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自述 好爽好紧快夹断我了

2021-12-27 08:24:0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新闻网12月27日报道 “麻醉师,全麻,一小时。”

两位急诊的老人儿看着林然准备手术的模样饶有兴致,轻松写意。。

在他们看来,一台腔镜下阑尾切除术手术又能

新闻网12月27日报道  “麻醉师,全麻,一小时。”

    两位急诊的老人儿看着林然准备手术的模样饶有兴致,轻松写意。。

    在他们看来,一台腔镜下阑尾切除术手术又能做什么花来呢。

    况且林然也就二十来岁,真强又能强到哪里去嘛!    

    年轻的男麻醉医上前给药,刚刚也是他给林然做搭档。

    见到一旁两位急诊的老人老神在在的样子,他都有些想笑。

    急诊的这几位上了年纪的大宝贝,可以说是科宝,年纪大代表见识广经验多!眼光自然也比较挑剔,但也有个缺点那就是爱骂人。

    每每他们上手术不顺利时就会开骂,不是骂助理就是护士,最后连带麻醉也骂,在科室里几乎没有不受他们气的手术医护人员了。

    但他们还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奉行什么。

    “骂得越狠,学得越快,骂得越凶,记得越久。”

    有些医生护士,甚至一天能被骂哭好几轮!

    但他们技术好,经验多!

    有些难题还真得他们出手才行。

    这就导致科室里大部分小医生小护士们有委屈也只能憋在心里。

    连科室主任见到他们都得客气三分。

    这也技术好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表现之一吧!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这样的教育方式不行,就是感觉太粗糙太粗暴了,难道脾气好点,底下的医生护士们就不肯学了?不能够!谁不想学有所成多赚点钱?

    真希望林医生能好好给他们上上课!让着知道啥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即便能让这几位科宝老实几天也是好的啊!

    …………

    麻醉师给完麻醉药,患者很快便昏睡了过去。

    麻醉师对林然笑了笑,点头道:“林医生您可以开始了。”

    林然点头,“镊子、酒精棉、碘伏。”

    术前消毒无菌工作,原本是没有啥看头的。

    可林然刚刚接过镊子,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

    经验丰富的老主任医师们瞬间就察觉到了。

    拥有这种气质的医生,都可以说是学究过人之辈!

    紧接着,两位急诊老一辈的专家教授们都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

    医术学术是严谨的,林然展现的气质让他们身体立马反应,这属于条件反射。

    这台手术需要做腔镜,所以消毒无菌皮肤后,林然开始穿刺点、打井点。

    确定腔镜穿刺位,三个手术操作业。

    “手术刀。”

    林然没有丝毫停顿,接过手术刀就开始切开腔镜穿刺点。

    小弧形切开。

    “穿刺针。”

    林然的操作步骤明明都很常见,但就是能给人一种流畅有节奏,能给人带来明悟的感觉。

    这让急诊科的两位老人十分惊奇,就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他们也没有见这种情况!

    左思右想之后,他们把林然操作看成一种独特的节奏感。

    让人看了都能产生错觉的节奏感,就像心理学医生,举手投足便能让人陷入催眠状态的原理差不多。

    但他们又可以肯定的说这不是催眠,哪有做手术还带催眠效果的,哪有催眠能让人学习到东西的?

    穿刺完成,充气打井,林然做得稳稳当当,挑不出任何毛病,也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急诊老人儿胡志国开口了,“老周,你怎么看?”

    周建军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看法,就是觉得很厉害。”

    “你从医比我久啊!不应该能看出来的?”

    “扯蛋呢!就一年时间我能学出花来吗?”

    “可平日你总拿这一年压我!”

    “现在我不压你了,你说说看呗!”

    …………

    论资排辈,这是国人都摆脱不了心理,至于论资排辈对与错,也没有人能说清楚,只能分场合来判断了。

    就在他们俩小声讨论的时候,手术室里的小医生小护士乃至两位科室的主任都特想侧耳倾听。

    无他,苦秦久矣!

    他们是真想听听这两位说出,“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这句话。

    可惜这两位也鸡贼得很,说话那是贼小声。

    而林然却没有理会他们,自己做着自己的手术。

    调整好腔镜视野,林然让一旁的二助实习医帮忙扶镜。

    后将镊子和阑尾钳送进患者的腹腔,在腔镜显示屏的视野下众人都能清晰的看到他操作。

    同样持阑尾钳拥有一个操作控的赵先河刚想帮忙,林然翻开一条结肠便在患者的腹腔大网膜边缘内,准确的找到了条急性化脓阑尾炎。

    这是什么操作?

    众人都有些傻眼了!

    不讲道理?

    更甚者,一助赵先河都有些怀疑人生。

    他这个一助一台阑尾炎切除手术,只能抬个阑尾了?

    “啧啧……”

    “这小家伙是有多熟悉腹腔?”

    “不敢想象!”

    这时两个位急诊的老人终于憋不住了。

    可他们接下来的话又让人哭笑不得!

    “就是这气氛让人不太喜欢。”

    “就是骂两句多好!”

    “嗯,好歹没错骂两句活跃气氛!”

    …………

    呃……

    手术室里出了林然以外,所以人都把牙齿磨得嘎嘎响。

    这两位是想同化林医生?

    真的让人受不了了。

    要是揍人不犯法,一旁的秦大主任和顾大主任都想出手暴打这两个老家伙。

    明明安安静静林然做着手术,挺好的,一旁的小医生们也看得津津有味,你们偏偏让人骂两句是何道理?

    两位科室主任都有些受不了,就更不用说小医生小护士们了。

    不管如何,林然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将阑尾游离出来,让一助抬高高,林然毫不拖泥带水的给阑尾来了个一刀两断。

    将切除出来的阑尾投进护士准备好的标本袋,又将阑尾端结扎上。

    “冲洗腹腔。”

    冲洗腹腔需要点点时间,周建军趁机插话道:“林医生,我觉得你这手术有点问题!”

    “哦!”林然颇为不解,自己的手术操作应该没有问题才对啊!

    “那周老师能说说看?我也好之后改进。”

    林然的话音刚刚落下,手术室里的小医生们都看向了周老头。

    这什么人嘛!

    不就是林然做手术不喜欢骂人?

    周建军压根就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反而听到林然这一声老师,让他十分满意。

    “林然,你看全程手术下来,你跟同手术台上配合人员交流不到十句话,你知道我看到你做手术想到了什么?”

    林然想了想还真是!不说骂不骂人什么,交流肯定是需要的,有时手术室的气氛也很重要。

    自己不知道啥时候就开始忽略了这一点。

    于是林然摆正了态度,“请周老师指正。”

    “好……哈哈。”

    周建军的十分高兴,老师都喜欢学习好的学生,医生都喜欢好为人师,可他就是在林然身上看不到这一点,所以他感觉到别扭。

    骂人或许只是教育中的一种手段途径,但他觉得一个不好为人师的医生不是个好医生。

    当然他也承认林然的手术技术,但他觉得现在的林然不完美。

    “一台手术不仅仅是手术,同样是一个讲台,主刀医生不仅仅是主刀,同样也是一名老师,我们做临床一线的,穷极一生之力,也救不了多少人。”

    “所以把自己的技术、知识、理论、乃至绝活传播出去,让更多的医生学会,去救治更多的患者,这样才是一名好临床医生该有精神。”

    说到这里,周建军可谓神气十足,他看向手术台上的小医生们,乃至目光扫过一旁的两位科室主任,然后轻蔑地笑了一声,道:

    “平日里你们这群小医生指定在背后说我严厉,说我们苛责,喜欢骂人,可你们都知道骂人伤身的道理,我们这这老家伙就不懂了?”

    “中医有言:怒极攻心,怒大伤身。我们行医半辈子能不懂!可身位人师。特别是教授医学知识,最是怕你们记不住,记不牢,记不全,记不清!”

    “患者的生命只有一条,一旦你们记错了,没有学好,在手术台上那都是致命、要命的。所以你们还觉得我们骂你们两句有错?”

    秦阳也没有想到,周建军能说出这么一翻话来,也确实有道理,但又没有道理,要知道在急诊被周建军他们骂到辞职的小医生和小护士已经不少了,再骂下去都要突破三位数了。

    “周老师,您说的没错,可也不用天天骂吧!这不是耗费您们的生命力?教育方式也不只一种,您说是不是?”

    周建军摇了摇头,鼻孔出声,一声冷哼,“哼!你当我想骂人?你看看你管理的科室吧!那些个年轻的小医生一坐进办公室就对着电脑,要是写病历,要是写论文我就不说啥了,他们在玩游戏你看得到?你说我这样的小医生我能开骂?”

    秦阳没有想到问题竟然出在这,不由得好笑,“那您完成可以明着骂明着说,您得让人知道自己错在哪不是。而且您看不惯他们上班开小差也可以跟我反应啊!我来解决!”

    林然也看出来了,秦阳是趁这个机会解决一些急诊科的问题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超级yin荡的高中女自述 好爽好紧快夹断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