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同桌给我吃春药把我做了/白洁无删全文阅读全文教师白洁

2021-12-06 08:13:4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原本对于他来说,两仪诀是一个令他非常头疼的事情。但是自从在古道太极树的气运中,领悟了万年岁月,给了他一线希望。那就是将两仪诀提升为太极诀。

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原本对于他来说,两仪诀是一个令他非常头疼的事情。但是自从在古道太极树的气运中,领悟了万年岁月,给了他一线希望。那就是将两仪诀提升为太极诀。

    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从那万载岁月中,古铄已经隐隐地对太极有了一些模糊的感觉,只是因为境界的原因,也因为修道的知识储备不够,还不能创出太极诀。在一年他也没少回顾那万载岁月中所思所见,更是从自己的意识中找到了令他兴奋的传承。

    那的当他剑斩青苍穹的时候,周天宝箓给他灌注了不属于他的层次的感悟,不仅有元婴期的,还有出窍期的。只是在他斩杀青苍穹,昏迷之后,那些感悟就沉寂在他的意识深处。让他苏醒之后,没有发觉。等到何平来拜访他,和他谈到元婴领悟的时候,那些沉寂的感悟才活跃了起来,让他豁然惊觉。    

    在何平离开之后,他便将那些感悟从沉寂的意识中挖掘了出来,但是绝大部分感觉云山雾罩。不过他也不灰心,每天都会反复去回忆这些感悟,和太极树上万载岁月所得相互认证,一丝丝地抽丝剥茧,还真让他对于天道有了一丝领悟。

    虽然只是一丝领悟,但是如果是让范重山等元婴知道,恐怕都会勃然变色。

    领悟天道,那是元婴期修士才开始拥有的境界,也就是说元婴期才是领悟天道的起步。古铄连金丹都不是,只是一个虚丹,竟然能够得窥一丝天道。这已经不是用绝世天骄能够描述的了。

    古铄这一丝天道领悟的是什么?

    杀道!

    是月同辉苦苦追求的杀道,虽然他有着天骄之姿,早早就领悟了杀意大圆满,但受限于境界,却始终不得窥杀道。而古铄却是因为在当初周天宝箓倒灌天道领悟,让他在斩出那一式大荒剑的瞬间,便有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实际上,那一剑他已经斩出了半步杀道,否则一代出窍青苍穹岂是那么好斩的?

    只是斩杀之后,他就昏迷了过去。待苏醒之后,这些感悟便沉寂了意识深处,多亏何平来访,才让他豁然惊觉。

    这一年的时间,古铄除了捕捉生命粒子,恢复寿元,和学习制作符剑之外,便是领悟天道,终于让他找回了斩杀青苍穹那一瞬的感觉,让他的杀意提升到了半步杀道。

    但是至此他也就停滞了下来,哪怕他有着周天宝箓倒灌的感悟,有着太极树的万载岁月,也不得寸进。这才动了外出游历的念头。他知道周天宝箓倒灌的感悟和太极树万载岁月,就仿佛他读过的书,但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今闭门死读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也许自己外出游历,便能够辅助自己从这万载岁月和倒灌感悟中,让自己彻底踏入杀道,或者是推衍出真正的太极诀。

    古铄不会亏待自己,他的身上有着资源,这些资源包括水火灵石和普通灵石,量很大。除了草药都给了张瑛姑,他还有着大量的矿石和大量的丹药。所以他自然选择了一艘最豪华的船,住进最豪华的房间,吃着最好的佳肴,喝着最好的酒。当然在享受之余,他也没有忘记修炼。每天用水火灵石修炼,让他的修为有开始了久违的提升。

    一年的时间,古铄终于制作出一柄符剑,只有一柄,收在识海内,被那一点点液化灵识温养。这是古铄一个保命底牌,他能够感觉到那柄符剑的强大,但是却不知道强大到何种程度?

    而且他能够感觉到,随着自己温养的时间越久,那柄符剑变得就越强大。

    古铄是出来游历的,自然不会闷在船舱中修炼,那和在青云宗闭关有什么区别?

    所以他除了修炼的时间,也出来坐在回廊观赏天地之自然,寻求感悟。也会结交各种层次的修士,坐而论道,在交流碰撞中,寻求灵光一现。

    当然,修士之间也不可能一见面就是交流修炼心得,也会谈论各自见闻,说一些自己知道的奇闻异事,甚至谈论女修。

    今日几个修士要求古铄也讲一些奇闻异事,古铄想了想,便将白蛇传添油加醋地讲了起来。没有想到,这种人和妖的相恋,不仅让那几个修士大感兴趣,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修士。

    还有些女修听到这种故事,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只是听到法海要小青助他修行的时候,又羞又想要知道后来小青如何帮助法海修行,法海在小青助他修行的结果会怎样?

    待古铄讲完,众人才闹哄哄的散去,一个个谈论着古铄讲述的白蛇传的故事,古铄也站了起来,走出了大厅,站在回廊,手扶栏杆望着匹练一般的龙河。

    “呸,老不修!”

    几个女修路过古铄的身旁,羞红着脸向着古铄啐了一口,然后又咯咯咯地笑着抛开了。还一起摆着腰臀,口中喊着:

    “扭啊扭扭啊扭,咯咯咯……”

    那边又有着一对年轻道侣凭栏远望,那男修凑近女修的耳旁道:

    “妖女,今晚我要你助我修行!”

    那女修便羞红着脸,轻拍了那男修一巴掌:“要死了你!”

    古铄双手扶着栏杆,嘴角泛起了笑容,他现在不坐轮椅了,以这幅苍老的面容行走,面容多少还有点儿恢复,没有人认出来他,让他很有一种游戏风尘的感觉。

    每天都会捕捉生命粒子,感知着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恢复,心中十分畅快。

    “古前辈!”两个修士走了过来。

    “梁道友,许道友。”

    古铄依旧是以古铄这个名字行走江湖,只是没有人想到他就是青云宗古铄。因为越秀山一战,让古铄坐着轮椅的印象深入人心,传播了出去。所以在所有修士的心中,古铄都是坐着轮椅的印象。而且传言中,古铄身体已经散发着五衰之气,这是当时在越秀山五地数万修士共同的感知,如此又过去了近一年,在他们的想象中,古铄应该深居青云宗,坐着轮椅,日渐衰老。

    所以,当古铄报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那些人还和古铄开玩笑,说他竟然和龙门剑豪一个名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同桌给我吃春药把我做了/白洁无删全文阅读全文教师白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