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翁想房中春意浓刘敏-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

2021-12-22 08:07:1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想到这,叶弘也带着护卫队冲向峡谷方向。

这一次,叶弘让护卫队丢下马车辎重,因为马车根本无法穿过那条峡谷。

他们全部恢复骑兵,又带着特制钢~弩,紧随着拓跋族兵步伐

   想到这,叶弘也带着护卫队冲向峡谷方向。

    这一次,叶弘让护卫队丢下马车辎重,因为马车根本无法穿过那条峡谷。

    他们全部恢复骑兵,又带着特制钢~弩,紧随着拓跋族兵步伐开赴峡谷。    

    来到这片戈壁峡谷,四周便是漫天黄土,还有那高高耸立悬崖峭壁。

    也都是土黄色。

    风一吹,遍地狼烟,尘埃。

    这样环境甭说是行军厮杀,就连走到都成问题。

    因此在骑兵冲入其内时,几乎所有骑兵都放慢了脚步。

    尤其是拓跋族兵,他们个个失去之前阵列纪律,各自纵马转圈。

    见状,叶弘急忙让护卫队拿出一些斗笠给他们送过去。

    这斗笠就是叶弘遵从着沙漠马木留客造型设计出来的。

    其主要作用就是遮挡风沙。

    这一次来大漠,叶弘便让护卫队携带一些出来。

    当拓跋族兵带上斗笠后,风沙对他们影响明显减弱了。

    他们阵型也恢复严正。

    抵达那条狭长峡谷入口时,风沙已经停歇。

    但这里环境却更加险要。

    因为这条山道只有区区两人行走路径,上面还有梯田一般悬崖。

    若是有人隐匿于其上,单纯朝着下面抛石头,也足以把这一行骑兵给砸死。

    看到这一幕,叶弘立刻冲到拓拔勇士面前,劝说他不要轻易涉险。

    可是拓跋勇士却铁了心要冲过去,于是他便吩咐所有拓跋族兵,将一支支小盾牌给举过脑袋,“拓跋勇士们,跟老子冲过去”。

    见状,叶弘也知道多说无益。

    立刻带着护卫队跟随他们进入山道。

    此时马队已经散开,形成两匹战马一列,如此才可穿过峡谷山道。

    开始一路顺畅,并未收到任何阻挠。

    直到他们行进至峡谷半途,上空一处悬崖土坡后面,猛地冒出数百骑兵。他们一出现,便造成上方很大面具土崩,一瞬间,整个天地都在摇晃。

    那些土块落下,砸在骑兵盾牌上,发出噗噗声响。

    还夹杂着战马嘶鸣。

    叶弘很清楚,若无法快速冲过这里,他们便要被土埋了。

    于是叶弘拔出长枪,对准了上空土坡所在,扣动扳机。

    轰隆一声炸响。

    接着便是对面战马嘶鸣。

    在之后,便有数十匹战马自半空坠落。

    这一枪之威,超乎叶弘想象。

    或许是那地界实在太过于狭窄,叶弘一枪给马队造成惊吓。

    这数十匹战马大多数都是被后面惊马给挤下来的。

    当马肉内脏在叶弘身旁绽放出血花时,拓拔勇士发出欢呼声。

    这一刻,叶弘在他们心中形象彻底改变了。

    草原汉子就是这样崇拜强者,你是强者,哪怕是敌人都会收到尊重。

    若是弱者,哪怕是同族也会被鄙视。

    拓跋族兵骑术都很好,因此战马落下,并未造成意外损失。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擦伤还是有的。

    其中有几个拓跋族兵反应稍慢一些被跌落战马扫了一下。

    顿时胯下战骑便也随之倒地不起。

    不过拓跋族有备用的战马,他们很快便恢复了战力。

    悬崖上,那清一色黑骑也在短暂惊慌之后,恢复了平静。

    这一刻,他们搭起弓箭,一连串箭雨便自半空抛射下来。

    这么密集箭雨,再加上居高临下势能,简直让叶弘无法起身。

    他躲在遁牌后面,便听到一连串箭靶射中声响。

    好在,安义县盾牌是经过特殊制造的,哪怕承受数百箭也依旧可以防御。

    反观那些拓跋族兵,他们手中盾牌已经产生裂痕,其中还有几个破角的,立刻便被弓箭给带走了跌落峡谷。

    叶弘再次让护卫队送去一些盾牌,只是护卫队也没有太多盾牌储备,只是给予一定修补。

    这么下去不成!

    叶弘抬头仰望着半空那条黑色骑兵队,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马匹脊背上都悬挂着数十个箭壶,这要等他们射完,这里拓跋族兵岂不都要坠崖而亡。

    叶弘想了想,再次举起盾牌,拔出刚刚上药火枪。

    准备再给他们一次偷袭。

    可是就在火枪发出响声那一刻,叶弘发现对面出现一只遁甲兵阵,他们都拿着铁皮制成的护盾。

    挡在马队前,随着一连串钢柱击打盾牌声响后。

    这一枪威势彻底被化解。

    哪怕是火器,再没有形成规模之前,也是很容易被防御的。

    叶弘无奈把火枪绑回马腹,之后他便吩咐护卫队,从左右两侧,以特种器材尝试攀岩。

    这边是护卫队日常训练必备的科目。

    护卫队都是源自于特种兵底子,他们都是特种兵中佼佼者。

    因此攀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小事情。

    当几个护卫队将一些绳索射向半空,左右两侧岩壁上便开始出现攀爬身影。

    从峡谷角度看上去,对于这些特种兵行为一目了然。

    因此拓跋族兵个个面露震惊之色。

    那些宛如蜘蛛般在岩壁攀爬的特种兵,显然超乎了他们想象。

    而在岩壁上空那些黑骑,却对此一无所知。

    箭雨抛射依旧,但拓跋族兵的注意力已经不在箭雨上了,他们都在翘首以盼等待着特种兵抵达那片狭长陡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又有几个盾牌被箭雨射穿,此时那些裸露族兵,被迫舍弃战马,躲在另外一个族兵身后。

    但他们并未气馁,相反申请更加高涨,因为他们看到那第一个特种兵已经抵达了半空那片土层之下。

    他接着绳索勾连,已经开始荡起身躯,朝着对面陡坡冲去。

    他在半空已经展开钢~弩,十分敏捷便开始射击。

    钢~弩以半扇形方式展开,覆盖面积达到十米范围,一阵攒射之后,那个绳索便重新荡回去。接着又是一人交替上来,一瞬间,悬崖上反复弹射出一些蜘蛛人。

    这一幕,把拓拔勇士都看傻眼了。

    “还有这种操作?”

    拓拔勇士高昂脑袋,嘴巴张大,眼睛不停眨动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弘则是看得心焦不已。

    因为每一次特种兵荡起,都是置身于万箭齐发内。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一瞬间,他身上承受的箭矢至少百箭之多。

    哪怕他们身着锁子甲,以及头盔,可是那种被箭杆砸中痛楚,也绝非常人可以忍受。

    然而特种兵却一次又一次苦熬下来了。

    他们以身躯作为肉盾,以手中钢~弩压制下黑骑弓箭攒射。

    叶弘见状岂能让拓跋族勇士错失良机。

    他们一个个还沉浸于震惊中,叶弘立刻冲出去,高举斩马~刀呐喊,“快冲出去”。

    此时拓拔勇士才从恍惚中恢复,立刻拔出斩马~刀一马当先,带着拓跋骑兵加速冲向出口。

    也就在此时,半空发出轰轰响声。

    叶弘抬头望去,便见大块岩石被从上空抛下。

    那场面就像是泥石流。

    然而这一刻,无论是叶弘,还是拓拔勇士都无法从战马高速奔跑中停下。

    他们只能迎着泥石流冲过去。

    伴随着一连串噗噗声响,还有战马嘶鸣。

    叶弘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坠马,以及翻滚下悬崖。

    但他们来不及去思忖这些,只是一个劲催促战马冲锋。

    当身后杂乱渐渐远去,出口已经豁然在面前那一刻。

    叶弘才有时间回头扫视,顿时不有着心中悲凉不已。

    自己护卫队又少一成人。

    而比起拓跋族近乎三成减损,还是比较幸运的。

    当拓跋族兵冲出峡谷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下马,冲着峡谷内那一句句被摔成肉泥尸体单膝跪地膜拜。

    拓跋勇士眼中隐含泪水,可是他却不能停下脚步。

    立刻翻身上马,拔出斩马~刀吼道,“全力冲回族地”。

    此时有人不忿反驳,“我们为何要回去,他们杀了我们兄弟,我们要复仇”。

    闻言,拓拔勇士调转马头,扫视着那几个拓跋族兵道,“你们以为我不想复仇吗?他们中有我的ant,他们都是我过命兄弟,可是我们还有几千老弱妇孺亲人在族地内,她们是我们必须要去保护的人”。

    此言一处,几乎所有拓跋族兵都震惊目光盯着拓跋勇士。

    “你说,我们族地会被人攻击”很多族兵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没错...他们杀了拓跋族长,其目的就是要灭亡我们拓跋族”拓拔勇士悲戚眼神扫了他们一眼、

    “拓跋族长不是被他们杀死的吗?”其中有人辩驳。

    “胡说,若他们是凶手,岂能刚才帮我们抵抗黑骑,他们就是刚才被射成刺猬的特种兵”。

    说着拓跋勇士指了指身上还插着数十只箭柄的特种兵。

    此时拓跋族兵纷纷默言。他有些开始信任拓拔勇士话。

    “那些人目标不是咱们,而是阻挠咱们回去救援族地”拓拔勇士此言一出,拓跋族兵再次爆炸了。

    他们个个高举马刀,吼道,“杀回去,杀回去”。

    拓拔勇士马刀一甩,“杀回去”。

    便一马当先,朝着拓跋族放心狂奔。

    数百拓跋族兵紧随其后。

    叶弘则是和护卫队稍微耽搁一会儿,因为他们需要和卢聪等人汇合。

    卢聪依旧骑乘着那匹大青马,此时远远望去,他一身盔甲,以及那染血马刀,都让他更加接近于一个将领气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翁想房中春意浓刘敏-把她压在桌上进进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