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你说宝贝我们要不要再来一发*被男朋友按在在墙上疯狂输出

2021-12-22 08:09:2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田易如今是黔州的司户参军。

以前这个职位无足轻重,因为黔州只不守握有彭水、黔江两个县而已。

但是现在这个位置,却是炙手可热。

因为黔州的司户参军,同


    田易如今是黔州的司户参军。

    以前这个职位无足轻重,因为黔州只不守握有彭水、黔江两个县而已。

    但是现在这个位置,却是炙手可热。

    因为黔州的司户参军,同时也掌握着黔州商业联合会的帐目。    

    年轻的田易能够得到这个位置,倒有一大半是因为田氏的实力得到了联合会的各方势力的承认,思州田氏,值得上这个位置。

    不过田易上任这一年多来,表现出来的能力,倒是让众人刮目相看。一开始大家还生怕这个以前的纨绔大公子搞不清楚帐目,胡乱做帐,甚至中饱私囊,或者不能秉公办事,一力偏向他田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对这个司户参军倒是愈来愈满意了。

    帐目清晰,来往一目了然,更重要的是,其人的工作效率之高,让许多人都瞠目结舌,而且他自创的一套新的做帐方法,核算方法,如今不仅在黔州已经流传开来,甚至于来自南方的联合会的许多大商人,也都派了自家的核心弟子来学习。

    一年多的功夫,田易在联合会的位置,已经不可动摇。

    这里头的内情,也只有田易清楚。

    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都是因为萧诚的一力帮扶,新式的做帐方法,核算方法等一系列的新的财务手段,都是来自于萧诚。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搬运工而已。

    萧诚不允许田易说这些东西是他传授给田易的,反而在许多场合公开称赞田易是干才,能吏,说不定将来能成为朝廷的计相。

    萧诚的表扬坐实了田易在财务之上的非凡能力。

    这倒也让田氏放下了一大半的心思。

    随着萧诚迅速地整合黔州势力,而黔州商业联合会的力量也是呈一日千里之势,随着加入进来的人愈来愈多,像田家、杨家倒是有些不安起来。其中很多来自南方的商人,其势力之大,便是田杨两家也要忌惮几分的。

    黔州商业联合会势力愈大,掌握着联合会财务的田易的权力、影响力自然也会越大,萧诚会不会怂恿田易来谋夺田氏的大权以便其人更好地掌握田氏,是田畴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因为从各个方面看,随着时间的推移,田易对于萧诚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在家族会议之上,甚至要求田氏全方位地与萧诚展开合作。

    说白了,田易的想法,就是投靠萧诚。

    田畴这就有些不乐意了。

    他愿意成为萧诚的盟友,却不想成为他的下属。

    萧家现在实力是大,但思州田氏,也不差啊。

    所以田畴更不会把田氏交给田易了,哪怕田易表现了相当强悍的能力也不行。

    给了他,说不定转手他就送给萧家了。

    萧诚的这番表态,无疑也是让田畴吃上一个定心丸。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和了解,田畴相当清楚,这位萧签判做事,向来不会无的放矢。

    翻身下马,田易有些恼火地向着大门走去。这段时间因为萧诚对罗殿鬼国用兵,作为司户参军的他,忙得要死,基本上就没有回家,一直住在衙门里。像用于军事的各类物资的调配是万万轻忽不得的,一个点上出了差错,搞不好就会弄出大事来。

    虽然有了以前打邦州汪氏的经验了,但这一次对付罗殿鬼国,不管是规模还是时间上都大大增加,这是对他的一个考验,而田易可不想搞砸了。

    不过是几天没有回去,自家的那个小妾今日便派了人三番五次地来叫,让衙门里的同事们可是看了笑话去,当真是让人恼火,看来得修理修理她了。

    再要恃宠而骄,莫怪自己心狠手辣。

    推门而入,田易便怔住了。

    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那是大哥田畴的护卫。

    心里一跳,大哥来了?要不然这些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就来了,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干什么?还让自家小妾派人去叫自己。

    田易心里有些怨念。

    走进屋内,果然,一眼便看到了大哥正心事重重地坐在堂中吃茶,自家小妾像个小幺儿一样在一边服侍,看到田易回来,如蒙大赦。

    “大哥,思州出了什么事了?”一屁股坐在了田畴的身边,田易有些不满地道:“您都不知道我有好忙!”

    田畴看了田易一眼,人的心态果然是随着地位以及重要性的变化而变化啊!

    像以前,田易这小子在自己跟前,那有如此随意的,自己不叫他坐,他就站得规规纪纪的。而现在,在自己面前,田易已经很相当随便了。

    “不是思州出了什么事,而是你们签判家里出了大事!”田畴摇头道:“杨庆也来了,等一会杨泉也会来你这儿,杨庆会混在他的随从之中进来,我们两家要好好地商量一下。”

    田易悚然而惊,大哥摆出来的阵仗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上一次您不是说荆王叛乱不会连累到萧家吗?萧定的实力,足以让所有人闭嘴的吗?”田易问道。

    “不错,我是这么说过。朝廷关着萧禹,其实也不过是逼迫萧定交出军权的一种手法而已。”田畴道:“可问题是,萧禹死了,死在了昭狱,而且据传还死得其惨无比,听说朝廷用了大刑!”

    “这怎么可能?朝廷里的那些人是猪油蒙了心吗?”田易跳了起来。

    “具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田畴道:“但我知道,朝廷的特使权力已经到了奉节,说不定很快夔州路转运使李防便会找上我们两家。李防很清楚,想要对付萧诚,就非得我们两家与他合作不可。”

    田易眼皮子一跳,看着田畴,半晌没有作声。

    “你也不要这样看着我,到底要怎么做,我们好生商量一下再说,要不然,我也不会悄悄地来到彭水了,好在萧诚也不在这里,等到商量出一个结果来,今夜我便会离开的。”田畴摆摆手。“且等杨庆他们来了再说吧!”

    田易也不再做声,而是默然地咀嚼着这一事件会给黔州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黔州必然要迎来惊天巨变,这是毫无疑问的。

    萧禹死在朝廷手中,萧诚绝对不会就引作罢。

    这一年多的接触,田易很清楚萧诚的性子。

    而现在萧诚的实力?

    田易心头微微跳了一下。

    杨庆来得很快,田易进门,也就与田畴说了这番话的功夫,杨泉带着人便出现在了田易的家中。只看杨泉的脸色,田易便知道杨泉也清楚了内里的关系。

    “萧定远在西北,对我们的影响微乎其微。以前我们也不过是想借着萧家的力量来扩大我们的影响力。”杨庆看了几人一眼,率先开口:“现在情况出现了变化,我们两家,必须要好生惦量一番怎样才对家族更加有利?你们两个算得上是萧诚的心腹,便好生地说上一说,如果要配合李防拿下萧诚的话,我们要付出什么代价?”

    田易看了自家大哥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杨叔,您怎么不问问,如果我们舍弃了萧诚的话,会有多大的损失呢?”

    “钱财上的损失,这一次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杨庆摇头道。

    田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杨叔,大哥,既然家族里重视我和杨兄的意见的话,那我想说在这次事件之中,我们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坚决支持萧诚,严辞拒绝朝廷。第二个,推托朝廷,两不相帮。”

    田畴道:“为什么没有帮助朝廷拿下萧诚这个选项?”

    “如果家族是这个选项的话,恭喜了大哥,大概率的田家会灭亡在你的手里。”田易笑了笑,也不顾田畴有些恼怒的颜色道:“杨兄,我比你清楚联合会的财力,你比我清楚联合会的武力,你认为我说得有差错吗?”

    “没有!”杨泉坦然道:“在家里,我给阿父说了,但他不相信。眼下商业联合会真正掌控的军队大约在一万人左右。其中五千人在天武军,三千人是韩锬控制的厢军,另外两千余人是天南军。”

    “天南军不是王文正吗?”

    杨泉呵呵一笑:“王文正早就变成一个傀儡了,天南军现在只听一个人的命令,那就是萧诚。”

    “萧诚控制军队,利用的是商业联合会,联合会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还会有多少人支持他?”杨庆追问道。

    “阿父,商业联合会即萧诚,萧诚就是商业联合会!”杨泉摇头道:“这一点,您应当清楚。李防狡诈,想要让我们替他火中取栗,田杨二家,一旦出兵,必然大败亏输。退一万步说,就算朝廷那边出去荆湖路,益州路甚至广西那边的兵马,多半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到时候朝廷兵马死伤多少他们根本无所谓,杨田二家一旦丧失了大量兵马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想大家都很清楚吧!”

    田畴与杨庆对视了一眼。

    “李防年老成精,他这个时候算计的,只怕不仅仅是萧诚,连我们也算计进来了吧?黔州的改土归流已经基本完成,到时候杨田二家也失去了自治的资格,他李防说不定退休时候的封国,还要高上一个档次!”田易冷笑。

    “如此说来,我们只能选择袖手旁观了!”田畴叹了一口气,看着杨庆道:“杨家主,回去之后,我想来会大病一场不能理事的了。”

    “英雄遭遇略同,我年纪大了,偶感风寒,本以为无事,却不想缠绵病榻,真是英雄暮年一声长叹啊!”杨庆抚着胡须,甚是伤感。

    田易看着两人,呵呵一笑,站了起来,向着田畴深深一揖。

    “你这是干什么?”田畴皱眉道。

    田易道:“家主,田家作为黔州商业联合会的创始人之一,是享有相当的特权的,但这一次,家族里既然选择了两不相帮,此事了了之后,特权只怕也就没有了。易今日便破门而出,此生只追随萧签判,与家族再无半分关系,特此禀告家主,也请家主回去之后便将我逐出家门吧!”

    田畴沉默了下来,脸上神色变幻,显然难下决断。

    “家主!”田易再次深深躬身。

    田畴站起来,珍而重之地向着田易还了一礼,“小弟,这样做,只是苦了你了。”

    “也许这是我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次选择。”田易道。

    田畴点了点点头:“好,你既有如此决心,回去之后,我便开祠堂,正式将你逐出家门,削去族藉。我也正好借着此事病遁。”

    看着这个场面,杨泉却是后知后觉地站了起来看着杨庆:“阿父,我与田兄共进退,田兄破门出家,那我杨泉自然不甘与后,自此,便也与播州杨氏一刀两断,自此我是我,杨氏是杨氏,两不相干。”

    杨庆欣慰地看了杨泉一眼,虽然比田易差了一筹,但比起当年的混不吝,这个儿子倒的确是成长起来了。

    “好,好。”他用力地拍了拍杨泉的肩膀。“自此以后,你与田易只是萧诚的部属,与杨田两家两无干系。”

    夜深人静,北风呼啸,杨庆,田畴两人连夜离去。

    田易与杨泉的破门出家,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两个家族成员为了家族的利益而舍弃了过去的一切去追随未来的一个可能。

    失败了,对于家族来说,无关痛痒。成功了,那家族的辉煌便可以延续下去。

    现在能破门出家,将来自然也能认祖归宗。

    “杨兄,要喝一杯吗?”拍着杨泉的肩膀,田易笑道。

    杨泉耸了耸肩:“只怕没时间。我想现在签判大概也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们也该做些准备了,免得签判回来说我等都是些吃干饭的,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田易大笑:“今夜寒风萧萧,飞雪飘零,不如我二人一齐去拜访一下鲁参军?”

    “合当如此!”杨泉连连点头。“不过拜访鲁参军我觉得还需另邀一人!”

    “韩锬!”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你说宝贝我们要不要再来一发*被男朋友按在在墙上疯狂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