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夜店实战男女啪啪^猛烈冲刺着

2021-12-15 08:10:5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就等着这场临时的告会商议出一个结果,然后他就走人。毕竟黑旗营虽然是玄清卫的一份子,但职能方面已经不一样了,而且今日这场会上所说的东西,大部分内容其实黑旗营已经在做


    就等着这场临时的告会商议出一个结果,然后他就走人。毕竟黑旗营虽然是玄清卫的一份子,但职能方面已经不一样了,而且今日这场会上所说的东西,大部分内容其实黑旗营已经在做了。

    倒是后面的争执还是暴露出来的玄清卫的一些问题,也让沈浩深有体会。主要就是整个玄清卫里其实修为在炼气境中境或者以上的修士比例是很少的。平时主要还是走的军伍那种结阵用符箓杀敌的路数。

    可军伍多少人?玄清卫才多少人?小场面自然看不出差别,一旦走上大阵仗,立马就捉襟见肘了。

    而玄清卫又不可能像军伍那样扩编几十上百万人,靠谱些还是要想办法增加玄清卫内部修士的数量。    

    但问题是,“增加修士的数量”这本就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不单单是玄清卫受制于此,军伍、世家,哪个不是被这个问题困扰许久而无法解决?

    所以沈浩被庞斑突然点名问话,一时间就有些愣神。

    什么叫“你手里应该有短时间内增加玄清卫内部强力人手的办法”?

    沈浩都懵了,他哪有这种办法?他又不是神......念头转到此处便卡住了,因为沈浩一下明白过来庞斑这是在暗示什么了。

    “大人,属下不确定您说的是什么。”沈浩斟酌了一下言语,这个场合虽然已经是玄清卫里的最高层几人了,可“原体计划”属于绝密,之前仅限于黑水和指挥使庞斑知晓,而且在此之前庞斑并没有跟他通过气,所以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想要庞斑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他去猜。万一他会错意了怎么办?

    庞斑嗯了一声,说:“你们手下秘密搞的那个计划,红煞,能不能拿出来用?”

    沈浩反应很快,庞斑这句话里只透露出了两个讯息,一个是“秘密计划”,另一个是“红煞”。这两个词基本上不含可以延伸的意义,只是让人明白这些讯息是不能被外界获知的,且是属于黑旗营和指挥使衙门的秘密,甚至是不需要知会镇抚使一级高层的秘密。

    所以,沈浩的理解是庞斑也没有想一股脑就将“原体计划”跟在座的几人和盘托出的意思,而是有相当保留。

    于是沈浩便顺着庞斑的口径道:“大人,红煞那个计划目前尚在封闭阶段,仿制出来的东西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使用后有五到六成的可能让受者直接死亡。所以并不具备使用的条件。”

    就这么简单的一问一答,却让在座的除了庞斑和沈浩以外的四人竖起了耳朵。

    红煞?那是什么?听起来似乎就是庞大人刚才所说的可以短时间内增加玄清卫内强力人手的解决办法?!

    这种秘密就算只听了这么两句也足够劲爆啊!甚至都极为意外,没想到一直被当做玄清卫内剔骨刀的黑旗营,居然还有这种了不得的秘密计划在进行,甚至听起来已经进行了不短的时间了。

    “五到六成的死亡......这的确有些不合适,不过听说效果还不错,可以一月内让一名普通人成了一名炼气境中境的修士,对吧?”庞斑似乎没有看到边上其余四人听到他这话之后眼里闪动的精光。就好像在和沈浩正常讨论一样。

    不知道庞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沈浩也只能跟着对方的口径继续作答:“是的大人,计划里有相对的死囚作为使用后存活观察,在满足某些特殊的条件和功法的辅助下,的确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在月余的时间里成为一名炼气境中境的修士。”

    “这种......嗯,存活者,与正常的修士可有明显的区别?”

    “除了红煞特有的隐患之外,目前的观察结果来说还未发现明显的区别。”沈浩继续作答。

    庞斑又问:“那使用术法,合击之术,以及灵智方面呢?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损伤?”

    “也没有。”

    沈浩答了几句之后发现周围四位镇抚使看向他的眼神简直就跟狼看到鲜肉一样,渴望中还带着一些明显的示好的味道。

    姜成也就罢了,那本就是沈浩的老师,善意的看过来还不至于奇怪。可另外三人什么意思?看什么?沈浩心里顿时觉得很别扭。可旋即脑子里一转,结合他刚才和庞斑的对答,他瞬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庞大人是在故意吊在座四位镇抚使的胃口?!为什么?

    不过沈浩心里疑惑却也知道此时不是问的时候,他准备再等庞斑接着往下问,多看看,或许就能彻底明白庞斑的意图了。

    可是,庞斑就这么断了,没有继续问,而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倒也的确不可行。”就完了?!

    吊胃口,就这么生硬的来吗?

    不管沈浩觉得庞斑这一手吊人胃口的手段玩得生硬不生硬,事实却是在座的三个镇抚使加一个准镇抚使,那是都红眼的意思了。

    期初都还巴望着庞斑和沈浩能再把黑旗营的这秘密计划多透露点,最好一股脑全倒出来。可说着说着就断了,这......急的呀!

    最后目光就聚在了姜成的身上。另外三人的意思很清楚,沈浩是你姜成的学生,你俩关系最亲近,这事儿不得你姜成开口问清楚吗?

    这不能怪在座的几人没城府,相反,几人都是想得很清楚了才会用眼神怂恿姜成当场当面的问,而不是下来之后私下的查。

    现在问,那是借着刚才庞斑的口气,想多了解一些。下来之后私下查,那就是“居心不良窥视机密”,这帽子别以为镇抚使就戴得起。所以现在不问,等告会完了就真没机会了。

    姜成暗自撇了撇嘴,最后也不得不当这一个“出头鸟”,毕竟在场也真就他最合适朝沈浩开口问这件事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夜店实战男女啪啪^猛烈冲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