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司机能看懂的污段子/后塞玉珠子走路

2021-12-23 08:07:5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恒富地产集团所在办公楼一共有三栋,呈品字型分布。

一栋是集团专用,一栋对外招租,一栋是五星级酒店。

五星级酒店某房间内,淫迷的气息还没散去,宽大的床上,两具肉体横

 恒富地产集团所在办公楼一共有三栋,呈品字型分布。

    一栋是集团专用,一栋对外招租,一栋是五星级酒店。

    五星级酒店某房间内,淫迷的气息还没散去,宽大的床上,两具肉体横陈着。

    活动完了,可销策部主管还在喘着粗气。    

    妈的!老了!

    老汪心中不禁愤怒的哀叹了一声。

    而燕儿却感觉一阵空虚,还没上云端,就被狠狠地摔了下来,这种感觉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眼中满含失望和不甘,燕儿无奈了。

    不中看也不中用的老东西,要钱没钱,要力没力,要脸没脸,不知道老娘为什么要跟了他!

    当初,自己是项目销售,靠着和客户滚床单,业绩不断,钱挣得也不少,不曾想,被老汪忽悠到了销策部,收入了他的金丝笼里了。

    满以为老汪能上位成销策部一把手,再有集团上头人罩着,自己也能风生水起,没想到,老汪如此不中用。

    现在连这个都满足不了了。

    小三不好做。

    万一眼拙,都是坑啊!

    老娘得换个人了。

    那小帅哥不错,我得让老东西把他招进来。

    燕儿盘算着,心思也从老汪转移到了博山身上。

    老汪翻身下马,喘着粗气,看着燕儿那丰盈的玉体,心里又痒痒了,可惜,有心无力啊。

    哎,自己喂不饱,迟早得便宜那些混蛋!

    想到这儿,老汪猛然一动,又开始有了冲动。

    “老公,最近我要忙死了,你也不帮帮我。”

    燕儿像蛇一样缠着老汪,老汪被她缠得五迷三道的。

    “哎……最近业绩不好啊,上头天天发火,我压力也大呀,你再忍忍啊。”

    老汪有点心不在焉。

    “哼!就知道你不心疼我,我天天加班,你看脸上,都有细纹和黑眼圈了!”

    “怎么会不心疼呢?爱你都来不及呢……”

    “就会说假话哄我,那你想想办法嘛,销策部的事,不都你说了算嘛!”

    “我也不能一手遮天呀,里面都是眼线呀,没几个省油的。”

    老汪眼中一道寒光闪过,他很清楚,别看那些女人平时对他表面恭敬,可内心都是鄙视他的,其中有好几个,都在集团有背景,树大根深,他可不敢动人家。

    “那招人呗!招几个没背景的,替咱们干活不就完了。”

    “这不正在招嘛……”

    “我看昨天有两个不错呀,赶紧把他们招进来吧,破事儿一堆,烦死了!老公,你快让他们入职嘛……”

    燕儿不停的晃动着身体,让老汪的心也不停的晃动着,随着冲动,再次的翻身上马。

    “知道了,回头就让人资通知,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再一次的火星撞地球之后,两人冲了个澡就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武莉还在忙着方案,老汪色眯眯的看了她一眼,想起了刚才的事,又有点烦躁。

    “武莉,到我办公室!”

    老汪沉着脸,武莉脸上一滞。

    “哦。”

    燕儿听见老汪的声音,恶狠狠的刮了一眼武莉,扭着腰肢和其他人八卦去了。

    “方案怎么样了?”

    屁股还没坐定,老汪的官腔就上来了。

    “还在做。”

    “说一下你的思路吧。”

    老汪对武莉也挺无奈,这个木疙瘩就不知道自己主动找我请教请教?

    “思路?现在不仅是地产下行期,所有行业都很吃紧,人们手头没钱,有钱的找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到投资通道,各方政策又很严厉,或许,我们的房子做金融产品会更好……”

    “金融产品?说说具体的。”

    老汪一听这个思路,心中有点恼怒,房子这么不好卖,还敢做成金融产品?会有傻子上套吗!

    “先明确一点,咱们做地产开发,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

    武莉没有直接说思路,反问了老汪一句。

    “当然是重资产啊!”

    “切!我认为,是轻资产!”

    “哦?你说说。”

    老汪眼中闪过一丝戏虐,嘴角翘了翘。

    武莉看着他的表情,实在有点恶心,这真是一头蠢猪,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心中叹息一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您看,这地是我们的吗?”

    “那不废话吗?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就不能耐心点听我说吗?”

    武莉彪悍的一面爆发,眼睛一瞪,气势一盛,老汪心中一凛,就像遇到了一头母老虎,只能闭嘴了。

    “地是银行的!拍地的钱早就从银行套出来了!然后,规划是别人做,付款能拖;施工都带资入场;营销不仅不付钱,对方还要缴纳押金。你自己看,哪里有一点重资产?都是在用别人的钱赚钱!”

    嘶……

    老汪被点醒了!

    我特么怎么就从来没想过呢?

    武莉眼中是浓浓的鄙视,就你这蠢样,不给你说,一辈子你都琢磨不明白!

    “既然是轻资产,房子不是我们的,那卖不卖给个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怎么卖都是卖,是不是?关键是,产权还是我们的,我们怎么处置是我们的事了!”

    “说重点!”

    “法拍呀!”

    “法拍?”

    老汪的脑袋里,除了女人,只剩下钱了,专业?那是什么东东?

    “房子唯一不限购的就是法拍!”

    耶?

    是啊!好像是这么回事!

    “快快快,快说说!”

    老汪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个机会,一个能顺利晋升的机会。

    眼前的小妞虽然得不到,但是通过她,能得到权和钱也行啊!

    老汪有点兴奋得老脸红扑扑了。

    可等了半天,武莉不说了,只是抿着嘴看着老汪。

    老汪一愣,随即一股怒火升腾。

    “怎么不汇报了?不想干了?”

    “后面的,我也没思路呢……”

    武莉莞尔一笑,令室内一亮,老汪被晃得一晕,差点流了口水。

    不是,差点被带沟里去了,该死的娘们!

    没思路?这不是明显的借口吗?

    哼!

    想拿老子做跳板?怎么可能让你得逞!臭娘们,你还嫩着呢!

    “今儿可是周三了,周五集团高层会议,中午之前务必把方案给到我!否则…….哼!去吧!”

    老汪恶狠狠的警告了武莉一番,武莉没当回事,她不仅心大神经大,对付老汪,心里也有自己的办法。

    等武莉出去后,老汪在座位上皱紧眉头想了想,拿起座机,拨了一个内号,开始等待着。

    “喂?”

    听筒里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子声音。

    “老大,我有要事想向您汇报一下,您现在有时间吗?我去找您。”

    “过来吧。”

    声音不带什么情感,可也不冷漠。

    挂了电话,老汪屁颠儿屁颠儿的出门了。

    武莉看着他急匆匆的样子,就知道他要干什么,心里一阵冷笑。

    此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博山,走出了殡仪馆,脚步有点轻快,心里在思量着。

    花了些钱,终于打听到了一个重要消息。

    那尸体送到殡仪馆之后,首先由入殓师收拾一下,还得化化妆什么的。

    可就在入殓师收拾尸体的时候,耳中莫名的听到一句话:

    “你妹的,憋死我了!刚来就被祸祸成这样!”

    然后,他脖子一疼,晕倒过去了。

    等他被人叫醒,尸体已经不见了!

    愤怒的家人撕扯着入殓师,认为是他搞丢了,甚至还有怀疑他把尸体藏起来,倒卖器官,直接就报警了,这事闹得还不小。

    到现在,那入殓师还被限制离开本市,需要随时配合警方的问询。

    出了门,往左右看了看,招手打了辆车,他决定,先去死者家里看看,从殡仪馆,他已经打听到了死者名字和家庭住址。

    一路无话,半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一个老小区门口,博山下了车,看了看几栋散发着年代感的老房子。

    爬了三层楼梯,他停在一扇防盗门前。

    当当当~

    敲了敲铁门,屋内传来脚步声。

    内门开处,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妇人隔着防盗门打量着博山,脸上依然残留着悲伤和落寞,走路和说话都有点没劲儿。

    “你是谁?”

    “阿姨您好,我是小东的朋友……”

    “小东的朋友?我怎么没见过你?”

    “哦,是的,阿姨,我第一次来您家,对了,这是我的身份证,您看一下。”

    博山说着,灵机一动,摸了摸口袋,掏出了身份证,从老式的防盗门里塞了进去。

    “金……骁?”

    “是的阿姨,我和小东曾经是同事,后来成了好朋友,刚听说他出事,赶紧跑过来了,阿姨,小东到底怎么了?”

    博山的神情很急迫,透着浓浓的关心,没有一丝作假的痕迹。

    老妇人放下了心,把身份证还给了博山,打开了防盗门。

    “你有心了,进来坐吧。”

    进了屋,博山扫视了一眼屋内情形,干净、整洁,虽然较为简朴,也透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六七十平的一套小二居,如今,老妇人一人寡居着。

    落座之后,老妇人给博山说了说她了解的情况,越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一位寡居的老人,老伴儿没了,如今儿子死了,这日子,真就没法过下去了!

    “阿姨不要担心,医院和殡仪馆我都去过了,也都调查过了,我感觉,小东没死……”

    “什么?小东没死?哎……你不用安慰我,医院连死亡证明都出了,差一步就火化了,我那可怜的儿子,怎么就失踪了呢?”

    老妇人刚听到博山的话,猛然站了起来,浑身恢复了生气,可也只是刹那,她又蔫儿了,一边说,一边无声的流泪也变成了抽泣。

    “阿姨,入殓师听到了有人说话,然后被打晕了,他应该没说谎。而且,在医院的时候,已经发生过怪事了……”

    博山将自己在早餐点听说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我的判断,小东应该没死,可能被冷气一激,意识渐渐苏醒了……”

    这是博山能找到的唯一借口了。

    他来找老妇人说此事,就是为了给那位穿越者制造真实的身份,让所有人都相信,他没死。

    而这种事情,只有老妇人说,所有人才会相信!

    老妇人,肯定希望自己的儿子没死,一个大活人站在她面前,她还能去思考儿子死没死?怎么活的?

    更别说穿越这种离奇的事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司机能看懂的污段子/后塞玉珠子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