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小受初次疼哭^老公好大要丢了

2021-12-15 08:09:0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朱朱不愧是老人了,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啥场面没见过?

就算张颖颖掀翻了全场,她还是能够忘记张颖颖的威胁,优雅从容地唱着她的古风,唱出了自己的一番韵味和风情。

而朱朱

  朱朱不愧是老人了,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啥场面没见过?

    就算张颖颖掀翻了全场,她还是能够忘记张颖颖的威胁,优雅从容地唱着她的古风,唱出了自己的一番韵味和风情。

    而朱朱唱完之后,还没来得及下场,就有十几个花童,一人推着一辆花车,排成一排,像小火车一样,讲花车送到她的面前。

    现在人真会玩,别人送一大把鲜花已经不少,这哪位土豪直接送了十级车。    

    朱朱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看向台下朝她挥手的男人。

    朱朱甚至都没去后台卸妆,就在尖叫声中,跟着一个白西装男士,一起离开。她那几车鲜花,最后都只能是她带来的助理小苏,全权处理。

    这一次,艳.星朱朱的绯闻,又炸了,狗仔们拍到不少猛料,可惜那个男的真厉害,这次戴了个口罩、戴了墨镜,遮住大半张脸,也就露了额头以上,具体身份依然成谜。

    不过这次有人拍到正面,发到网络上,不少人拿去跟各路男星、名人们对比,众说纷纭。

    花小满今天也挺激动,看着张颖颖开嗓,感觉比自己唱歌都兴奋,听到她唱着她的歌,把她笔下的文字,化作美丽的音符,真的感觉太奇妙了。

    楚淮今天有事不能过来,还是林月珠陪花小满来看晚会,主要是为了保护花小满。

    林月珠年龄小,又是在农村长大的,这些体验比较少,也算是长长见识,对她以后的工作也有好处。

    而她们两个女生,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就在半路上被人擦了一下,等待交警处理。

    花小满直觉,今晚有人对付她。

    “车子不重要,人最重要。”她这么跟林月珠说:

    “我们不等交警,打车先离开。”

    “真的不等了吗?这辆车是我师父的。”林月珠还是有点可惜车子。

    结果花小满说:

    “比起那辆车,你师父会更在乎我的性命,你别忘了,你师父欠我一条命呢。”

    一听花小满这么说,林月珠也无奈,尤其是花小满已经上了出租车,她要是不上,也不好说。

    等出租车开了,林月珠更纳闷了:“咱们不是去基地?你怎么报了学校地址?”

    “你觉得今天的事儿,不是预谋?既然有人要针对我,肯定会沿路分好几波不断动手。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自投罗网?这边距离咱们学校虽然远一点,但他们一时没想到,就是咱们的机会。

    而且今天邝师还在学校讲课,咱们直接投奔他,跟他一起回基地,会安全许多。”

    花小满可不闲着,上车之后,不断发短信和打电话出去,联系了楚淮、邝师等人。

    果然,邝清仁在学校讲课,看到花小满的电话,竟然暂停课程去接了电话,甚至听到之后,让花小满车开到学校北门,他去校门口接她。

    邝教授能出来接,花小满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有邝师在,她安心许多。

    虽说林月珠也能打,但小姑娘实力不足,而且脑子不够好,容易被人调虎离山,肯定是没邝师有安全感。

    花小满甚至已经感觉到,有车子在后面尾随。

    她也是当机立断的人,直接拿了三张红票子出来给司机:

    “我有急事,麻烦师傅加到最大速度,罚款我补给你。”

    有人出了罚款,司机也不想多管闲事,真的就把出租车开出飞速。

    花小满看着后面的车紧追不舍,就凑到林月珠耳朵边,说了一句话。

    林月珠一听,连忙摇头。

    花小满却发了狠:“我是你师姑,我说了算。你不听话,我就跟我哥告状,说你要害死我。”

    “我不是,可你下车,真的太危险,就算下车,也该是我。”

    “没关系,只要做的隐蔽,她们发现不了。”

    花小满说完,还把自己的外套,跟林月珠的调换了一下,然后把林月珠外套上面的帽子,罩到头上,给司机安排着:

    “到前面那个巷子,麻烦师傅开慢点,我自己跳下车。”

    “你小心点啊,出了问题可别找我。”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

    等到前面巷子口,花小满车门都打开了,准备跳车,却看到林月珠一滚,自己先翻下去,然后朝花小满笑笑:

    “放心,我跑得快,不会有事。”

    花小满一咬牙:“师傅,加速,我要回学校!”

    她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林月珠已经换上她的衣服,去吸引敌人注意力,虽然不能将人都吸引走,最起码的能稍微拖延一下,她也不能让林月珠的牺牲白费。

    林月珠也是有点失望,居然只有一辆车停下来,下来了三个人追她,其他人居然依然追着花小满,那她们这样分开,意义根本不大。

    早知道听花小满的,让她偷偷下车,如果做得足够隐蔽,说不定还真能躲过去。

    现在没办法了,林月珠只能又叫了一辆出租车,同样往学校方向去。

    而花小满那边,司机也挺心慌,忍不住问一句:

    “同学,你这是咋了?离家出走?”

    “不是,有坏人想抓我们。

    师傅,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我们老师就在校门口等我,到校门口,我们就安全了。

    这些有钱人太猖狂了,那个王总让我喝酒,我不干,他就派那么多人抓我回去,说是我不给他面子。那些人的酒,我哪儿敢喝呀。”

    花小满随便编了个借口,她说王总只说了姓,又没说名字,整个江南市,大大小小的王总,没有万儿八千,也能有七八百吧?又不是他一个人。

    司机看上去四十几岁,家里应该是有孩子的,年岁估计也能有十来岁了,这种人最看不得孩子被欺负。

    听到花小满这么说,就气不过:

    “这些有钱人,都是畜生!夜总会里玩就算了,现在还流行找女大学生。我早就听说了,什么强行灌酒、喂药的都有,你们女孩子真要小心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小受初次疼哭^老公好大要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