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的补课老师h.干过月嫂的说说

2021-12-28 08:19:1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按照时间来算,张郃出兵是在马超击破高干支援平城援军的第二天,开始发兵河内。

河内四周,到处都是华雄的探马和岗哨,想要偷袭显然不可能,张郃与田丰商量过后,发兵五万,直取

    按照时间来算,张郃出兵是在马超击破高干支援平城援军的第二天,开始发兵河内。

    河内四周,到处都是华雄的探马和岗哨,想要偷袭显然不可能,张郃与田丰商量过后,发兵五万,直取汲县。

    汲县算是河内的边界,是河内与冀州接壤之处,往北便是牧野,朝歌,走这里,向北两百里便是邺城,沿途除了河道之外,可说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也正是因此,张郃将第一个攻伐目标放在了汲县,将此地拔除,便能威慑整个河内。    

    华雄显然也知道汲县的重要,是以在汲县同样屯有重兵。

    然而张郃发兵汲县打的主意跟马超取平城差不多,就是为了引出华雄援兵,攻打援军而非真的去攻城。

    这个时代,攻城耗费的代价是很大的,非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强攻城池。

    然而,让田丰和张郃都未曾想到的是,华雄闻讯后,竟是第一时间率兵一万前来支援。

    “这般莽撞?会否有诈?”张郃得到消息后,皱眉看向田丰:“那华雄也是吕布麾下有数大将,身经百战,怎会如此轻易中计?”

    田丰看了看地图道:“这一带地势开阔,并无险阻,就算有诈,更多是吕布有大军绕后袭击白马,白马守军足够,无需担忧,将军只需派斥候巡视后方以防被敌军断了后路。”

    张郃点点头,既然华雄想要迎战,那正好跟他打一场,先破华雄,挫了那吕布锐气再说。

    五万大军调转方向,向华雄主力而来,双方大军迅速接近。

    其实田丰也很疑惑华雄这种行为,毕竟吕布兵马还在后方,华雄手中只有一万大军,最正确的做法是以骑兵袭扰自己后方而非这般一股脑的率兵冲上来跟他们硬碰硬。

    就算华雄能力不俗,不会真以为他一万兵马便能正面击败十万冀州军吧?

    或许真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田丰心中,生出几分凝重,吕布让华雄镇守河内,从之前几次冲突来看,华雄并非完全无脑之辈,这次行事,确实有些反常。

    就在田丰的狐疑这种,双方兵马在汲县东南二十里处的河道畔遥遥遭遇。

    “报~”斥候飞奔而来,大声道:“敌军已至五里,正向我军逼近!”

    田丰和张郃对视一眼,这么近的距离,华雄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兵力数量,怎的还在靠近?真想用一万兵马来打五万大军?

    华雄没有停下,继续前进,直到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五百步,相互之间已经能够完全看清对方之后,华雄才指挥大军缓缓停下。

    张郃坐于马背之上,遥遥眺望着对方军阵,不说华雄是否莽撞,但军阵却是整齐无比,都说关中军训练有素,如今看来,却也不是对方自吹自擂,便是这军容上,哪怕兵力相差悬殊,依旧给人十足的压迫感。

    冀州军在张郃的调度下放缓了速度,连弩兵迅速替换到阵前,自十年前袁绍败于吕布后,这是双方第一次大规模交锋,这第一仗,必须赢的漂亮。

    另一边,华雄军中,同样是一排排弩手手持弓弩而出,不过这弓弩却非连弩,只是单发弩,但弩身比寻常单发弩要宽,而且弩箭也不太一样,是向上支起,箭身上绑有四个竹筒,看起来相当怪异。

    张郃自然看不到对方的弩箭细节,只是见对方做出了迎战之态,不禁冷哼一声,以一万对敌五万,却不知那华雄哪来的这般自信?

    两千连弩兵快步向前移动,准备将敌军纳入射程之后,便开始放箭,当年打的袁绍抬不起头来的连弩,现在他们也有了,就看这些关中军接不接得住。

    然而下一刻,双方距离还有一百二十步时,关中军却是先一步扣动了机括,上千枚箭簇腾空。

    这方向……

    张郃皱眉看着那些歪歪扭扭腾空而起的弩箭,不到三十步,力道都散了,这样别说什么威力了,能不能射到这边都两说,那华雄不会是傻了吧?

    就在张郃心生疑惑之际,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声闷雷般的炸响,而后在张郃惊悚的目光中,似乎已经力尽的弩箭突然炸开,而后一枚枚断裂的弩箭加速,带着一溜黑烟落入军阵之中。

    射中的人不多,然而下一刻……

    轰轰轰轰~

    一声声炸雷般的声音伴随着一簇簇火光和黑烟响起,炸裂的竹片比利箭都要可怕,朝着四面八方飞去,周围将士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飞溅的竹片洞穿了肌肤,有的当场身亡,有的没死,却痛苦不堪,疼的满地打滚,更有倒霉的就在那箭簇落下来的地方,直接被炸的飞了出去。

    原本严谨的军阵,一下子就乱了。

    张郃和田丰显然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一千枚箭落下来,造成的骚乱简直比万箭齐发落入毫无准备的军中都要大。

    伤亡倒在其次,主要还是这雷霆般的声音和威力,这可是从未遇到过的,好似对方掌握了雷霆一般。

    哪怕是中了对方的埋伏,敌军有十万大军,那也只是兵力上的差距而已,未曾接战,胜负未定,然而若敌军能掌控雷霆,岂非是说敌军有神仙一般的力量?对手是神仙,这咋打!?

    对于从未见过,而且无法理解的武器,人心中自有莫名的畏惧,别说寻常将士,便是张郃都有些心悸。

    但毕竟是大将,眼看对方第二轮雷箭已经腾空,张郃厉声喝道:“竖盾!”

    不管有多乱吧,但终归混乱还在前排范围内,没有立刻蔓延向全军,旗官只要在,张郃就还能指挥将士。

    四周盾手迅速竖盾,迎向那从天而降的雷箭。

    “砰砰砰砰~”

    一连串闷响声中,一根根雷神箭被木盾弹开或者直接扎在了木盾之上。

    下一刻那些箭上的竹筒轰然爆开,木盾直接碎裂,巨力将盾手的胳膊直接炸断,或是被盾牌的碎片射入了体内,幸运的直接断气,不幸的残肢断臂。

    然而不等缓过来,第三轮已经射来了。

    相比于马超的扣扣搜搜,华雄这里就大气多了,三千雷神弩轮番朝着对方军阵上空射去。

    一时间,但见袁军中火光连闪,黑烟弥漫,阵阵雷声接连不断的炸响。

    只是三轮,袁军已经抵挡不住,开始溃散,哪怕张郃再厉害也控制不住,光是雷声已经将军中将士给吓死了,一支能操控雷霆的军队,这怎么打!?

    前排的将士疯狂的往后撤,后方将士也被这雷声给镇住了,尤其是前排将士那不要命般的往后挤,甚至直接拔刀看向自己的袍泽,而雷神弩不断向前推进,朝着袁军射箭,袁军的溃势越来越强。

    “先生,快走!”眼见大势已去,张郃连忙护着田丰,迅速向后撤退,那雷霆般的弩箭威力他是看到了,盾牌直接就碎了,就算穿着一身甲胄,他都没信心抗住一箭,有弩箭朝他本来,连忙挥枪一挑,将那弩箭挑飞落入人群中,又是一片哀嚎。

    张郃已经顾不得愧疚了,难怪那华雄敢如此肆无忌惮,一万兵马便来迎战他五万大军,没有任何诡计,只是对方有了更强悍的兵器,甚至能够掌控雷霆,连弩在这些武器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连主将都开始退了,五万袁军自然是全线溃败,雷神弩却不依不饶,还在后方追着放。

    关中军中,看着五万大军几乎是一交手便被打溃,华雄哈哈大笑,眼见对方溃势已成,厉喝道:“骑兵出击,给我将十匣弩箭打空再回来!”

    他这里,不缺的就是物资,弩箭管够,雷神箭这种东西都是以十万计数的。

    两千骑兵应命而出,雷神弩停止攻击,骑兵迅速冲到敌军后阵,来回奔行,一架架连弩对着溃逃的敌军疯狂倾泻弩箭,好似弩箭不要钱一般。

    援军犹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成片栽倒,四散逃开,没头苍蝇一般逃窜,张郃见此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大军已经彻底溃散,他便是想反击也来不及,只能护着田丰疯狂逃窜。

    两千骑兵一路追出三十里,是个弩匣射空方才撤走,只留下漫山遍野的袁军尸体。

    这一仗,关中军以一万敌五万,关中军几乎没有死伤,而袁军死伤无算,光是投降的袁军便有近万之中,张郃狼狈的撤回白马时一清点,五万大军,最后跟着自己回来的连五千都不够,心中不由灿然。

    不管是何缘由,今日之败,都足以让他成为天下笑柄。

    田丰皱眉思索着对方的攻击方式,良久方才一叹道:“儁乂莫要自责,关中军手段诡异,我等从未见过,此战之败,过不在将军,我等且先坚守白马,再思破敌之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的补课老师h.干过月嫂的说说