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肥白腿岳摩托车上作爱*和女胥做了好爽

2021-12-14 08:10:1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贵妃笑了笑,“南周怎地把公主也弄来做了质子,说是美,和我相比如何?”

身边的内侍拎着鹦鹉架子跟在身后,鹦鹉张口,“娘娘好,娘娘好。”

焦丽笑了,&l

  贵妃笑了笑,“南周怎地把公主也弄来做了质子,说是美,和我相比如何?”

    身边的内侍拎着鹦鹉架子跟在身后,鹦鹉张口,“娘娘好,娘娘好。”

    焦丽笑了,“这扁毛畜生倒是聪明了一回。”

    贵妃微微眯着明眸,“陛下很忙?”    

    什么叫做上位者?

    那就是她能丢个谜语给你,你还只能绞尽脑汁的去猜测这话的意思。

    焦丽显然是个老猜谜人了,没有回答皇帝的去向,因为这是忌讳,“那年子悦说是长得也不怎么样,就是什么……一股子说不出的气息。”

    一个内侍凑趣,“不会是狐媚的气息吧?”

    贵妃看了内侍一眼,缓步向前。

    啪!

    跟着的内侍头领留在后面,等贵妃走远后,劈手给了内侍一巴掌,“满嘴屁话,憋着。”

    “气息。”贵妃笑了笑,不经意的摸摸自己的脸颊。皇帝最喜欢的也是她的气息,说是天然率真,美的浑然天成。

    “陛下来了。”

    前面两个内侍在跑,焦丽喝道:“娘娘在此,不得冲撞。”

    皇帝带着韩石头和几个内侍来了。

    “陛下。”

    贵妃福身,微微前俯身体,顿时那本就不算高的底线又下去了些。

    男人说什么喜欢你的气息,别信,气息只能感受,上手却是要真材实料。

    皇帝的视线在底线那里停顿了一瞬,扶起她,笑道:“鸿雁何须多礼。”

    鸿雁是贵妃的乳名,她抬起头,“朝中事务繁多,陛下辛苦了。”

    “叫朕二郎。”皇帝握着她的手。

    “……”贵妃为难低头。

    “说。”皇帝越发的有兴趣了。

    “二……二郎。”

    “哈哈哈哈!”看着含羞带怯的贵妃,皇帝不禁畅快大笑。

    二人在宫中缓缓而行,一路上巧遇了不少嫔妃,或是在路旁弹琴,或是跳舞。

    “救命!”

    水池边,一个宫人在拼命叫喊。水池里,一个嫔妃载浮载沉。

    等皇帝等人目不斜视的过去后,宫人说道:“才人,他们走了。”

    嫔妃随即如浪里白条般的游了上来。

    皇帝和贵妃到了寝宫。

    一番郎情妾意后,贵妃装作不经意的道:“二郎,听闻来了个南周公主?”

    皇帝点头,眸中多了些了然,“南周前次来了个呆傻的皇子为质子,心虚了,此次便把最得宠的公主送了来。”

    焦丽在边上有些担忧。

    贵妃轻笑道:“大唐最担心的便是南周与北辽合流,那公主既然美,想来长安城中的男人们会趋之若鹜,臣妾想……该派人去护着才好,免得出了事,南周与大唐交恶。”

    皇帝沉吟着。

    贵妃举杯就唇,眸色平静。

    韩石头看了一眼焦丽,心中了然。

    皇帝突然说道:“鸿雁说的很是。既然你说了,那朕便考考你,谁去护着那位公主才好?”

    韩石头低下头。

    焦丽双手松开,同时松了一口气。

    贵妃抬眸,惊喜的道:“陛下……”

    皇帝莞尔,“你且说来。”

    “臣妾想……上次救了臣妾的那个不良帅很是悍勇忠心……”

    ……

    “法曹乃是六曹中末流的三个之一,事多繁琐,且不小心就容易出错。”

    所谓六曹,便是把地方事务按照属性分类,譬如说仓曹、户曹等等,分类管理。

    回到家中,曹颖得知杨玄分管的是法曹时,有些担忧。

    “那黄文尊原先乃是孝敬皇帝的侍卫,孝敬皇帝去后,他身边的人除去如今的左相之外,大多零落。侍卫们更是没几个有出息的,这黄文尊便是例外,竟然飞黄腾达。”

    怡娘给杨玄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多半是个狗贼!”

    杨玄和曹颖齐齐点头。

    怡娘得意的道:“我先去买菜,对了,法曹尉便法曹尉,反正以后要出长安的。”

    这个安慰好。

    但安慰毕竟只是安慰。

    县廨中。

    “法曹尉不易为。”邱省自己就苦熬了几年,都快熬哭了,这才盼来了接班人,“万年县但凡生出什么事,明府就能丢给他,随后等着他犯错,哈哈哈哈!”

    邱省痛快的喝了几杯茶水。

    水喝多了尿多,邱省年岁不小了,前列腺什么的有些问题,起身准备去茅厕。

    刚出来,就听到有人说道:“宫中来人,杨玄何在?”

    呃!

    宫中来人。

    邱省赶紧站好,看着一个内侍带着两个军士进来。

    黄文尊出迎,“杨玄说是去国子监。”

    “敢问……”

    不动声色间,一小块银子就滑进了内侍的袖口里。

    好手法!内侍赞道:“看来黄明府爱惜下属果然名不虚传呐。”

    什么意思?

    黄文尊不解。

    内侍说道:“杨少府不在,那咱就先交代了他的差事吧。陛下有令,着万年县县尉杨玄护卫南阳公主年子悦。”

    感受了一下袖口里银块的重量后,内侍免费奉送了些内幕,“长安城中的狂蜂浪蝶……都出动了。”

    ……

    怡娘采买回来,依旧走那个小巷子。

    乞丐依旧坐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对面的青苔,脚上是上次怡娘送的鞋子。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乞丐低下头,双手夹在大腿中间。

    蒲履在他的身前停住,一只白皙的手把油纸包放在地上。

    “今日我家有喜事。”

    等怡娘走后,乞丐打开油纸包。

    几张还温热的胡饼,一股子羊肉味浓郁之极。

    乞丐偏头看着走出巷子口的怡娘,拱手,“一家平安。”

    声音沙哑,恍如刮锅底般的刺耳。

    怡娘一路到了家门口,就看到了温新书。

    门开,温新书迫不及待的道:“大事,大事。”

    众人闻讯而来。

    温新书擦去汗水,“少府,宫中来人去了县廨,让你去护卫那位南阳公主。”

    啥?

    杨玄满头雾水,“什么南阳公主?”

    温新书说道:“南周的南阳公主,说是来长安做质子。”

    “小事。”杨玄不觉得这事儿值当温新书跑一趟。

    “郎君。”

    “何事?”杨玄看着老贼。

    老贼认真的道:“那年子悦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

    “改良基因的机会到了,把她弄到手,你的后代会越来越美!”朱雀在懵逼的杨玄耳畔说道。

    “杨玄!”

    梁靖来了,叩门几下。

    门开,王老二看着他,“找谁?”

    一个傻笑的小子,梁靖进去,身后的随从也跟着大摇大摆的进来。

    老贼说过,不能丢郎君的脸。

    什么是丢脸?

    老贼说丢脸就是……对方得意洋洋。

    护卫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是得意洋洋。

    护卫皱眉,“看我作甚?”

    王老二说道,“你不能进去。”

    杨玄不过是小小的县尉,自然不在贵妃兄长的护卫眼里,护卫冷笑,“耶耶偏要进去。耶耶进去了,耶耶又出来了……”

    呯!

    ……

    在梁靖的眼中,杨家的女性就一个仆妇,也就是怡娘,所以自然没啥好忌讳的。当年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可是都能穿堂入室。

    “杨玄。”

    二人相见。

    “这是娘娘为你争取的差事。”梁靖拍拍杨玄的肩膀,“天下第一美人,长安城中不知多少男人想一亲芳泽,哪怕能为她守门也好。可你却能与她一起……美不美?”

    “看大腿!”朱雀说道。

    杨玄苦笑,“怕是个大麻烦。”

    梁靖起身,“越是麻烦就越能彰显你的本事,对了,县尉了,好歹家中弄几个看着正常些的仆从,否则丢娘娘的脸面。”

    曹颖和老贼看看对方,觉得这话好像在说自己。

    梁靖走到门口又回头,犹豫了一下,“若是有些……重要的人想见年子悦,你我兄弟,嗯!”

    “皇帝爬灰,贵妃担心他爬到宫外。”朱雀的声音很欢乐。

    杨玄一脸肃然,“请娘娘放心。”

    梁靖指指他,笑道:“聪明人。”

    少顷,前院传来了梁靖的咆哮。

    “耶耶才将进去说几句话,你特娘的怎地就趴下了!”

    众人看向摸进来的王老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肥白腿岳摩托车上作爱*和女胥做了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