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在藏区的多妻生活/经典强奷短篇小说

2021-12-21 08:12:3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不过也没心思继续琢磨了,道具准备好,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开始玩小游戏。

“这个游戏很简单,大家按照任意顺序,各自抽取两张牌,一张牌面是名字,另一张是服饰选择,代表选


    不过也没心思继续琢磨了,道具准备好,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开始玩小游戏。

    “这个游戏很简单,大家按照任意顺序,各自抽取两张牌,一张牌面是名字,另一张是服饰选择,代表选中的这个人要穿上这样的服饰。”

    虞夏左右看了眼,衣服基本都是古装,就是形制不同,还有些很朴素的粗布衣裳。

    除了衣服,还有头饰比如清朝的旗头,假的刀具,弓箭,书本之类的东西。    

    都是规定好了的穿搭,暂时看不出来能有什么指向性。

    这会儿大家已经自发排好了队,男士们发挥绅士风度,让舒苒和虞夏站在了最前面。

    虞夏在第二个,上前抽了两张牌,翻过来,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弟弟的名字,选中的服饰是清朝的大臣服,还得戴个长辫子头套。

    她暗自庆幸,幸亏不是选给谢青辞的,不然她就要无法直视他的脑袋了。

    她向来不是很喜欢清朝的半个卤蛋头。

    选择过半,有人抽中了她。

    虞夏接过牌面一看,居然是宋制汉服,还是银色和浅淡香芋紫的混搭,一看就很漂亮。

    她拿着衣服去了换衣间,由造型师简单搞了个宋制发型,拎着裙摆兴冲冲往外跑。

    她还没拍过宋代的古装剧,兴许这之后就有人来找她拍了呢。

    外面广场上没有遮挡物,阳光直晒。

    刺眼的光芒下,早一步换好衣服的谢青辞抬头往对面看去,眼底闪过一瞬的惊艳。

    那一瞬间就好像周围人都不见了,一个流连在王府门外的人等来了他的心上人。

    那是个张扬活泼的美丽少女,扶着门框看见他了后,便拎着裙摆欢欢喜喜朝他跑来。

    裙裾与玲珑鞋尖相碰,头上珍珠簪花耀眼无比。

    这样的女孩儿眼中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会恨不得跑去,张开手臂抱住她。

    谢青辞克制着转移视线,余光里注意着她和别人说话。

    ——当她眼里不止你一个人的时候,心酸之下无法忍受,纵使狼狈也想要染指。

    虞夏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乱七八糟的。

    她是真挺喜欢这身衣裳,热也不管了,摇着团扇兴奋地等待游戏开始。

    等全部都换好了服饰,节目组给了二十分钟的空白时间,让他们寻找线索熟悉场地。

    淘汰环节会在二十分钟后开始。

    大家一窝蜂散开。

    全场就虞夏和舒苒两个女生,她俩跟贵女散步似的走出广场,往东南区域的古代街道去了。

    舒苒是唐代的衣裳,胸前略有点空。她挡着阳光,问:“这游戏你听懂了没?”

    虞夏点头:“大差不差吧,找线索了解谁会是在未来时间里杀了我的人。”

    “可是这线索要怎么找,从人身上找?还是从这些地方里找?找到也有可能不是关于我们自己的。”

    “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可以拿去做交易啊,”虞夏转了转眼睛,往宽大的袖口里看了看,“那可以找找找我们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线索。”

    舒苒赞同。

    于是两位穿得华丽的女士开始当街扒拉衣裳。

    掏袖口,翻裙摆,解腰带,里衣上的花纹都愣是低着头挤着斗鸡眼给看了个清楚。

    舒苒:“你发现了什么吗?”

    虞夏:“没,就看出这衣裳质量不错了。”

    那就是人身上没线索了?

    那么线索会在哪儿?这地方这么大,怎么找啊?

    舒苒有点没头绪,虞夏虽然也没有,但她不急,慢悠悠地把不确定的信息都过了一遍。

    “我们既然服装不同,扮演的角色不同,那应该是有身份信息的啊。”

    “身份信息应该在身上吧?如果我要杀谁,这个人的线索是会在我身上呢还是会在他身上呢?”

    这就决定自己是要主动下手,还是先躲开他人追杀了。

    “再者,怎么杀呢?用什么道具?还是场地里会有什么卡,写上对方名字就能淘汰?”

    虽然每个问题都还无解,但是她大概有一个方向了。

    “舒苒姐,结盟吗?”

    舒苒正听得若有所思,一听这两个字就反射性拒绝。

    “全网都知道,我对结盟这两个字过敏。个人战才开始,还是单打独斗吧。”

    虞夏知道这个梗,忍着笑点头:“那好吧,真是太可惜了。”

    可能这两个字威力确实大,舒苒很快挥别她,自己一个人去了其他地方。

    她暗暗松了口气,转身往回走。

    她还怀疑节目组会让两个女生互相残杀呢,她们俩待在一起确实束手束脚的。

    临近广场,她越走越快,二十分钟不多,她得在淘汰开始前找到点有用的线索。

    鉴定处就是张桌子上面立了个“找我肯定灵”的牌子,后面坐着个算命的,黑色小眼镜一戴,真有那么点瞎子的潜质了。

    “你这是鉴定处还是算命处啊?占卜起卦怎么给钱?赊积分行不行?”

    算命的眼镜一垮:“你一个没积分的人赊什么账?”

    “哎呀这不重要,你就说怎么个价钱。”她做出一副要从香囊里掏出两根金条砸他脸上的样子。

    算命的摆摆手:“行了行了,看你穷,我免费给你算一挂。”

    虞夏停止掏兜的动作:“好人有好报啊!像你这样善良的人不多了,加上我也就两个!”

    “……”算命的换了条腿翘着,问她,“你要算什么?”

    她凑近了一点,小声说:“麻烦你帮忙算算,我要杀的人线索在外面身上还是在别人身上。”

    她决定还是先主动出击。

    算命的眼睛一闭,手指掐在一起,大拇指轮流掐其他指节,点来点去一通,最后他神神秘秘说:

    “附耳过来。”

    虞夏连忙凑过去。

    “天机不可泄露。”

    “……你行骗呢?!”她瞪大眼睛就要把他摊给砸了,“做生意不诚实是会被劈的!”

    算命的抱住那个牌子闪躲。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你见过谁玩游戏直接靠问别人的啊?!你干脆去问导演你能不能赢呗!”

    虞夏气得要死,留下一句“等我叫城管来抓你”,转头走了。

    看来人身上应该是有线索的。

    就是不知道所有人身上都有,还是部分人身上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在藏区的多妻生活/经典强奷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