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高举双腿直捣黄龙

2021-12-17 08:10:2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你正值盛年,怎会清心寡欲呢!除非是身体出了问题,是不是之前打仗的时候伤了要害所以才会——”

“咳!”云薄瑾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话。


    你正值盛年,怎会清心寡欲呢!除非是身体出了问题,是不是之前打仗的时候伤了要害所以才会——”

    “咳!”云薄瑾轻咳一声打断她的话。

    楚夕耐心的劝说:“师父,你不能讳疾忌医,有病要早治。”    

    向来沉稳冷漠的落尘,此刻也绷不住了,努力憋着笑。

    云薄瑾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去。

    落尘立刻识相道:“末将看看将士们训练的如何了。”

    楚夕无奈的摇摇头,这些男人也太保守了,这有什么不能聊的。

    虽然西华国也是男尊女卑,但她向来大胆,并未觉得这个话题有何不妥。

    “师父,要不徒儿帮你把把脉。”说着,楚夕便要去拉他的手。

    云薄瑾双手背在身后,沉声道:“莫要胡闹,午膳好了,用膳吧!”迈步朝帅帐方向走去。

    这丫头直率的让人无力招架。

    “师父——”

    “为师身体很好,以后这个话题不可再提。”若是让旁人听到,又该传出对她不利的流言了。

    因为有她在,云薄瑾特意让火头军多做了几个她喜欢的菜。

    师徒二人坐在桌前安静的吃饭。

    “尝尝这个。”云薄瑾给她夹菜。

    楚夕夹起来品尝,连连点头:“好吃,没想到军营的饭菜如此好吃。”其实她对吃的不是太挑剔。

    “没有战事的时候,火头军闲来无事会在饮食上花点心思,有战事的时候,他们放下勺子,也是要上战场的。”他手下的兵,不管是做饭的还是打扫的,都能上战场。

    “师父,西京是什么样的?”今日听罗锦歌说,很好奇。真想看看他驻守的地方。

    “西京,东昌最西边的要塞,与你们西华国搭界,那里民风纯朴,百姓勤劳友善,城内很热闹,有时间师父带你去看看。”话虽这么说,可她身为端王妃,来到了京城,想要再离开,便不容易了。

    “好。”她一定要去看看。

    “没有战事,师父会一直待在京城吗?”楚夕随口一问,其实这句话已在心中深思熟虑了数日,想知道答案,又怕得到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不会,这次是奉命回京,驻守边关的将领,平日要在自己的封地,西京是我的封地,最迟年后便要回去。”气氛突然变得有些低沉。

    这一别,真不知何时会再见。

    他虽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可十二岁之后,便很少再回来,为了帮皇兄定天下四处征战。

    如今他的战功和手中的兵马,让朝臣忌惮猜疑,若一直留在京城,朝臣该不安了。

    比起京城,他更喜欢西京。

    楚夕故作轻松道:“那师父可要快些教我武功,等师父离开了,我就没得学了。”

    “好。”云薄瑾应道。

    二人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低沉,不再说话,安静的吃饭。

    “殿下,不好了,出事了。”落尘面色沉重的进来禀报。

    二人走出帅帐,来到将士们吃饭的地方,看到很多将士们脸色苍白,呕吐不止。

    严重的嘴唇发青,脸色苍白。

    军医正在为他们医治,可这么多将士们出现问题,根本忙不过来。

    有的还有腹泻的情况。

    “就是她,肯定是她下的毒。”突然有一个火头军指着除夕大喊。

    众将士纷纷愤怒的瞪向她。

    他们对楚夕本就有敌意,之前大家都好好的,就今日她来了之后,将士们便出事了,肯定是她做了手脚。

    这个女人仗着有殿下护着她,胆大妄为。

    云薄瑾冷声质问:“有何证据?”

    “回殿下,属下们做饭的时候,她去过厨房,还在那里站了许久,定是她在饭菜里做了手脚。”说话的火头军大胆说出自己的猜测。

    “你看到她动手脚了?”云薄瑾的表情很严肃。

    “属下虽未看到,但除了她没有外人去厨房,之前也都没出过事。”火头军的语气低了下去。

    “没有证据就是诬陷,脑袋不想要了?”罗锦歌训斥。

    说话的火头军不敢再多言。

    云薄瑾看向军医问:“可查出何原因引起的?”

    这么多将士们出现同样的症状,肯定有问题。

    中年军医恭敬的回道:“根据将士们的情况可断定确实是饮食上出了问题。”

    火头军的管事的立刻上前禀报:“回殿下,将士们每日吃的菜都是新鲜的,是属下们亲自采购检查的,不可能出问题。除非有人在里面投毒。”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矛头再次指向楚夕。

    楚夕也没闲着,查看了几个士兵的情况后站起身为自己辩解:“若是我投毒,为何有的将士们没事,有的有事?”

    “因为你来的时候,饭菜只做好了一部分。”

    “那我和师父吃的饭菜,是先做的那一部分,还是后做的?”楚夕不气不恼,耐心询问。

    “是,是先做的。”火头军突然没了底气。

    “既然先做的被我投毒了,我和师父吃了都没事,又该如何解释?”

    “那是因为今日殿下帐中的饭菜是单独做的,你知道是你要吃的,所以未投毒。”火头军的人如此解释。

    平日里殿下与他们吃的喝的都一样,今日因为她来,殿下才让人特意嘱咐多做几道送去帅帐。

    “我虽到了厨房,但一直站在厨房外,并未进去,请问我是如何投毒的?用意念吗?”楚夕笑问。

    “你既然想害人,自然有办法。”他们认定楚夕与此事有关。

    “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意见甚至敌意,但伤害你们,对我有何好处?难道我一人能打过你们十万大军?

    若真是我,我会下慢性毒药,至少要等到我平安离开这里才让你们毒发,这样才能保证我的安全。”楚夕竟小有兴趣的和他们讨论起了下毒之事。

    “小六,莫要胡言。”云薄瑾提醒。

    她一句玩笑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若有一天真的有人中了慢性毒药,该怀疑她了。

    “开个玩笑。”楚夕勾唇一笑。

    落尘气恼:“将士们生死未卜,你竟还有心情开玩笑。”

    “小六,师父让人送你回去。”不想她置身此事中。他相信与她无关,所以想让她远离这件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教室里一边上课一边h^高举双腿直捣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