说更是意味着没活路了。

    某个超级大个在下达了屠杀令后,仍旧不甘心,又冲入源海去撞小殿去了。

    它非要把那个小破玩意给咬出来不可。

    “怎么办?”秦无殇和云婧商议。

    “先去拿出存宝,然后当成裂光战舰去那个地方,立即离开这个宇宙。”

    秦无殇抬头看看天。“真是想不到,道标居然距离我们这样近。”

    云婧也没想到,她的记忆还没有彻底恢复。

    银子更不要说,还是个残血。

    裂光战舰或许还能好点,但是也不是巅峰状态。道标上传来的消息,确实让谈们立即朝着某处空域集结。要走了。

    “我一直以为道标作为祂最后的钳制手段应该能够坚持久一点。”云婧对身边的丈夫说道“我都还没准备好,我原本以为我还有时间让彻底恢复实力。”

    “我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神族的老祖们离开的太久了,那位自从百万面前发难以来,就没打算让神族继续留存,祂的态度太明确了,只有一些傻子才脑子不清楚的觉得祂还估计着什么生灵,什么纯血不纯血。

    在祂看来,即使内部的生灵全部灭亡,祂也可以重新演化出新生灵来。不过是时间久一点,沉睡一个长觉而已。

    有什么可惜的,不肯接受显示和命运的不过是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生灵而已。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陈妙怡的脚下奴^女主软糯但胸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