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初一女生用的仙女棒-张无忌搂着灭绝师太

2021-12-24 08:03:2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不比罗恩和钟离,他们一人是几乎没有短板的六边形战士,一个是在魔力掌控上突破了能力边框极限的超级独角兽。

他们俩随随便便就能拉满的魔力连接放在正常人身上,已经


    不比罗恩和钟离,他们一人是几乎没有短板的六边形战士,一个是在魔力掌控上突破了能力边框极限的超级独角兽。

    他们俩随随便便就能拉满的魔力连接放在正常人身上,已经算是一个不那么容易能够完成的测试关卡。

    被外来的魔力束粗暴的注入体内,并且你还需要将这外来的魔力和自己的身体融合,在适应了这样的魔力链接之后才算是完成第一步,但要正式开始操控深渊审判者,驾驶员还需要平复自己的魔力波动,摒除魔力链接带来的外来魔力对自身的影响。    

    这就像是四两拨千斤,自己需要有四两重才能撬动这些外来的力量成为自己的臂助,如果自身的魔力量级不够,连入身体的魔力会像是一个铁壳子一样牢牢的将你包裹,让你动弹不得。

    而给普通人设计的神经电讯号连接就更加的危险,大脑一直都是人身体中最神秘的部分,神经电讯号只能通过‘读取’,而绝对不能进行‘截取’,其中的度还需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进行微调。

    有的人适配度更高,那么他就可以更加灵活的操纵机体,甚至不需要肢体辅助就能完成所有的驾驶操作;而有的人适配度较低,光靠读取神经电讯号无法进行驾驶操作,还需要配合肢体动作开启动作捕捉的辅助操控。

    这些都需要挺长的准备、适应时间,长到了罗恩和钟离两人蹲在一起,用变形术变了一摞超大号的、适合机甲手拿的扑克牌,四个二带大小王的打了好几局。

    “他们出来了。”

    ————(下方为防盗章节,八点二十以后重新下载就行,我顺便改错别字)

    然而,格兰芬多小巫师们的幸运似乎与今天开始就截止了。

    那令人回味无穷的大蒜味儿课堂结束之后,后续课程,教授们再次好好的调教了一番这群想要飞得更高的熊孩子。

    无论是魔咒也好,草药课也好,他们都完全的失去了游戏魔法的乐趣。

    拥有妖精血统的弗立维教授虽然可可爱爱身高一米二,对学生也是满怀热情有问必答,但他对课程的认真严谨丝毫不亚于麦格教授。

    在开学之初的两个星期,小巫师们的六节魔咒课都将用于练习挥舞魔杖,以及背诵牢记施法的最基本要点:稳定、准确。

    在没有熟练一个魔法之前,一个有偏差的挥杖姿势就很可能导致魔咒的失败,一个错误的音节就有可能引发一场灾难,也许你会把自己炸得焦黑,甚至可能你会去阿瓦隆陪梅林下棋。

    时不时就引发一次爆炸的勇者——西莫的名字传扬在一年级的新生之中,这个头铁的孩子对于爆破的钻研很是为其他人敲响了警钟。

    至于斯普劳特教授的草药学,如果没有一点知识和准备就进入教授的温室,哪怕是危险程度最低的那一间,都极有可能出现可怕的事情。

    这些魔法植物和普通的植物有着天壤之别,完全不能放在一起比较,你无法预料,一颗看着就像是无害的观赏性植物,会不会在你转身的时候,从土里抽出它的藤条触手,然后向你的体内注射麻痹毒素,并且在短短的三十分钟内,把你吸得只剩一张半透明的皮囊,化为了它的养料,让那鲜花夺目的盛放。

    就连弗雷德和乔治这两个无法无天的熊孩子都坚决不在课余时间踏入任何一间温室,一个脚趾都不想靠近,斯普劳特教授的温室可比禁林要可怕的多。

    幸运的是,这并不需要额外的提醒,在上第一节草药课之后,你就会清晰的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在之后的第一次实践中,你会切身的感受到那由植物编织成的绿色地狱。

    然而,这一切都和罗恩没关系。

    也不看看他是谁!

    一个刚刚从高考火线上下来第二天就穿越的倒霉孩子,那上辈子班主任为他鼓起的热血至今还沸腾着,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严苛锻炼,外加三年高中艰苦奋斗,成功的闯过了地狱式的高三,干碎了高考这天堑难关的穿越者。

    区区一点课本算的了什么,如果给他赫敏的记忆力,他能在进入霍格沃茨之前背完一到七年级的所有课本。

    这些加起来才不过他两人高的课本算个啥啊,最令人头疼的魔法史算是个啥啊,仅仅记载了一千年左右时间的魔法史,就算为了水字数加进去了一堆鸡毛蒜皮的事情,那能有多难?

    辣鸡~上辈子弃理从文的罗恩不屑的撇撇嘴,然后再次苦着脸在冷飕飕的地下冰窖里苦逼的处理着八眼巨蛛的毒囊毒牙还有丝线。

    与他一起苦逼的还有自家的三个哥哥,以及刚刚认识没多久,可却亲如兄弟的老哥,塞德里克。

    “我感觉,这学期我和乔治的魔药课绝对能从斯内普手里拿个A,如果题目考的是显形药水的话,我感觉O也不算什么问题。”

    “得了吧弗雷德,要真碰到了考显形药水,斯内普那个老蝙蝠会直接给妈妈寄一张写着C的成绩单。”(cheat作弊)

    “Conquer?(征服)”塞德里克揶揄的开口,除了斯莱特林的人,没有哪个其他学院的学生喜欢那只老蝙蝠。

    “饶了我吧,他头发上的陈年老油估计比我的年龄都大。”弗雷德抱着膀子哆嗦了一下,“也许乔治会喜欢。”

    “那我肯定分一半给你,我的好兄弟。”乔治嘿嘿笑着往弗雷德的盆子里丢了一坨冷冰冰的蜘蛛毒腺“有难同当啊,我的负担分一点给你。”

    “如果你们两个能认真学的话,不需要作弊,我觉得你们能做到。”珀西用手腕推了推眼镜,他的手上戴着龙皮手套,“你们不认为这样不务正业很对不起妈妈吗?”

    “饶了我吧级长大人。”

    “我们不是考试的料。”

    “我们是实力派巫师。”

    “动手实践才是王道。”

    双胞胎一唱一和的把珀西怼了回去,虽然不是第一次听了,但每次他们都不吝啬口舌调戏下自己的老哥。

    在这冷飕飕冻得慌的地下冰窖里,没有什么事情比调戏珀西更温暖他们心的了。

    “作为一个刚刚三年级的巫师,我们俩可不是你和塞德这样的年级第一,为你的弟弟们自豪吧,八眼巨蛛的毒素就算是通过了O.W.L(普通巫师等级考试)的人都不一定能处理好。”

    “我们的优秀是超脱于纸面考卷上的优秀,就算考试只有E,那有怎么样呢,及格万岁~”

    眼瞅着这俩越发放肆的臭弟弟开始自吹自擂起来,珀西的眉毛一横,“那你们就学学罗恩,他才一年级!有那么这样做哥哥的嘛?连个榜样都当不好!”

    上一秒还有些小得意的双胞胎顿时耷拉起了眉头。

    “罗恩....”弗雷德瘪瘪嘴咕哝着。

    “他算人吗?”乔治习惯性的接口,却不小心把他们的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别踹屁股!”

    双胞胎连忙撒开手里的毒囊,四只手慌慌张张的挡在了身后,他们可不想再挨一招见证兄弟情谊的爱心飞踢,上厕所都只能蹲着上的滋味可一点都不好受。

    “饶你们一命,动作快点,今天把这些清理了,我们得好好的聊一聊。”罗恩对双胞胎翻了个白眼,这俩家伙怎么就不消停呢?

    “为了加隆!”

    弗雷德低呼了一声,随后埋头苦干起来。

    几天的时间里,罗恩他们紧赶慢赶的收拾着这些八眼巨蛛的材料,这家伙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毒液,一品脱(大概565毫升)就价值100金加隆,这是显形药剂中必不可少的主要成分之一。

    再算上那些优质的蜘蛛丝,这一百来头八眼巨蛛已经创造了接近一千金加隆的财富。

    这笔钱要是让弗雷德和乔治去赚,那个薄利多销累死累活的小生意鬼知道得多久才能赚到,往小了说,都起码得一两年。

    而现如今,有了这么一比丰厚的起始资金,以及后续源源不断的收入,当然得做点大事儿了。

    收拾完了最后的这些毒囊毒液蜘蛛丝之后,五人回到了厨房之中,小精灵们早早的就为他们准备好了炭火烤架,成筐的蒜蓉生蚝扇贝,腌制好的各种肉串都已经备齐,那些蜘蛛腿也被彻底的清洗,切开了一半的甲壳露出了内里白色半透明的果冻状生肉。

    “闭耳塞听。”

    珀西抽出魔杖轻轻的挥了挥,虽然小精灵大概率不会告密,但少点人知道那更好一些。

    “那,我们开始吧。”

    罗恩往烤架上丢了几打生蚝肉串还有两截蜘蛛腿后开口说着、

    “海格想在禁林里养龙.....”

    “嘶~罗恩,一开始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刚一开口,珀西就抽了口冷气盯着他说道:“如果只是些小生意的话,我可以帮忙,养龙这种事情,得去问邓布利多校长。”

    “别着急珀西,听罗恩说。”弗雷德拍了拍珀西的后背,咧嘴笑了笑。

    “那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当然,一开始肯定不会直接奔着这个事情去做,但如果我们后面还想要源源不绝的八眼巨蛛材料的话,那么这点是必须要考虑的。”

    “我周六要去邓布利多校长那补课,我会和他聊聊的,不过在这之前,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和弗雷德乔治会拉上你们吗?”

    罗恩指了指珀西和塞德里克。

    珀西轻轻的摇摇头,虽然他是级长,但他想不到自己能对海格养龙有什么大的帮助。

    而塞德思索了一会,他抬了抬眉头:“我爸爸的原因?”

    “虽然确实有,但是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罗恩点了点头,“毕竟养龙是最终的目的,在此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之所以我会找到你们俩,其实很简单,你们是我信得过的哥哥,而且你们都是天才。”

    “在这之前,弗雷德乔治正在做点小生意。”

    “倒买倒卖。”

    “代购代买。”

    他们俩接了一句。

    “因为资金的限制,所以就算是想做也没办法做大,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这几天的劳动成果就是我们第一笔的启动资金。”

    “加上之前剩下的钱,我们的初始资金大概在一千一百枚金加隆,如果这拿去做代购之类的没有技术含量的小生意的话,那实在是太浪费了。”

    “我们需要升级产业,可毕竟,弗雷德和乔治现在处于有点子,有想法,但是并没有足够硬件实力的阶段,包括我也是。”

    罗恩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摊开手,虽然理论知识他能很快的掌握,但是动手实践这一块,罗恩也没有十足的信心。

    “珀西我觉得没问题,但是我...我也才三年级,高年级的学生应该能做的更好对吧。”虽然自己被称为天才是听着很舒服,但是他依旧很有自知之明。

    “弗雷德告诉我,你得到了麦格教授的允许,已经开始进行阿尼马格斯变形的准备了?”

    “咳嗯~”塞德里克轻声的清了清嗓子,随后谦虚的点点头,“确实是这样,不过只是准备,大概要等到我升入五年级甚至六年级,我才能去尝试阿尼马格斯变形,这太难了。”

    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虽然自己在变形术上的天赋得到了麦格教授的认可,但教授对这一门魔法的把关也是异常的严厉,变形术的危险在阿尼马格斯变形上展现的淋漓尽致,稍一不慎,就很可能万劫不复。

    “那不就对了,霍格沃茨还有其他人得到了麦格教授的认可,允许学习阿尼马格斯变形么?我想并没有。”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啊,塞德,确实是有高年级的学生能力不错,但是作为团队核心的话,我不信任他们,至少我们两家人很早就认识了,而且你和弗雷德乔治也是非常好的朋友,我可以完全信任你。”

    谷</span>  “就像是相信我的哥哥们一样。”

    罗恩翻了翻烤架上的食材,然后刷上了一层小精灵秘制的烧烤酱。

    “好吧,谢谢。”塞德里克咧开嘴笑笑,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我很高兴加入,我会帮上忙的。”

    “那我们以后....”

    “来看看我们做的企划书怎么样?”

    弗雷德和乔治掏出了几张羊皮纸,他们早就开始了对自己未来的规划,之前的小生意本就是积累资金的过度,他们未来的想法早早的就出现了,虽然如今只是个大概的轮廓,可那却是他们未来奋斗的目标。

    几人接过了他们俩递出的羊皮纸仔细的翻看着。

    “恶作剧产品?”

    珀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作为个认真的好级长,准守校规的好学生,他对这种东西有着天然的抵触,虽然已经准备好入坑的他有了些心理准备,但之前的习惯是很难改的。

    “我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塞德里克在瞅见了双胞胎的想法计划之后,十分感兴趣的挥了挥羊皮纸,在变形术上天赋颇佳的他,这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他感觉自己能够搞定,而且非常有意思不是么。

    “格局小了~”

    “你们俩,格局小啦~”

    罗恩放下了羊皮纸轻轻的感叹着。

    “按着这个发展下去,确实我们能做一家非常不错的恶作剧商店,甚至打垮佐科笑料店也并非没有可能。”

    “但我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一间恶作剧商店么?”

    “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够接受这些东西对吧,霍格沃茨里,可是还有许多认真学习的好学生。”

    “你们知道什么生意最赚钱么?”

    罗恩看着弗雷德和乔治。

    “是垄断生意!”

    “我们要制霸霍格沃茨,然后通过霍格沃茨将我们的影响力扩散到整个英国巫师界,甚至于更多的地方。”

    “有什么东西是长盛不衰的,哪怕他们离开了霍格沃茨,他们也会依旧喜欢的?”

    罗恩从怀里掏出了一叠卡片。

    “是娱乐。”

    “不管是小巫师也会,也不管是成年巫师也好,他们都会喜欢上这个。”

    “在学校里,除了魁地奇,除了那些老掉牙的高布石、巫师棋、噼啪爆炸牌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真正有意思的娱乐方式。”

    “相比麻瓜世界的缤纷多彩,我们巫师界依旧很久很久没有变化了。”

    “魁地奇至多也就是7V7的对决,哪怕观众们欢呼雀跃兴奋不已,但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亲身加入其中享受对决的乐趣。”

    “至于高布石、巫师棋、噼啪爆炸牌,那些只不过是很枯燥的打发时间的小游戏,很难有多人参与,多人对抗的快乐。”

    “那这些巧克力蛙卡片是什么意思?”弗雷德轻声的开口,他似乎抓到了什么,但却又没能抓住。

    “有人喜欢搜集它吗?”

    罗恩扬了扬手里的巧克力蛙卡片。

    “当然,我们已经搜集了好几套了,那个卖了个好价钱。”

    早就用这东西赚零花钱攒资金的双胞胎对这东西万分的熟悉。

    “搜集是能上瘾的对吧,明明知道这些卡并没有什么用,但就是想要,就是想攒齐一套。”

    “来决斗吧!”

    “什么?”

    弗雷德愣了愣,他看着罗恩手中摊开的巧克力蛙卡片呆了呆,随后随意的抽出了一张。

    “哦~是邓布利多。”他看了眼那没有人的空洞洞的相框,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弗雷德认出这张卡到底是什么人物的,都不用看上面的字,瞅瞅边框他就知道是谁。

    “那到我的回合了,抽卡!”

    罗恩摸出了一张格林德沃。

    顿时明白了什么的弗雷德双眼发亮的开始和罗恩口胡起了一局黑白巫师之间的对决,虽然和曾经他们两人的对决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但是口水横飞的大肆口胡也让他双眼发亮。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罗恩!”

    弗雷德笑嘻嘻的捏着邓布利多的卡,随后塞到了那堆卡牌之中。

    “我们是巫师,魔咒是我们实现奇思妙想的最强的工具。”

    “如果这张牌是火龙,塞德你有办法让这张牌在被丢出的时候变形成为一只火龙的模型吗?”

    “当然!虽然这很难做到,不过我可以尝试一下!”

    塞德里克抽出了自己的魔杖,随后一指那通红的炭火,一只巴掌大小的火龙便从那炽热的炭火中站起,摇头晃脑的甩了甩尾巴,扑腾着翅膀。

    很显然他对自己的变形术相当的谦虚,珀西看到这都不由得抬了抬眉头,他可是五年级的学霸,然而他并不能做的比塞德里克更好,甚至还有所不如,变形术是极为看中天赋的一门学科,甚至绝大多数的变形术都无需咒语,因为天赋不够,你喊哑了嗓子都没用。

    “这已经超过了O.W.L考试的水准了吧?”珀西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变形术N.E.W.T.(高级巫师考试)我在麦格教授那里做过模拟,我拿到了O。”塞德里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随后收起了魔杖,“但只有变形术,其他学科我的成绩一般。”

    “那也是年级第一啊,我的塞德。”弗雷德用手捧心,露出了一幅花痴少男的惺惺作态。

    “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塞德,我的勇士~”乔治也恶心扒拉的凑上前,似乎想给他一个死亡之吻。

    抖了一声鸡皮疙瘩的塞德里克连忙离双胞胎远了点:“我警告你噢!别过来噢!再过来我叫了噢!亚麻跌~”

    三人互相恶心了一阵之后,纷纷拿起了烤好的肉串往嘴里塞着,压了压上涌到了喉咙的呕吐欲望,而珀西和罗正在讨论着这东西能不能被教授接受和认可。

    “放心吧,珀西。”

    “谁说玩物丧志的。”罗恩嘿嘿一笑,“这可不是一个单纯的游戏。”

    “环境卡我们可以采用真实历史上的著名地点,想要在那个地方得到地形的优势,你就需要对那个地方有着一定的了解,我们可以根据历史设定优势区域,成功解开就能够得到加成。”

    “作为战斗增益的状态卡,我们可以放入魔药、草药、炼金道具等等,正确的魔药搭配能够取得1+1大于2的效果,草药也能用融合卡牌自行组合调制临时魔药。”

    “而战斗卡我则打算出真实系和幻想系,真实系取材各种魔法生物,和空白角色卡,甚至在取得了授权之后,我们还能套入著名的巫师角色,比如邓布利多,他们都有自己强大而独到的技能。”

    “战斗使用的通用技能卡和特定角色的专属技能卡片需要你研究魔咒、特性的搭配。”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游戏,想要成为其中的大师级玩家,你就需要涉猎繁多的学科,如果真的能做到,我想教授们是一万个不会反对,甚至我们在制作它的时候,教授们还会帮助呢。”

    罗恩的一番话让珀西双眼发亮的点着头,作为个好学生,他完全能认识到这其中的奥妙,学习这东西,本就是学生的本职,但如果一个游戏能让学生对学科的内容更加的感兴趣,那么教授们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这比恶作剧可要来得好得多!”

    随后珀西两巴掌拍在了双胞胎的脑袋上。

    “瞧瞧你们俩,当的什么哥哥!”

    “........”

    双胞胎对视了一眼,突感无语凝噎,“我们做错了什么嘛....”他们委委屈屈的在心里想着。

    “对了!吃烧烤吃烧烤!”

    双胞胎一左一右的架住了珀西把他摁在了座位上,“吃完了睡觉,明天第一节课是变形术!”

    狂奔着回到了宿舍,匆匆忙忙的冲了个澡换上了新衣服,罗恩几乎是用飞的冲进了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

    作为最受小巫师期待的一门课程,早早的就来到了教室集合的学生们如今正乖巧的坐好,他们兴奋的交换着眼神,低声的窃窃私语着。

    “抱歉啊教授!我应该没有迟到吧?”

    迎着一众小巫师聚焦而来的目光,罗恩抱歉的对站在讲台上的奇洛开口道。

    “没...没有....”似乎是被踩着点进教室的罗恩吓到了,也或许是什么其他原因,奇洛教授勉强的挤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微笑的表情点了点头。

    “请....请坐...坐吧,韦斯...斯莱先生,还有一...一分...分...分...分钟。”

    他的结巴似乎比往日都要来得严重,或许是第一次上课的原因,他的紧张溢于言表,让人十分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能完成教课的任务。

    “多谢。”

    看着这面色惨白,神情怯弱的男人,罗恩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哈利他们为他留下的座位上。

    虽然表现得如此不堪,但知道这家伙脑袋后面粘着一个伏地魔的罗恩可一点都不觉得他会真的像眼前的这样。

    伏地魔对他的仆人,压根就没有善待这种观念存在,奇洛最初是毕业于拉文克劳的优秀学生,在校时的优异成绩与教授们对他的认可是他能成功进入霍格沃茨成为教授的关键之一。

    他能被折磨成这种模样,想必是在伏地魔手里被玩弄得不轻,可这并不能让人生出丝毫的同情,这是他自找的。

    在十年前,莉莉·波特施加在哈利身上的古老保护魔法反弹了伏地魔的杀戮咒,泯灭了他的肉身,撕裂了他的灵魂,让他成为一个孤魂野鬼飘荡在阿尔巴尼亚的森林中,只能通过不断附身动物来苟活的伏地魔已经到了最为脆弱的时期。

    作为一个成绩优异的霍格沃茨毕业生,奇洛绝对不可能没办法对付已经无比孱弱的破碎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初一女生用的仙女棒-张无忌搂着灭绝师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