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穿束缚衣被绑架-叫出来夫人我想听你的声音

2021-12-13 08:03:2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一只毒爪掉在地上,艳丽的鲜血流了一地,冥鬼捏着切开的伤口痛苦的惨叫,钻心的疼痛让冥鬼满头大汗,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不断后退。

“哼,反应倒是挺快。”


    一只毒爪掉在地上,艳丽的鲜血流了一地,冥鬼捏着切开的伤口痛苦的惨叫,钻心的疼痛让冥鬼满头大汗,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他不断后退。

    “哼,反应倒是挺快。”

    青剑客冷笑,也不知道他这话实在夸冥鬼,还是在嘲讽,他本是想取冥鬼的性命,刘辉那一声提醒让冥鬼捡了一条命。    

    命是保住了,却也因此折了一支手,看着地上的断手,青剑客一指过去,断手顿时成了一团血肉,冥鬼连接上的机会都没有了。

    “混蛋,我…我要你死。”

    冥鬼暴躁的嘶吼着,他掏出一个药瓶,洒了一种白色的药粉在伤口上,血流不止的伤口很快就止住了血。

    南宫剑雨对药粉产生了兴趣,他没想到冥鬼身上还有这么神效的药粉。

    止了血,冥鬼内力外放,那支没断的手上凝聚着一团绿色的雾气,雾气中有着十分强大的毒素,南宫剑雨也被毒雾中的毒气感到吃惊。

    “美丽,小心点。”

    南宫剑雨提醒道,同时他也做好准备随时出手,青剑客虽然实力很强,在遇到毒的时候难免会被伤到,虽然自己可以给青剑客解毒,但那毕竟是件麻烦事。

    青剑客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圈,一道更加强大的剑气凝聚在身前,这道剑气不仅可以阻挡冥鬼的毒,还能冲破毒雾斩杀冥鬼。

    “千丝万缕…..去死吧。”

    冥鬼手上的毒物被凝聚成一个球型,随后他将毒物高高举起,无数条绿色像丝线一样的遍布在他头顶的天空中。

    看着漂浮在天空中的毒线,越来越多的毒线从毒雾中出现,在冥鬼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本来在他身边的刘辉早已退到了很远的地方。

    “去!”

    面对冥鬼那铺天盖地的毒线,青剑客依然很从容,他低喝一声,单手往前一推,强大的剑气如流星般的速度刺向冥鬼。

    “哼,纵然你的剑气再厉害,我也让你亲眼见到我是怎么惨死在我的毒雾之下。”

    冥鬼十分嚣张的说道,随后对着青剑客的剑气一掌拍出,天空中飞舞的毒丝,一部分缠绕着青剑客的剑气,还有一部分朝青剑客的人缠去。

    毒丝在空中如一条条毒蛇游走,看到密密麻麻的毒丝,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此人虽然心术不正,但在用毒方面确实有着极高的天赋,真是可惜了这份天赋。”

    看着漫天飞舞的毒丝,南宫剑雨忍不住夸赞冥鬼的天赋,也很惋惜他没有好好利用自己的天赋,若是像毒婆婆那样不入歧途,他的成就必定要高过毒婆婆,南宫剑雨不由的在心里连叹几声可惜。

    毒丝虽多,青剑客也不惊慌,在他身上荡漾着无数剑气,毒丝还未靠近他一丈就被剑气斩碎,只是被斩碎的毒丝化作毒雾后又被冥鬼凝聚成毒丝,只要毒雾不散,毒丝就会无穷无尽的功向青剑客。

    青剑客带着一身剑气朝冥鬼冲去,他朝前伸着一支手,一把长剑在空中凝结而成,这是青剑客的心剑化实。

    “心剑化实….你竟然融贯了心剑….”

    冥鬼看到青剑客手里逐渐凝聚成的长剑,他忍不住惊呼,远处的刘辉也被震惊到说不出话,他甚至想要逃离,他实力虽强,但也没强到对抗心剑剑客。

    “万剑纵横,斩妖邪!”

    青剑客望着冥鬼莫名的露出一抹笑容,他唇齿轻启,短短几个字之后,天空中落下的剑气如雨水一样密集,毒丝在剑气斩断后连凝聚的时间都没有。

    噗呲…

    冥鬼吐了一口鲜血,在青剑客的剑气下,他只能收回毒丝保护自己,只不过两人之间的实力还是有着很大的悬殊,冥鬼已经被剑气伤得体无完肤,好在他及时用毒雾保护了自己。

    青剑客在南宫剑雨身边学会到了精髓,那就是趁人病要人命,众人明明看到他只是往前踏了一步,结果人出现在冥鬼的眼前。

    “遇到我,是你命不好。”

    青剑客手上的剑刺进冥鬼的胸膛,突然的伤害让冥鬼在短暂的时间失去了痛觉,他低着头看着刺穿胸口的剑。

    随着青剑客的手松开,实化的长剑也开始化作点点兄星尘在消散。

    “不…我不甘心….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冥鬼狰狞的面孔让他显得更加可怕,他的一支手抓住青剑客的手腕,用尽所有的生机催动着体内的内力。

    “不好…”

    南宫剑雨大呼一声,身体如一道流光冲向青剑客,看着冥鬼逐渐膨胀的身体,原来是冥鬼选择自爆也要和青剑客同归于尽。

    青剑客虽然融贯了心剑,但不代表他就可以抵挡住向冥鬼这种高手的自爆,南宫剑雨冲过去的同时举起匕首斩向冥鬼的手腕。

    呲啦!

    匕首断了冥鬼的手,南宫剑雨一脚踢向冥鬼,这一脚他用了十层功力,冥鬼的身体飞起向刘辉的位置落去。

    “我去你大爷的。”

    刘辉见冥鬼的身体飞向自己,他大骂一声后疯狂地往远处跃去,也不知道他是在骂冥鬼,还是在骂南宫剑雨。

    轰隆隆隆隆….

    巨大的力量炸开向四周扩散,大殿在这道力量种倒塌了一半,还有不少叛军也被这道力量冲击到吐血,甚至还有不少人死在这道力量下。

    一个足有十丈的巨坑在冥鬼自爆的位置,大殿倒塌产生了巨大的灰尘,刘辉看到冥鬼的下场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下场,他趁着巨大的灰尘要逃走。

    “你想去什么地方?”

    刘辉看了一眼那十丈巨坑就欲逃离,他刚要走,耳边响起一道声音,他一回头看到南宫剑雨整含笑盯着他,只是那笑容中带着浓浓的杀意。

    “滚开!”

    刘辉忌惮青剑客,他还不知道恢复本来面目的南宫剑雨有多强的实力,若是在平时,南宫剑雨能够悄声无息地出现在他面前,就应该知道你是一般武林高手能做到的。

    慌乱中的刘辉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他对着南宫剑雨的面门狠狠一掌拍去,这一掌没有丝毫保留,可谓是用了十层十的功力。

    南宫剑雨对着刘辉同样拍出一张,两掌拍在一起发出啪得一声,刘辉感觉到手腕一疼,紧接着一道力量冲进手臂上的筋脉。

    咔嚓…

    清晰地断骨声在手臂上响起,刘辉还来不及惨叫就感觉到脖子上一股冰凉的感觉,南宫剑雨手里的暗霜可是一件至寒兵器,那种寒不是刘辉可以忍受的。

    扑通!

    刘辉跪下,他跪得十分干脆,都不带一丝犹豫,他可不想学冥鬼那样选择自爆,他还想活下去,就算丢掉尊严,他也想继续活着。

    “先生饶命,小的知道错了。”

    刘辉对南宫剑雨求饶,到现在他还没认出南宫剑雨,不过他总觉得南宫剑雨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刘元帅,你不认识我,难道也不认识这把匕首吗?”

    南宫剑雨这么一提醒,刘辉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他知道这把匕首,这把漆黑的匕首,刘辉震惊的瞪着眼睛看着南宫剑雨。

    “是你…你是那个茶商…”

    刘辉现在明白了,一直以来他都被南宫剑雨骗了,刘辉不得不佩服南宫剑雨,不仅把容貌改了,就是声音也改变了,包括一身武功也隐藏了。

    “刘元帅总算是认出我来了,可惜啊,刘元帅走错了一步,让你我二人成了敌人,想想我之前对你还不错的。”

    听着南宫剑雨的话,刘辉一边大声求饶,一边悄悄地想要取南宫剑雨给他的散功粉。

    “怎么?你真相信我会把散功粉给你吗?恐怕你拿到之后再也没有试过吧。”

    看穿了刘辉的伎俩,南宫剑雨讽刺的说道,他将刘辉身上的药瓶掏了出来,然后又收进自己怀里,这举动让刘辉分不清南宫剑雨到底给他的是不是真的,若是假的,他为何还要收起来。

    “冷王爷,此人就交给你了,怎么收拾现在的局面,就看你的了。”

    南宫剑雨说完,在刘辉身上点了两下,他封住了刘辉的内力,一是怕刘辉会伤到冷子秋,二来是预防刘辉逃跑,虽然他跑不掉,南宫剑雨也不想多找麻烦。

    一把将刘辉扔到冷子秋脚下,看着已经无法反抗的刘辉,冷子秋一把将其提了起来,然后拖着刘辉上了观朝台。

    “尔等逆贼,你们的元帅已被我生擒,还不快快住手。”

    冷子秋拔出佩剑压在刘辉的脖子上,他的一生怒吼响彻皇宫,正在交战的叛军纷纷凝望,他们看到刘辉被冷子秋擒住,叛军失去主帅乱成一团,他们现在感到害怕了。

    “姓冷的,瞧你那怂样,靠别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放了我,我和你单挑,赢了我我随你处置,要是我赢了,你放我走。”

    “你是个白痴吗?这种低级的激将也能激到我吗?”

    冷子秋嘲讽道…..

    “今日,我在此诛杀叛贼,从今日起,胆敢再有人反我冷氏,我必将其族诛之。”

    冷子秋说完,一脚踢倒刘辉,将刘辉的头按在观朝台玉栏上,当着叛军砍下了刘辉的头颅,冷子秋不让任何人动刘辉的尸体。

    “待其逆贼血流干,将其尸体悬于城门,以示我梁国子民,胆敢再有犯我梁国江山,这就是下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穿束缚衣被绑架-叫出来夫人我想听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