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女太监睡遍后宫gl&雅丹报恩畅快的无套交小说

2021-12-08 08:28:1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就你们的调查,能证明什么?”张广存问道。

“能证明很多东西。”

“那你就好好和是枝弘树队长,说一说。”

是枝弘树当然


    “就你们的调查,能证明什么?”张广存问道。

    “能证明很多东西。”

    “那你就好好和是枝弘树队长,说一说。”

    是枝弘树当然是了解的,只是你不能表现的好像他知道,不然就显得是是枝弘树让调查的张广存。    

    因此魏定波依然是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毕竟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是枝弘树同样表现自己听的很认真。

    当魏定波将问题说完之后,又总结性的说道:“其实现在应该给出一个解释的,是张议长您吧。”

    “我给你什么解释,你真的以为你调查的对?”

    “我们有证据。”

    “证据呢?你们抓的人,叫出来我看看?”张广存问道。

    魏定波很想说,人已经被你杀了,我们自然是拿不出来。

    “你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居然就说自己调查到了线索?”张广存再问。

    “张议长是忽视了这些证据吗?”魏定波硬着头皮问道。

    这个时候,是枝弘树开口了,他说道:“张议长,这件事情确实需要一个解释。”

    “是枝弘树队长,这件事情不是显而易见嘛,还需我解释什么?”

    “请张议长解释。”魏定波也跟着说了一句。

    张广存说道:“这还不明显吗?这是地下党的栽赃陷害,还不明显吗?

    你们武汉区的人糊涂啊。”

    来了。

    听到这句话,魏定波心里笑了笑,他想要的效果已经来了。

    其实张广存昨日并没有收到军统的消息,而是在今天早上先收到武汉区调查他的消息,以及调查到的证据。

    当得知这些线索和证据之后,张广存是一头雾水。

    他都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因为打电话,他确实打了。

    可是当天根本就没有和人交谈,更加没有和人同乘一辆车。

    这都是什么?

    就在他迷惑之际,军统的人上门告诉他了真相,地下党再陷害他。

    张广存将军统的人抱怨了一顿,觉得就是他们的行动出现问题,自己才会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现在骂已经不起作用了,而且军统先一步将真相告诉他,张广存心里还是感激的。

    所以他立马来找是枝弘树,就是想要将这件事情说清楚。

    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就是武汉区和是枝弘树给他设计的局,现在他已经入局了。

    “栽赃陷害?”

    “当然是栽赃陷害……”张广存开始了长篇大论。

    你说有道理吗?

    确实有道理。

    可是他说的话,都是魏定波他们之前料想到的,他越是这样说,越是显得他有问题。

    只是张广存还觉得感觉良好,越说越觉得自己没有嫌疑,越说越觉得自己揭开了事情真相。

    越说越觉得自己比武汉区的人强,他们都是被地下党耍得团团转的废物,连这点疑点都看不出来。

    魏定波静静的看着张广存表演。

    听到张广存说的口干舌燥,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水时,魏定波又问道:“可是你为什么要给于师孔打电话?”

    “谁告诉你我给于师孔打电话了?”张广存再问。

    告诉武汉区这个线索的人,现在被他说成了地下党,所以这件事情他根本就不会承认。

    魏定波一时语塞。

    但又急忙问道:“但是于师孔到饭店,是点名要找张议长你。”

    “之前于师孔给我打电话,我因公事在身就没有答复,当日同门师兄弟聚餐,我说将于师孔也叫上,来问问他有什么事情,给于师孔打电话的人,是秦心,这个你们可以查。”张广存说道。

    其实当日给于师孔打完电话,张广存确实没有说吃饭的地点,只是说吃饭。

    然后是让秦心打电话,通知于师孔,吃饭的具体地点。

    秦心也不知道,张广存给于师孔打过电话,因为张广存在电话里面说的意思就是,之前没有联系上,现在叫过来问问是有什么事情。

    秦心自然知道于师孔的问题,但是还未来得及在电话里面劝张广存,他就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现在于师孔死了,谁能证明,张广存打过电话。

    “那你当天聚餐为什么没有到场?”

    “有公事在忙。”

    “说到底,还是张议长的问题,于师孔才离开学校。”魏定波抓准时机,说了这么一句话。

    是枝弘树也若有所思。

    “我都说了,是于师孔找的我,出于同门之情,我才联系他的。”

    “所以他离开学校,所以他死了。”

    “可是他又不是当天死的。”张广存喊道。

    其实现在问题已经说的差不多了。

    于师孔首次离开学校,是张广存让秦心叫的,而不是他亲自打电话叫的。

    这一点张广存没有办法隐瞒。

    毕竟事情闹得这么大,之前秦心可能会守口如瓶,但是现在不一定会。

    所以张广存自己主动说出来。

    这件事情影响其实不大。

    因为于师孔又不是这一次死的,后续于师孔再离开学校,可是和张广存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再也没有联系过于师孔。

    后续的一切都是地下党的栽赃陷害,张广存觉得自己说的很明白了。

    是枝弘树听的差不多了,就告诉张广存,让他先回去,自己这边会好好调查。

    张广存说自己一定要有一个说法,然后放下狠话离开。

    张广存也知道,今天就让是枝弘树表态,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他问心无愧,起码地下党这件事情,他是问心无愧。

    所以他打算回去之后,动用自己的人脉,来给宪兵队施压。

    等到办公室内,就剩下魏定波和是枝弘树时,他说道:“被你们武汉区猜中了。”

    魏定波趁热打铁说道:“张议长不针对武汉区,反而一口咬定是地下党,比我们还了解地下党。”

    “所以你认为他有问题?”

    “是枝队长,现在显而易见,于师孔离开学校确实和他有关,虽然没有当天被杀,但是也不过是想要保全张广存的清白罢了。”

    “可是还是没有证据。”是枝弘树说道。

    “是他们杀人灭口,不然我们有人证。”

    “现在没有人证。”是枝弘树依然是这句话。

    虽然他现在心里也觉得,张广存八成是有问题的,但是没有十足的证据,想要动一个副议长,确实是不容易。

    而且张广存今天说的话,如果放到特务部去说,是有可信度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女太监睡遍后宫gl&雅丹报恩畅快的无套交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