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腿分大点就不疼了&沦为性奴的校花

2021-12-17 08:12:4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额色库汗,也叫卫拉岱汗,是蒙古第二十四代大汗,也是鞑靼目前的君主,他并不是黄金家族的血脉,是被阿鲁台扶植的傀儡。

一个硕大的蒙古包内,发了横财的阿鲁卜林,正在温暖的毛毡上

额色库汗,也叫卫拉岱汗,是蒙古第二十四代大汗,也是鞑靼目前的君主,他并不是黄金家族的血脉,是被阿鲁台扶植的傀儡。

    一个硕大的蒙古包内,发了横财的阿鲁卜林,正在温暖的毛毡上,对着一个侍女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蒙古包保暖很有讲究,普通百姓的蒙古包就是靠一层层毛毡,隔绝从地面传来的寒气;而贵族则会在蒙古包的中央建一个碳炉,地上挖几条暖道,然后在背风方向开上一个出烟口,碳炉中烧着从大明买来的上等无烟碳,里面的温度很高,光着膀子都没问题。    

    “洪台吉,外面有个自称是您朋友的汉人,说有急事找您。”一个侍卫打开了蒙古包的拉帘,走了进来,对着在地上与侍女“干架”的阿鲁卜林说道。这种事情侍卫已经司空见惯,阿鲁卜林来了兴趣,或许会拉上他一起。

    台吉承自蒙语“塔布囊”,是蒙古人对同成吉思汗后裔结婚者的称号,“洪”是一个修饰语,也可以叫红台吉、浑台吉、黄台吉,随个人看法。

    “汉人?让他等一下?”阿鲁卜林很奇怪,自己没几个汉人朋友,会是谁呢?他加快了速度。

    郑航站在雪地里,看着眼前几千个蒙古包,分布在广阔的平原上,很多穿着破旧羊皮的百姓,拉着草料去喂牛羊。他的脑袋中,却在思索见了阿鲁卜林后该如何应对。

    一刻钟后,郑航被请进了蒙古包,见到了春光满面的阿鲁卜林。

    “安达,怎么是你?”阿鲁卜林见到郑航后,站了起来。

    安达,也叫安答,蒙古族人称那些并无血缘关系的人,用誓言结成的生死之交。汉族的说法叫结拜兄弟、义结金兰、拜把子,蒙古族的说法叫拜安达。

    阿鲁卜林之所以叫郑航安达,是因为和郑航生意往来,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让他成为额色库汗汗帐最受尊敬的人之一。

    “阿鲁安达,这数九寒天的,你的日子过得很舒坦啊!”郑航看着一旁脸色绯红的侍女,一副我懂得样子。

    “让郑安达见笑了,你先下去吧!”阿鲁卜林对着侍女说道。

    侍女冲两人施了一礼后,就退出了蒙古包。

    “阿鲁安达,我这次来是带给你一个坏消息的。”郑航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什么坏消息?”阿鲁卜林听了之后,心里一沉,难道后面的生意不能做了?

    “来年,大明皇帝准备亲征鞑靼部,估计我们的生意很难继续下去了。”郑航说完,长叹了一口气。

    朱棣准备亲征漠北,这个消息阿鲁卜林早就知道了,但他并不认为这会影响生意。“郑安达,明朝皇帝征伐漠北,这个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但草原广阔,明朝皇帝并不一定来我们这里啊,我们的生意还可以继续做下去。”

    “阿鲁安达,最近北平城到处在传,明廷有一个官员,号称要提两千精兵,将太师阿鲁台擒到明帝帐前,听候明帝发落。这不是很明显吗?本次征伐的目标,就是你们阿鲁台部。”郑航摇了摇头。

    两千精兵捉拿太师阿鲁台?这个消息倒没有听说过,但是个人就觉得这位明朝官员脑袋不好。

    想当年,明朝皇帝五十万大军亲征漠北,阿鲁台的毛都没抓到一根,现在居然有人要用两千精兵,来抓阿鲁台。且不说汗帐附近有几万大军拱卫,中途还有很多有实力的部落,他们会把两千精兵打得连渣都不剩。

    “这个明朝官员的脑袋怎么长的?居然大言不惭说这等妄言?”阿鲁卜林大笑着站了起来。

    “你可不要小看这个官员,据说此人乃天授之人,有通天之能!去年帮助明朝皇帝敛财一亿多贯宝钞,我们白莲教曾经多次派人刺杀此人,都被他轻易化解了,损失惨重。”郑航面色郑重的说道。

    “哦?居然还有这等人物?郑安达能否给我讲一下。”阿鲁卜林听了郑航的话之后,开始重视起来。

    于是,郑航就有选择性地介绍起秦睿来。

    阿鲁卜林越听越是心惊,好像这个官员的本事还不小,怎么办?要不要告诉自己的舅舅——太师阿鲁台,毕竟阿鲁台是阿鲁卜林最大的后台。要是没有阿鲁台,阿鲁卜林的生意早就被其他贵族抢去了。

    郑航看着在蒙古包中走来走去的阿鲁卜林,也不做声,端着奶茶喝了起来。这个时候,多说一句都会引起怀疑,郑航有选择性地陈述事实,决策要阿鲁卜林自己下。

    一刻钟后,阿鲁卜林带着郑航,出现在阿鲁台的太师大帐中。

    阿鲁卜林将郑航的话,添油加醋得描述一番后,对阿鲁台说道,“那嘎其,明军这次前来,肯定不怀好意,您要早做打算。”

    那嘎其,是蒙古语舅舅的意思。

    阿鲁台看着阿鲁卜林带来的郑航,也不说话,这是近两天来,第二个汉人来给他送这个消息了,第一个被他杀了,扔到雪地中喂狼了。

    “这位郑先生,你为何不远千里,来个阿鲁卜林送消息。”阿鲁台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太师明鉴,我与卜林台吉乃是生意伙伴,并且约定了来年二月,在兴和堡交易,但是鉴于目前的形势,恐怕这桩交易不能成了,我需要对合作伙伴有个交代,否则以后我来草原上做生意,谁还能信任我。”郑航躬身向阿鲁台说道。

    不能表现的过于急切,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是秦睿给他们上课时,讲过很多遍的道理。

    如果郑航顺着阿鲁台的问题答,估计他就是第二个被砍头喂狼的人。

    “郑先生倒是一位诚信君子!”阿鲁台站了起来,在几案前走了几步。

    “君子不敢当,但生意之人,最讲诚信!”郑航面带笑容的说道。

    “生意?郑先生是做生意的吗?”阿鲁台眯缝着双眼,死死盯着郑航。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腿分大点就不疼了&沦为性奴的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