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春水潺潺幽谷泥泞

2021-12-23 08:03:1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同时,看到这群大臣在逼宫。

秦风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不过他还要演戏。

毕竟他不能做的太过明显。

否则皇帝都不喜欢别人揣测他的心思。

   同时,看到这群大臣在逼宫。

    秦风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不过他还要演戏。

    毕竟他不能做的太过明显。      

    否则皇帝都不喜欢别人揣测他的心思。

    万一被他知道自己派人监视他。

    自己又是一番麻烦。

    ”臣,海明王秦风,叩见皇帝陛下,“秦风来到李世民面前,向他行礼。

    见到秦风,李世民大喜。

    本来还堵着的心,瞬间松开不少。

    虽然他好奇秦风明明在海上,怎么瞬间回到皇宫。

    不过想到秦风之前的能力,也就释然了。

    李世民挥了挥手,让秦风平身。

    然后问他,“海明王,你回长安做什么?”

    “回陛下,要人、要粮、要铁器,”秦风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

    “哦?你要那么多干什么?”李世民好奇地问他。

    “陛下,西方宙斯送给了我们十座岛屿,所以原来的人不够。”

    秦风故意将西方宙斯四个字咬的很重。

    同时特别强调西方两个字。

    不过,众人好像并没有听到他的提示。

    周平指着秦风,大声怒斥,”原来你就是海明王。

    ”大胆海明王,就是你蛊惑陛下,对天神做下如此之举,才引来今日之祸,还不知罪?“

    看了眼周平,秦风无语。

    他难道没听清吗?

    自己说的是西方宙斯。

    “周大人,我刚才说的是西方宙斯,你生的什么气?”

    秦风看了他一眼,又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

    “什么西方东方?天神就是天神,你触怒天神就该杀,”周平大怒。

    “陛下,臣请诛杀周平大人九族,”秦风突然转头对李世民说。

    这下不光李世民傻了,众人也傻了。

    怎么好端端的就要诛人九族?

    “海明王,你这是何意?”李世民一愣好奇。

    “陛下,西方人攻击性十足,一直觊觎我中土。

    “西方天庭也一直觊觎东方天庭。

    “刚才我一直强调西方宙斯。

    “而周大人却一直说那些蛮夷是天神。

    “还要为了那名所谓的天神惩罚于我。

    “若上天因为那个所谓的西方人就惩罚我大唐。

    “不是说我东方天庭是西方天庭的附属?

    “此等人一看就是西方天庭安插的内奸。”

    秦风指着周平就是一顿说。

    李世民和众人傻眼了。

    想不到这样操作也可以。

    周平也傻眼了。

    想不到自己忠心大唐几十年。

    今天就因为几句话就成了叛徒。

    “我……我……我……”周平我了半天,竟说不下去。

    毕竟刚才自己确实说了。

    而且也可以这么理解。

    “周大人,你还想说什么?”秦风笑着问他。

    ”秦风,我要打死你,“周平大怒,就要扑向秦风。

    ”啪~“可让众人没想到,秦风却给他一个嘴巴。

    周平被打懵了。

    他没想到秦风会出手。

    众人也是一愣。

    “大胆秦风,你敢在陛下面前放肆,该当何罪?”长孙无忌怒斥秦风。

    “长孙大人,你身为朝廷重臣,陛下的依仗。

    “如今陛下落入如此境地,你不但不帮忙还火上浇油,又该当何罪?”

    既然长孙无忌问自己,秦风也反问他。

    “秦风,你……”长孙无忌被秦风气得无语。

    若是别人,长孙无忌早令人拖出去斩了。

    可秦风却是个王。

    不但是个王,人家还有实权。

    众臣也不知如何开口。

    刚才秦风对周平一顿训斥。

    若他们再开口,不是说他们也是叛徒?

    “长孙大人不能说你,我总能说你吧?你蛊惑陛下做无耻之举,才造成今日之祸,还不知罪?”

    太子李承乾指着秦风,就是对他一阵怒斥。

    “太子殿下,于公,陛下是你的君主,你不为陛下分忧,还火上浇油,该当何罪?

    “于私,你是陛下的儿子,可陛下被群臣所逼,你却不闻不问。

    “你不是遵从圣人教化?圣人遵从孝道,这就是你的孝道?

    “像你这样不忠不孝的人,如何成为未来储君?我若是你就自请退位。”

    秦风不停地逼近李承乾,一字一句如同刀剑,扎在他的心上。

    太子李承乾被他逼的不停后退,头上冷汗直流。

    “我我我……你你你……”李承乾被他气得语无伦次。

    李世民突然觉得秦风就是他的宝。

    刚才自己还被众臣逼的抬不起头。

    现在秦风一出现就反过来。

    “秦风,你虽是个王,可却是个外臣,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进行指责?”周平指着秦风大声怒斥。

    众臣深以为然。

    “那你身为臣子,又有何资格指责陛下?”秦风反问他。

    “我是陛下的御史,当然有资格,”周平说完,拱手向天。

    “你还知道是陛下的御史,我还以为你是大唐君主呢?

    “哪里有做臣子的,如此威逼陛下。”

    秦风说完,拱了拱手。

    周平那叫一个气。

    他觉得秦风就是粗鲁之人。

    “秦风,我们今日不逞口舌之利。

    “我就问问你,你蛊惑陛下,让陛下做禽兽之举,该当何罪?”谭中琳走了出来。

    对秦风就是一顿指责。

    “没错,诛妖邪,平民愤,杀了怪物,平上天之怒。”

    群臣叫嚷起来。

    纷纷指责秦风。

    看着他们,秦风冷哼。

    什么诛妖邪、平民愤。

    所谓的民愤就是他们自己吧?

    秦风看了李世民一眼,发现他坐在那里看戏,没有帮忙的意思。

    秦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

    刚才自己太激动了。

    差点忘了自己的目的。

    若让李世民反应过来,自己监视他就不好了。

    所以秦风立刻转过头。

    故意问李世民,“陛下,他们说的妖邪和怪物是什么?”

    李世民冷哼。

    他自然知道秦风在装相。

    可他也懒得戳破。

    对他冷哼,“他们说的妖邪和怪物,就是吃了天使肉,异化的人。”

    秦风故意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秦风,你不要转移话题,你若不诛妖邪,我们和你没完。”

    周平指着秦风,就是一顿骂。

    “对,我们和你没完,”众大臣指着秦风,对他一顿怒斥。

    看了一眼众臣。

    秦风到时不慌不忙。

    因为所有的一切他都了然于胸。

    秦风转过头,望向薛仁贵,“薛元帅,听说你最近和吐蕃打了一仗?”

    “没错,”薛仁贵点了点头。

    “听说你还攻到了天山之下?”秦风又问他。

    薛仁贵点了点头。

    “那我问你,阵亡将士有多少,其中包括那些异化的将士?他们表现如何?”

    秦风发出一连串的质问。

    “我……”听秦风这么问,薛仁贵无语了。

    因为几次战役,伤亡的将士无数。

    尤其是那些异化的将士相当英勇。

    每次他们都冲到最前面。

    好几次他们之所以能成功退却,都是因为异化将士的阻挡。

    否则他们将会死伤更多人。

    同时,这些死伤的将士里面,这些异化的军士死亡最多。

    “薛元帅,你倒是说说,他们怎么就成了妖邪?要不要我替你说?”

    瞪着薛仁贵,秦风就是一顿质问。

    薛仁贵被逼急了,只好将这事全说了出来。

    他还告诉众人,若非这些异化将士,他们的死伤会更多。

    秦风冷哼,“他们是妖邪,可他们为大唐做了很多。

    “而你们呢?一个个位极人臣,满口的仁义道德。

    “可却不干实事,有本事你们怎么不去战场?”

    听了秦风的话,众臣低头无语。

    李世民都被感动了。

    想不到这些异化将士,竟这么英勇。

    “秦风,这些事先不说,你不遵圣人教化总是事实,”这时,李承乾又对秦风一顿训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春水潺潺幽谷泥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