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岳的两条长腿扛上肩*被农民工吸的奶水直流

2021-12-16 08:07:0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留下原地的一群人惊慌失措下抱头尖叫,流泪乱窜。

教室里不停响起撞到桌椅板凳的声音,还有人和人相撞的动静,逃命似的。

“啊啊啊啊啊!不要挨我!”

&ld

 留下原地的一群人惊慌失措下抱头尖叫,流泪乱窜。

    教室里不停响起撞到桌椅板凳的声音,还有人和人相撞的动静,逃命似的。

    “啊啊啊啊啊!不要挨我!”

    “啊!撞到谁了?!谁撞到我了?!”    

    “救命!有东西!”

    “谁?!谁扯我衣服,要把我勒死了!”

    “我的鞋!嗷!这不是胳膊,这是裤腰带!”

    宋奚和于况紧紧挨在一起,把灯管伸长了对准他们。

    虞夏闭着眼,缩在课桌底下,和舒苒抱在一起。

    不远处魏尧尧跳上了课桌,只剩一只鞋了,站在上面缩着脖子瑟瑟发抖。

    另外几个人就在过道中间,站的站倒的倒,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没事吧?”

    魏尧尧飙泪:“你觉得呢?”

    宋奚十分想笑,但也知道这时候笑肯定会挨打,于是忍住了,照了照旁边,安抚他们道:

    “没东西没东XA全了安全了。”

    虞夏这才睁开眼。

    舒苒在她怀里,她单手抱着人,腾出一只手去推开课桌前倒地的椅子。

    “来个人帮下忙,我们出不去了。”

    两个人还是有点挤的,钻是钻进来了,但现在卡着出不去了。

    宋奚把灯管拿过来,魏尧尧抬着课桌往上举,胳膊上的肌肉和那头甜萌羊毛卷格外反差。

    “可以了吗?”他问。

    虞夏拽着自己的衣服:“停停停,挂着我衣服了,还有舒苒姐头发。”

    魏尧尧就保持着那姿势,举着课桌没动,裴陆赶在其他人前面,直接伸手拉住了虞夏的衣服。

    旁边的于况愣了一下,迟疑地看一眼虞夏,转去帮舒苒把头发扯下来。

    课桌这才被搬来,两个人站起来,被一群男生挡在中间。

    虞夏客气对裴陆说了声谢谢,目光不冷不淡扫过他的腿,看到他刚刚趔趄了一下。

    “你腿怎么了?”

    裴陆摇头温和说:“没事。”

    没事最好,别赖她身上。

    回归正题。

    宋奚举高了灯管,让大家都可以看到周围。

    “刚刚真的有个东西跑出来了。”舒苒心有余悸地说。

    魏尧尧猛点头:“我也看到了!”

    “那把钥匙呢,照亮看看。”虞夏抬头看向天花板。

    那个闪光的钥匙升到了最高的地方,是贴着墙壁的,那地方还有些斑驳的红漆,仔细辨别,应该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标语头上,那根系着钥匙的线延长到了他们头顶,又分成好几股线,分别在左右两面墙上固定了一段距离。

    “这是个线做的机关啊。”

    他们走近左边那个机关看了看,是个发射什么东西的底座。

    虞夏松了口气:“那看来刚才的东西是从这儿发射出来的。”

    “倒计时只有十一分钟了,我们得快点把那把钥匙取下来。”宋奚说。

    “其实说起来这一关也不算太难,现成的钥匙,就是有点吓人。”

    魏尧尧抓了抓自己的羊毛卷,从旁边那课桌上重新抱起仍旧在唱国歌的座山雕同志。

    “什么?大家听见了没,魏尧尧说这点水平对他来说不难,后面三关都他来解决。”

    虞夏笑眯眯说:“反正我个人是同意的。”

    宋奚立马跟声:“我也同意。”

    魏尧尧:“……”

    他老老实实捧着座山雕同志唱国歌,用这种物理手法守护大家。

    其他人搬课桌的搬课桌,拉椅子的拉椅子,作为这几个弟弟里最高的,宋奚当仁不让地踩上椅子准备站上桌。

    没想到裴陆也准备做那个取钥匙的人,两个人的脚直接踩在一起了。

    舒苒看了眼裴陆,说:“宋奚更高,让宋奚来吧。”

    宋奚还没说什么,裴陆露出一个不自在的笑,默默收回了脚,站到了他们后面去。

    虞夏当没看见,帮忙扶着课桌,让宋奚稳稳当当站上去,踮脚去抓那把钥匙。

    课桌一直在晃,她不敢松手,使劲儿摁住,想看看到哪个距离了,一抬头,就对上宋奚那因用力而绷紧的大腿和臀部。

    “……”

    年轻就是资本啊。

    她默默再仰头,看向头顶。

    “还差一点了,就差一点了,宋奚,努力伸手。”

    宋奚憋着气伸长了胳膊,还是差一点。

    大家齐齐发出“唉”的一声。

    “要是你的手指能有二十厘米就好了。”

    宋奚:“那我得去打篮球了。我再来一次吧,不行再搭张椅子。”

    他这次选择轻轻往上跃,课桌咚咚响,跳了三次后,手终于碰到了钥匙,眼看着就能抓下来,却不想那钥匙一被碰到,就又唰一下飞了。

    这次是沿着那根线被拉到了教室前面,

    直接悬空在了那倒计时前边儿一点。绿色的光点在猩红热光线中一闪一闪的,看着怪渗人。

    一群人发出咬牙切齿的懊恼声。

    舒苒:“这是不想让我们拿到钥匙吧?”

    “碰一下就飞了,这怎么拿?”贺明捷也恼火。

    倒计时不等人,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继续搬桌子试图去抓钥匙。

    带着一张桌一张凳换了仨地方,还是没能抓住,几个人又累又急。

    还怕。

    虞夏领着手捧座山雕的魏尧尧翻找课桌下能用的东西,最后抛弃了扫把,把主意打到了灯管上。

    “你们说,这机关是节目组人为拉拽的,还是有什么感应设备,自己操控的?”

    她若有所思问。

    宋奚:“应该不是人为的,没有线延伸到外面。而且刚才只是碰了一下就跑了,人为的识别没那么精准。”

    “那感应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闪光的东西,粘在钥匙上。它又通过线来改变位置,那我们可以用灯管绕绳子,拽住它,线被拉住了钥匙肯定跑不了。”

    说干就干,还是宋奚动手,站在桌上,摇摇晃晃地,直接拿灯管缠住了线,飞快地绕了两圈。

    钥匙果然想跑,不过这次跑不了了,宋奚用力一拽,线被扯断,钥匙掉在地上。

    被虞夏眼疾手快捡了起来。

    魏尧尧举着座山雕大喊:“只有最后一分钟了!”

    虞夏抓着钥匙就往后门跑,因为灯光没能及时跟上,她中途还被课桌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宋奚喊着“小心”,一群人赶忙凑过来,灯光怼着钥匙孔照,虞夏利索插钥匙,一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岳的两条长腿扛上肩*被农民工吸的奶水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