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喜欢两人日一个的感觉.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

2021-12-20 08:00:5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若是水鬼能做到这种事情那就不是你口中弱小的妖物了。” 马江海露出怀疑的神情。

“大叔,水鬼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啦,它们就只会引些海水而已。&rdquo

    “若是水鬼能做到这种事情那就不是你口中弱小的妖物了。” 马江海露出怀疑的神情。

    “大叔,水鬼不可能有这种能力啦,它们就只会引些海水而已。”

    “我刚刚不是强调过吗?是只能引来液体。”    每个人的视线都转为猜疑,心想这又有什么差别,但余霜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以众人的反应为乐。

    “事实胜于雄辩,我们马上就去检查压舱水槽吧,我会证明我的说法是对的。”    

    余霜以调查需要为由,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聚集一批健壮的船员,二是每人做好防护措施。

    找来的船员个个体格健壮,这是在劳动中练出的实用体格。

    “好,这样就没问题了。”  余霜笑着说道。

    封跃与落樱一边行进于通往压舱水槽舱门的通道上,一边交头接耳。

    “大叔他要不要紧啊?”

    “我想应该没问题吧。” 两个人对于所谓水鬼能将海水膨胀几百倍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对于余霜的直觉与洞察力,落樱一向尊敬,封跃也不情愿地予以肯定,但要说有会膨胀百倍,就让他们觉得很难相信。

    余霜弯过通道转角,马江海就叫住他:“右舷的压舱水槽不在那边,是另一边。”

    “走这边没错,因为我们要去检查左舷的水槽。”

    “可是照你的说法,水鬼是在右舷的压舱水槽注入了会膨胀几百倍的液体,让水槽变重,船身才会倾斜吧?”

    “不对,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水鬼是让船的左侧变轻,才使船身倾斜。”

    “变轻反而使船倾斜?” 马江海与船长都觉得莫名其妙。

    余霜就这么朝左舷的压舱水槽前进,众人纳闷了一会儿,到头来还是做出只能跟去的结论,赶紧从后方跟上。

    下方的楼层没有例外,全都十分冰冷,持续发出先前那种怪异声响。众人呼出的气息都是白的,墙上还结了霜。脚下很容易打滑,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走到舱门前。

    “上次来的时候应该会更容易解决啊。” 余霜揉着屁股,忿忿地看着表层结冰又倾斜的地板。    “大家还好吗?” 唯独落樱并未滑倒,即使失去平衡也立刻恢复姿势,与摔跤无缘。

    这群健壮的海上男儿,都以掺杂着懊恼与佩服的复杂眼神看着落樱。

    “船长,我来拿吧。” 马江海对船长扛着白板的模样看不下去,提出这个提议。

    “不用了,余霜他叫我拿,相信一定有他的用意。” 封跃与落樱心想多半根本没有什么用意,但现在也已经说不出口。

    说着说着,他们抵达了左舷压舱水槽的舱门前,再度来到左舷水槽的舱门,就和走廊一样,模样与先前来检查时已经完全变了样。天花板与转盘都结了细细垂下的冰柱,稍有震动就会让冰柱掉落。

    要说有什么没变,也就只有舱门旁显示水位的浮标仍然指着满水位。

    “好了,你们这些猛男表现的机会来了。打开这扇舱门吧。”余霜拍了拍手说道。

    “昨天我也说过,这门被水压压住,开不了的。”马江海反驳他。

    “这边呢?应该也有直接通往压舱水槽的水管吧?” 余霜指的是沿着墙壁设置的许多水管,上面还有着小小的活塞阀门之类东西。

    “的确,这些应该打得开,可是一打开就会喷出水的。”

    “不用担心水,我担心的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是……” 余霜没多说,轻轻摸了摸水管表面,“小心脸,别被冻伤了。”

    “冻伤?”马江海问得十分纳闷。

    “我们离远一点。”余霜挥手让船员上前。

    一名船员上前来,伸手去抓强上的铁质转盘,但才刚碰到就赶紧放手。

    “怎么了?”

    “没有,只是转盘实在太冰了。”

    “这种气温下,当然会冰啊。” 马江海说着也去抓转盘。即使他有准备,传来的寒气仍然让他吓了一跳而放手。他没料到会冰冷成这样,连连又张又收地活动手掌。

    “这是怎么回事?” 他对事先提出警告的余霜这么问。

    “把门打开了你们就知道了。” 但余霜只这么回答。

    马江海选择相信余霜,他让三名强壮的船员再次去掰转铁管上的转盘。

    船身发出哀嚎,那是一种如野兽低吼般的声响,而且比先前听过的任何一次都大声。船员们的视线自然而然集中到舱门上,因为声音显然是从舱门后传来的。

    “舱门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封跃盯着门问道。

    “没什么大不了的,里头就只是有着快要把船弄沉的原因而已。所以可以请你们赶快打开阀门吗?” 余霜说得轻描淡写,让船员们听得瞪大眼睛。

    他们在脑海中描绘出舱门后有着来路不明怪物的景象。不是水鬼这种不起眼的怪物,而是能够弄沉通灵宝船后还让它又浮上海面,让海水结冰,引发多种离奇现象,甚至还企图弄沉黑莲号的可怕妖物。但眼前这名男子却说得轻描淡写,就像只是喝水一样轻松。

    “你们在怕什么?赶快展现你们猛男的本事,打开阀门吧。”

    船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才战战兢兢地握住转盘。阀门上的转盘不大,顶多只能让三个人一起转。三人刚开始还转得心惊胆战,但转盘动也不动,让他们开始用力,转得面红耳赤。

    三名男子的低吼声回荡在狭窄的通道中。

    “听这么一群臭男人吼叫,还不如听那来路不明的怪声啊。”

    转盘总算开始转动,但并未喷出船员们担心的大量水流,从管线喷出的是惊人的强风。    “这!” 老马也被强风吹得非得放低姿势不可。    转动转盘的船员们也被强风吓了一跳,赶紧关上阀门。阀门一关上,强风立刻平息,迎来一阵寂静与沉默。

    “果然啊。”余霜轻笑一声。

    “你早就预测到会这样了?阀门不会喷出水,会喷出强风,这些你也早就知道了?”马江海瞪大眼睛盯着余霜。

    “对,差不多都知道。”

    “那,这舱门后面是有什么不得了的怪物吗?有办法弄沉大船的怪物。”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哪可能会有这种东西?要是真有这种怪物,我旁边这两个老早就注意到了。” 余霜说着朝封跃和落樱看了一眼。

    但封跃根本没去注意落樱和余霜,始终瞪着压舱水槽的舱门。

    “封跃?”落樱喊了一声。

    “你注意到啦?”余霜瞥了他一眼说道。

    封跃短短呼出一口气,以自信满满的声调说:    “这水槽里有妖物,水鬼就在这里。” 他微微放松了紧张的情绪,露出了展现从容态度的笑脸。

    “那,现在是什么情形?我们知道这压舱水槽有问题了,可是你还没解释会膨胀到几百倍的水是怎么回事。”

    “你们知道所谓的玄冰是怎么产生的吗?”余霜突然问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个与现状完全不相关的问题。

    “师兄我知道。”落樱立刻回答:“玄冰是由天地寒息凝聚而成,只出现在绝寒之地,往往千百年才能成型。”

    “回答正确。”余霜表扬似地拍了拍她的头,“玄冰是由纯粹的寒气直接凝固形成,所以里面蕴含极为纯净的冰寒之力。同样,当玄冰由于暴露在外的时间太长,会逐渐化为寒水,虽然与寻常的水不一样,可仍然能被水鬼操控,它们就是把液化后的玄冰洒进压舱水槽。压舱水槽里是常温状态,就会急速汽化。从液体转变为气体,体积差距约有几百倍。只要少少几只水鬼,应该花不到一天,就能填满左舷的压舱水槽。膨胀的寒气会增加水槽的内压,浮标是根据水压来测量水位,水受到强大的气压压迫,就会显示压舱水槽已经装满,而我们看到浮标变化,也会觉得里面装满了水。打开阀门时会吹起强风,就是因为气压太高造成的。”

    说道这里,余霜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也就是说,这艘船正处于左舷几乎没有海水,只有右舷有海水压舱的状态。比较轻的左舷往上浮,比较重的往下沉。这种状态会招致什么样的下场,通灵宝船已经让我们看过了。为什么它倾斜、为什么沉没,答案就是这样。”余霜在船长拿着的白板上,用横线把“为什么船会倾斜?”与“为什么通灵宝船会沉没?”的项目也用横线划掉。

    “船上会变得寒冷,就是受到玄冰的影响。”余霜也用横线在白板上划掉这个项目。

    这时怪声响起,刺耳的声响让众人都捂住耳朵,但已经不像先前那样惊恐。

    “会有这怪声,是因为压舱水槽的内压升高,先前看到的无数气泡就是从这艘船的排水口排出的。”

    “那为什么通灵宝船会突然爆炸?”落樱提出一个缠绕心底很久的问题。

    “船上运载这么多玄冰,所以肯定会有威力强大的火属性结界来抵御寒气的入侵。当玄冰消散后,结界却依旧正常运行同时失去了维护结界的船员,能量失常产生爆炸也是极有可能。”封跃替余霜解释道。

    余霜没有提出异议,显然封跃的推断是正确的。

    此时,白板上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沉没的通灵宝船会浮上海面?

    “这一题就难了。”众人面难色,落樱也歪着头纳闷。

    “水鬼在通灵宝船的压舱内也引入液化的玄冰呢?”这时马江海突然开口:“只要和黑莲号一样,压舱室内全是浓度超高的气体,只要气体变得足够多,那么通灵宝船即便是在海底也会被空气顶上来吧。

    马江海这般说道,每个人都默默看着余霜等待他的回答。

    “就当作你答对吧。” 余霜用横线划掉“为什么通灵宝船会浮出海面?”的项目。马江海这才松了一口气。

    余霜说了这么多话,有点累了似地放松肩膀。    “好了,我的解说就到这里为止。有问题要问吗?”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白板,为什么船会倾斜?为什么会发出怪声?为什么会冷?为什么通灵宝船会浮上海面?为什么会沉没?为什么黑莲号无法前进?为什么通灵宝船的船员都被里在盐块里?为什么海水会结冰?为什么会爆炸?为什么海水会冒出气泡?这许多谜题,每一题都让人觉得非常艰涩而难以理解,但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解决,并未剩下任何一丝不可思议、不清楚的地方。

    “了不起,了不起,实在太了不起了!”船长连连赞叹,其余人望像余霜的眼神也充满倾佩。

    “原因已经清楚了,那我们该做什么事也就很明确了。只要开启左舷的压舱水槽,让寒气排出去就可以了。然后再重新灌进海水。”余霜直接了当的说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喜欢两人日一个的感觉.含着她的小核一阵啃咬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