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孕妇身体很敏感小说^乞丐征服人妻娅如

2021-12-06 08:16:0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缓缓飞了起来。

身后的人止步,脊背处多了些温暖,但汗毛却倒立的更多了。

杨玄动了一下脑袋,“真是麻烦了。”

大婶从他的身后走

  蝴蝶的翅膀轻轻扇动,缓缓飞了起来。

    身后的人止步,脊背处多了些温暖,但汗毛却倒立的更多了。

    杨玄动了一下脑袋,“真是麻烦了。”

    大婶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把碗放在他的身前,笑眯眯的道:“尝尝。”    

    肉汤在冒着热气,有些浑浊,杨玄看了一眼,吸吸鼻子,“豕肉可以先用井水浸泡一阵子,下锅后等水开,记得撇去泡沫。”

    大婶强笑,“是啊!”

    “我嗅到了羊肉味,那个陶罐是刚炖过羊肉吧?”

    大婶笑了笑,“偶尔也吃一顿。”

    杨玄觉得差不多了,“记得你家没有水井吧?”

    大婶点头,“是啊!得去另一条巷子跳水吃。”

    杨玄轻声道:“可你夫君那日端出来的水杯上却有冷却的水珠,冰,哪来的?”

    大婶突然看着他的身后,尖叫道:“不……不!”

    呼啸声中,木棍朝着杨玄的头顶正中劈了下来。

    杨玄伸手在头顶上方,木棍落在手心中,任凭身后的男子如何抽拔都无法撼动。男子松手扑上来,杨玄反手一棍。

    呯!

    男主人倒地。

    “不!”大婶瘫坐在地上。

    “杨玄!”

    唐小年带着人冲了进来。

    “拿下!”

    温新书问道:“杨玄,你如何查到了这里?”

    “那日他的男人端着水出来,几个杯子的外面都有水珠。”

    温新书讶然,“有水珠……不对吗?”

    “当然不对。”杨玄说道:“唯有被冰冻的才能如此。”

    三人一怔,赵国林点头,“是了,以前家中弄了冰来冻水,那水杯外沿平白出现了水珠。”

    “好一个杨玄,哈哈哈哈!”唐小年畅快挠头。

    “阿娘!”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传来,脚步声蹦跶。

    大婶近乎于绝望的冲着杨玄哀求:“求你,求你了……”

    杨玄站在了倒下的男子身前,低声道:“都笑一笑。”

    众人不解,依旧笑了笑。

    小女孩来了,倚在门边,好奇的看着他们,“阿娘,你要去哪?”

    大婶笑了,“阿娘和阿耶晚些出去做事,二娘去阿姐家好不好?”

    “好!”小姑娘蹦跶着出去了。

    大婶叩首,“多谢,多谢了。”

    ……

    晚些回到家中,曹颖和怡娘不在,杨玄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拉出卷轴,打开,在屏幕上操作了一番。

    卷轴悄无声息的往下拉开,渐渐形成了一个屏幕。

    杨玄点了书籍,选择了自然知识。

    他看着那些拼音,轻声道:“多谢你了,朱雀。”

    绿灯闪烁。

    杨玄笨拙的输入:杯子边缘为何出现水珠?

    屏幕上出现了字。

    ——空气中的水蒸气遇冷会冷凝为水珠。

    杨玄的脑海里浮现了那一幕:大婶的丈夫端着盘子出来,盘子上四个粗瓷杯子,每个杯子的外面都有不少水珠。

    他再点击屏幕。

    影视剧……历史。

    他点击了历史。

    那一行行字恍如一个个无边巨浪冲着他迎面扑来。

    他输入了造反两个字。

    一行行字,一个个人物出现……

    金戈铁马,尔虞我诈!

    杨玄单手托腮,“我真的不想造反啊!”

    “可这几日曹颖和怡娘蠢蠢欲动,分明就是迫不及待了。”

    ……

    “郎君!”

    杨玄收了屏幕,从容不迫。

    外面怡娘和曹颖距离五步开外等候,并不敢靠近他的房间。

    杨玄颔首,“进来说话。”

    二人进来。

    “关门。”杨玄指指房门。

    怡娘关上门,二人行礼。

    “见过郎君。”

    杨玄跪坐在席子上,腰背挺拔。

    怡娘和曹颖心中一惊。

    “你们说我是大儒的儿子,好吧,大儒的儿子……可怡娘来自于宫中,你更是一个自视甚高的文士,那么,你们二人为何效忠于一个大儒的儿子?”

    曹颖抬头,微笑道:“蛇无头不行,我等需要一个首领。”

    “我只是一个大儒的儿子,大儒啊!满大街都是,他的儿子更是不值钱……”杨略目光平静,“杨略甚至为了我历经千辛万苦,数度险些丧命,在元州守护了我十载。为何?”

    曹颖眼皮子一跳,“郎君,那是情义,男儿一诺千金,杨略既然答应了阿郎,自然……”

    杨玄看着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那为何镜台要穷搜天下追杀他十五年?别告诉我他能倾覆大唐江山。他,不能!”

    曹颖不禁心中一震,抬头看了杨玄一眼。

    怡娘垂首低声道:“老娘就说嘛,让你们别把郎君当做是乡下小子。他能十岁进山为自己挣命,岂是好骗的?”

    “我查过许多。”杨玄莞尔,觉得自己就像是蹲守在巢穴里的猛虎,而这两个棒槌却以为他是一只天真可爱的小白兔,“孝敬皇帝有三子,长子在李元登基后没多久就突然病逝,原因存疑。次子贞王和三子庸王如今就在长安城中。”

    “记得当时杨略被围杀,其中一人问他,那人可在南周。那人能让镜台,也就是说能让李泌这般忌惮,他能是谁?”

    “当年孝敬皇帝被废,后来被鸩杀,谁得利?李元父子。至今依旧有人对当年之事存疑。孝敬皇帝去了多年,可李元父子前后登基,依旧迫不及待的清洗他的人……”

    杨玄眯眼看着他们,轻声道:“你们以为我猜不出自己是谁的儿子吗?”

    这话恍如一记炸雷在曹颖二人的耳畔炸响,曹颖和怡娘情不自禁的跪下,再抬头时,二人已是泪流满面。

    “郎君!”

    怡娘浑身颤抖,“郎君啊!”

    她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近乎于无声的哽咽,“陛下……”

    曹颖双手捂面,泪水从指缝中滴落,声音也经过泪水的过滤,变得低沉,“陛下啊!”

    杨玄微微抬头,看着屋顶。

    果然是如此吗?

    可我真的不想造反啊!

    二人哽咽了一阵,曹颖说了许多……

    “……那一年宫中帝后齐齐倒下,说是中了毒,下毒的竟然是太子殿下的人,帝后挣扎间,有人蛊惑,陛下便令人赐了毒酒……”

    说实话,杨玄对于那位死后被追封孝敬皇帝的父亲并无多少感情,在他的心中,杨略更像是一个父辈。

    怡娘来了个倒叙:“当初太子殿下被废后,看似从容,可一次侍妾有孕,殿下便令奴把郎君悄然带出宫去,送到了杨略家……”

    左相不是我的外祖?剩下的杨玄自己就能脑补了,他问道:“那我的母亲何在?”

    后宫的事儿看来怡娘了解的更多,她有些为难,“郎君……”

    “哎!”杨玄苦笑,“说吧。”

    怡娘低着头,“当时殿下被幽禁,为了送出郎君,损失了殿下的心腹侍卫六人。郎君的阿娘……宫中毒酒到了,殿下便令她喝了一杯。”

    “这是父亲的慈悲,还是男人的残忍?”杨玄分不清,“那个……要不你们去寻贞王和庸王试试?”

    曹颖苦笑,“贞王和庸王在明面,不敢动,再说他们的资质……也就那样,恕老夫直言,做富家翁尚可,一旦生出野心,他们死得更快,还会拖着一群人死无葬身之地。杨略上次出动隼鸟送信给怡娘,提及郎君十岁进山狩猎,更提及了郎君知晓身世后还给杨定夫妇留下大半私房钱之事……”

    怡娘抬头,“郎君十岁进山狩猎,是勇毅;留下大半私房钱给杨定夫妇,这是仁慈,和当年的孝敬皇帝一般,是真龙血脉。”

    曹颖举起右手,怡娘举起右手。

    “青天在上,我二人对郎君忠心耿耿,若是背叛,死无葬身之地,子孙世代为奴!”

    杨玄看着屋顶,“可我不想造反。”

    曹颖说道:“郎君若是不造反,迟早有一日身份会被发现,到时天下之大再无郎君容身之地。再有,郎君不造反,我等有何颜面去见孝敬皇帝……”

    怡娘从袖口里摸出一把剪刀,倒转过来对着高耸的胸脯,低声,但近乎于泣血般的低鸣,“那奴便先走一步,去见孝敬皇帝!”

    剪刀猛的朝着胸脯插了下去。

    这是假的吧?还想忽悠我!

    看了十几部电影电视的杨玄楞了一下,直至剪刀到了胸脯,这才挥手。

    呯!

    水杯撞到了怡娘的手背,剪刀落下,可还是进去了些,鲜血顺着流淌了下来。

    怡娘猛的一头撞向案几的角。

    那张脸上,骇然全是刚烈。

    杨玄捂额,“罢了!”

    曹颖拉了怡娘一把。

    “我睡一觉,你们别吵。”

    杨玄倒头就睡。

    醒来已是寅时,开门出去,曹颖和怡娘站在门外,浑身上下都被露水打湿了。

    二人抬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孕妇身体很敏感小说^乞丐征服人妻娅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