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玩八岁小学生

2021-12-15 08:05:1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这是一间教室。

陈旧的,斑驳的,比起刚才的办公室,这地方更阴森。

魏尧尧小声说:“我看过的鬼片,十有八九都是发生在学校,特别是学校的厕所……&r


    这是一间教室。

    陈旧的,斑驳的,比起刚才的办公室,这地方更阴森。

    魏尧尧小声说:“我看过的鬼片,十有八九都是发生在学校,特别是学校的厕所……”

    “你别说了!”舒苒咬牙切齿地说,声音压低了,不敢大声喧哗。    

    “刚刚那办公室没多恐怖,我觉得,我觉得这儿可能会恐……”

    虞夏打断了裴陆的话,声音发飘:“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边往一堆缩,边小心翼翼看过去。

    一堆歪七扭八的课桌后,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有个闪着细碎光芒的东西。

    一闪一闪的就算了,它还在晃动,像是吊在那儿被谁拨动了一下。

    虞夏的胳膊又被扒拉上了,大家的吸气声清晰可闻。

    “那,那是什么东西?不会是钥匙吧?”

    “灯呢?这教室里没灯?”

    “好可怕,我不久前才看过类似的鬼……”

    “你闭嘴!”大家齐齐喝止魏尧尧。

    魏尧尧可怜兮兮地闭了嘴。

    宋奚算大胆的,看了看旁边,伸手摁了灯的开关。

    可是那灯泡坏了,刺啦刺啦闪了两下就彻底光荣牺牲。

    “看来只能这样了,借着第二个房间的灯光找。”

    可是那办公室的灯光本就昏暗,根本看不清。

    虞夏瞄了眼镜头:“镜头拍不清楚,肯定有照明的东西。教室里除了灯,大概还会有些蜡烛,充电式台灯之类的。”

    蜡烛不保险,很有可能是台灯。

    魏尧尧小声说:“那任务就是找钥匙了,门应该在后面,教室都是有前门后门的,我们过去点看看。”

    一群人挤成一堆横向挪动,探头看了看。

    “是后门,”裴陆说,“那门还翘了个角起来,上面有个铁坨一样的锁。”

    他们已经站在了讲台的正中间,看了门后再想眯眼看看清楚那个闪着光的东西,猝不及防身后发射出一阵红光,把一群人都包围在了里面。

    然后是熟悉的倒计时声音。

    这种惊吓中,需要回头的事儿大家都没敢做,又横向挪动回了前门的位置。

    这才看清时间。

    “这次是三十分钟,越来越难了。”贺明捷叹气。

    “我们……”

    宋奚的话刚开头,隔壁办公室突然又响起一阵嘹亮的叫声。

    接着本该是熟悉的嘿嘿声,可是这次却不同了,变成了一首儿歌。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明明是稚嫩的声音唱着可爱的儿歌,可这环境里,就是显得很诡异。

    虞夏后脖子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魏尧尧吞口水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这首歌这么可怕的吗?能不能…能不能关了它啊?”

    “你去?”

    “不不不不,我不去!”

    “那,那要不把这门关了?”

    虞夏手心冒汗:“不行,我们还没找到灯,现在关了门,摸黑摸到什么东西怎么办?”

    “啊啊啊你别说了!”

    胳肢窝底下都淌水了。

    一群怂鸡缩成一团,死活不敢后退,又不敢前进。

    眼看着时间飞快流逝,貌似只剩壮着胆子往教室后面走了。

    这时候那首诡异的儿歌突然没了,换成了另一首歌。

    一响起就让人精神一振。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

    一股阳刚之气扑面而来,仿佛身后已经站了一批军队保护他们,红色的五星红旗隔绝了所有凉气,社会主义的参天大树从脚下开始挺拔生长。

    感觉这阴森诡异的教室都变得亮堂起来。

    啊,我可真是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文章写这么好下次一定要入党。

    虞夏直起腰,大大地松了口气,提了个建议:“要不我们把那位座山雕同志带上?”

    老鹰这个称呼还是不够雄伟,座山雕同志比较正式。

    这下大家都同意了。

    也不怕了,一群人咔咔往回走,由魏尧尧托着伟大的座山雕同志,边跟着唱国歌边雄赳赳气昂昂地重新踏进陈旧教室。

    虞夏拍手:“走吧,咱搜课桌去!找钥匙!”

    魏尧尧:“没灯啊。”

    “社会主义的火把都要烧到你面前了,还不够亮?”

    “………”他无语,“虞夏姐,你一颗红心都能在黑暗中为迷茫中的人照亮前程和希望了。”

    虞夏:“低调。”

    有座山雕同志唱着国歌震慑诡异的凉风,他们搜查教室的时候还挺悠闲。

    找了找,还真被他们找出了照明的东西。

    是一根很粗的蜡烛。

    “这不是一根普通的蜡烛。”宋奚说。

    虞夏:“懂,是照亮希望的蜡烛。”

    宋奚忍不住笑:“这是假蜡烛,实际上这应该是根灯管,喏。”

    扣动开关,灯管亮起来,白炽灯,还有些刺眼。

    “啊,社会主义的光芒好刺眼好绚烂。”

    大家扭头,无语看她:“……”

    【就你了,国家通知你赶紧入党】

    【虞夏是吧,我已经写了推荐书了,你今天必须入党】

    【看来下次玩密室逃脱,我也要放着国歌进去了。全场都得被我浑身闪着的光芒吓得退避三舍】

    【哈哈哈哈哈我还没见过比我还怂的人,今儿见到一群!】

    【老实说,被那首捉泥鳅吓到了,好他喵的阴森】

    【老教室就是最恐怖的!恐怖片里老出现教室!】

    【过来人避雷,千万不要靠太近,千万不要关灯看,我弟已经哭了半小时了,我被我妈揍了一顿】

    【座山雕同志哈哈哈哈哈哈!刚才是那玩意儿,现在是同志,座山雕知道你们这么双标吗】

    【魏尧尧现在好像托塔李天王,不对,应该是托雕魏天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爆笑如雷.jpg】

    【表情包做起来朋友们!】

    有了灯就很多了,他们能把周围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闪着光的东西也能勉强看清楚了。

    “真的是钥匙!”

    拿着灯管的宋奚和于况一起,走近了,伸手去拉那把钥匙。

    拽了一下,钥匙没被拽下来,反而被拖了上去,更高了。

    与此同时,两边窗户忽然弹射似的撞击墙壁,有一张桌子里窜出来一个东西。

    尖叫声就如同开水壶,停不下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玩八岁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